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一卷狼煙起 第二十七章肥羊

書名:一寸山河一寸血 作者:歎伶仃 本章字數:348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59


  一連幾日的大雪戛然而止,連寒冷的朔風也不再呼嘯,溫和的陽光照耀下,仿佛春天在一夜之間又回到了人間。

  大漢新任南陽太守袁術一身戎裝,雄姿勃發,連他平日裡頗為圓潤的體型都顯得十分矯健。按劍肅立在伊闕關隘口之上,身後繁華喧囂的洛陽城已漸漸不見蹤影。隘口之下,五千北軍氣勢直沖雲霄,直讓袁術胸中豪情萬丈。

  好男兒當提三尺青鋒,立不世之功,值此良機,建功立業正當時也!

  “報!”一名小校步履匆匆,徑直來到隘口之上,大聲道:“江東孫堅,率軍來投。”

  袁術喜不自勝,道:“可是江東猛虎孫文台?吾當親往迎之。”

  急步走下隘口,只見一彪人馬立於關隘之前,當先一名大漢,昂藏八尺,虎踞龍盤,一身火紅色鎧甲仿佛翻騰的烈焰,當真不負江東猛虎之稱。

  孫堅身後,四員大將一字排開,具是威武雄壯,殺氣凜然,一看便是身經百戰的猛將。

  “江東猛虎來得何其遲也。”

  袁術迎上前來,語氣中卻不帶絲毫怪罪之意,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孫堅抱拳一禮,目光凜冽,道:“堅奉右中郎將之命,特來將軍麾下聽命!”

  袁術一把扶起孫堅,撫掌大笑道:“某得文台之助如虎添翼矣。”

  目光掃過孫堅身後四員猛將,袁術疑惑不解道:“這四位是?”

  孫堅側身讓出身後四人,道:“此乃堅之部將,程普、黃蓋、韓當、祖茂。”

  袁術大喜,道:“皆壯士也,來人,贈鎧甲錦袍。”

  “謝將軍!”

  程普四人躬身行禮。

  宛城北門,張揚背負雙手立於城樓之上。

  裴元紹湊到張揚身邊,道:“子昂,兄弟們都準備好了。”

  張揚微微點頭,沉聲道:“百姓呢,可曾挾裹完畢?”

  “子昂放心,足足九百人,皆著漢軍衣甲,若不近前細看,絕無破綻。”

  “好!”張揚還不放心的叮囑道:“你身邊只有百余弟兄,萬事需得小心謹慎,既不可放跑一個百姓,又要做足聲勢,務必讓官軍覺得我等南下江夏。不過,凡事以兄弟們為重,若事不可為,當立刻拋下百姓,北上與大軍匯合。”

  裴元紹鄭重地一抱拳,道:“子昂放心,某家理會得。”

  伸手排排裴元紹肩膀,張揚大喝道:“出發!”

  裴元紹目光堅毅,伸手舉起陷陣營大旗,厲聲吼道:“兄弟們,把百姓看仔細了,不可走脫一人,出發!”

  隨著大旗飄揚,裴元紹率百餘士卒驅趕著九百多號百姓沿河水一路向南,直奔江夏而去。千餘人踏著積雪留下一地雜亂的腳印,漸行漸遠。

  “我們也該走了,該來的總是要來的。”張揚呢喃聲響起。

  “主公是說,官軍要來了?”張揚身旁,吳用輕輕問道。

  “沒錯,而且人數絕對不少。張讓等人可以利用,但大漢上下估計還沒把我等放入眼裡吧?不把他們打痛,恐怕招安的事,永遠都達不成。”

  吳用微微頜首,道:“只是此次官軍人數必定不少,且不是北軍便是南軍,甚至虎賁郎都有可能,不是易與之輩。”

  張揚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淡淡道:“難道我便是易與之輩?而且,能不拼還是不拼的好,官軍源源不斷,我的人可是死一個便少一個,消耗不起。”

  吳用隱在張揚身後,不再言語,他是個聰明人,知道那些話能說,哪些話應該點到為止。

  抽出腰間長刀斜指蒼天,張揚大喝一聲:“出發!”

  剩下的七百余人排成整齊的佇列,跟在自己頭領身後,除了踩在積雪上的聲音,再無半點動靜,一支精銳之師儼然已經成型。

  三日之後,南陽郡北的南召縣儼然已經變成一座大軍營,隨風烈烈飄揚的大旗上龍飛鳳舞繡著一個袁字,表明著這支大軍的歸屬。

  一名斥候大步急入中軍大帳,抱拳躬身道:“稟將軍,一支千人左右的大軍正沿河水南下,看旗號正是陷陣營無疑,但于路有不少屍首拋下,足有數十人之多,且賊屍上多有創傷,死狀淒慘,賊寇疑有火拼之嫌。宛城如今已是空城一座,再無賊寇身影。”

  帳中主坐之上,一人鎧甲加身,目光炯炯,正是如今的南陽太守袁術。

  黃忠坐立不安,抱拳出列道:“將軍,恐怕此中有詐。”

  袁術行軍主簿楊弘不以為意,道:“賊軍大旗俱全,披堅執銳,且賊寇大為烏合之眾,統屬不明,火拼也並非不可能,何詐之有?”

  黃忠道:“賊酋張揚最善瞞天過海,此前亦有驅趕百姓充做大軍之舉,而且陷陣營不同於一般賊寇,戰力非凡,更加上

賊眾齊心,唯張揚馬首是瞻,當不應有火拼之舉。”

  楊弘怒道:“一派胡言,世間豈有如此賊寇?依黃校尉之言,這夥賊寇豈不是比我大漢郡國兵還要精銳?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楊弘打心底瞧不起這群屢戰屢敗的南陽郡各級軍官,包括秦頡在內,他覺得這群人都是一群酒囊飯袋,被千餘賊寇打得大敗不說,連太守都丟了性命,真乃大漢之恥。

  黃忠漲得滿面通紅,也不知是羞愧還是生氣,或者二者都有。

  孫堅不忍黃忠受此屈辱,站出來道:“黃校尉所言不虛,便是左中郎昔日也對這賊酋張揚頗為重視,將軍不可大意。”

  孫堅畢竟不是黃忠,他的話無人敢於無視,就連袁術都悚然變色道:“果然如此?”

  孫堅堅定的點點頭,道:“說來慚愧,當日我等本有機會全殲除張曼成部之外宛城外所有的黃巾賊,但就是此人在賊寇必敗之際振臂高呼,鼓舞士氣,使得我等未能全功,且董卓將軍的西涼鐵騎還折損大半。”

  帳中諸人無不倒吸一口冷氣,西涼鐵騎可是大漢最精銳的騎兵之一,除了並州鐵騎之外基本無人可與之爭鋒,這張揚居然能憑一群烏合之眾折損大半西涼鐵騎,由不得他們不重視。

  袁術軍師閻象躬身出列道:“若真如孫將軍與黃校尉所言,則此賊寇不容小覷,南下之人當是疑兵無疑。”

  楊弘尤不甘心,道:“既然賊酋智計高深,虛虛實實,如若敵軍以虛帶實,于路棄屍乃是故意留下的破綻,該當如何?”

  眾人啞口無言,雖說楊弘之言夾帶私心,但他所說之話卻有很大可能是真的,值此之時,誰也不敢斷言南下的便是疑兵。

  見眾人沉吟不語,袁術也沒了辦法,只好無奈道:“如此,各路大軍不准妄動,皆各守本營,再多派斥候加緊查探,若有消息立即來報。”

  “諾!”

  眾人不敢怠慢,抱拳領命而去。

  此時的張揚亦是麻煩纏身,他現在缺少情報,官軍主將為誰,麾下有哪些大將,官軍兵力多少,他是一概不知,只知官軍如今駐紮在南召城中,並且已與南陽郡兵匯合,但是原先的南陽郡兵卻有一千左右不知所蹤,絲毫痕跡都沒有留下。

  只不過張揚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不見的一千官軍根本不是南陽郡兵,而是蔡瑁的一千荊州兵,見形勢不好,已然回轉襄陽。

  張揚無奈之下,只得把斥候四散而出,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情報,但張揚對此並無期望,他手下的斥候素質太差,大字都不識一個,超過三千的軍馬根本分不出多少,唯一能告訴他的只有多,很多,特別多而已。

  不過還真讓這群斥候瞎貓碰上死耗子,找到一處重要線索,那便是一輛華貴馬車由三百官軍護送,直朝洛陽而去。

  張揚明顯嗅到其中戰機,當機立斷,直朝這群人撲來。

  “何等何人,吾乃當朝車騎將軍,爾等安敢造次!”

  一員武將端坐馬上,手握一柄大刀,睥睨眾人,絲毫沒有把張揚等人放在眼裡。

  張揚冷笑一聲,道:“官越大越好,我正愁沒有合適的人質呢,兄弟們,殺!”

  咆哮聲頓時響成一片,長刀飛舞,寒光陣陣,殺氣直沖鬥牛。

  不過剛一交手張揚就發現不妙,這群官軍戰力非凡,就是與朱儁手下精銳官軍相比都不落下風,甚至還略勝一籌,若不是那自稱車騎將軍的大漢實在無能,張揚就算能勝死傷也絕對不少。

  拿刀架在此人脖子上,張揚沉聲大喝:“全部停手,放下武器,不然此人馬上人頭落地!”

  眾官軍驚慌失措地互相對視,不知是不是該放下兵器。

  張揚手中長刀一緊,鋒利的刀鋒劃破此人脖頸上的皮膚,滲出不少血珠。此人吃痛,哭嚎道:“聽不到嗎?快放下兵器,你們要害死本將不成?”

  官軍無奈,只好把武器盡棄於地,束手就擒。

  馬車中走出一位顫顫巍巍的老人,對張揚抱拳行禮道:“大王若是需要錢財,儘管取去便是,休要害吾兒性命。”

  張揚不為所動,用刀背拍拍自稱將軍之人的臉頰,道:“說說吧,汝等何人,在此作甚?”

  被擒下之人聽到張揚問話,不由趾高氣昂道:“吾乃當朝車騎將軍何苗,吾兄乃是當朝大將軍何進,爾等速速放我們離去,不然我兄若知,必然誅殺汝等全家!”

  管亥大怒,一腳踹在何苗背上,舉刀便要殺人,卻並張揚攔下,道:“老管且慢,此人還有大用。”

  管亥不解地撓撓頭,道:“留著這些人作甚,難不成他還能投降我們不成?”

  張揚哈哈大笑,道:“我等招安之路,皆在此人身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