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一卷狼煙起 第十三章火燒博望坡(一)

書名:一寸山河一寸血 作者:歎伶仃 本章字數:327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59


  張揚背負雙手,立於眾人面前,沉聲道:“老管,把弟兄們集合起來,我有話要說。”

  管亥等人連忙應諾,轉身而去。

  “弟兄們,都靠過來,站好,大頭領有話要說。”

  “給老子站直溜,是不是個爺們!”

  “躺地上挺屍呢?信不信老子抽你。”

  趁著清晨第一縷陽光,在管亥等人或呼喊或叫駡的聲音中,一千余黃巾軍陸陸續續地排成一個不算整齊的佇列站在張揚面前,一個個挺胸抬頭,竭力裝出一副精神飽滿的嘴臉。

  他們中有的人在河灘被伏就見識過張揚的手段,有的雪夜大戰的時候才認識張揚,有的更是雖說從來沒見過張揚,不過並不影響張揚的大名在他們之中傳播,南陽黃巾中絕對算得上如雷貫耳。

  張揚縱身跳上一塊山前的巨石,放聲大喝:“弟兄們,朝廷那些狗官叫我們賊寇、蛾賊,有些兄弟還不高興。我告訴你們,叫什麼都沒關係,賊又如何?匪又如何?不過一個稱呼罷了。只要能活下去,活的好,做賊做寇又有何妨?”

  “這個賊寇我們還就做定了,而且還要做讓官兵最頭疼的那一支,只要我們能把官軍打疼、打死,天下間有什麼是我們不能拿的,天下還有誰敢再稱呼我們為賊?”

  “好!”

  一眾黃巾轟然回應,張揚的話說到了他們心裡,他們渴望的是美好的生活,稱呼之類的,等飽暖之後再思考不遲。

  “但是。”張揚話鋒一轉,繼續道:“我們是賊是寇,但我們不能沒有底線,我們可以搶劫,可以殺人,但絕對不允許禍害百姓!想想我們之前是做什麼的,我們起兵反抗又是為了什麼?還不是那些狗官不給我們活路,我們才想推翻他們,去拼殺一個我們希望的生活。如果我們也去禍害百姓,那我們和那些狗官又有什麼區別?”

  “既然大家讓我來當這個大首領,那就要遵我號令,如果我不能讓大家過上好日子,那是我的過錯,但要是誰對我的命令陽奉陰違,休怪老子不講情義!”

  張揚不是閑得蛋疼,宣揚一下自己的主權。而是他把這幫悍匪、亡命之徒看成自己起家的班底,他想要的是爭霸天下,而不是做個山大王。他的軍隊不能僅僅是群暴徒,至少得有軍紀或者說他命令的約束。他需要的是一群絕對服從於他的軍隊,條件有限,他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

  他需要時間,只要等到漢靈帝一死,董卓進京,十八路諸侯討董,就是他鹹魚翻身的機會。

  雖說當山賊也能挨過這段時間,但他並不甘心過那種居無定所,風餐露宿的日子。一是起點太低,對他以後的發展不利,二是他不願意禍害百姓。爭霸天下他沒有負擔,哪怕戰死沙場他也沒有二話,就算殺俘他覺得自己都能做得出來。但是,這些和平民無關,軍人,既然拿起武器就有了必死的覺悟,平民百姓卻是無辜的。他隱約還記得三國魏晉之後就是那場慘絕人寰的五胡亂華,不管他能不能稱霸天下,他都不希望這場慘劇再次發生。

  而且,三國時期,天下清苦,財富都聚集在世家大族手中,平民百姓能有多少油水,壞了名聲不值當。

  至於說把山寨當成一個小國慢慢經營,也不是撐不過這幾年的時光,但張揚需要的是一支雄霸天下的虎狼之師,而不是一群只會耕地的農夫。如果只是農夫的話,中國這個農業大國根本不缺,不需要他張揚一個穿越者來培養。

  只有一群嗜血的野狼才能完成他的野心,才能幫助他在即將到來的群雄並起的亂世成為割據一方的諸侯,而不是用他自己的頭顱去見證這些梟雄在亂世的崛起,在他們的功勞簿上填上一個名叫張揚的姓名。

  就像後來的黑山賊張燕。空有幾十萬大軍卻白白給曹操做了嫁衣,至死不過一平北將軍而已。或許對有的人來說這是個不錯的結局,但這些人中絕對不包括他張揚。而且張燕野心不大,可以投入曹操麾下,換成他張揚,遲早有一天會被多疑的曹操斬下頭顱。

  所以,張揚必須當老大,而沒有家世,沒有背景的他想當老大,眼前這群漢子就是他唯一可以依仗的,槍桿子裡出政權,從古至今,不外如是。

  張揚唯一的優勢就是系統和他領先一千多年的思想,問題是系統可以給他人才,卻不保證能效忠於他,而且有人才不代表有軍隊,他總不能把召喚出的楊再興、高寵、一百單八

將等人組成一支軍隊去征戰,所以眼前這些人才顯得格外重要。

  這就是張揚繼續做賊做寇的唯一理由。

  曙光照耀下,張揚的身影仿佛散發著金光,他高大的身影深深烙印在這一千多人的心底,宛如天神。

  “老子的話,都記住了嗎?”

  張揚聲如炸雷,充滿著睥睨天下的豪情。

  “記住了!”

  眾人轟然回應,看著身前巨石上那個人,一群黃巾軍無比心安,仿佛天塌下來都有那個人來頂,只要跟著他,哪怕殺到世界盡頭都無怨無悔。

  “把頭上的黃巾都給老子摘下,從今天起,咱們與黃巾再無關係,我們要憑手中的刀槍拼出一個未來!”

  沒有一個人有意見,哪怕對張角頗為忠心的管亥、周倉等人也都毫不猶豫地摘下頭上的黃巾,他們已經地認識到跟著黃巾再無前途,跟著張揚才有出路。

  “很好!”張揚大手一揮,意氣風發,開始發號施令。

  “裴元紹聽令!”

  “在!”

  “命你率本部人馬前往博望城南門挑釁,只許敗不許勝,務必激怒官軍,引官軍來追!”

  裴元紹有些搞不懂,問道:“大頭領,我手下就一百多人,而且為什麼只許敗,李嚴那小子估計沒什麼本事,看我把他腦袋擰下來送到大頭領面前。”

  張揚眼睛一瞪,佯怒道:“殺了他你能進城嗎?還是官軍堅守城池你有辦法?”

  裴元紹吃了一癟,不敢再多言,抱拳道:“是!”

  “管亥聽令!”

  “在!”

  “命你在率二百人埋伏在裴元紹身後五裡處,待裴元紹引誘官軍而來,你便上前挑釁,一樣許敗不許勝!”

  雖然十分不情願,但裴元紹的例子就在眼前,管亥可不想挨駡,連忙抱拳道:“是!”

  “周倉聽令!”

  “在!”

  “命你率300人埋伏在博望城南十裡處,多備引火之物,待裴元紹和周倉引誘官軍至此,放火殺出,剿滅官軍!”

  “是!”

  聽到不需要戰敗誘敵,周倉高興地應了下來。

  “廖化聽令!”

  “在!”

  “命你率300人伏於博望坡右側,與周倉相同!”

  “諾!”

  廖化不是個單純沒讀過書的糙漢子,讀過兵書的他明白令行禁止的道理,應諾得十分痛快。

  “待伏兵盡出,管亥和裴元紹立刻帶兵殺回,阻擋官軍去路。我與林沖率剩餘400人繞到官軍身後,待伏兵四起便堵死官軍退路,務必不放走一人。都明白了嗎?”

  “明白!”

  張揚講得很清楚,這些人腦子雖說不怎麼好使,但執行能力還是有的。張揚不是不想把林沖派出去領兵,但林沖名聲不顯,又頗有原則,他唯恐林衝壓制不住這群黃巾悍匪,只好把他帶在身邊,待以後闖出名聲,再讓他帶兵不遲。同時這幾日他左臂接連受傷,又有梁武要照顧,把林沖留在身邊也好有個照應。

  “此戰事關大家生死,今後是喝酒吃肉,還是亡命奔逃,全在此役,諸位需得小心謹慎,不可大意輕敵!”

  “嗷!”

  眾人的狼嚎之聲響徹山谷,積雪都被聲浪震地簌簌而下。

  宛城,朱儁已經率大軍離開,屍山血海也已被打掃乾淨,整個宛城煥然一新,絲毫看不出大戰的痕跡,秦頡也重新把郡治遷回此處。

  太守府內人頭攢動,來往人等絡繹不絕,秦頡焦急地來回渡步,焦慮之色躍然臉上,黃忠、蔡瑁、文聘、王威等人分兩側侍立,默然不語。

  少頃,腳步聲響起,鄒靖昂首闊步,大步而來。

  顧不得怪他沒有禮數,秦頡急急忙忙問道:“怎麼樣?可有賊寇消息?”

  如今張揚等人已經成了秦頡心頭的一根刺,秦頡恨不得馬上拔之而後快。

  顧不上擦擦額頭上細密的汗珠,鄒靖搖頭道:“斥候搜遍了宛城附近方圓五十裡的範圍,並未發現賊寇蹤影。”

  秦頡大驚失色,道:“五十裡還不見蹤影,難不成這群賊寇插上翅膀飛了不成?”

  如果秦頡能知道十幾年後曹操麾下大將,典軍校尉夏侯淵三日五百,六日一千的光榮戰績,絕對不會如此驚訝。

  黃忠略一思索,出列說道:“大人,是否知會周邊郡縣,加強戒備,如有賊寇消息,速速來報,爭取一網打盡。”

  秦頡滿臉無奈,道:“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