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駭客的青春日記

第一卷 星海之門 歐洲人的臉就是白

書名:駭客的青春日記 作者:半醒的狐狸 本章字數:568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45


“早上好,諸位”王道無力的趴在餐桌上和他的舍友們打招呼。

王道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頗有些某國的國寶的意思。

“王道,你....沒事吧?”寒曦看到王道這副模樣有些心虛的說道。

“你還好意思問?”王道瞪了寒曦一眼。

“那個.....”寒曦眼巴巴的望著王道做滿臉的可憐狀。

然而王道並沒有理會羅什福爾小姐那可憐的表情還拿起了桌上的牛奶悠閒的喝著。

“你這種一副乞丐的模樣是要鬧哪樣啊?”狄安娜看著寒曦這副樣子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王道同學你那個簽證的事情,不知道是否...?”蘭斯洛特大概覺得表姐這副樣子太可憐了,於是趕忙出來打圓場。

“嗯~~有點困難,美國移民局的安全系統又更新了。”王道將牛奶放到餐桌上說道。

“是這樣啊~實在不行我們還是去按照正規程式申請吧。”寒曦感覺有些遺憾,辦簽證的話又不知道要拖多長時間。

“雖然取得掌控權有些困難,不過修改一下資料庫資訊還是沒問題的。”王道一口將玻璃杯中的牛奶喝完,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了四個藍色小本子拍到桌面上。

“哈?!”寒曦和狄安娜頓時驚訝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蘭斯洛特叼著塗滿黃油的麵包看著她們口齒不清的說道:

“我說你們兩個大呼小叫個什麼勁啊?”

“吃你的麵包!”寒曦和狄安娜一起回頭盯著蘭斯洛特大聲道。

蘭斯洛特滿臉委屈的啃著麵包心裡拔涼拔涼的(我TM怎麼了。我TM又怎麼了?我不就說了實話嘛。)

蘭斯洛特不懂可不代表寒曦和狄安娜不懂,她們清楚的很,普通的駭客要是想入侵美國移民局的話至少要十天。可王道卻只用了一個晚上就修改了移民局的資料庫,而且本子上的鋼印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不愧是影網的人。)寒曦和狄安娜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想到。

碰!一聲重物落地的巨響傳來,將啃麵包的蘭斯洛特和翻看小本子的寒曦與狄安娜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嘶~~”王道摸著自己的後腦勺站了起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涼氣。(看來以後不能再熬夜了,居然在搖椅子的時候睡著了。)

“王道同學你沒事吧?”倒是蘭斯洛特最先反應了過來。

“沒事。自己作死作的。”王道擺了擺手示意沒關係,然後俯身將椅子扶了起來重新坐了上去。

“作死?”

“就是沒事找抽,比如像他這樣。”狄安娜指了指又把椅子當成搖搖椅的王道。

“既然簽證和護照已經準備好了,那我們就出發吧。”

“今早就走?”王道有些詫異。

“對,今早就走。”寒曦果斷的說道。

“不用準備一下嗎?”

“還用準備什麼?有什麼事情路上再說。”

————————————————————————————————————

“情報都收集好了嗎?”坐在皮椅上的男人說道。

“都在這了。”少年將手中的檔遞給男人。

“你覺得呢?”男人盯著文件看了半天忽然說道。

“ 雪麗·普拉多科受花旗銀行紐約分行的史密斯行長邀請前去參加他的生日晚宴,下官認為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理由?”

他將一份計畫書遞給坐在皮椅上的那個男人。

“很好,真不愧是繼承先知之名的亞倫·拜爾。”男人仔細的將計畫書看完後點不由得讚歎道。

“只不過我們這樣真的好嗎?她看起來只是一個無辜的女孩。”亞倫看著情報上的照片說道。

“我們僅僅是需要一批軍火而已,她是我們向普拉多科家族談條件的籌碼,不會要她命的。”男人拍了拍亞倫的肩膀說道。

“是嗎?這就好。”亞倫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去準備飛機吧,讓我們的特工快點到紐約,不然時間可就來不及了。”男人揮了揮手說道。

“是。”亞倫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

紐約甘迺迪機場,出入境大廳。

“我為大家安排的身份是去紐約湯森德哈裡斯中學學習的交換生,過海關的時候如果海關的人盤問的話注意別說錯了。”在機場出口前,黑髮少年對著身後的三人說道。

三人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注意的,他們明白這時候要聽站在他們面前少年的話,不然的話被海關遣返他們就白忙活了。

黑髮少年走到克莉絲蒂娜的櫃檯前遞上了自己的護照靦腆的笑道:“你好”

克莉絲蒂娜翻開護照的相片冊,芳心不由得一顫,她趕緊抬頭去看那個黑髮少年。老實說克莉絲蒂娜已經在海關工作大約三年了,見過了無數張臉。導致克莉絲蒂娜根本記不住人的臉,看過就忘,有的時候連自己的大學同學在機場碰到也沒有認出來。

“這是在海關工作的職業病”克莉絲蒂娜的領導這樣跟她解釋。

克莉絲蒂娜認為自己將會帶著這種職業病度過一輩子,但看到這位黑髮少年,克莉絲蒂娜忽然覺得自己的病好了,她敢保證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張臉。少年穿著深藍色的西裝外套,純白色的白襯衫散發著淡淡的肥皂水的香氣。束腰的藍色小西裝顯得他的身材更加高大挺拔,烏黑色的碎發隨意的散落在額頭上仿佛在向人們訴說著主人的不修邊幅,而一雙黑色的眼睛卻帶著嚴謹肅穆的神采。明明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卻帶著有些成年人都沒有的眼神,莊重嚴肅的好像要去教堂禱告。就好像一杯西湖的龍井茶,兼具了苦和甜卻又帶有一絲自然的清香。給人的感覺是明明是矛盾的結合卻又覺得這才是真正的自然。

“歡迎來到美國,您是第一次來嗎?”克莉絲蒂娜很快恢復了平靜。

“的確是第一次來,我是作為交換生來美國的湯森德哈裡斯中學學習的,老實說我也是第一次出遠門。”少年說著將自己的學生證遞給了克莉絲蒂娜。

“您是....一個人來美國的?”她看了看學生證有些不敢相信,一個從未出過遠門的十六歲少年居然敢隻身一人乘飛機飛到美國來。

“那到不是,我和我的同學們一起來的”他指了指站在他身後的三個人說道。

“原來是這樣”她把“准許入境”的章敲了下去,將護照還給了這個黑髮少年。

克莉絲蒂娜默默的記下了少年的名字,王道,一個特別的少年。

三人因為是少年的同學,克莉絲蒂娜沒有過多的盤問,只是撇了一眼護照上的鋼印和照片就把‘准許入境’的章蓋在上面。

“看來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嘛。”出了海關後少年用手將領口的領帶松了松,領帶打的太緊導致他說話都不太方便。

“我說王道啊,說不定那個蓋章的美國小妞喜歡上你了呢。”狄安娜一個鎖喉將將王道攬到自己懷裡笑著說道。

“喂喂,開什麼玩笑。美國的姑娘們不應該喜歡傑森斯坦森那樣的猛男嗎?再說了她至少比我大十歲 ,怎麼可能喜歡我這種小孩子。”王道臉紅了一下,一說到這些事情,他發現自己的淡定技能根本沒用。況且現在狄安娜那兩團巨大的肉球在王道的頭上蹭來蹭去,搞得王道覺得自己臉燙的幾乎可以燒壺水了。

“說不定她就喜歡你這種類型的呢!你沒發現那小妞看你的眼神跟看我們不太一樣嗎?話說回來你當時真帥啊,要是你每天都保持當時那麼帥的話,我也就委屈一下嫁給你算了。”狄安娜越說越興奮手也越勒越緊,勒的王道幾乎都無法呼吸了。

“狄安娜!王道同學要被你勒死了。”蘭斯洛特看著情況不對趕緊沖上去把狄安娜拉開。

“王道你沒事吧?”寒曦蹲下身看著趴在地上喘氣的王道關切的問道。

“沒什麼事,只是狄安娜她有些....”王道看著被蘭

斯洛特架起來的狄安娜搖搖頭。

“你別看她這樣,其實她平時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也只有在她認可的同伴面前才表現出這種性格。”

“我是該表示高興嗎?”王道摸摸自己的鼻子。

“不過.....真的很帥呢,那時候。”寒曦忽然話鋒一轉,小聲說道。

“不過...什麼?”王道沒有聽清楚。

“沒什麼,我是說我們得快點找個地方休息了。”

“的確如此,天也不早了。”王道將口袋裡的懷錶掏出來看了看已經是下午七點半了。

“蘭斯洛特,狄安娜我們趕緊走吧,你們準備今晚睡在機場嗎?”寒曦朝著扭打在一起的二人招了招手說道。

兩個小時後...

“這是第幾個?”王道滿臉疲憊的問道

“貌似是第六個了”寒曦想了想說道

“我們今晚不會要露宿街頭了吧。”蘭斯洛特擔心的問道

“那倒不會,說不定員警叔叔會以影響市容為由,請你到監獄的包間住上三天”狄安娜揶揄道。

“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蘭斯洛特瞪了狄安娜一眼。

狄安娜不甘示弱的和他對瞪

“算了,這次誰去問?”蘭斯洛特移開了目光說道。

大家一起看著蘭斯洛特。

“你們都看著我幹什麼?”

“這是關乎到大家今晚住宿的問題,所以必須要慎重”王道嚴肅的說道

“那為毛看著我?”

“我是亞洲人,臉不夠白,所以不能去。”

“那狄安娜不是歐洲人嗎?”

“她是東歐的,還是戰鬥民族,點數都加在戰鬥上了。”

“那表姐和我是親戚她總算歐洲人了吧。”蘭斯洛特似乎有些不太甘心,直接就開始出賣自己表姐了。

“很可惜她祖母是中國人,所以她的歐洲血統不夠純。”

“我怎麼就沒有聽說過純種歐洲人的運氣比較好這種說法?”

“這是玄學,是中國的一種神秘的學說,你不知道很正常。”王道滿臉神秘的說道。

“真的?”

“不說謊是中國人的美德”王道挺了挺胸滿臉自豪的說道。

“你不騙我?”

“我要騙你的話我的姓就倒過來寫”王道兩指併攏指著天說道。

“好吧”蘭斯洛特考慮了半天這樣回答道。

事實上證明文盲是可悲的,蘭斯洛特還沒有意識到王道的姓倒過來寫還是王,就這麼被忽悠進了賓館

“上帝將賜予你勇氣,就決定是你了紅蓮騎士獸。”王道在蘭斯洛特的身後飆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請問還有房間嗎?”蘭斯洛特緩步走到前臺,彬彬有禮的說道。

“對不起先生,很遺憾我們已經沒有房間了。”前臺的經理看到這位風度翩翩的金髮少年兩眼不由得一亮。

“真的沒有了嗎?哪怕貴一點的房間也行,價錢不是問題。”蘭斯洛特有些焦急,他們已經跑了好多家旅館和酒店了可就是沒有房間。“這位先生,我們是真沒有房間了,因為紐約的賓館都是要提前三天預定的所以....”

叮叮叮————

一陣電話聲響起打斷了前臺經理的話。

“給那個人一間套房,就說有客人要退房。”電話那頭穿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經理不動聲色的掛掉了電話,顧客即上帝,他決定要好好執行那位包下酒店客人的吩咐。

“先生您的運氣真好,剛好有一位客人打電話來要退掉一間套房。請問您是要住幾天?”前臺的經理恭敬的說道。

“你等一下。”蘭斯洛特趕緊跑出門和大家宣佈這個好消息。

“你說的玄學是真的嗎?我怎麼沒聽祖母和我提過?“寒曦問道。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真的。”王道一本正經的說道。

“某種程度?”

“這個,你要是一定讓我解釋清楚,我也只能說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了。”王道撓了撓頭說道。

“快進來,這家有房間。“蘭斯洛特跑了出來,興奮的說道。

“怎麼樣?我沒說錯吧?歐洲人的臉就是白啊。”王道朝著兩女笑了笑邁著八字步向賓館走去。

“嘚瑟"寒曦和狄安娜同時說道。

——————————————————————————

“一切就緒,快遞已送達”某科學電波宅私信優雅的女王大人道。

“辛苦你了,宅女。”

“一個電話的事而已,不過我們僅僅這樣真的好嗎?他們到底還只是一群孩子。”

“大人往往都把孩子們想的過於弱小,想為他們提供更多的保護,雖然這是出於好意,但往往會使本當翱翔青空的雄鷹變成只會扇動翅膀的家雞。”

“講大道理我可講不過你,總之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下面就靠你們了。”

叮!——

您的好友某科學電波宅已下線。

位於澳大利亞的一處別墅內一個身穿紅色睡裙的女人看著變成灰色的頭像,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她雖然表面上輕鬆,其實還是有些擔心,畢竟是老大的徒弟啊。

——————————————————————————————————分割線

“我說你到底花了多少錢?”王道看著大約有三百平米的客廳嘴角有些抽搐的說道。

“這我倒是不太清楚了,我就跟大堂經理說我們要住三天,然後他就把房卡給我了。”蘭斯洛特說道。

“他沒和你說一天多少錢?”寒曦不由得有些懷疑。

“那倒是沒說,我想給他錢的時候,他說他們店裡的規矩是等退房的時候再結帳。”

“是嗎?”寒曦眼中的懷疑之色更加濃重了。

“管那麼多幹什麼,兵來將擋。我們見招拆招就行了,先別想了,寒曦我們先去洗個澡吧。”狄安娜倒是沒怎麼多想,拉著寒曦就直奔浴室去了。

“那蘭斯洛特我們也去洗澡吧。”王道覺得狄安娜說的挺有道理的,想那麼多也沒用,人家這麼高級的賓館總不能是黑店吧?

“額?去哪洗?”蘭斯洛特楞了一下。

“你不知道總統套房是有兩間浴室的嗎?不快點的話,熱水就要被那兩個女人用光了。”

而此時紐約的警察局卻上演著有意思的一幕:

“你們企圖用偽造的護照簽證非法入境,被抓到後還拒不承認甚至還打傷了我們的警員,現在我判處你們四個禁足一個月,賠償被打傷警員醫藥費五百美元,然後遣送回國。“

懷特警官眼神冰冷的望著面前的這四個穿著黑西裝的彪型大漢,就是他們四個企圖用偽造的簽證非法入境,而且還拼命說自己是無辜的。可是移民局的資料庫裡根本就沒有他們的記錄檔案,鐵證如山還想抵賴?

“把他們帶下去,關起來。”懷特警官越想越生氣連解釋的機會都沒給他們四人,就讓人把他們帶到監獄去了。

紐約市某酒吧包廂內

“怎麼回是?老虎那邊怎麼聯繫不上了。”在一個奢華的包廂內一個黃臉的中年人對著一個妖豔的女人問道。

“他們被員警抓住了,好像是簽證出了些問題。”妖豔的女人抿了一口紅酒說道。

“不可能,我們的簽證都是向移民局正式申請的,簽證不可出問題的。”黃臉中年人搖了搖頭說道。

“那麼就是有人故意針對我們了。”妖豔女人的眼睛微眯,眼中似有毒蛇吐信。

“哼!要讓我知道是哪個王八羔子幹的,老子非得活劈了他。”一個皮膚黝黑的壯漢一拍桌子大聲說道。

——————————————————————————————

“啊切誒~~~“正在洗澡的王道打了個噴嚏。

(到底誰在念叨我呢)王道摸了摸鼻子想到。

【在這裡和大家說一件事情,就是狐狸已經到了可以簽約的字數了,可是還是感覺自己的作品寫的很爛。所以決定停更三天,閉關修煉一下,也準備修改一下前面的內容,狐狸感覺開頭寫的還是比較像網文,不像輕小說。所以等到二十八號那天狐狸再繼續更文】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