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一卷狼煙起 第十五章奪城

書名:一寸山河一寸血 作者:歎伶仃 本章字數:339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59


  李嚴失魂落魄地跨坐在戰馬上,心中說不出的苦澀。

  道路兩旁的大火熊熊燃燒,耳畔全是官軍悲慘的哀嚎,這一戰,輸得徹底。

  殘酷的事實給了李嚴當頭一棒,如今,別說破賊立功、仕途坦蕩,只怕連項上人頭都保不住!

  回想剛出縣城的意氣風發,不曾想竟落得如此下場。

  “啊!”

  悲憤大喝一聲,李嚴挺起銀槍,沖向賊陣,他李嚴哪怕是死也要死在殺敵的路上,不能丟了官軍的臉面。

  “當!”

  兩槍相交,發出一陣脆響,林沖倒退三步,李嚴身下的戰馬也發出一聲悲鳴,倒退兩步。

  李嚴嘴裡發苦,略一交手他就察覺出來,自己不是此人的對手,中計也還罷了,賊陣居然還有如此猛將!

  “來得好!”

  林沖來了興致,提槍向前,和李嚴鬥在一起。

  “系統,給我查一下這人屬性。”

  李嚴的名字,張揚以前還真沒聽過,也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可是如今卻和林沖相鬥十幾回合不落下風,雖說占著戰馬之利,但也算得上一員大將。

  “李嚴,統率82,武力85,智力78,內政72。”

  說不上太強,但很全面,可堪一用。這是張揚的對他的評價,心裡已經起了收服李嚴的心思。

  “管亥!給老子把這小子擒下來!”

  “是!”

  管亥應和一聲,邁開大步,拿起大刀,直朝李嚴劈下。

  李嚴應付一個林沖已是險象環生,再來一個管亥根本抵擋不住,兩三招就被兩人制服。

  主將被擒成為壓倒官軍的最後一根稻草,紛紛扔掉兵器投降。一場毫無懸念的伏擊戰,終於塵埃落定。

  張揚有心算無心,三百官軍在毫無防備的情形下遭到了毀滅性地打擊,兩軍甚至沒有進行多麼激烈地交戰,李嚴帶來的官軍便全軍覆沒,不曾逃跑一個。此戰堪稱完勝,張揚完美實現了他的意圖。

  天色昏黃的時候,戰場打掃完畢。

  “恭喜宿主獲得裴元紹愉悅點7點。”

  冰冷的聲音在張揚腦海中響起,預示著經此一役裴元紹徹底對張揚心服口服。

  “裴元紹屬性多少?”

  “裴元紹,統率70,武力78,智力42,內政27。”

  黃巾將領的一貫風格,武力一般,要不也不會被趙雲幾招殺死,其他基本和沒有一樣。

  說曹操,曹操就到,裴元紹樂顛顛地跑來向張揚彙報:“大頭領,這一戰官軍一共三百人,燒死21人,被兄弟們殺死64人,其餘都被我們抓住了,兄弟們戰死18人,受傷34人,估計有25個救不活了。”

  黃巾軍基本沒有醫療條件,受傷除了包紮一下,別的辦法一點沒有,只能等死。

  “把戰死的兄弟找個地方埋了,受傷的都帶上,咱們不放棄任何一個兄弟。”張揚眉頭皺起,沉聲道:“把那當官的帶上來,剩下的官軍剝光衣服,收繳武器,然後綁起來扔雪地裡,任他們自生自滅。”

  張揚不願意殺俘,但是放了他們又不可能,只好選這麼個折中的辦法。

  腳步聲響起,管亥押著衣衫不整的李嚴來到張揚面前,張揚目光如刀,狠狠落在李嚴臉上。李嚴迎上張揚的目光,仿佛被猛獸盯上一樣,身體有著瞬間僵硬,但很快心中便湧起一股倨傲,翹首望天,用鼻孔對著張揚,發出一聲冷哼。

  張揚不以為意,這個時候的讀書人還不像後世一般被閹割了血性,有著士人特有的傲氣。不過你一點俘虜的覺悟都沒有,擺出這服嘴臉就能彰顯你英勇不屈、寧折不彎的國士風範嗎?他還真不相信有人能無視生死,就算有,也絕對不是他李嚴。

  張揚並不喜歡這些故作姿態、拉高身價的傢伙。

  “管亥!”

  一聲暴喝從張揚嘴中傳出。

  管亥嗜血的雙目投向張揚,大聲應道:“在!”

  “把這個敗軍之將拖下去梟首示眾,讓這些官軍知道和我們做對的下場!”

  “是!”

  林沖覺得可惜,張嘴想為李嚴求情,道:“兄長……”

  話還沒說完,便被張揚打斷,道:“無妨,看著便是。”

  見張揚如此說,林沖不再多言,退到一旁。

  咧開大嘴,露出仿佛還滴著鮮血的獠牙,管亥怪笑一聲,眸子裡盡是森然殺機,兩步搶上前,仿佛拖死狗一般拖起李嚴,徑直向路邊走去。一旁被俘的官軍瞧見這一幕,盡皆面如土色,瑟瑟發抖。李嚴同樣臉色煞白,連兩腿都不由控制的輕抖起來,但他還是緊咬牙關,不曾說出半

句求饒的話。

  管亥將李嚴拖到路邊,一腳踹在李嚴腿彎處,李嚴悶哼一聲單膝跪地,管亥目光愈發陰冷,手中大刀舉起,那一抹寒芒,在太陽落山前最後一抹陽光的照耀下,愈發幽暗陰冷,不少官軍已經兩股戰戰,上牙和下牙飛速地碰撞起來。

  李嚴死死咬緊嘴唇,血液流入口腔微鹹的口感強前所未有的真實,不過他始終未吭一聲。

  管亥目露驚異,猶豫了一下,回頭望著張揚,眼中的猶豫毫不掩飾。張揚漆黑的眸子裡閃過一絲凜然,如此鐵骨錚錚的漢子,死在這裡未免有些可惜,況且他也不是真想把李嚴殺死。

  看見張揚搖頭,管亥松了一口氣,如此漢子他也不願動手,押著李嚴又回到了張揚面前。

  “為何還不動手?”松了一口氣的李嚴沉聲喝問,在他心裡已經把自己帶入誓死不屈的英勇之士身上,頓時豪氣橫生。

  張揚道:“你是條漢子,我不想殺你,可願為我效力?”

  李嚴眸子裡充滿不屑,放聲大笑,鏗鏘有聲的道:“旦求一死!”

  張揚目光冰冷,一字一頓的道:“莫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李嚴不為所動,傲然道:“請速斬某頭!”

  張揚不怒反笑,神色溫和的道:“無妨,我自有辦法讓你為我所用,還要多謝將軍相助,明日進了博望城,定當設酒招待閣下。”

  李嚴莫名其妙、神色大變,驚訝道:“助你……進博望城……什麼意思?”

  張揚不再理會李嚴,厲聲喝道:“林沖聽令!”

  林沖踏前一步,拱手躬身,大聲應諾:“在!”

  要說張揚這些手下裡,也就林沖才像個真正的將軍,其他人更像土匪一些。

  “立即點起三百兄弟,趁夜攻取博望城。”

  林沖想了一下,除了在此地的三百官軍,博望城中僅剩二百左右,再加上博望城牆低矮,攻下應該不是問題,只是傷亡必定不小。當下不再多言,大聲道:“諾!”

  說罷,林沖目光一厲,轉身就走。

  “回來!”

  張揚斷喝一聲,林沖立即反身聽命。

  “讓兄弟們換上官軍衣袍武器,林頭領再換上李嚴鎧甲兵器,詐稱是李嚴官軍,天色昏暗,想來官軍也不會細看,如此,博望城唾手可得也。”吳用站在張揚身後,小聲為林沖講解道。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他的身影,仿佛張揚的影子一般。

  李嚴聞言大驚失色,急道:“賊子安敢如此!”

  李嚴明白,如果真的按張揚所說,賊寇扮成他的樣子偷城成功,那他李嚴是跳進黃河也別想洗清,除了一死,唯有跟著張揚這一條路。

  不理會李嚴的叫喊,張揚面無表情的繼續吩咐林沖道:“待炸開城門,即刻蜂擁入城,不需殺傷多少官軍,只管守住城門,待我率兄弟們趕來再做計較。”

  林沖聽得仔細,這也算不上多麼高明的計策,他理解地清清楚楚,抱拳對著張揚和吳用一拱手,反身而去。

  “管亥!”

  聽到自己名字,管亥踏前一步,昂首聽命。

  “命你率200人,緊隨林沖之後,在博望西門外埋伏,不得放走一人。”

  “遵命!”

  管亥大吼一聲,轉身自去清點人數。

  “周倉!”

  “在!”

  “命你率200人,埋伏在博望東門。”

  “遵命!”

  “裴元紹!”

  “在!”

  “命你率200人,埋伏在博望北門。”

  見眾人都下去準備,張揚繼續道:“其餘人等,隨我行動,待奪了縣城,大夥大口喝酒,大塊吃肉,絕不虛言!不過還是那句話,誰敢騷擾百姓,休怪我翻臉無情!”

  眾人齊聲應諾,氣氛熱烈。

  在黃巾眾人哄亂的笑聲中,被剝得只剩一身單衣的李嚴面色慘白、神情憂急,張揚的打算他聽得清清楚楚,可是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剛才慨然赴死的情緒早已消失的一乾二淨,想他李嚴正值大好年華,還不曾建功立業、名留青史,如何肯輕易便死。

  照賊軍的計畫,博望城中無備,必定陷落,一旦失了城池,上邊追究起責任來……想到這裡的李嚴大汗淋漓,仿佛如今不是寒冬臘月,而是夏日三伏天一般。

  迎上濃濃的暮色,李嚴一聲哀歎,他如今也是自身難保,更別提通風報信了。

  “兄弟們,出發,帶上那個軍官,咱們今晚就在博望城過夜!”

  隨著張揚的一聲大喝,一隊隊黃巾軍井然有序地離去,只留下一地凍得面色鐵青的官軍,仿佛在無聲地訴說著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