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一卷狼煙起 第六章內訌

書名:一寸山河一寸血 作者:歎伶仃 本章字數:325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59


  西鄂,原趙弘軍大營,如今已經成了朱儁的大營。

  夜色漆黑,唯有雪花飄落。

  朱儁的帥帳進來一位客人,此人身長八尺,面如冠玉,儀錶堂堂。不是別人,正是在張曼成攻破南陽,誅殺太守褚貢之後,由江夏都尉臨危受命繼任南陽太守的秦頡。

  剛進帥帳,秦頡便躬身一禮,朗聲道:“下官聽聞中郎將大人今日大破黃巾賊,斬首十萬餘,特來祝賀。”

  今日官軍在西鄂只是把黃巾軍擊潰,後來在河灘上也談不上勝利,直接被官軍殺死的大概也就五萬左右,但經過秦頡這麼一說,朱儁就明白秦頡是要幫自己虛報戰功。

  朱儁微微一笑,道:“黃巾賊聲勢浩大,如此惡略的形勢下,秦大人臨危受命,以身犯險,力保各縣不失,實乃我輩之楷模。”

  花花轎子眾人抬,禮尚往來,不外如是。

  言罷兩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經過短暫的言語交鋒,兩人已經有了初步的認識。在朱儁的眼裡,秦頡能力不俗,又深諳為官之道,撐過眼前的黃巾之亂,前途不可限量;在秦頡看來,朱儁能征善戰,深受士卒愛戴,卻又並不迂腐,八面玲瓏,在朝堂之上能量不小,並不僅僅是一個武夫那麼簡單,值得深交。

  兩人心照不宣,這才言歸正傳。

  秦頡道:“接到將軍軍令後,下官不敢怠慢,立刻聯絡黃巾賊中的細作打探消息,如今已有消息傳回。河灘那人姓張名揚,表字不詳,並州人士,更多的則不得而知。不過此人與黃巾賊貌合神離,在將軍突襲之前就要告辭離去,只是將軍來得太快,他不曾走脫。如今他已趁夜離開,身邊只有一大漢和一少年,去向不明。”

  朱儁眉頭一皺,問道:“並州之人,為何出現在南陽郡?”

  “這,下官不知。”略微停頓了一下,秦頡繼續道:“不知將軍準備如何處置此人?”

  朱儁神色一冷,幽幽的道:“我若招降此人,眾將必然不滿,尤其是西涼董卓,此人睚眥必報,今日他損兵折將,必然難容此人。可作此人相貌圖樣,傳令荊州各縣,一旦發現立刻梟首示眾。”

  秦頡自無不可,沉聲道:“下官遵命。”

  朱儁不以為意,仿佛下令處死的是一隻螻蟻一般,又問道:“宛城的事,安排的怎麼樣?”

  秦頡急忙答道:“將軍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妥當,如今只需要靜待趙弘獻城便是。”

  朱儁森然一笑,眸子裡盡是殺機。

  宛城北,龔都軍營。

  龔都在營中遍尋張揚不到,正好碰見他的部將杜遠,遂問道:“可曾見過張揚?”

  杜遠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疑惑道:“龔帥不是答應放他離去了嗎?”

  龔都這才想起之前的話,連忙向城門處追來。

  還沒到城門口,龔都就看見廖化慢騰騰地從城外外走進來,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雖然對廖化極為不爽,龔都還是急切的問道:“廖將軍看見張揚了嗎?”

  廖化根本沒抬頭,只是淡淡的道:“一個時辰前見過。”

  “那他人在哪?”

  “走了。”

  “走了?”龔都算是想明白了,張揚在,黃巾軍還能保住一條命,張揚不在命都保不住,還談什麼爭權奪位?

  “去哪了?”龔都一臉急色的問道。

  廖化歎了口氣,搖頭道:“不知道。”

  龔都大怒,道:“張揚小兒,忘恩負義,待我點齊兵馬,將他捉拿回來。”

  廖化這時才看到站在面前的是龔都,當下面露不屑,道:“我看忘恩負義的是你龔都吧?若不是張揚,今日我便斬下你的狗頭取而代之了,何況若不是他,今日數萬黃巾大軍一個也活不成吧,不知道你龔都哪來的臉面說別人忘恩負義!”

  “豈有此理!”

  龔都氣得滿面通紅,自去營中點齊兵馬捉拿張揚。

  看著龔都離去的背影,廖化心情低落。他本是富家子弟,讀過不少兵書,被逼無奈之下才參加黃巾軍,可是連張揚這種人才都離開了,他真的很難想像黃巾軍還有什麼希望。

  龔都點齊五百兵馬,怒火沖天準備去追張揚,剛到轅門就被一小兵攔住,對龔都道:“我乃劉帥部下,劉帥讓我告訴龔帥,張揚應廖化之邀去投趙弘了。”

  龔都愈發震怒,喝道:“果真如此?廖化小兒安敢誆我,我誓殺之!”

  發完怒,龔都轉過頭對部將杜遠道:“你去聯絡劉帥和孫帥部曲,今夜我定當斬殺趙弘和張揚兩個狗賊!”

  盛怒之下的龔都早把酒宴上答應張曼成要和趙弘和解的話忘的一乾二淨,本就魯莽的性格此時更是沒有絲毫的理智,恨不得當場把趙弘、張揚斬于馬下。

  杜遠領命而去。

  龔都也不等劉辟、孫夏的部曲,徑直朝趙弘的大營殺去。

  宛城太守府,張曼成苦等半天,不見龔都回返,心裡煩悶之時,一員黃巾頭目飛速跑來,大聲喊道:“趙帥,大事不好,龔都糾結劉帥、孫帥的部曲偷襲我方大營。”

  趙弘裝出一副驚訝的表情,哭喪著臉對張曼成道:“請大帥為弘做主!”

  張曼成大怒,道:“龔都小兒安敢如此!來人,點二千精兵,隨我一同前往趙弘營中一看究竟,本帥倒要看看,這龔都哪來這麼大的膽子!”

  劉辟和孫夏一臉蒼白,他們實在想不通龔都為何那麼沒有腦子,官兵就在城外,他還有心情內訌,更糟糕的是,這廝還調動了自己的部屬,這下宛城之中可是要引發一場大亂。

  待張曼成率軍趕到趙弘營中之時,趙弘大營早已是火光沖天、殺聲四起,各路黃巾互相攻伐,難辨你我,每個人都瘋狂的攻擊著身邊不認識的同袍。

  此時的龔都也是一頭霧水,在他剛到趙弘營外的時候,趙弘的大營就已經亂了起來,他還以為是杜遠搬救兵先到,隨即便加入了戰團。只是殺來殺去他並不知道他殺的到底是屬於誰的部屬。

  黑暗中,響起一聲瘋狂的呐喊:“奉大督帥龔都將令,斬殺叛賊張曼成、趙弘、孫夏、韓忠、劉辟者賞千金,封小帥!”

  搞不清狀況的龔都差點一頭從馬上栽下,他根本搞不清楚什麼時候自己成了大督帥,還要斬殺除他之外宛城內的所有黃巾將帥。

  被包圍的張曼成勃然大怒,這龔都不僅僅想要殺死趙弘,這是連他張曼成也不想放過啊。不過黑暗中“龔都”的人馬攻勢兇猛,容不得他分心。

  張曼成的親衛將管亥大急,對張曼成道:“大帥,形勢不利,不若退回宛城,聚起大軍再說。”

  張曼成環顧左右,道:“回宛城的退路已經被堵死了,先去趙弘營中暫避,不過先把趙弘、孫夏、劉辟、韓忠都給我控制起來,如今誰也不能相信。”

  此時,宛城內張曼成大營,悍將周倉得知張曼成被圍困在趙弘營中,大驚失色,也顧不得確認消息的真假,急急忙忙點起十萬大軍浩浩蕩蕩向趙弘的大營殺來。

  此時離開宛城十裡之遙的張揚三人才看到宛城上的沖天火光,不過此時張揚和黃巾再無關係,他犯不著再跑回去,救得了一時救不了一世,各人有各人的命數,聽天由命吧。

  次日清晨,朱儁升帳召集眾將議事,秦頡把得來的情報告知眾人。

  孫堅聽完神色一動,道:“這張揚實乃將才,將軍何不招至麾下?黃巾軍若無此人相助,破之易也。”

  秦頡聞言忍不住掠了孫堅一眼,暗道此人心胸寬廣,勇武非常,日後定非池中之物,這種人不可交惡,有機會還是打好關係為上。

  朱儁還沒說話,袁紹皺眉反駁道:“文台此言差矣,此賊不過一賤民耳,何德何能與我等同朝為將?況且若赦免此獠,各地賊眾紛紛效仿該當如何?若大軍退走之後他們複起,則我大漢江山何日可寧?此例斷不可開。”

  董卓憤聲贊道:“本初此言極是,賊寇者不分男女老少皆當誅殺殆盡,斬草除根,方能永絕後患。”

  董卓說的高興,卻不知道袁紹看他的表情無比鄙夷,想他不過一良家子,在袁紹的眼裡和張揚這種黃巾賊寇也並無太大區別。

  孫堅臉色十分難看,他的家世也算不上好,雖說他自稱兵聖孫子之後,但說到底不過吳郡一富戶耳,袁紹的話理所當然的包括他在內。不過他沒有發作,反而對朱儁道:“賊兵數量龐大,且有張揚之勇兼宛城之固,我軍兵少,急切之間難以攻下。”

  朱儁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幽幽的道:“無妨,張揚雖勇,卻已孤身出走,不過一亭長便可擒之;宛城雖堅,但吾自有計謀,若無意外,數日之內定當攻克宛城。”

  朱儁此言一出,眾將大吃一驚,不明白朱儁哪來的自信,卻又不好開口細問,只好把疑問憋在心裡,反正過幾天自然就見分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