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大漢王朝

雛鷹 第十九章:篝火(上)

書名:大漢王朝 作者:寶樹 本章字數:390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27


  一堆堆篝火在寬闊的空地上迅速堆起來了,各家各戶的人兒都忙進忙出的,個個臉上都掛著喜慶的微笑,從自家氈帳裡拿著鐵鍋、盆子等準備今晚的盛宴,無論是舊屬民,還是新屬民,都是一片喜氣洋洋的。

  一頓豐盛的晚餐就在營地中準備著,香味漸漸向遠處飄去,勾起了人們肚子裡的饞蟲。昨天傍晚前夕,營地外揮著皮鞭子,吆喝趕著自家牲畜的牧民們遠遠地看見了地平線上出現一個黑點,隨即幾名騎手迅速地在周圍引路,同時四散開來防止前進中的馬兒、牛羊衝擊隊伍,造成損傷。眯眯眼,漸漸看清是有著幾十架馬車、勒勒車,趕著數以百計牛羊的隊伍正在朝著這邊而來,匆匆忙忙地掉頭,通知了管理自家氈帳附近幾十戶牧民的錄長。

  聽著外面的歡笑聲、打鬧聲、鍋碗瓢盆“哐啷哐啷……”聲,赫離在帳內心中也是無比的歡喜,為了儘快使新、舊屬民融為一體,形成部落凝聚力、向心力,也讓大家之間好好地相互認識。一場篝火晚宴就那麼紅紅火火的興辦起來了,為此赫離特意拿出一大批麥米、食鹽,以及160頭羊和10頭牛讓大家都能夠痛痛快快的吃上一頓。

  糧食、食鹽還是其次,哪怕每家每戶都派發了可供一年食用的鹽、3個月的粗麥米,反正如今的儲備非常豐富嘛,整個部落吃上個一年都沒啥子問題的。只是羊只消耗量的話,就以一個非常恐怖的速度遞減了,此戰繳獲了1200多頭羊,分發給新屬民以及戰利品派發之後,再加上此次篝火晚宴的食物,赫離,堂堂一個部落首領,擁有的羊只竟然不足200頭了。雖然這個數量和貧苦牧民全副家產就只有2、3頭羊相比,那就是一筆巨額財產了。

  可如今,部落實行常備軍制度,每天都要為騎兵們提供一頓飯食,現在可是足足有著6個百騎隊啊,再加上自己30多人的首領侍衛隊,人吃馬嚼的,那可是一筆不少的消耗量啊。

  想到這個問題,赫離就頭痛不已了,最終急中生智的首領還是決定按照以前的老辦法。所有騎兵憑訓練成果來吃飯,每三天進行一次統計,最好的一個百騎隊吃大肉、喝濃湯,稍次一些的兩個百騎隊吃肉沫、羊湯拌乳酪餅。剩下的幾個百騎隊飯還是可以吃飽的,牛羊肥油拌飯,偶爾還有那麼一絲絲的羊湯底料,只不過堆草人、掃馬糞這些工作自然也就落到了他們身上了。

  原有的百餘名騎兵分別被打散,一方面,戰鬥力短時間內肯定下滑了一個大階段,另一方面,通過以舊帶新的方式迅速能夠讓新騎兵熟練訓練方式。從原來的百騎隊中,抽調兩個十騎歸入侍衛隊,負責首領平日裡的出行、大帳守衛。重傷、死亡的10騎,只能無奈的離開了隊伍,剩下的7個十騎隊拆分出去,以老常備軍戰士為基礎,組成百騎隊。

  其中最為特殊的百騎隊是拉姆可這個百騎隊,有著拉姆可、烏木達兩個追蹤技能最好的十騎,赫離專門從部落男子、商隊俘虜中選擇狩獵好手、嚮導這類屬民加入,組成了探馬斥候,拉姆可為百騎長,烏木達為副百騎長。

  自從赫離頒佈了常備軍每年2只羊的年俸,繳獲戰利品分2成,看著原有的常備軍騎兵真的往自家帶回了幾隻羊,一袋袋食鹽、糧食,所有人都瘋了一般踴躍地參加常備軍,特別是剛成婚的男子,準備為自己婆娘孩子掙下一份厚厚的家業。

  大多數的十騎長還是按照個人武力比試產生,只有強者才能夠更好地帶領部下活下去,這是草原上千年不變的真理。令赫離感覺有點意外的是,科蘭咄的兒子—門朵兒,他的力氣、砍殺技巧雖然不行,可是靠著自己的靈敏、機智活活地耗著對方,慢慢尋找機會迅速一擊,最終獲得十騎長的位置,科蘭咄聽到後,嘴角都能裂開花了,笑容掛在臉上一天都沒下去,結果第二天臉都笑僵了。

  原有的十騎長紛紛提升一級、兩級的,多米、泰羅格、哥達、拉姆可、庫尼亞斯、骨啜呐幾人依靠自己在平日裡訓練、此戰中的戰績、威望理所應當的成為了百騎長,坦速該、烏木達、拉庫茲、烏拜成為了副百騎長。一個新的軍事框架基本就重組完成了,剩下就是嚴格的操練、實戰、流血,方能打造出一支橫行草原、威震沙漠的精兵。

  帳簾突然被掀開,門外沒有傳來任何的通報聲,這在之前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為一般來說整個大帳周圍有著一個侍衛十騎隊守衛著,前些天害怕有著馬賊的漏網之魚對首領行刺,安排了兩個十騎守衛呢,一個巡邏,一個警戒大帳周圍。

  一個紅彤彤的小臉偷偷地從縫裡鑽了進來,探頭四處張望著,看到了赫離身邊的穀卑希,伸伸舌頭做了個鬼臉,眼光一轉恰好對著赫離的目光,眼珠一轉,頑皮地說:“阿媽讓我來看看哥哥你準備好了沒有,太陽都落下了,篝火燃起了一堆堆呢?”

  赫離無奈地看著這個身穿著皮襖,披著一條紅色布巾的妹妹,剛才他就已經猜到只有這個妹妹才能讓守衛不出任何聲音,自己偷偷地鑽進大帳。母親黛莉莎、妹妹敏敏住在不遠處的帳篷,也有著幾個侍衛在帳外守衛、聽候差遣,相隔只有幾十步的間距。帳篷是一個以前馬賊的小頭目,也有著四十多平米

的樣子,當敏敏第一時間知道自己要住在這麼大的帳篷裡時,簡直是高興壞了,對著木格使勁的掐著,說他是不是騙自己的。搞得木格現在看到這個小魔女,摸著胳膊都感覺隱隱作疼呢,離這個小惡魔越遠越好。

  帳外傳來黛莉莎的聲音:“敏敏,叫你不要打擾哥哥,你是不是又進去大帳了?”雖然有著疑惑的語氣,但是黛莉莎的腳步卻沒有任何的停滯,直勾勾地朝著大帳走進去。黛莉莎身穿的很樸素,沒有像自己女兒那樣穿的光鮮亮麗,但是衣服做工確實比之前在舊營地穿的衣服精緻不少,用的布料都是好料子。

  赫離微微一彎腰向母親問好,谷卑希則是鞠躬撫胸行禮。黛莉莎走進赫離的身旁,細細地看著自己的兒子,抽出手來替他整理著皮襖、衣擺,讓自己的兒子體現出首領的威嚴、莊重。看著那副和丈夫初見面時有幾分相似的臉龐,黛莉莎心中感慨萬千,想到了魂歸長生天的丈夫“忽特哥,您在天上看到了嗎?我們的赫離是多麼優秀啊,他有著和你一樣的勇敢、善良、聰慧、又有讓眾人信服的魅力、衝鋒陷陣的魄力、受人尊敬的威信!”說完,她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看著面前的兒子:“我的兒子是那麼的優秀,阿媽以你為傲!”

  赫離看著雙鬢有些泛白的母親,記憶中的憂傷之感從心底裡不斷地上湧,緊握著母親充滿老繭的雙手,感受著母親昔日的辛苦勞累、含辛茹苦。

  穀卑希此時悄悄地退了出去,把空間留給首領一家人感受這濃厚親情,自己對這些還是要有一定眼色的。赫離抽出手摸了摸妹妹的頭,看看自己這個古靈精怪的妹妹。敏敏一擺手,反抗著自己哥哥的罪行,一邊不高興地嘀咕著:“摸了頭就長不高了,我不要做小個子。”

  赫離聽著妹妹的嘀咕,忍不住地笑出聲來,忽然感受到妹妹那惡狠狠的目光盯著自己,似乎在警告自己:你再笑,我就要想出什麼辦法來捉弄你了。立刻心領神會硬生生地收住了笑聲,對著母親、妹妹說:“走吧,看看這篝火晚會的熱鬧,常常那美味的烤肉、羊湯。”後一句是特意對著敏敏說的,看著她嘴角邊流出的口水……

  “首領……”

  “首領大人……”

  “尊貴的首領……”

  赫離一出現在篝火空地週邊,歡歌踏舞的屬民們紛紛向行禮,對著身後的黛莉莎、敏敏兩人也保持著尊敬的撫胸行禮,一天的時間足夠這千餘人知道這兩人的尊貴身份了。

  首領大人的母親、妹妹,除卻首領外,部落中身份最尊貴的人兒。

  “大家繼續唱歌跳舞,熱熱鬧鬧的,不用看著我的,那麼多的烤肉、羊湯盡情吃喝,絕對不可以餓著肚子。而且,我知道可是還有不少勇敢的漢子、美麗的姑娘都沒有成家的啊……”赫離對著眾人嬉笑說道,讓人們不要拘謹。

  敏敏也隨著歡樂中的人兒,對著母親、哥哥說了一聲,就跳著舞蹈混入了人群之中。草原的夜色不斷地加深,篝火的火焰把歡樂中的人影反應在地上,歡歌雀舞……赫離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他正在端著一碗羊湯交到一個婦女手上,也不知是太熱了,還是火光的原因,臉色紅紅的,有些毛手毛腳的。

  “伯米鹿”

  似乎是一個被人發現偷東西的小偷,伯米鹿渾身震了一下,立馬回頭,發現來人之後:“首領,我……”旁邊的女人也發現來人是誰,她臉色有些慌張,急忙反應過來準備彎腰行禮,迎著火光可以看到婦女挺著一個大肚子。赫離急忙制住了她的行禮,看了看這個模樣普通的婦女,大約二十來歲的樣子,臉上十分拘束的神情,手擺在兩旁不知道放在哪兒。

  “伯米鹿,我記得你沒有婆娘的吧?”赫離的臉上沒有了剛才對待婦女的禮貌,目光有些泛冷地盯著這位賞賜最多的幾位新屬民之一。他討厭欺騙,而且還是一個他那麼重賞的人,他是部落之主,若是如此,這更是對他首領威嚴的褻瀆。伯米鹿扭過頭看了看在幾步之外的婦女,回過身來,臉色有些害怕,有些結巴地將肚子裡的話絆絆磕磕地說出來了。昔日,伯米鹿作為牧馬奴隸,每日都要牽羊放馬,好生地照料牲畜,一旦出現有任問題,一頓皮鞭都是輕的。幾個月前他放牧時,傍晚回欄點數時發現了少兩頭羊,結果一個馬賊小頭目當場就抽出鞭子,一頓抽打,沒有絲毫停手的樣子。要不是那個女人不忍,開口求情了幾句,恐怕早就被打死了,最後馬賊就把怒火轉化為欲火,發洩到了這個求情的女人身上,粗魯的把女人拖回了氈帳……前幾日他發現女人懷孕了,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的孩子,也沒有和哪個男人相親成功,自已獨自一人在新部落中無依無靠的。

  伯米鹿又有了一份豐厚的身家,於是他鼓起勇氣向那個女人表達了希望成為孩子的父親,用他的生命呵護她和她以後的,不,是自己以後的孩子。

  聽完,赫離臉上的冷峻之色退了下來,暖和了不少,望了幾眼那邊滿臉擔憂的婦女:“伯米鹿,恭喜就要當父親,哈哈哈,等一會,派人給你的羊圈加多一隻羊,是我對你的賀禮。”伯米鹿看著走遠的赫離背影,雙手微微顫抖,卻緊緊地握住自家婆娘的手,淚水早已“噠噠噠”地把地上打濕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