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一卷狼煙起 第十一章轉戰

書名:一寸山河一寸血 作者:歎伶仃 本章字數:334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59


  黃巾軍陣前,張揚高舉右臂,陰冷的雙目死死盯著對面官軍,然後狠狠揮落右臂。

  “殺!”

  喊殺聲如驚濤駭浪一般從河灘的左、右兩側驟然響起,藏在樹林裡和俯臥在河灘上的黃巾軍順勢而起,潮水般向官軍殺來,把王威和黃忠帶領的郡兵驚得肝膽俱裂。

  “不好!有埋伏!快撤!”

  王威和黃忠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

  只是還不等官軍撤退,林沖和張揚就沖了上來,死死纏住官軍的兩個主將。

  林沖沉默不語,滿目凶光,完全是一副搏命的姿態,攔住黃忠猛攻。

  “追老子追的很爽吧?”

  張揚怪笑一聲,提刀來戰王威。只是他左臂中了一箭,完全使不上力,而王威高踞馬上,讓他頗為狼狽。

  廖化在後面看得仔細,見張揚吃虧,連忙趕將上來,兩人雙戰王威。

  得廖化相助,張揚松了口氣,環顧四周,見官軍倉促中伏,落入下風,反而他最為放心的林沖被那個高踞馬上的中年漢子死死壓制。

  要知道林沖的武力高達93,能壓制住他的人可真的不多。

  “系統,這人是誰?屬性是多少?”

  “黃忠,統率85,武力98,智力61,內政42。象鼻古月刀武力加1,當前武力99。”

  張揚大驚失色,沒想到這個中年漢子是蜀漢五虎大將之一的黃忠。

  “武器也能加武力?”張揚不解,繼續問道。

  “是的,神兵和寶馬都可以增加1點武力,而個別雙持的武將可以佩帶兩柄神兵,增加兩點武力,不可以雙持的武將佩帶兩把武器則無效。宿主在佩帶天勝刀之後武力也達到了87。”

  戰場之上,來不及細問,張揚又匆匆加入戰團,加上趕來的周倉和管亥,死死地把官軍壓制。

  黃忠在馬上觀察四周,見郡兵士氣已喪,被黃巾軍壓住猛攻,自己也被兩個武藝不俗的猛將攔住,急切之間不能拿下,當場心膽俱寒,拼命縱馬跳出戰圈,大喊道:“賊勢甚猛,速撤!”

  當下不再猶豫,救出王威之後,兩人拔馬便逃。

  主將即走,早已經寒了膽魄的郡兵也頃刻間失去抵抗的勇氣,向著來路拔腿就跑,後面跟著的郡兵還沒搞清狀況就被沖亂了陣腳,待他們看清前面如潮水一般的黃巾軍後也毅然決然地加入逃跑的大軍。

  兵敗如山倒,官軍兩次在這個河灘埋伏黃巾軍,現在卻反了過來,被黃巾軍埋伏。誠可謂,天道輪回、報應不爽。

  “殺!”

  管亥和周倉兩人仿佛地獄中沖出的殺神一般,在官軍陣中左沖右突,縱橫睥睨,心中說不出的暢快。這段日子一直被官軍如攆狗一般追著跑,如今能報復回來,他們怎麼能不狠狠地大殺一番。

  仰天長笑一聲,管亥還準備提刀再追,卻被張揚一把拉住。

  “別追了,馬上收攏士卒,立刻跑!”

  “為什麼?”

  不光是管亥,周倉也是一副搞不懂的樣子,只有林沖和廖化好像想到了什麼。

  “這兩人只是前鋒,大軍轉瞬即至,宛城還有朱儁的大軍,再不走兄弟們都得死!”

  張揚面色焦急,一邊收攏士卒一邊跟管亥解釋道。

  管亥等人雖然還是一臉不甘,卻也知道張揚說的沒錯,只好憤怒的咒駡幾句,又開始逃命的生涯。

  秦頡接到前方傳訊,知道黃巾軍一路向北逃竄,頓時安心不少。北面就是宛城,有朱儁的大軍駐守,雖說他沒能把黃巾軍全殲,但只要沒把人放跑就行,此刻他也在意不了那麼多。

  不慌不忙地整備軍隊,直到正午的時候秦頡才堪堪趕到,可是他沒想到的是等待他的卻是一群殘兵敗將,連王威都身受重傷,身上好幾道血口子,看起來甚是駭人。

  “怎麼回事?”

  秦頡滿面怒容,他實在想不到官軍有戰敗的道理。

  王威和黃忠滿面羞愧,懦懦無言。

  蔡瑁素來看不起這些寒門將領,出言諷刺道:“兵力相當的情況下也能戰敗,兩位還真是大將之才呐。”

  王威年輕氣盛,聞聽蔡瑁的話便要發作,卻被黃忠死死拉住。他為官多年,本領不差,卻只是一個帶兵校尉,和出身有很大的關係,而且荊州這個地方,蔡、蒯、黃、馬四大家族是萬萬不能得罪的,不然在荊州根本混不下去,黃忠怕王威吃虧,所以才拉住他,不讓他開口。

  秦頡煩躁異常,不再廢話,立馬帶兵追趕。

  不過他還是太遲了,一路追到宛

城也沒看到黃巾軍的身影,反而迎上帶兵趕來的朱儁。看著朱儁軍容整齊,不像經過廝殺的樣子,秦頡連忙問道:“將軍可曾遇到黃巾餘孽?”

  朱儁一臉驚訝,反問道:“黃巾賊寇不都被秦大人困在山上了嗎?”

  秦頡老臉通紅,低聲道:“黃巾賊寇匯合了賊酋張揚,下官一時大意,被黃巾賊突出重圍,不知所蹤。”

  朱儁不以為意,安慰秦頡道:“無妨,在秦大人的謀劃之下,南陽黃巾張曼成、趙弘、龔都等部悉數被滅,數十萬黃巾灰飛煙滅,如今逃跑的不過一兩千人罷了,這點人無非找個山頭占山為王,不足為慮,秦大人再慢慢清剿便是。本將昨日已將眾將功績以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師,大人靜候佳音即可。”

  朱儁的話一般來說是沒錯,一兩千的賊寇對一般人來說也只能選擇占山為王而已,比如黃巾失敗後的張燕、裴元紹等人,但張揚會這麼幹嗎?

  秦頡其實想的和朱儁沒什麼差別,幾十萬黃巾跑出去幾千實在是不值一提,但他還是裝作一臉慚愧的道:“下官慚愧。”

  朱儁的臉色卻變得凝重起來,語氣僵硬的說道:“此間事了,剩下的秦大人處置便好。本將接到戰報,當立刻整軍北上,討伐黃巾妖人張角,不便多留。”

  秦頡面色一驚,低聲詢問朱儁道:“廣宗有變?”

  朱儁一臉不悅,歎道:“子幹為人剛直,不願賄賂閹宦,獲罪下獄,如今廣宗形勢糜爛,賊勢滔天,皇上雖任命董卓為東中郎將接替子幹,但仲穎為人殘暴,吾深恐其惹下大禍,反正此間事了,本將自當北上助仲穎一臂之力。”

  朱儁嘴裡的子幹不是別人,正是劉備和公孫瓚的老師,盧植,盧子幹,時任北中郎將。

  秦頡憤然的表情躍然臉上,怒道:“閹宦狗賊,安敢如此陷害大臣耶!”

  “慎言!閹宦勢大,如今當先平定叛亂再與閹宦周旋才是。”

  秦頡只是表面上附和朱儁,做足姿態而已,得朱儁贊同,馬上改口道:“如此,下官祝將軍旗開得勝,早日平定賊寇。”

  朱儁抱拳,道:“承秦大人吉言,軍情緊急,本將不便耽擱,就此別過。”

  秦頡也抱拳告別,道:“將軍保重。”

  朱儁不再多言,翻身上馬,在馬股上狠抽一鞭,戰馬吃痛四蹄飛奔,向北方疾馳而去。朱儁身後幾千大軍緩緩變陣,在各自將軍的帶領下,邁著整齊的步伐追隨朱儁而去。整齊的軍陣把南陽郡兵震地不輕,就連蔡瑁帶來的荊州精兵都看直了眼睛,大漢官軍,果然名不虛傳。

  卻說張揚領著一千多黃巾殘兵,繞過宛城,繼續向北狂奔,一天的時間竟然跑出百里左右,進入了博望地界。

  沒錯,此博望就是後來諸葛亮初出茅廬,火燒曹軍的博望坡。博望北依伏牛山,南面隱山,西倚貫穿南陽的那條大河,地勢險要,素為兵家必爭之地。

  縣城,張揚是絕對不敢進的,就憑他這夥手下,攻城想都別想,無奈之下,張揚只好帶人轉入了伏牛山,準備暫時躲避休息一下。

  卻不想還來不及進山,便沖出一夥賊寇,大約百人上下,領頭一人身長七尺六寸,頭裹黃巾,身穿戰袍,大聲叫道:“我乃天公將軍張角部將也!來者留下金銀細軟,不然一個不留!”

  張揚面色怪異,忍不住笑出聲來,又轉頭看看自己身後的一千多人,笑道:“你要劫我?”

  那頭戴黃巾的大漢見張揚嗤笑,大怒道:“莫看你人多,我這百人具是在大賢良師面前學過法術,戰力非凡,勸你莫要自誤!”

  張揚還沒說話,管亥湊了上來,問張揚道:“子昂,怎麼不走了?兄弟們累得不清,趕緊找個地方休息吧。”

  張揚朝黃巾大漢努努嘴,不屑地道:“有人劫道。”

  管亥聞言大怒,從來都是他們搶別人,沒想到今天別人搶到他頭上,綽起大刀便趕到陣前,想要大殺一陣。不過在看清那人面容之後,不由驚道:“裴元紹?是你小子!”

  裴元紹聽有人叫他名字,也吃了一驚,連忙細看,管亥那身高近丈的身板顯眼得很,裴元紹一眼就把他認了出來,驚道:“老管?怎麼是你?”

  張揚一看,得,還認識,打是打不起來,說不定還得多一百張吃飯的嘴。

  “既然認識,你看是不是先把咱們迎上山去休息一下,再敘舊不遲。”

  張揚出言打斷了相談甚歡的兩人。

  裴元紹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連忙把張揚一行人迎進山寨。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