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一卷狼煙起 第十四章火燒博望坡(二)

書名:一寸山河一寸血 作者:歎伶仃 本章字數:340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59


  博望城雖說是個縣城,但更像個小鎮,不過一丈高的夯土城牆還有不少破損之處,一般成年男子都可徒手翻越,縣內人口不多,不過萬人,能有五百縣兵已是極限。

  裴元紹領著一百多人大搖大擺來到縣城南門,雖然表面上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其實他的心裡很小心,隨時都準備逃跑。畢竟張揚的名聲都是聽說,沒有親眼見過,河灘上那站張揚也不過是站出來鼓舞士氣而已,計策如何,裴元紹心裡真的沒數。

  如果不是縣城只有五百縣兵的消息是他自己打探的,裴元紹絕對會懷疑張揚是派他來送死的,這種事情他在黃巾軍裡看多了,對付那些不是自己嫡系的部隊,大家都是這麼幹的。

  雖說心不甘情不願,但是裴元紹還是決定賭一把,反正情況也不能更糟,了不起一死而已。

  放開了的裴元紹在城下破口大駡,什麼難聽罵什麼,就差數上官軍的祖宗十八輩。

  縣令陳震得知黃巾攻城大驚失色,急招縣丞、縣尉以及各部小吏議事。這倒不是他膽小,而是他讓黃巾軍嚇怕了,就在不久前幾十萬黃巾軍鋪天蓋地的景象還在他的腦海沒有散去,如今又有盜匪出沒,由不得他不像驚弓之鳥。

  許多官吏認為應當關閉城門,實行戒嚴,然後派人火速通知南陽太守秦頡,請太守大人派兵清剿。只有縣尉李嚴不以為然,認為區區百餘流寇,不足為懼,根本無需太守調兵而來,僅憑城內五百縣兵,足以破之。

  李嚴,字正方,南陽本地人,年歲不大,二十上下,但頗有才幹且武藝不俗,甚得太守陳震賞識。

  一拂袍袖,李嚴大步出列,抱拳躬身,不卑不亢的道:“大人,南陽黃巾大部已被秦大人和朱中郎將覆滅,只有少數奔走逃散,前些日子聽說北面伏牛山被一夥蟊賊佔據,想來就是城下這批,不過一些殘兵敗卒罷了,末將只需二百人,定斬賊首來獻!”

  陳震經過一開始的驚慌,心神大定,伸手輕撫頜下長須,欣然道:“正方之言甚得吾心,本官與你三百軍士,立刻出兵,剿滅賊寇,不得有誤!”

  “末將領命!”

  李嚴躬身一揖,剛毅的臉上閃過一絲喜色,愈發顯得意氣風發。自己的本事自己清楚,李嚴從來不覺得他小小年紀就能當上縣尉是幸運,相反,他覺得一個縣尉不足以匹配他的才能,如今建功立業的機會就在眼前,正是天賜良機。

  宛城,太守府。

  鄒靖一臉喜色地沖了進來,向坐立不定的秦頡道:“大人,好消息!”

  秦頡霍然起身,就連侍立一旁的黃忠等將都整整齊齊地向鄒靖看來,目露興奮之色,被黃巾賊埋伏這麼大的恥辱,不拿他們的人頭洗刷怎麼甘心。

  秦頡急急問道:“找到黃巾賊寇了?”

  鄒靖伸手拿起桌上的酒樽,也不問是誰的,咕咚咚一股腦全部灌入腹中,拿袖子擦擦嘴,這才說道:“據山中樵夫和獵戶的消息,他們曾見一群黃巾賊寇一路向北去了。”

  “在何處遇見?什麼時辰?然後往哪去了?”見鄒靖說得不清不楚,秦頡連忙問出好幾個問題。

  鄒靖略微回憶一下,道:“在宛城北面的西鄂附近,時辰大約是昨日酉時,他們說那夥黃巾賊方向向北,略微有些偏東。”

  “西鄂附近,昨日酉時,北偏東?”略微思索一下,秦頡繼續道:“那不是博望地界?那地方扼守潁川和南陽交界,地勢複雜,最重要的是以前被黃巾賊攻下過,城牆不高不說,還多有破損。若賊酋張揚攻下城池,蠱惑百姓,收留潁川殘留黃巾餘黨,該當如何?”

  眾人大驚失色,幾十萬黃巾席捲南陽的景象還留在他們心底,如今有可能重蹈覆轍,如若真是如此,別說功勞,保不齊他們都得人頭落地。

  蔡瑁心下大急,連忙開口道:“瑁離襄陽日久,如今南陽大局已定,我也該回南陽向府君覆命才是。”

  王威面露不快,挖苦蔡瑁道:“蔡將軍還真有名將風範,先立於不敗之地。”

  蔡瑁大怒,道:“敗軍之將,安敢言勇?”

  王威是個純粹的武人,嘴皮子沒有蔡瑁利索,當下拔出腰間寶劍,喝道:“蔡瑁,我與你勢不兩立,敢與我單挑嗎?”

  蔡瑁渾然不懼,亦拔劍相迎,道:“有何不敢!”

  秦頡拍案大怒,憤然道:“夠了!如今大敵當前,稍有不慎,大家都要人頭落地,正是齊心戮力,共同進退之時,何故拔劍相向!”

  蔡瑁、王威兩人悻悻退下,只是蔡瑁目光陰毒,不知在想些什麼。

  黃忠站出來轉移

話題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如若黃巾賊果然如此,後果不堪設想,大人,當速速發兵追擊為上。”

  秦頡聞言不再猶豫,厲聲道:“眾將聽令!”

  “諾!”

  “命爾等速速回營整備本部兵馬,即刻出兵,誓要將黃巾賊寇斬盡殺絕!”

  眾將抱拳領命而去。

  此時的裴元紹正如喪家之犬一般奪路而逃,這可不是張揚定好的佯敗,而是真敗。一開始裴元紹根本沒把李嚴放在眼裡。在他裴元紹的眼裡,李嚴這種銀盔銀甲,手握銀槍,年歲不大的,絕對是銀樣鑞槍頭,本事沒有,估計是世家子弟,像這種人他裴元紹不知道殺了多少,如今要輸給這樣的人,甭提多膈應。

  可是剛一交手,裴元紹就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李嚴銀槍舞得又快又急,而且勢大力沉,雖說裴元紹有一定的輕視,但他敢肯定,就算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自己也萬萬不是李嚴的對手。若不是李嚴年輕,經驗不足,裴元紹都不一定有逃跑的機會。

  匆匆忙忙跑到管亥埋伏的地點,裴元紹放聲大呼:“老管,你再不出來就等著給老子收屍吧!”

  管亥在一旁看得漬漬稱奇,他沒覺得裴元紹是真的,還以為裴元紹是在演戲,沒想到這小子演得還真像。

  沒來得及多想,管亥率人沖了出來,截住李嚴廝殺。

  管亥和裴元紹一樣,沒把李嚴放在眼裡,打得是應付差事的念頭。

  李嚴被管亥嚇了一跳,可是見埋伏他的不過二百人上下,頓時哈哈大笑,道:“如果這就是你們這些賊寇的全部手段,那你們可以去死了。”

  說完,李嚴拍馬挺槍,直朝管亥而來。

  被人小瞧的管亥怒不可遏,但最憋屈的是只能輸不能贏,別提他有多鬱悶了。

  可是剛一交手,管亥就發生裴元紹不是演得好,而是真敗,李嚴這小子地武藝還真的不俗,雖說不是他的對手,但收拾裴元紹不在話下。

  虛應了兩招,管亥掉頭就跑,大喊道:“點子扎手,風緊,扯乎!”

  二百黃巾軍就跟商量好的一樣,同時撇下對手,掉頭就跑。這群人戰力暫且不提,跑路的功夫官軍萬萬不是對手。

  “賊寇就是賊寇,偌大的身板忒不中用。”

  身後李嚴嘲諷的聲音響起,管亥額頭青筋暴漲,若不是張揚事前說得鄭重,他絕對要反身把李嚴斬于馬下。

  就讓你再囂張一會,等下有你好看!管亥心裡惡狠狠地想著,腳下毫不停頓,埋頭飛奔。

  李嚴見管亥不上當,亦不在多言,只顧狂追,好像不把這群黃巾賊斬殺誓不甘休。

  兩波人一追一逃,走走停停,每當官軍不願再追的時候,管亥和裴元紹就會追上來挑釁一番,逼得官軍火冒三丈,不管不顧向他們追來。

  路越來越狹窄,而且道路兩旁出現大批枯黃的蘆葦,李嚴好像意識到什麼,大聲喝令眾人停止追擊。

  話音未落,兩邊喊殺聲大作,一片火光隨著兩旁蘆葦熊熊而起。

  管亥和裴元紹哪還有剛才喪家之犬的模樣,反而像看見不著片縷的妙齡少女一般,急不可耐地反身殺來。

  官軍人馬還不曾與黃巾軍交戰,自家人馬相互踐踏便死傷不小。

  李嚴大驚失色,急忙令後軍該前軍,馬上撤退。

  其實,如今正值冬季,而且剛下過雪不久,火勢並不大,但官軍先入為主,肝膽俱喪,只知道奪命而逃,根本顧不上觀察形勢。

  李嚴心情複雜,但他清楚,賊寇既然設計了如此計謀,斷不會給官軍留一條退路,只怕還有後手。

  不虧是南陽郡有名的少年英才,被他猜個正著。

  當官軍堪堪轉變陣形,準備原路逃命的時候,卻發現一大群賊寇早已將他們去路堵死。當先一人八尺上下,提著一柄怪異長刀,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打量他們。

  “如今已無退路,眾將士,隨我拼死殺出一條血路!”李嚴的大喝在官軍陣中響起,堪堪挽救了官軍跌到極點的士氣。

  是個人才!

  這是張揚對李嚴的評價,如今官軍的形勢和當初黃巾軍在河灘上並無二致,李嚴的表現和當初的張揚也頗為相似。不過奇跡之所以成為奇跡,正是因為它的可遇而不可求。

  “給我拿下他!”

  張揚話音剛落,身邊的林沖挺起長槍,如猛虎下山一般殺入官軍陣中。

  “恭喜主公!博望城已是囊中之物矣。”

  張揚身後,一身長六尺七八寸,眉清目秀,面白須長,手握一柄羽扇,仿佛後世秀才打扮的文人抱拳躬身,略帶諂媚的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