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一卷狼煙起 第十七章收服李嚴

書名:一寸山河一寸血 作者:歎伶仃 本章字數:346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59


  博望城,方圓不過十裡,人丁不過萬余,如今全城已在黃巾軍的控制之下。

  北門,張揚獨自一人立於陣前,身後幾百名黃巾軍各持兵器,嚴陣以待,數十名官軍被圍在中間,兩軍陣前倒著不少殘缺不全的屍首,有官軍的,有賊寇的,那些隨意跌落的殘肢斷臂仿佛還在訴說著這場大戰的慘烈。

  官軍人數不多,且個個戰戰兢兢,如若不是張揚捨不得傷亡,這群官軍絕對撐不過一盞茶的時間。

  張揚眸子裡殺機大盛,大喝一聲:“放下武器!”

  “放下武器!”

  數百賊寇齊聲大喝,聲震雲霄,整個縣城都充耳可聞。

  “叮咚。”

  一聲脆響打破了兩方劍拔弩張的氣氛,原來是一名官軍受不了如此壓抑的氣氛,手中長刀跌落。

  “我不想死!我不要死!”

  哭嚎聲尤為淒厲,這名官軍再也堅持不住,跪地求饒。

  仿佛瘟疫蔓延一般,叮叮噹當的聲響大作,官軍跪了一地。

  “你們,你們……”

  官軍陣中一文官打扮的人,兩眼一黑,暈倒在地。其餘人無奈地接受了被俘虜的命運。

  城中縣衙內早已架起數口大鍋,幾隻肥羊已經洗淨脫毛放在鍋中烹煮,濃濃的肉香飄散開來,彌漫了整個縣衙。圍在旁邊的幾百名賊寇眼巴巴盯著鍋中的肥羊,不少人連連吞著口水。也怪不得他們沒出息,一日大戰未曾進食,餓得狠了而已。

  縣衙正堂,張揚等人圍在一堆篝火旁,喝著從後院找出的美酒,一邊閒談。篝火上架著幾隻烤得通體金黃,油脂四溢的肥雞,完全是一副野炊的場景。

  城中不時傳來雞飛狗跳的聲音,沒吃上飯的傢伙們三個一群,五個一夥,正在追雞逐犬,甚至還有一頭耕牛被開膛破肚,只等下鍋烹煮。

  不少賊寇吃飽喝足之後,隨便尋間屋子便睡,懷中還不忘抱著不知從哪搶來的金銀珠寶,死死不肯撒手。

  “老裴,怎麼樣,我沒騙你吧?”

  張揚喝的有點大,雖說古代的酒都是濁酒,未曾蒸餾,度數不高,但喝多了一樣會醉。

  “沒得說,大頭領說話算話,那是這個。”裴元紹便說邊伸出一個大拇指,比在張揚面前。

  伸手拍拍裴元紹的肩膀,張揚開口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半天都沒說出話來。

  “他娘的,老子想說什麼來著?”

  拍拍自己的腦袋,張揚滿眼惺忪,絲毫沒有平日的強悍。

  混亂中,李嚴被帶到張揚面前。

  此時的李嚴一臉的生無可戀,頹廢異常。

  拍打自己臉頰兩下,強行讓自己清醒過來的張揚目光又恢復曾經的淩厲,看著癱坐在大堂上的李嚴,他緩緩開口道:“現在如何?正方可願為我效力?”

  “魔鬼!你就是一個魔鬼!”

  被驚醒的李嚴仿佛被踩著尾巴的野狗,驚慌失措的大喊。

  張揚放聲大笑,道:“不錯,對我的敵人來說,我就是一個魔鬼,不擇手段,心狠手辣,所以,不要與我為敵!”

  深吸一口空氣,李嚴強行讓自己穩定下來,道:“想讓我投降,不可能,反正做賊寇也免不了一死,早死晚死而已,我李嚴又何必落個從賊的名聲。”

  管亥勃然變色,大怒道:“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煩了?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老管,無妨,不必動氣。”安撫住管亥,張揚又轉過頭來,對著李嚴道:“你就這麼不看好我?”

  “我想不到除了被官軍剿滅你們還能有什麼下場,找個地方窩起來,當一輩子的山大王?”李嚴語帶嘲諷,還有些不屑。

  伸手摸摸自己的鼻子,張揚尷尬的開口道:“我有那麼蠢?如果只是想當個山大王,我何必費心費力來攻這縣城。”

  縱觀張揚佈局謀劃,明顯不是一個蠢人,如果張揚是蠢人,那他李嚴成什麼了?可是思來想去,李嚴也找不到張揚能有什麼辦法擺脫當前的處境。

  見李嚴苦思冥想,張揚轉過頭和旁邊的吳用對視一眼。

  吳用心領神會,這廝揣摩人心思的手段簡直是大師級的,能超過他的人,還真不多。起身來到李嚴面前,吳用幽幽開口道:“將軍所說,我家主公何嘗不知,但將軍覺得,南陽官軍可是我家主公的對手?”

  李嚴默然無語,南陽郡兵什麼樣,他心裡清清楚楚,一般賊匪自然是手到擒來,但張揚,那可是在朱儁手裡都安然無恙的人物,南陽郡兵拿他還真沒有什麼辦法。

  “人數少了不是我家主公的對手,至於大軍,打不過還跑不過嗎?我可不信,大漢會為了我們這一千多人便勞師動眾。”

  李嚴嗤笑一聲,道:“說到

底還不是一介賊匪,我李嚴誓死不會從賊。”

  “此言差矣,如若大漢朝廷真的拿我們沒有辦法,而我們鬧出的動靜又很大,你覺得洛陽城中的皇帝老兒會怎麼辦?”

  吳用充滿誘惑的聲音繼續在李嚴耳邊響起,仿佛陰險的獵人在引誘獵物一般。

  李嚴終究不是個笨人,當下大驚失色,喊道:“你是說,招安?”

  吳用露出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輕搖羽扇,笑而不語,默默退到一旁。

  李嚴面露掙扎之色,仿佛在考慮得失,半晌之後,才好像下定決心一般,對張揚抱拳躬身,道:“李嚴拜見主公!”

  張揚哈哈大笑,連忙把李嚴扶了起來,問道:“如此,正方是答應了?”

  李嚴苦笑一聲,無奈的道:“我還有別的選擇嗎?”

  張揚不以為意,意味深長的道:“正方必不會為這次抉擇後悔的,我得正方,如虎添翼耳!”

  說罷,在坐眾人哈哈大笑,就連管亥、周倉等人都對這硬骨頭的少年頗為欣賞。

  笑聲未落,林沖一身戎裝,大步昂首而入,在張揚耳邊低聲細語幾句,張揚立刻變了臉色,難看異常。

  “元儉、老管、老周、老裴!”

  張揚一臉嚴肅,仿佛那不是他的臉而是常年冰雪覆蓋的大山。

  “在!”

  眾人見張揚一臉嚴肅,不敢怠慢,連忙躬身聽令。

  “除了看守四門的人,把剩下的兄弟都給我召集起來,我有話說。”

  “現在?天色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裴元紹不太情願,跟張揚討價還價。

  “還不快去!”

  裴元紹被張揚瞪了一眼,通體發寒,不敢多言,領命而去。

  不多時,僅剩的一千多黃巾軍聚集在縣衙門口,排列著稀稀落落的陣形,不少人心裡怨聲載道,但礙于張揚的威嚴,不敢開口。

  張揚走到一名士卒身前站定,如刀般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令他冷汗直流,手足無措。那士卒背著一個大包袱,鼓鼓囊囊,裡面不知裝的什麼。

  “什麼東西?”

  張揚拿刀戳了戳他背在身上的包袱,冷聲問道。

  “一些……一些金銀首飾,俺……俺想等俺將來娶了婆娘,給俺婆娘的……”

  這樣的士卒實在不少,至少三分之二的人身上都有或大或小的包袱,最誇張的傢伙,集結居然帶著個女人。

  如今的黃巾軍哪有一點軍隊的樣子,完全就是一群難民,如果就這麼讓他們迎戰,不需要官軍動手,他們自己給能累死。

  “扔了!以後,你們的手裡只准拿兵器,背上只能背糧食,誰敢不聽號令,斬!”

  張揚冰冷的聲音響起,比呼嘯的朔風更讓人凍徹心扉。

  “扔了!”

  管亥等人在張揚身後怒目大吼,他們的人丟臉,讓他們也很沒面子。

  在大小頭領的呼喝聲中,叮叮噹當的聲音響起,雜七雜八的東西扔了一地。

  張揚的怒火並沒有些許的平息,反而怒氣更甚。

  伸手一招,十多名賊寇被人壓了上來,普通一聲跪倒在陣列前泥濘不堪的雪地中。

  張揚憤怒的咆哮響徹每一個人的耳邊,深深映在他們心底。

  “我記得我說過,不准騷擾平民百姓,違者決不輕饒!可是,還是有人不聽號令,私自闖入民宅,殺人搶劫,姦淫婦女!你們當老子說話是放屁不成!老子說話算話,說帶領大夥討生活,我做到了,如今有人觸犯禁令,老子也照砍!”

  “大頭領,我們錯了,我們再也不敢了,求大頭領饒我們一命!”

  哭喊聲響起,淒厲異常,不少人把眼神望向自己的頭領,渴望他們能給自己求情。

  裴元紹、周倉耐不住手下人哀求的目光,站出來說道:“大頭領,我看算了吧,他們知道錯了,以後不犯就是。”

  張揚怒目圓睜,厲聲喝到:“你們兩個給我親自行刑!”

  兩人從未見過張揚表情如此猙獰,一狠心,抽出腰間長刀,走向那十幾人,道:“兄弟,把眼閉上,馬上就好。”

  十幾名士卒絕望地看了張揚一眼,咬牙把眼睛閉上,不吭一聲。

  長刀劃過一道道妖異的弧線,熱血飛濺,十幾顆頭顱沖天而起。

  一千餘士卒無不凜然,吳用面露讚賞之色,暗忖張揚殺伐果決,實乃人主之相。李嚴目露驚異,心中思索,他這新主公好像十分不一般,為了百姓斬殺自己士卒,紀律嚴明的官軍都不曾如此,可他偏偏就這麼做了。

  攻城拔寨,縱兵劫掠,無疑是施恩,殺人便是立威,恩威並施,方為王道,他必須樹立自己無上的權威,不然說什麼爭霸天下也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