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薔薇祭 故人非故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290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人類的情感,果然最為複雜。”男孩似乎很滿意的樣子,他將食指放在顏愛的額上,喃喃念動咒語,意欲吞噬顏愛的靈魂。“如果你知道她是誰要守護的人,就不會這麼做了。”神君出現在男孩的身後幽幽地說道。男孩絲毫沒有驚慌,甚至有點冷嘲的神色:“也好,就讓我看看九界最尊貴的琥珀川殿下的守護者是何方神聖。”他通過食指將一絲靈力注入顏愛的體內,顏愛的記憶便沿著靈力的軌跡回傳。男孩的神色一變,冷嘲的神色化為深深的悲傷,然而在這悲傷之外,嘴角竟有一分欣慰的笑意。

“你寧願變成沙魅也不轉世,不就是為了再見他一面嗎?為什麼不保護他要守護的人呢?顏愛會幫你見到他的。”神君勸道。

男孩慘然笑道:“我當然不會殺了琥珀川小姐。只是……身為沙魅的我,罪孽深重,沒有臉再見他。”

沙漠的另一頭,亞伯特正在全力搜索顏愛的下落。“亞伯特。”雪皇姍姍出現在他面前。“幻殿下。”亞伯特尊敬地鞠了一躬。“去西方極域的忘川城找顏愛吧,日中之前自會有人送她過去。”“是。”“你要小心,這時沙漠裡不僅有女皇的親衛隊巡視,還有顏氏貴族出沒。不到會見女皇時儘量不要暴露身份。”“亞伯特謹遵幻殿下的吩咐。”

“亞伯特……”

“殿下請講。”

雪皇的語氣嚴肅起來:“亞伯特,你的主人只有顏愛一個,即使晨明也不可以左右你的意志,知道了嗎?”亞伯特沒有懂得這句話的意思,再欲問時,雪皇已經消失了。亞伯特便把這一疑問暫置腦後,準備向忘川城前行。召喚傳送陣時,他有一霎那的猶豫——那個女人的宮殿就在跟忘川城相距不過十裡的地方。

華美的銀薇殿內,薇安正坐在晶瑩無暇的紫玉雕檀桌前擺弄著一副花神塔羅。身後的水晶簾輕碰發出的叮叮噹當的悅耳聲響,一個身著白裙的美麗女子走了進來。“塔羅牌告訴我,今日有故人來訪。我剛剛翻開的這一張,是鳶尾。”薇安轉過身,“我還以為這輩子都見不你了。”顏姬輕輕抱住她,一貫的冷漠全部瓦解了,她滿懷重逢的喜悅啜泣道:“是我,薇安,我回來了!”“我就說你像個孩子,一點都沒變。”薇安擁緊了顏姬,輕聲笑了出來——她已經記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沒笑過了。桌上還有一張牌沒有翻動,但薇安知道,那一張是薔薇。

亞伯特,我的孩子。如薔薇般絕美,卻浸染著血色。

“忘,川,城……千萬年來,能有幾人放下過去?人間的忘川城,真是一個絕妙的諷刺。”神君微微一笑,望向身後:“你說是嗎,小愛?”顏愛望著城門上那三個凝重的墨字,眼前浮現一層薄霧。媽媽,你的過去究竟是什麼。

手突然被握住。“這些東西叫雪銀貝,類似你們人類的貨幣,你拿著。”沙魅塞給顏愛一把泛著銀光的玉色小貝殼,便轉過身在前引路。顏愛看著那個小小的身影,忽然有一絲熟悉的感覺。“謝謝。”“我不殺你,自有我的道理。”男孩冷冷地回道。“還有,那是真的嗎?你讓我看到的海市蜃樓是真的嗎!”顏愛揪住男孩的衣袖。“海市蜃樓的真假,誰知道呢?”男孩甩開顏愛的手。

進了忘川城,一副繁榮景象。黃牙石的道路兩側高掛著熠熠生輝的銅燈,橘黃的燈光映照著一路林林總總的商鋪。空氣中滿是小販們的叫賣聲、吵罵聲,各類香料的辛辣氣味,還有,近乎羊肉串的烤肉香和麵包甜甜的香氣。身著異域服飾的女子們一手挎著竹籃一手拉著鬈髮的孩子在各個商鋪前徘徊,籃子裡是五顏六色的零碎物件。不時的有裝飾豪華的馬車經過,得得的馬蹄聲在大理石街面上分外清脆。

一派中世紀的繁榮景象。

除去那些形態各異的魂獸和表演小魔法的藝人的話。

顏愛擠到拍賣魂獸的展示台邊上,看到鐵籠裡一窩毛茸茸的小狼崽。銀灰色的皮毛,眼睛才睜開沒幾天的樣子,小爪子

撓啊撓的,惹人憐愛的很。然而台下的販子們可不管這些。“你說這是雪之界終北之穀的雪狼,我們怎麼知道真的假的!”“聽說雪狼體內都有天生馭寒的雪珠,你不如剖開其中一隻的肚子來看看!”“就是就是!”圍在一起的商人們一齊嚷了起來。

那個站在臺上包著白頭巾的漢子惱羞成怒,抄起一把鐵刀走向籠子:“奶奶的!如果是真的,你們都給老子提一倍的價!聽到了沒——有……?!”看到空空如也的鐵籠,漢子傻了眼。他往後台一瞥,看到一個披著白斗篷的詭異傢伙抱著四隻小狼崽。

顏愛撒腿便跑。

“小子,給大爺站住!哥們幾個攔住她!”數十個身材勝比金剛肌肉無限發達的漢子圍上前來,顏愛不禁暗暗叫苦——這和打劫的有什麼兩樣啊?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怎料逃跑時不經意間又撞翻了若干個攤子,頓時街上狼藉一片,叫駡聲不絕於耳。一群人攜著滾滾煙塵狂追了顏愛四十條巷子,其間不乏新的受害者加入,於是規模飛速壯大,引起了一場極為壯觀的全城暴動。

大小姐沉浸于道德的高尚感裡無法自拔,完全不覺得是自己偷了人家東西。她躲到一塊荒地的破屋子裡時,剛剛平復了氣息,就看到一雙幽綠色的眼睛。

孤傲,冷漠,威嚴。

那是狼的眼睛。懷裡的小狼崽嗚嗚叫起來。顏愛輕輕把他們放到地上,柔聲道:“媽媽來接你們了,不怕了,乖。”母狼從陰影裡走出來,微微朝顏愛點了下頭。“我去引開他們,你們就在這兒,之後我會想辦法救你們出去。”母狼躊躇了一下,身為雪狼的驕傲不允許一個小女孩冒那麼大的危險來救她。顏愛大著膽子拍了拍母狼的頭,笑道:“沒事的。”她立刻跑了出去,故意露了個破綻,把浩大的人群又引了過來。

來來來,我們一起來跑步,看誰拼過誰……

紅日漸西斜。

此次暴動的主角顏愛任是體質絕佳,也在這五個時辰聲勢浩大的追捕中敗下陣來,只恨大氣稀薄使她呼吸不暢,忽然一個跟頭栽倒在地。眼看就要被追上了,霎時,一道小小的身影擋在顏愛面前。沙魅不滿地瞪了顏愛一眼:“真是個愛惹麻煩的主!”隨即掉頭一聲大喝:“我倒要看看,誰敢動我的人!”

被一個小孩子保護,未免太沒面子了。顏愛在心裡鄙視了自己一萬次。

人群陷入片刻詭異的寂靜。

“那是,沙魅?”“是啊,是沙魅。”“沙魅不是禁止傷害城裡人的嗎?”“要不要叫女皇的親衛隊大人們過來?”從這些竊竊私語判斷,目前的形勢對這個小男孩很不利。顏愛心一緊:“你不必管我了,快走!”男孩冷靜地回道:“我儘量為你爭取時間,你能走多遠走多遠。”那種目光,那種淡定的氣質,像極了某個人。“為什麼幫我?”顏愛狼狽地站起身。因為你是他守護的人。男孩居然溫柔地笑了笑,又是一聲大吼:“快跑啊!明明還是一個小孩子清脆的童聲……”

但身份現在不能暴露。亞伯特,還在等我。顏愛撐著昏昏沉沉的頭腦,瘋狂地跑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總是讓別人守護你!為什麼你不能保護自己!琥珀川·顏愛,你不配他們對你這麼好!

“咦,這人真是……”嬌嗔的女聲傳來,模模糊糊地看到鳶尾閣這三個字,顏愛終因體力不支昏了過去。

“十三姨,要不要把他扔出去?”“不用呐,送上門來的貨啊,哪有不要的道理呢?”

被稱作十三姨的女子一身妖冶的絳紫色綾羅,柳眉細長,斜飛入鬢,襯得一雙桃花眼愈發水靈。她略略揭開一點顏愛的斗篷,臉色一變,忙又掩上了。“主子,怎麼了?”一旁的小廝嚇了一跳。“沒什麼,把她送到我房裡。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靠近她!”“是,主子。”

待小廝走遠,十三姨掩住嘴,微微笑起來。她長長的睫毛上,凝著一顆晶瑩的淚滴。

“小姐,我等了您十幾年,卻迎來了你的女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