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一卷狼煙起 第二十三章戰宛城

書名:一寸山河一寸血 作者:歎伶仃 本章字數:333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59


  北風呼嘯,一支全軍縞素的隊伍出現在宛城南門外。

  八名精壯漢子合抬一副尚未封死的巨大棺木,向著宛城一步一步走來,鄒靖、陳震等人面色蒼白,單手扶棺,兩人身後裴元紹和周倉兇神惡煞,虎視眈眈,如果兩人稍有異動,等待他們的將會是雪亮的長刀。

  並非所有人都能視死如歸,至少大部分人不能。生死的抉擇下,鄒靖和陳震明智的選擇了屈服。

  遙想兩天前,周倉聽到張揚想要襲取宛城時一臉驚駭,他不明白張揚哪來的自信,但是包括他在內,眾人無不對張揚充滿信心。

  張揚已經讓眾人見識過太多他們曾經以為的不可能,匪夷所思的事情,最終都讓張揚成功完成。只要張揚說過的話,還沒有他做不到的。這是這群腦袋並不聰明傢伙的共識,事實上,張揚也從沒讓他們失望過。

  宛城,黃巾軍不是沒有打下來過,但那是大督帥張曼成糾集整個南陽黃巾軍加上汝南逃竄而來的龔都、劉辟三十萬眾才勉強攻下,那是拿人命填出來的。張揚僅憑這千餘人就想攻取宛城,聽起來已經不能用瘋狂來形容,換個人對他們講,他們一定會覺得這是神話。但張揚並不是心血來潮,不自量力,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甚至還專門和吳用討論過,雖說吳用沒有什麼建設性的意見,但他同樣覺得可以一試。

  張揚不是自信膨脹,也不是不自量力,他有充足的理由進攻宛城。

  首先,宛城空虛。

  整個南陽的郡兵大概六七千,黃忠帶走三千,博望戰死大概千餘,剩下的不過兩三千人。就按每個縣駐守五百人,宛城能剩多少人?一千還是一千五,雖說還是比陷陣營多,但並不是不可一戰。

  其次,南陽稍微有能力的將軍都在黃忠軍中,宛城內並無大將。

  最後,張揚手中還有秦頡,雖說秦頡已死,但死人並不是沒用,至少詐開城門並無問題,如果沒有高大的城牆,陷陣營還怕郡兵不成?

  綜合所有原因,促成了張揚的這次偷襲,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因勢利導罷了。

  “嗚嗚……”

  宛城城樓上的號角聲打斷了他的回憶,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的微笑,張揚把自己藏地更深了一些,雖說這些人應該不認識他,但他依然十分小心謹慎。

  不過盞茶功夫,宛城北門大開,一隊全副武裝的官軍魚貫而出,然後迅速向兩翼展開,將張揚等人團團圍在中央。

  一員八尺上下,滿臉絡腮鬍子的武將策馬上前,大喝道:“我乃南陽校尉雷薄,來者何人?”

  周倉拿刀柄狠狠一頂鄒靖背部,壓低聲音冷哼一聲,鄒靖無奈地長歎,抬頭對雷薄道:“雷校尉可還認得下官?”

  雷薄聞言感覺有些熟悉,定睛一看,驚訝道:“鄒大人?你怎在此?而且大人以及士卒盡皆縞素,卻是為何?”

  鄒靖無盡屈辱湧上心頭,兩行熱淚滾滾而下,失聲道:“雷校尉有所不知,秦大人……歸天了。”

  “什麼!”雷薄大吃一驚,手中長槍跌落在地都不知道,跳下戰馬,雙手抓著鄒靖,大吼道:“秦大人歸天了?”

  鄒靖的神情可不是裝的,如今他遭賊寇劫持,做出如此事情,心中自然是悲痛萬分,無奈還有賊寇在身後挾持,想出言提醒都不行。想到此處,鄒靖再也支援不住,趴在秦頡棺木上嚎啕大哭。

  雷薄見鄒靖如此痛哭,不似有假,但還是把棺材蓋悄悄挪開一條縫隙,偷眼細瞧,果見秦頡面色慘白,躺於棺中,頓時也是嚎哭出聲。

  “大人,大人呐……”

  雷薄身後數百官軍跪伏於地,大聲嚎哭,但大部分人都是幹嚎,並無眼淚流出。畢竟只是長官死了而已,朝廷隨時會派人接替,又不是親爹死了,就那麼一個。

  吳用湊到裴元紹身邊耳語幾句,又悄然退開,裴元紹心領神會,請推陳震一下,在他耳邊道:“讓他們別哭了,把咱們迎進城再說。”

  陳震無奈,裴元紹緊隨身後,他想示警都做不到,何況他也並不是能捨生取義之人,只好上前把雷薄扶起,道:“雷大人節哀,還是先把秦大人請回城內,召集大小官吏前來弔唁為好。”

  雷薄這才看到陳震,道:“不想陳縣令也在,失禮失禮。”

  繼續幹嚎兩聲,雷薄緩緩起身,道:“陳縣令所言有理,諸位請。”

  一行人跟隨官軍身後,進入城中,城門緩緩關閉。

  兩裡外,一處密林之中,兩隻驚鳥驟然起飛,震

落漫天碎雪。

  管亥滿面凝重,手握大刀立于一棵蒼松之下,緩緩開口道:“正方,你看會不會有問題?”

  只見李嚴亦是滿面寒霜,不確定的道:“主公算無遺策,且有林將軍、周頭領、裴頭領跟在身邊,應當沒有問題。”

  不帶他倆是有原因的,管亥丈高的身板太過突兀,見過一次便難以忘記,至於李嚴,他投敵的事,官軍裡不少人知道,也有不少人認識,況且扶靈人數不宜過多,只好讓他倆當剩餘人馬在此等候。

  自從被張揚逼著和官軍動手之後,李嚴已經徹底臣服張揚,退路已斷,除了跟著張揚一條路走到黑外,再無第二種選擇。

  “唉!”

  一拳把兩人才能合抱的松樹打得搖晃半天,積雪簌簌而下,管亥有心無力地歎息一聲。這是他生平頭一次狠自己有個大身板,不然如此場面,必然有他管亥一席之地。

  張揚一行人緩緩走到南陽郡府大堂之上,身後嚎哭聲不斷,在校尉雷薄及郡丞唐信的帶領下,南陽城內大小官吏排成整齊的兩行,輪流到秦頡靈柩前行禮。

  “給我查查這群的人的屬性。”張揚閉目進入系統,和系統交流道。

  “雷薄,統率70,武力77,智力45,內政32。”

  “唐信,統率33,武力28,智力72,內政75。”

  “其餘人檢測不出。”

  連系統都檢測不出,說明這群人最高的一項屬性也沒超過60,一群垃圾而已。

  向裴元紹和周倉使個眼色,兩人心領神會,悄悄把大堂正門關閉,並且守在門口仿佛門神一般。

  緩緩抽出天勝刀,張揚沉聲大喝:“動手!”

  說罷,張揚舉刀向雷薄劈去,此人乃是官軍中官職和武力最高的人,只要擒下他,大事定矣。

  雷薄幹嚎了半天,實在哭不出來,卻見青石地板上映照出張揚高舉長刀的影子,當下大駭,就地一滾,躲過這致命的一擊。

  三百上下的陷陣營士卒同時動手,頓時響起一片鬼哭狼嚎的聲音。

  雷薄長槍並不在身,唯有抽出腰間長劍抵抗,但眼看形勢不利,趁張揚等人不備,翻牆而出。

  “老裴別追了,去把城門打開,放兄弟們進來。”張揚見雷薄逃走,再追無益,吩咐裴元紹道。

  此時的管亥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不停在樹林裡轉來轉去。李嚴拿管亥沒有辦法,不過他心裡也十分焦急,他和張揚等人就如一根繩上的螞蚱一般,走不了你,也跑不了我,張揚若敗對他一點好處也無。

  終於,在管亥急不可耐的眼神中,宛城大門緩緩開啟,城樓上號角聲吹響,三長兩短,正是約定好的記號。

  “兄弟們,殺!”

  管亥虎吼一聲,一騎當先,向城門沖去。他的戰馬是陷陣營中為數不多的戰馬,畢竟是南方,戰馬缺得很,連官軍都沒有幾匹。

  錚亮的長刀舉起,映寒了昏暗的天宇,七八百陷陣營士卒跟在管亥和李嚴的馬後,兇猛地向宛城撲去。

  急急逃出府衙的雷薄別說軍營,連家都沒回,騎上一匹不知從哪奪來的戰馬直接沖出東門,不知去向,只留下一群不知所措的官軍。

  等城內官軍亂哄哄組織起來的時候,千餘官軍最大的官不過是一都尉,雖然人數眾多,卻根本對陷陣營構不成實質威脅。

  其實哪怕只有一名都尉官軍也不該如此無能才是,但此人沒什麼本事,仗著是郡丞的小舅子,平日裡沒少為非作歹。直此危難之際,他卻沒有絲毫辦法,再加上數名隊率不服此人,所以才有如此局面。

  半個時辰後,哄亂的宛城再次平靜下來,千餘官軍一半被殲,小一半四散奔逃,剩下的無不棄械投降,張揚不費吹灰之力攻陷南陽郡治宛城。

  “周倉、裴元紹、管亥、李嚴!”

  “在!”

  “即刻率軍把守四門,禁止任何人出入,違者,盡皆斬之!”

  “是!”

  “林沖!”

  “在!”

  “率人馬上沿街巡邏,告訴全城百姓,所有人一律呆在家中,膽敢有擅自上街者,殺無赦!”

  “是!”

  “吳用,隨我駐守府衙,有事相商。”

  “遵命!”

  “其餘兄弟,就地放假,盡情劫掠!還是那句話,不准禍害百姓,林沖你看著點,自己兄弟也不要手軟!”

  眾人齊聲應和,一哄而散,現在是他們最歡樂的時刻,這麼多場仗打下來,再不讓他們發洩難保沒人會被逼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