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一卷狼煙起 第二十五章風雨欲來

書名:一寸山河一寸血 作者:歎伶仃 本章字數:337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59


  “校尉!”

  一騎如飛,四隻馬蹄踏碎一地積雪,馬上騎士渾身鮮血,搖搖欲墜。

  黃忠大驚失色,不明所以,問道:“爾是何人?從何而來?”

  馬上騎士見到黃忠大軍,心神放鬆,一不小心跌落馬下。騎士顧不上自己,大喊道:“宛城失守,趙慈叛變,秦大人歸天了!”

  一句話讓黃忠、蔡瑁、王威、文聘四人如遭雷擊,急道:“你說什麼?”

  騎士不敢怠慢,把昨夜的發生的一幕詳細敘述一遍,黃忠等人倒吸一口冷氣,盡皆目露驚恐之色。

  “爾乃何人?安敢謊報軍情!”蔡瑁眼珠一轉,大聲喝問。

  那騎士大驚道:“小人乃秦大人親衛,安敢誆騙眾位大人。”

  “宛城城堅牆厚,秦大人智計卓絕,安有被賊寇連破西鄂、宛城之理?汝必是賊寇細作無疑,來人,拖下去斬了。”蔡瑁語氣冰冷,怒吼著質問此人。

  蔡瑁的親衛沒有絲毫猶豫,把報信騎士斬殺當場。

  黃忠大怒,道:“蔡將軍為何如此?此人我亦有過數面之緣,當是秦大人身邊親衛無疑,所傳消息雖駭人聽聞,但怎可不加查證便妄自殺人。”

  蔡瑁不以為意,道:“我何嘗不知他確是秦大人親衛,他所說消息也有可能是真的,但如若此消息傳揚出去,黃校尉考慮過後果嗎?”

  王威不買蔡瑁的帳,道:“就算如此,令他不得宣揚出去便是,何故殺人?”

  蔡瑁滿臉不屑,道:“婦人之仁。”

  眼看如此形勢,兩人還要爭吵,黃忠道:“如今之計,該當如何?”

  文聘朝黃忠一禮,森然道:“校尉,請速下令回師宛城!”

  蔡瑁急忙阻止道:“且慢,若我等果然回師北上,安知不是賊酋張揚的詭計?如若張揚再掉頭南下,該當如何?”

  文聘冷哼一聲,道:“那是江夏人的事,跟我們南陽人無關!”

  蔡瑁勃然變色,道:“如此說來,某乃是襄陽人,與南陽何干?如今秦大人身死,徐刺史獲罪,整個荊州群龍無首,豈能只顧南陽耶?”

  黃忠面色鐵青,滿口鋼牙幾乎咬碎,厲吼道:“傳令,後隊改前鋒,全軍回師宛城!”

  蔡瑁森然道:“既然如此,某自回襄陽,不奉陪了!”

  黃忠心中怒氣噴薄,冷聲道:“尊駕不是某之下屬,論起官職還高某一籌,自便就是,駕。”

  不過片刻,黃忠等人率兩千南陽兵回師北上,蔡瑁率一千荊州兵自回襄陽,官軍就此分道揚鑣,合了蔡瑁心意。

  又是一夜急行軍,次日淩晨,等黃忠趕到宛城外的時候,等待他們的卻是一座守衛森嚴的堅城。

  三人商量半天,仿佛老鼠拉龜一般無從下手。

  文聘滿面憂色,道:“校尉,大人已死,宛城已陷,我等兵缺將寡,事不可為矣。如今之計,不若守好棘陽等縣,急報朝廷得知,如何?”

  黃忠半晌無言,幽幽歎道:“罷了,也只好如此。”

  宛城太守府內濟濟一堂,張揚麾下一個不少,眾將俱在。

  “子昂,你找我們有什麼事?我那還有事呢。”周倉大大咧咧第一個開口。

  管亥不懷好意的笑道:“有事?我看是有女人才對吧,城中首富徐大戶的四個小妾滋味如何?”

  眾人哄堂大笑,全都眼神曖昧地看著周倉。

  周倉厚到極點的面龐都泛起一絲微紅,不好意思的道:“你們還別說我,你老管就沒找兩個小娘子?還有你老裴,那郡丞的小姨子你都沒放過吧?昨天晚上沒找女人的估計就子昂一個人,那個小崽子有什麼好的,值得你守一宿。”

  “閉嘴!”

  一聲厲喝響起,剛才還吵吵嚷嚷的大堂瞬間鴉雀無聲,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清晰可聞。

  “老管、老周你們兩個每人帶上百十號弟兄,把城中大戶的糧草都收攏起來。還是那句話,不准騷擾百姓。”

  “是!”

  “老裴,宛城內不是有百餘匹戰馬?命兄弟們輪流學騎馬,不要求大家都能當做騎兵,至少得騎在馬上不能掉下來。”

  “是!”

  “還有,少在女人肚皮上使點力,等到大軍轉移之時,兩腿發軟,走不動的,別怪我把他們扔在宛城等死。”

  張揚話音剛落,裴元紹就火急火燎的道:“啥,我們還要轉移?留在宛城多好,這可是南陽郡治所在,好容易打下來的,丟了多可惜。其實就算博望,我覺得也應該留人駐守,好歹是條退路不是?”

  張揚冷然道:“總共千把人,博望留多少,五

百?守得住嗎?”

  周倉不以為意,道:“人手不夠,那就募兵,宛城百姓多的是,把他們糧食一搶,他們想活命就得跟我們走。”

  張揚勃然變色,一字一頓的道:“我最後說一次,不—准—騷—擾—百—姓!”

  周倉尤不滿意,嘟囔道:“以前大賢良師,張大帥他們都是這麼做的,短短幾天就能聚集起幾十萬的大軍。”

  張揚狠狠瞪了周倉一眼,森然道:“所以張曼成、龔都等人都死了,張角老道離死不遠了,我們沒這麼幹,所以我們還活著!”

  周倉聳拉下腦袋,無話可說,但看得上心裡還是不服。

  張揚無奈,只好繼續解釋道:“張角、張曼成那一套,確實能在短時間內聚集起很多人,但那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想想當初南陽有多少黃巾軍,整整30萬!結果呢,被官軍不到萬人就打得落花流水,那些人除了浪費糧食還能幹什麼?而且就算聚集起那麼多人,而且能打贏官軍,糧食呢,從哪來?百姓都跟我們走了,誰來種糧食。可能你會說,搶完南陽還有江夏,還有潁川,然後呢,哪怕我們打遍整個大漢無敵手,大漢十三州都讓我們搶完了該怎麼辦?你們想過嗎?是不是還有去草原搶匈奴人、鮮卑人!”

  “張大帥會輸還不是因為趙弘那個狗賊!”

  “沒有趙弘就能贏了?潁川的波才部有叛徒嗎,他覆滅沒有?廣宗有叛徒嗎?張角老道還不是在苟延殘喘。”

  “所以說,學張角、張曼成那一套是沒有活路的,我不知道你們當初為什麼當黃巾軍,但想來無非是活不下去,狗官欺人太甚,但是如今你們稍微有點權利便要學那些狗官嗎?挾裹那些百姓,他們跟著我們能有一條活路嗎?這就是我一直不讓你們騷擾百姓的原因,日子已經夠苦了,何必為難別人呢?”

  鴉雀無聲,張揚的話說的十分透徹,李嚴等原本是官軍的不消說,對管亥的人來說,張揚的話基本就是掰開揉碎喂到他們嘴裡,他們再理解不了的話,脖子上那東西甭叫腦袋,叫夜壺算了。

  “那……那我們該怎麼辦?”

  或許張揚的話對他們衝擊太大,半晌之後周倉才問道。

  張揚面色陰沉,淡然道:“當官軍。”

  “我們?當官軍?”管亥大張的嘴巴仿佛能吞下一個雞蛋。

  “沒錯,只有當了官軍,我們才不會再被官軍圍剿,才能按我們的方法讓百姓生活下去。”

  管亥默然,他本是大戶人家家奴,受盡折磨,所以更能理解百姓的不易。

  “好!子昂,某是粗人,你說的我不是太懂,但我支持你。”

  周倉和裴元紹等人自然也再無意見,反倒是李嚴對張揚刮目相看,雖說他認張揚為主,但更多是被逼無奈再加上想洗刷掉身上的污點,重新為官而已。張揚的這一番話讓他開始願意死心塌地為張揚效力,去看他能讓百姓活下去的方法。

  “沒問題了?沒問題就幹活去,想讓朝廷招降我們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恭喜宿主獲得李嚴愉悅點8點,吳用愉悅點8點,魏延愉悅點9點,唐信厭惡點7點,雷薄厭惡點7點。”

  剛才還熱鬧非凡的大堂頓時空空如也,系統冰冷的聲音在張揚腦海中響起。

  “意思是那個小孩真的是歷史上蜀國的魏延?屬性多少?”

  “是,巔峰魏延,統率89,武力94,智力71,內政65。如今魏延,統率56,武力68,智力55,內政43。如果宿主好好培養超過巔峰也有可能。”

  默默計算自己的點數,差不多能夠再招一人,但張揚並不打算這麼做,一是他手下將領著實不少,兵卻沒有多少,二是他名聲太差,怕留不住別人,只好忍住心裡的火熱,把召喚暫時擱下。

  “你是說這些名將還可以培養?”

  “當然可以,比如你請一個武藝高強的人教魏延武藝,等他巔峰時就很可能超過系統現在檢測的資料,其他屬性也是如此。”

  “梁武,能培養嗎?”

  作為張揚重生後遇到的第一個人,他對梁武總是有一種特殊的關愛之情。

  “可以,但最後如何看各人資質,如果培養不當,達不到系統給出的最高屬性也有可能。”

  梁武的師傅好說,林沖作為八十萬禁軍教頭教他綽綽有餘。難的是魏延,張揚隱約記得他是使刀的,林沖明顯不適合,管亥雖然使刀但他憑藉的是一身蠻力,招式並不精妙。實在不行只能託付給林沖,雖說高深的教不了,打個基礎應該沒有問題才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