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大漢王朝

雛鷹 第十四章:商人合作

書名:大漢王朝 作者:寶樹 本章字數:321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27


  經歷過一次戰鬥的駐紮地空氣中還殘留著一絲血跡的味道,兩百多剛剛歸順的新屬民急急忙忙地清出了一片空地,找來了工具、木料、繩索、氈布等,借助夜空中那一輪彎月撒落的淡淡光輝,幾個人為一組,相互搭把手一起在剛清理出來的空地上忙活開了。很快,人們便在一塊塊空地的四周釘上木樁,搭起了簡陋的帳篷,用繩索固定起來,準備著今晚的睡覺地方,在火光、月光的照耀下,呈現一片忙碌的景象。

  至於赫離的首領宿營帳篷,就是中間最大的那頂,它的原主人就是那個倒楣的馬賊首領,剛搭好這頂大帳篷沒多久,還沒來得及享用一番呢,就直接一睡不起了,成為未來滋養大地底下草根的肥料了。

  侍衛們簡單收拾了一番之後,這頂帳篷就是尊貴的首領大人今夜的休息之地了,此時,這頂帳篷內卻有著一位特殊的客人。

  一個瘦小、衣著殘破的中年男子站在了赫離的面前,一頭棕色泛黃的頭髮似乎是顯示這個男人長年累月的被陽光照曬,使得他與草原牧民普遍的的黑色頭髮有些許差別。可他那白皙略帶黃色皮膚的臉龐,則毫無疑問地顯示了此人並非草原血統,或者不是純正的草原血統,最多只有一半或者四分之一的草原血統,這一點和赫離很像!赫離的外祖母就是一名來自卡洛斯大陸五大強國之一布蘭凱西亞的女子,所以赫離身上有著四分之一的卡洛斯血統,只不過外表上,似乎看不出這位具有四分之一卡洛斯血統的草原部落首領和純正草原血統的兒郎有什麼區別。

  如果真要找出來一點細微區別的話,那就是眼睛,凝視赫離的眼睛,會發現他那一雙深邃的黑色眼眸帶有一絲幽藍之色。

  赫洛德,這個瘦小的布蘭凱西亞聯邦漢子,臉上那由於長年累月行商、日曬雨淋、風沙吹刮的臉龐有著刀刻般的皺紋,眼神中時不時散發著商人專屬的精明之色。說來也對,若不是那麼精明,在馬賊襲擊商隊時,他也不會迅速反應過來,第一時間污泥抹面,弄破衣服,把自己裝成一個趕車漢子逃過一劫。這支商隊是由赫洛德和幾個商人在卡密爾城組建的,打算運送貨物深入東漠草原,甚至是到達東漠和南漠相接的那一帶草原,捎帶回來皮草這種卡洛斯大陸上名媛貴婦最喜愛的商品,大發一筆。結果,不幸地遇到了馬賊,幾個押隊管事只有自己一人活了下來。

  赫離終於停下了敲打案幾的手指,緊皺的眉頭也松了下來,決定賭一把了,賭贏了,說不定自己的部落就可以建立一條穩定的商貿管道,賭輸了,也沒什麼損失,也就是一些貨物、錢幣之類,反正都是搶來的!下定決心之後,赫離頓時感覺整個人都放鬆了不少,抬頭直視面前這個瘦小漢子說:“我可以釋放你,允許你未來用財物來贖回你的自由,你所提到的賒欠之事也沒有問題。同時,我把你們商隊中所有的錢幣都借給你,替我買回來鐵器、糧食、食鹽,最重要的是鐵器,價格按照草原上的價格如何?”

  赫洛德心中一喜,明白自己賭對了,還可以獲得一筆資金,雖然這一筆額外之財並不屬於自己,但是自己用來周轉一下,緩解一下眼前的困境還是可以的,自己就不至於破產,想到此他的呼吸聲都重了不少。

  赫洛德臉上滿是謙卑之色,恭敬地彎腰行禮:“您是一位年輕、卻無比睿智的首領,和您做生意很愉快。我一定會在半年左右的時間把我和我僕人們的贖金換成糧食、食鹽送過來給您。至於您所說的鐵,我只能盡力而為,我只是個小商販,沒有強大背景可以肆無忌憚地運輸生鐵。想必您也知道,布蘭凱西亞雖然放開了和草原的貿易限制,但是鐵器這類物品仍然是禁止出境的。”

  赫離點了點頭,表示理解,鐵器這種東西,無論是用於武器鍛造、農耕用具、生活用品還是裝飾物,都可以發揮巨大作用,特別是在生產極不發達的年代,要知道現在大部分的耕作用具都還是木制的。

  赫洛德退出帳外的時候,剛掀開帳門準備邁出腳步的時候,後面傳來了:“對待朋友,我們有好酒好肉招待;若是欺騙者,就算是找遍整個東漠,也會用馬刀來告訴他下場如何。”聲音有點兒陰森,帶有淩冽的殺氣。剛抬腳的赫洛德霎時間感覺後背冷冷的,帳外的寒風輕輕吹過,一陣

寒意籠罩在這個瘦小商人的周圍。

  夜色漸漸變深,營地裡安靜下來了,忙碌了一天的人們緩緩地進入了睡夢之中。天稍稍亮的時候,幾輛大車就駛離了這個臨時的營地,還有幾人騎在馬上護衛著這幾輛馬車。車上裝著的是赫離所繳獲的皮料、乾貨等這些草原特產,還有幾百枚銀幣和數千枚銅幣這些卡洛斯大陸上的硬通貨。其中的一輛馬車上,赫洛德就坐在其中,眯著眼睛,腦海中浮現著這次九死一生的過程,心裡還有絲絲後怕。

  穀卑希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就已經率領50名牧民趕到了這裡,很快便接替了常備軍騎兵們的職責,看守那60多名馬賊,和維持200多部落新屬民的秩序。

  “首領,戰士們們吃完早飯了,馬匹、糧食、武器都安置到馬上了,依然是一人雙馬。”聽到帳外傳進來的聲音,赫離聞言掀開了帳簾,走出大帳。幾名侍衛已經在帳外等候著他,還有幾個人的眼睛充滿了血絲,一臉的疲憊之色,應該都是下半夜折行守衛任務的戰士。

  “穀卑希,部落這兩天沒什麼事情發生吧,派出去巡邏的牧民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情況?”前車之鑒就在眼前,血淋淋的教訓,宿營地內的血跡都還沒幹呢,哪怕這血跡基本上都是別人的。從別人的失敗之處中總結經驗教訓,這一點赫離還是可以做到的。此時,他擔憂的是又有哪一股不開眼的馬賊跑到自己的地盤附近,到時候自己出去襲擊馬賊老營,反而被人家給端了老窩,這就得不償失了。雖然過去那麼多年來都沒有哪股馬賊會竄到自己部落這個偏僻的小地方,說好聽點是偏僻,說難聽的就是鳥不拉屎,可是萬一呢,赫離心中仿佛是有“被害妄想症”一般,很糾結啊!

  “首領放心,一切都平安無事,派出去的牧民都撒出去二十裡遠了,都沒有發現其他馬賊的蹤跡,這股馬賊估計也是跟著商隊誤闖進來的。斷事官大人已經開始安排人來這裡了,好像是多奇大叔負責的,要比我們遲半天,還有……”穀卑希遲疑了一下,抬頭望了一眼首領的神情,不知該不該說下去。

  “還有什麼?”難道是部落出什麼事了?不應該啊,小事的話,錫達大叔會直接處置的,要說什麼大事的話,穀卑希應該開頭就說,更不該吞吞吐吐的,這一點他不會不知道的。

  “是,是,是關於老夫人的,我看得出來,她很擔心您,還詢問我您是否受傷了……”急急忙忙地說完,穀卑希就把頭埋地低低的。其實他也不知道該不該把這事告訴首領,要說這是公事吧?好像不對,也就是母親想念兒子?是私事吧,那就更不對了,黛莉莎夫人如今不是往日那個鄰家大嬸了,是首領大人的母親,部落的貴人。

  記憶的閘門仿佛一下子被衝開了,一幕幕往事如同放電影一般在自己的腦海中浮現,感受到母親對自己的擔憂之情,那是一種血濃於水的親情,不可磨滅的親情。

  赫離緊閉的雙眼再次睜開,爆發出一絲精芒,深吸一口氣,整理一下自己有些紊亂的情緒,微笑著對穀卑希說道:“穀卑希,你來回奔波,一夜沒睡,辛苦了。今天你就帶領昨晚值班的侍衛和帶來的牧民負責這裡的秩序,不要出亂子了。”這也是考慮到他奔波勞累實在是太辛苦了,接下來還有一場惡戰呢。

  一聽到首領說出的這句話,身為侍衛隊長的谷卑希就站不住了,唯恐首領不帶自己去衝鋒殺敵,急忙為自己解釋:“首領,我一點都不累,以前為了追捕獵物,幾天幾夜來回蹲守的都沒問題……”話沒說完,赫離的語氣一轉,一臉的嚴肅、認真之色,眼光往所有侍衛臉上掃去:“這不是狩獵,是打仗,會死人的。作為首領,我從你們的父母、妻子、兒女那兒接過了你們,帶領你們出征、衝鋒、殺敵,我必須要盡我最大的能力,把你們盡可能的都帶回去,這是作為首領的責任。”停頓了一會兒,接著說道:“這裡也很重要,不能出差錯,否則我又何必連夜抽調50名青壯牧民過來呢,服從首領的命令,這是你們的責任。”聽到這暖心窩子的話語,侍衛們內心深處不知不覺間產生了一絲觸動,對這位年輕首領的忠心程度又上了一個臺階,一個既能帶領屬民打勝仗,又能愛護屬民、珍視自己部下生命的首領,在這廣闊的騰格裡大草原絕對是少之又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