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駭客的青春日記

第一卷 星海之門 請和我一起對抗世界吧!(下)

書名:駭客的青春日記 作者:半醒的狐狸 本章字數:574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45


“情況如何?蘭斯洛特你聽到我說的話了嗎?快回答!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直到狄安娜在麥克風中大聲的呼喊,蘭斯洛特才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目標剛才把員警打倒隨後跑出了網吧,剛才我看見有兩個員警去追了,要我繼續跟蹤目標嗎?”說著金髮少年沖出了網吧。

“繼續跟蹤,注意保持距離。”

“收到,不過.....”

“怎麼?”

“那個....我好像跟丟了。”

“..........”

“沿著你所在的街道向東走,如果目標改變路線我會及時通知你的。”狄安娜打開桌上的筆記型電腦回答道。

“瞭解。”

“看來我們有麻煩了。”狄安娜看著寒曦滿臉嚴肅的說道。

“怎麼了?”

“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他好像把員警給打了”

“那....就啟用第二作戰方案吧。”似乎是有些猶豫,但寒曦很快就作了決定。

“我們不是商量好了嗎?那套方案是萬不得已才....”狄安娜有些激動的說道。

寒曦打斷了她的話。

“現在已經是萬不得已了,況且你應該清楚如果他被員警抓住會有什麼後果。”寒曦盯著狄安娜的眼睛說道。

狄安娜很清楚,準確的說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了。如果王道真的被員警帶到警察局按照襲警罪處罰的話,影網那幫瘋子指不定要做什麼要命的事呢。

“那也可以讓大使館....”

“你不覺得俄羅斯大使館卻出面來擔保一個中國的高中生,這不讓人好奇嗎?說不定幾天後全世界報紙都會刊登這條新聞。”

“可是.....”

“你是要束手旁觀嗎?”寒曦站起身來雙手撐著桌面盯著狄安娜問道。

“我...”狄安娜看著寒曦眼睛,明明有一大堆理由要講。可看著寒曦的眼睛怎麼也說不出來。

狄安娜沉默了,她知道,坐在她對面的那個人也知道。袖手旁觀是最好的,反正影網的人在中國怎麼鬧騰也不關他們的事。大不了他們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了,任務完成不了,回去頂多挨校長一頓罵然後寫個檢查就行了,就當來中國旅遊 了。王道被員警抓住也不會死,頂多被關上五天,之後的事情影網也會幫他擺平。什麼都不做的話,大家...皆大歡喜。

“我不能放棄自己的同伴”寒曦忽然抬起頭盯著狄安娜的眼睛說道。

“即使....是未來的同伴”

狄安娜怔怔的看著她的雙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原來她以為她很瞭解坐在她對面的女孩,可是此時她才知道。她從來沒有真正的瞭解過這位黑發藍瞳的少女,她的眼神是那麼堅定。狄安娜敢保證就是經歷過二戰的蘇聯老兵也沒有如此堅定的眼神。蔚藍色的眼眸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動人的光彩。這是狄安娜從未見過的風景,平時她的眼睛就好像平靜的湖面,無意中折射出斑斕的色彩。而現在她的眼睛卻像是藍色的金剛石,無論從哪裡看總能散發出的奪目的光芒。

“走吧”狄安娜無奈的站了起來

“你答應了?”欣喜的話語中帶著一絲不敢相信。

狄安娜拉住了寒曦的手就往外沖,邊走邊說道“現在可不是什麼高興的時候,如果那傢伙被逮住了。那我們就白忙活了”

“真是的,遇到你這樣的搭檔。按照中國人的說法是不是叫流年不利?”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狄安娜歎了口氣說道。

___________________

跑,玩命的跑。王道的腦海裡閃過的始終是這句話。

王道雖然不知道襲警是什麼罪,但是他知道。他只要被抓住的話,員警一定會打電話給他的父母的。

(我可不能一副狼狽的樣子被抓住,因為我可沒什麼人來把我領走了啊!)想到這王道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悲哀。

“蘭斯洛特,現在報告一下具體情況。”狄安娜在耳麥中問道。

“現在目標還在逃跑中,兩個員警還在追著他。不過看起來目標也堅持不了多久了”蘭斯洛特不緊不慢的說道,看起來跑這點距離對他來說只算是小打小鬧。

“作戰計畫臨時變更,等會兒 聽我的信號。聽到信號你就把目標扔出去,就像平時扔標槍一樣。明白嗎?”

“這是寒曦決定的”狄安娜想了想 補充道。

“明白”蘭斯洛特倒是毫不猶豫,雖然他很不明白為什麼忽然改變了作戰計畫,但是蘭斯洛特知道聽表姐的話總是沒錯的。

“小...小盧啊。這小子還...挺能跑。”長的比較胖的員警氣喘吁吁的對旁邊的員警說道。

“那小鬼應該撐不了多久了,再堅持一會兒。他一定就跑不動了。”小盧說道。

“目標好像撐不了多久了,那個比較瘦的員警已經和目標拉近了距離”蘭斯洛特從容的對著麥克風說道。

“寒曦,準備好了嗎?”坐在副駕駛的狄安娜瞄了一眼電腦的螢幕,大約還有三百米的路程。

寒曦點了點頭,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

“蘭斯洛特,你那邊沒問題吧?”

“沒問題”蘭斯洛特自信的說道。

“三”狄安娜緊盯著螢幕上的光點和不斷變化的資料,在心中默默的計算著。

蘭斯洛特加快了腳步,把距離拉近到了二十米。

“我...不跑了。我的小祖宗,您別跑了成嗎?我們混口飯吃也不容易,咱不抓你了。你停一停。”胖一點的員警無力的蹲在地上喘著氣,朝著王道喊道。

“二!”蘭斯洛特更近了,已經和王道的距離拉到了十米。

寒曦也不由自主的踩下了油門,她的心裡只重複的這句話“快,再快,再快點。”王道已經跑不動了,他現在跑步的速度還沒有平時走到快。而那個叫做小盧的員警看樣子還是留有餘力,現在已經接近到王道大約一米半的位置了。他仿佛再伸伸手就能抓住這個高中生了。

“一!”狄安娜對著耳麥大喊。

“蘭斯洛特!一點鐘方向!”她猛的合上了筆記型電腦並將其緊緊地抱在胸口,隨後她雙眼變成了詭異的銀白色。

蘭斯洛特雙腳猛的蹬了一下地面,好像是一隻敏捷的豹子撲向了王道。而那名叫做小盧的員警卻聽到一陣刺耳的輪胎摩擦聲,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發出聲音的那一端.....在他回頭的那瞬間,蘭斯洛特猛的抓起王道,往一點鐘方向一扔。頭也不回的就向著前方飛奔而去。

白色的賓士轎車在路面上畫出一個漂亮的弧形,同時車門迅速的彈開。小盧似乎看見一道白影閃了一下。之後車內好像傳來了一絲碰撞聲,不過這聲音和賓士車的關門聲幾乎是同時傳出的。小盧只是感覺是什麼東西撞車門上了。

白色的賓士轎車一刻也沒有停留順勢就拐到另一條路上了,一切是那麼自然。似乎只是車主人在回家的路上想耍帥玩個漂移。

等小盧回過神來才發現:咦?臥槽!那小子人呢?怎麼沒了?

“辛苦你了,狄安娜。”

“這沒什麼”狄安娜眼中那銀色的光輝漸漸淡去,她掏出隨身的眼罩戴在眼睛上隨口應道。

“蘭斯洛特聽的到嗎?”

“通信正常”

“那我們在車庫集合”說完狄安娜就切斷了通信。

“那個.....狄安娜。你不感覺事情有點詭異嗎?”

“詭異?”

“那個傢伙貌似到現在什麼話也沒說。你可以幫我看看嗎?我現在開車不太方便。”

狄安娜應了一聲,扯開眼罩向後排瞄了一眼。然後說道“沒事,可能他跑得太累了。趴在車上睡著了”

五分鐘後。。。

“狄安娜!這就是你說的沒事兒?你不是跟我說蘭斯洛特把人扔過來你保證人不受傷的嗎?”寒曦指著滿頭是血的王道說道。

“笨蛋寒曦,誰知道蘭斯洛特的力氣這麼大,我的念動力都攔不住。”

“大家別吵了,他沒事。只是磕破了頭皮沒什麼事情,我給他包紮一下就好了。”蘭斯洛特倒是有些醫療方面的知識,他

仔細檢查了一下王道的頭說道。

“太好了”感覺自己闖了禍的寒曦和狄安娜不由得松了口氣。

“那現在怎麼辦?”狄安娜指著暈倒的王道,蘭斯洛特也投來了詢問的目光。

“蘭斯洛特,你能保證他沒事嗎?”寒曦鄭重的問道。

“以我的名字起誓,王道同學絕對沒事。”蘭斯洛特把拳頭放在心口堅定的說。

“既然如此,繼續執行第二作戰計畫”

——————————————————————

再次醒來時王道發現自己好像是在一家醫院裡,整個房間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床邊有一台顯示器。王道知道那是心電圖。除此之外還有一幾件不知名的儀器安置在王道的床邊,王道感覺不太對勁,可是他實在是回想不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之前是在幹什麼?來著?我在網吧打遊戲,然後被員警發現了,我逃跑,然後我就.....可惡,什麼也想不起來了。”王道用手拍打著腦袋皺著眉頭想道。

王道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九月三十日 19:37

“你醒啦?”一個黑發藍瞳的少女略有一絲喜悅的說道。

王道抬頭看了看這個向他打招呼的女孩,海藍色的眼瞳卻長著一頭黑色的秀髮,白色襯衣,玫瑰色的西裝,胸口用黑色絲帶系著的蝴蝶結,胸口繡著銀色楓葉的標誌似乎是某個學校的校徽。腿上還放著一本書,她只是安安靜靜的坐在一張椅子上,而整個世界的喧囂都離她遠去。

“你是誰?”王道感到奇怪,他可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結交的這樣一位異國美少女。

“自我介紹一下:寒曦·德·羅什福爾”

王道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感覺自己好像聽過這個名字,不過他又想不起來在哪聽過這個名字。王道皺著眉頭想了半天結果還是想不起來,索性也就不想了。

“你是法國人?”

“按國籍上說是的,不過我祖母是中國人,我母親是英國人。”寒曦似乎有些驚訝王道是怎麼知道她的國籍的,不過很快眼中又閃過一絲了然。

“你渴嗎?要不要喝杯果汁?”說著,寒曦把盛滿果汁的玻璃杯遞給王道。

王道接過果汁道了一聲謝謝,喝了一口。順便王道也確認了,自己絕對沒被員警抓到。員警可不會讓美少女送果汁給人喝。

“額...那個...羅什福爾小姐。”王道似乎有些猶豫的說道。

“叫我寒曦就好。”

“額....這不好吧。”王道的臉有點紅,直接叫女孩的名這種事情他還沒有幹過呢。

“這沒什麼,我也算三分之一的中國人。名是我祖母給我起的,是按照中國的習慣起的名。所以你還是叫我的名好了。”寒曦溫和的笑了笑說道。

不過王道忽然意識到既然這裡不是警察局,可也不像醫院,普通醫院可不會在病房裡佈置這麼多複雜的機器。那他暈過去之後是被誰帶到這的?他可記不得自己有這樣一個美少女朋友,她有什麼目的?總不能是恐怖分子要抓我入夥吧?可是別說恐怖分子就是共產黨也沒這麼優待俘虜的。王道感覺自己越來越糊塗了。

“那個……羅什福爾小姐。我想問我怎麼會在這裡?”王道小心的問道。

“我看見你暈倒了,然後我救了你”寒曦非常省略的回答道。(難道那兩個黑皮被我甩掉了?可是我怎麼一點都記不起來了?難道是我太累了?)

“那....這裡...”王道剛要問這裡是什麼地方的時候,寒曦打斷了他的話。

寒曦用手指敲了敲頭問道“嗯……請問怎麼稱呼?”

“叫我王道就行了。”

“王道,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請講。”一說到給別人答疑解惑王道總是一本正經的。

“你們中國人是不是有一句話叫做‘救命之恩無以為報...然後是什麼來著。”

“惟有以身相許。”王道補充道。

“對對,是有這句話是吧?”

“當然”王道點頭說道。

“那你以後就是我的人嘍”

“嗯”王道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等等,好像有哪裡不對啊。)

“你你...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反應過來的王道紅著臉說道。

“不對嗎?所謂的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惟有以身相許的意思不就是救了一個人的性命,被救的那個人只有用生命來報答救他的那個人嗎?”

“你這樣理解也不算錯啦,不過我說的是你的後半句話”。

“我救了你,你不就是要用自己的性命來報答我。用自己的性命來報答不就是要成為那個人的所有物嗎?所以我說‘你是我的人’好像沒什麼錯誤誒”

“可是你並沒有救我的命,所以說救命之恩也無從談起了吧?”王道試圖從條件上打破這條看似無懈可擊的邏輯。

不過,現實很殘酷.....

“可是你們中國不是有句話叫做’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嗎?”

王道的大腦瞬間就當機了(到底誰是中國人啊?)

“好吧這不是重點,那為什麼要救我?”

“因為我們是同學啊?未來的。”寒曦理所當然的說道。

“哈?”(難道她是要來我們班的轉校生?嗯...肯定是這樣。)

王道自己腦補出了一個自認為很真確的答案。不過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錯了。

“是這樣啊,那太謝謝你了。那我們現在在哪?”

“沒什麼,同學就應該互相幫助。至於我們現在在哪...”

“你是指廣義上的還是狹義上的?”寒曦問道。

王道忽然有種很不好的感覺(廣義?狹義?這是什麼鬼?)

“狹義上呢?”

“在太平洋海平面下二百米”

(她一定是開玩笑的,我問問廣義上的她一定會告訴我這是醫院)王道在心裡自己安慰自己道。

“那廣義上呢?”

“回學校的路上。”

“你這樣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我會受不了的。”王道感到有些好笑,這妹子開玩笑開的有點大啊。醫院還會自己走路嗎?

於是王道走下床去拉開窗簾,他要用鐵一般的事實來證明.....

呈現在王道眼前的是一片蔚藍色的世界。

(這怎麼回事?尼瑪,醫院變潛水艇啦?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對嗎?)王道頓時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崩潰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是在做夢嗎?”

“你表現的這麼淡定我還以為你都知道了呢?給你。”寒曦滿臉無奈的說道,然後拿出一份文件遞給王道。

檔上的文字也不知道是哪國文字,不過王道注意到了文件角落的簽名。

落款:王天行 歐陽帆

“這是什麼?”

“轉學通知書”寒曦回答道。

“還這麼自作主張嗎?真讓人討厭。”王道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厭惡。

“並不是你的父母特別要求,而是我們徵求了他們的意見。僅此而已。”寒曦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趕忙解釋道。

“那我憑什麼去你們學校,就憑這個?”王道冷笑著指著手上的轉學通知書道。

“那個任務完成的很不錯哦,精彩的演唱會。”寒曦好像並沒有聽到王道的冷嘲熱諷,依然笑著說道。

“你...知道了?”王道忽然明白了,原來那個任務就是面前這個女孩發佈的,也就是說她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對抗世界的感覺很不錯吧?”寒曦忽然說道。

“那麼王道同學,現在我正式邀請你加入星海學院。請和我一起對抗世界吧!”寒曦站了起來,向著他伸出了手笑著說道。在蔚藍色海洋的映襯下,她笑靨如花,宛若海底的精靈。

王道愣住了,他不知道這個星海學院是什麼東西。也搞不清楚他們是怎麼知道他的身份的,更不明白這個學校為什麼要招一個駭客當學生。

但那一刻王道明白,他不能拒絕那雙美麗的瞳孔。雖然他不明白抵抗世界是什麼意思,但他知道如果他拒絕了那雙美麗的眼瞳,或許他會後悔終生。

“好啊”王道輕輕的握著她的手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