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一卷狼煙起 第五章破釜沉舟

書名:一寸山河一寸血 作者:歎伶仃 本章字數:332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59


  張揚揮舞著天勝刀,不斷撥開落下的箭雨。

  幸好官軍的箭雨不是沖著他來的,不然他的結果比萬箭穿心的楊再興也好不了多少。不過就算這樣,張揚左臂上也狠狠地中了一箭,他清楚地感覺到左臂已經隱隱不太受他控制。

  連續不斷的慘叫聲從張揚的身後傳來,缺乏盾牌保護的黃巾軍在箭雨的洗禮中不斷哀嚎倒地。有人被射穿了喉嚨痛快地死去,有人被射進了胸腹痛苦的哀嚎,有人被射穿了大腿,血流不止……

  官軍的箭雨一波接著一波,仿佛永遠不會停息,黃巾軍一批又一批不斷倒下,短短盞茶時間內,就有數千名黃巾軍死傷。單從傷亡來看,這群黃巾相比以前並沒有好上多少,唯一的區別是,這一次黃巾軍沒有慌亂,沒有潰敗,無論倒下多少人,他們始終沒有後退半步。

  或許是他們退無可退,或許是張揚給了他們勇氣,總之這一次,黃巾軍挺了過來。

  箭雨終於停止,弓箭手後撤,步卒迅速頂上。

  所有還能動的黃巾軍都聚攏在張揚的身後,揮舞著手中的武器,發出震天的怒吼。冰冷的箭雨無法澆滅他們求生的欲望,蕭瑟的北風無法吹熄他們燃起的鬥志。

  孫堅的臉色變了,袁紹的臉色變了,董卓的臉色變了,這是他們從未見過的一幕,甚至他們都在懷疑,擁有如此鬥志的,還是那支一觸即潰的黃巾軍嗎?

  只有朱儁表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但是眼中的灼熱出賣了他的情緒。深吸一口冰冷的空氣,朱儁穩定一下情緒,大聲傳令道:“董卓!讓這群傢伙感受一下西涼鐵騎的恐懼吧!”

  “嗚嗚……”

  低沉的牛角號響起,一千名騎兵排著整齊的陣形,像一堵滔天的巨浪向黃巾軍的陣地緩緩壓來。

  身後響起嘶嘶的吸氣聲,看來西涼鐵騎把黃巾軍留下不少陰影。

  張揚轉過頭來,對著數萬黃巾軍咧嘴一笑,怒吼道:“不過一死而已,難道我們還有退路嗎?他們和我們一樣,兩個肩膀抗一個腦袋,被砍一樣要死!”

  “腦袋掉了不過碗大個疤,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眾黃巾軍轟然回應,把西涼鐵騎帶來的恐懼全部拋之腦後。

  “血戰到底!”

  廖化縱馬走到張揚身旁,振臂高呼,鋼鐵澆鑄般的軀體仿佛魔神,隨時準備擇人而噬。

  “殺!”

  灼熱的殺意在董卓的眼中熊熊燃燒,化作一個殺字在天地間咆哮。從來沒有人能夠擋住他麾下西涼鐵騎的衝鋒,董卓相信這一次,也不會有例外。

  潮水般席捲而來的西涼鐵騎挾裹著不可一世的氣勢狠狠地撞上了嚴陣以待的黃巾軍陣,刹那間激起無數的浪花,人頭拋飛,戰馬嘶鳴。閃著寒光的長刀仿佛能將陰暗的天空都遮蔽住,泊泊的鮮血把冰冷的河水染得通紅,這一刻,天地間為之變色。

  “當!”

  張揚僅剩下完好的右臂揮舞著長刀,狠狠劈斷了一柄彎刀,但左臂的受傷讓他把握不住平衡,差點跌下戰馬。

  剛躲過致命的一擊,張揚還來不及喘息,又一名西涼鐵騎呼嘯而至,手中長矛閃著寒光,仿佛要一下把張揚刺穿。

  “鏘!”

  一柄普通的長槍蕩開長矛,並且回頭一擊把西涼鐵騎刺落馬下。

  來人正是林沖,騎著一匹不知道從哪搶來的戰馬,神兵天降一般把張揚救下。

  來不及交流,兩人又被騎兵洪流分隔開來。

  張揚的眼前再沒有一個西涼鐵騎,只有漫天的煙塵,回首望去,身後的黃巾軍陣破碎不堪、殺聲四起,兇猛的西涼鐵騎像一千隻猛虎闖入了羊群,肆意屠殺無力反抗的對手。

  不過西涼鐵騎的人數終究還是太少,雖然給黃巾軍帶來不小的殺傷,但更多的黃巾軍卻怒吼著向他們撲來。不是他們突然之間就充滿了勇氣,也不是他們不再害怕死亡,而是他們再無退路,這一刻,他們不再是拿起武器的農民,而是困獸猶鬥的亡命之徒。

  張揚沒有遲疑,提起手中長刀又沖回陣中,此刻除了拼命,再無退路。

  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是一瞬間,也可能是幾個時辰,沸騰的河灘終於平靜下來,兇悍的西涼鐵騎雖然給黃巾軍帶來巨大的殺傷,但他們也被前赴後繼、悍不畏死的黃巾軍狠狠咬傷、咬死。

  董卓在華雄和徐榮的保護下從賊陣中殺出一條血路,狼狽不堪的沖出戰場,剩下的騎兵只有不到400人,並且大都身受重傷。

  

張揚撕下一條布帶紮住肋下尺長的傷口,舉起長刀,再次瘋狂的怒吼:“啊!”

  萬千黃巾軍回應,狀若瘋魔。這一次,還能站著的黃巾軍大概只有原來的一半,可活下來的這些人和以前不再一樣,他們眸子裡的殺意有如實質,眼前的一切告訴他們,只要敢拼命,大漢官軍並非不可戰勝!

  蕭瑟的朔風越吹越急,那一抹殘陽已被烏雲遮蔽,天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飄起了雪花,天地間一片昏沉。

  張揚單臂持刀斜指官軍,一人一馬傲然屹立陣前,滿腔的熱血在他胸中沸騰,那是一種他做了多年殺手也不曾有過的感覺,很怪卻很暢快。

  官軍士氣已泄,黃巾氣勢正盛,朱儁如果在這個時候發起進攻,縱然能贏自身也要損失慘重。

  作為大漢最後的三位名將之一,他會作何選擇?

  朱儁冷峻的面龐慢慢緩和下來,環顧左右道:“諸位,此子,當為勁敵,此人不除,大漢不得安穩!”

  董卓充血的眸子裡充滿懊悔、憤怒、不甘等情緒,他從來不是一個大方的人,張揚讓他吃了這麼大的虧,他的心裡盡是仇恨。

  袁紹面露不屑,像這種泥腿子向來也入不了他袁大公子的法眼。

  孫堅目露凜然,他自問在如此情況下也無辦法比張揚做的更好,何況朱儁對張揚的評價不可謂不高。

  極為不甘心地看了河灘上的黃巾軍一眼,朱儁沉聲道:“天色已晚,賊軍士氣正旺,不宜再戰,全軍撤退。”

  “當當……”

  在清脆鳴金聲中,官軍緩緩後撤,此時此刻,在黃巾軍的耳中,沒有比這更好聽的聲音。

  廖化狠狠地給張揚來了一個熊抱,這鋼鐵般的漢子此時居然嚎啕大哭,大聲吼道:“官軍撤了,他娘的官軍撤了,我們贏了!”

  “贏了!”

  劫後餘生的黃巾軍瘋狂的歡呼起來,勝利的巨大喜悅讓這群剛才還殺氣騰騰的漢子忍不住喜極而泣,忘乎所以的擁抱在一起歡呼雀躍。

  趙弘冷冷地凝視張揚一眼,眼神裡充滿著怨毒。

  龔都神情複雜,既有即將失去一個人才的不甘,也有保住位置的慶倖。他明白,經此一役,張揚的聲勢將遠遠朝過他。如果張揚還留在黃巾軍中,他的影響力勢必超過自己。

  西鄂一戰,劉辟、龔都、趙弘、孫夏、韓忠五部黃巾損失慘重,本來接近十五萬的人數如今已經不足三萬。其中有逃跑的,有被自己人踩踏致死的,有被官軍殺死的,最多的還是死在河灘的惡戰中。那一陣箭雨和董卓的西涼鐵騎至少給黃巾軍帶來了兩到三萬的傷亡。

  而官軍方面,只有董卓的西涼鐵騎損失慘重,其餘的除了一些倒楣蛋外基本沒有傷亡。

  黃巾軍沒敢停歇,亂糟糟一團的向宛城沖去,包括張揚,他受的傷不輕,如果不及時治療後果不堪設想。

  夜色深沉,宛城太守府一片燈火通明,南陽地區的黃巾大渠帥張曼成正在設宴招待各路大小頭領,一是為了慶賀擊退官軍,二是為了讓趙弘和龔都和解。

  酒席上一片其樂融融,但各人心裡想的是什麼,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有人說起張揚的神勇表現,讓張曼成心中大喜,急道:“不想我黃巾軍中還有如此人物,速請來一見。”

  龔都長身而起,抱拳應諾而去。

  此時的張揚正在收拾行裝,不過也沒什麼好打點的,除了一兩身破舊的衣裳,再無一物,他的傷口已包紮完畢,再多的,憑黃巾軍的現狀也沒法給他太多。

  在對戰廖化之前張揚就跟龔都說好,他要離開,跟著黃巾軍這群草包只有死路一條。

  想要在這亂世生存下去,無論如何都不能和黃巾賊扯上關係,這是一個世家大族的時代,君不見,袁紹、袁術兄弟只憑藉著一個好的出身就引得無數人的投靠,反而曹操這個宦官之後,在三國前期穩穩被袁紹壓制。

  所以,從一開始,張揚就不打算和黃巾軍一道路走到黑,那和找死無疑,何況張揚還有系統這個大殺器,如果不做一番事業出來,也太愧對穿越者的身份。他想投靠官軍,然後慢慢發展壯大,最好能立些功勞,成為封疆大吏,最後和這天下群雄過招,統一天下,坐上那至高無上的寶座。

  林沖沒有二話,唯張揚馬首是瞻,梁武卻充滿對未知的恐懼,他不知道離開黃巾之後該何去何從,充滿對未知的恐懼。但他沒有別的辦法,親人全都死在黃巾之亂裡,除了依靠張揚,他別無選擇。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