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駭客的青春日記

第一卷 星海之門 暗流湧動的紐約市

書名:駭客的青春日記 作者:半醒的狐狸 本章字數:459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48


紐約時間23:06

夜已經深了,可四人還沒有一絲睡意,或許是因為在飛機上的時間睡得太長而睡不著?還是因為別的什麼原因?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響起。

坐在沙發上正在翻看法語書的寒曦和靠在牆上扣指甲的狄安娜不由得對視了一眼。(果然來了)

在臥室裡寫日記的王道也聽到了敲門的聲音,他不由得放下筆,豎著耳朵聽聽到底是怎麼回事。

寒曦看了看正在流覽報紙的蘭斯洛特用下巴指了指門,示意蘭斯洛特去開門。

蘭斯洛特點了點頭,起身前去將門緩緩的打開。

“您的夜宵,先生。”白衣侍者推著餐車彬彬有禮的說道。

門後居然是一個推著餐車的侍者小哥?

蘭斯洛特感覺自己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本來他以為門後站著的是手持鋼斧鐵管的彪型大漢,結果來的是推著餐車的侍者小哥。

“先生,我可以進來嗎?”白衣侍者看到蘭斯洛特沒有說話,但也沒有讓路的意思便說道。

“我可不記得我們有定夜宵。”寒曦坐在沙發上頭也不抬的說道。

“是其它房間的客人給四位定的。”白衣侍者從容的說道。

“其它房間?”

“這我就不知道了,餐飲部十點鐘接到的電話。說是在十一點的時候給有中國人住的套房送份夜宵,老實說我們也感覺很困惑。”白衣侍者誠懇的說道。

“那你進來吧。”寒曦想了一下點了點頭道。

蘭斯洛特聞言趕忙從門口離開,快步向王道的臥室走去。他要去問問到底怎麼回事?難道這裡有王道的熟人?

侍者自顧自的將餐布整齊的鋪在餐桌上,然後將一碟碟用銀盤子盛著的精緻的食物擺上了餐桌,做完這一切以後侍者將一份表格遞給了寒曦。

寒曦接過來看了看,是一份服務評論表,寒曦在十分滿意上打了一個勾,把表還給了白衣侍者。

“感謝您的評價,祝您用餐愉快。”侍者接過了表,職業化的笑了笑便要推著餐車離開。可剛走到門口侍者頓了頓轉身說道:

“對了,那位客人還讓我們把這個包裹轉交給住在這裡的中國客人,他在嗎?”侍者從餐車最後一層拿出一個UPS的快遞說道。

寒曦的眼皮一跳,然後不動聲色的說道:

“他去臥室睡覺了,你把東西放在這吧。”

侍者聞言點了點頭將包裹放在寒曦面前的茶几上,就轉身離開了。

“出了什麼事情?”剛剛被蘭斯洛特叫到客廳的王道問道。

“你有認識什麼美國的朋友嗎?”寒曦問道。

“我在中國的時候除了上學就是宅在家裡,本國的朋友都很少,跟別說美國的朋友了。”王道搖頭說道。

寒曦轉頭看向了正在牆角摳指甲的狄安娜。

“那個侍者沒問題,就是一個普通人。”說完狄安娜繼續玩著自己的指甲。

“那麼,想要解開我們心中的疑問只有這個包裹了。”寒曦看向了茶几上的那個包裹。

大家盯著包裹看了半天,然後後同時看向了王道。

“你們看著我幹什麼?”

“你說呢?”大家異口同聲的說道。

“額...我說天色也不晚了,要不我們先睡覺吧,有事情從長計議。哈哈。”王道乾笑了兩聲然後轉身準備從客廳溜走。

“今日事今日畢啊,王道同學。”靠在牆角的狄安娜不知道什麼時候堵在了客廳到臥室的通道處,而且還把雪白的大腿當成了攔路的警戒線架在了客廳出入臥室的門口。

狄安娜這招玩得相當的卑鄙與下流,特別是對付王道這種連女生手都沒摸過的人,王道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就紅著臉退回了客廳。

“實在不行我們把這玩意扔垃圾桶吧,總覺得這玩意像是炸彈。”王道尷尬的坐回到了沙發上說道。

“我有預感這裡面的東西和我們這次的任務有關,應該不是炸彈。”寒曦一本正經的說道。

“麻煩你說這句話的時候可以坐在沙發上說嗎?你躲那麼遠是幾個意思。”王道看著離客廳遠遠的眾人無語的說道。

“我們是為了防止你逃跑。”寒曦義正言辭的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我開總行了吧?“

王道拿起了茶几上水果刀慢慢的從中間將包裹的包裝袋劃開,他看電視上都是這樣。主角毫無防備的直接撕開包裹,然後要不是被炸彈炸了個半殘。要不然就是被包裹中的毒粉噴了滿臉,然後害的女主角整集都幫男主角找解藥,所以他要出其不意的用水果刀從中間開。

王道小心翼翼的從一道劃開的口子裡看去,看起來像是書的封面。

(不行,要小心點,這有可能是敵人的詭計。)王道不敢大意,手把刀握的更緊了。

當王道慢慢的用刀劃開包裝袋時,他屏住了呼吸。小心的將裡面的東西取了出來。

而映入王道眼簾的是一本....紐約逛街攻略?!這是什麼鬼?怎麼是一本爛大街的雜誌?王道頓時有種被人耍了的感覺。

就好像你是一名員警,恐怖份子告訴你,他們在市中心安裝了毒氣彈,威脅如果市政府不給他們一億美金的話,一個小時後毒氣彈就能把整個市的人都毒死。可等你抱著必死的決心,費盡千辛萬苦把炸彈密碼解除後,卻發現炸彈裡裝的不是毒氣而是綠色的果凍。那是什麼感覺?王道被這種操蛋的感覺驚得呆住了。

“王道同學不會中了什麼毒了吧?怎麼拆開包裹後,坐在那裡動都不動?”蘭斯洛特看著寒曦道。

“要不你去問問?”寒曦說道。

“那個...王道同學你沒死吧?”蘭斯洛特扯開嗓門叫到。“噗”狄安娜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你還可以再搞笑一點嗎?死人還會說自己死了嗎?)

“你才死了呢。”王道一下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將雜誌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我TM又怎麼了?我不就是說句話嘛。)騎士大人鬱悶的趴在餐桌上啃起了墨西哥雞肉卷,開始反省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這是...”寒曦撿起了那本名為紐約逛街攻略的雜誌,從雜誌中掉落了一張紫羅蘭色的卡片。

狄安娜撿起了那張卡片讀到:

“尊敬的雪麗·普拉多科小姐

十月三日是鄙人的三十九歲生日,鄙人將於十月三日晚八點鐘,于帝國大廈第八十九層設宴,敬請光臨。

———普拉多科家族 最好的朋友 艾迪·史密斯”

“看來果凍裡還給留下了恐怖份子老巢的結構圖。”王道忽然冒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的話。

“什麼意思?”寒曦問道。

“吐槽而已,你怎麼看?”王道指了指狄安娜手中的卡片問道。

“寄這個包裹的人沒有惡意,反而像是在幫助我們。”寒曦想了一會兒說道。

“的確,只不過問題是他為什麼要告訴我們,明天雪麗·普拉多科要被邀請去帝國大廈,參加生日晚宴這件事?”狄安娜把玩著手上的請柬問道。

“如果說寄東西的這個人,知道我們這次目標是雪麗的話,那雪麗去不去參加生日宴會貌似跟我們沒關係吧?”王道點了點頭疑惑的問道。

“那只說明了一個問題。”

“什麼?”三人看著寒曦道。

“假設我們放任雪麗參加這次宴會,可能會導致我們完不成任務亦或是....”寒曦將雜誌卷成一個長筒敲著腦袋說道。

“全軍覆沒。”寒曦一字一頓的說道

王道沒有說話,大家都沒有說話,就連鬱悶啃著墨西哥雞肉卷的騎士大人也停下了嘴上的動作。誰都沒有想到來美國邀請個人來上學會這麼累,連人家面都沒見著呢?就準備打退堂鼓了。

“這是你的推測?”王道問道。

“是。”

“有辦法證明嗎?”

“你難道懷疑我是在危言聳聽?“

“這並不重要”王道搖了搖頭。

“你們沒有發現我們已經忘了自己本來的目的了嗎?”

“本來的...目的?”三人輕聲的說道,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好像在捫心自問。

“不管寄件的人是善意也好惡意也罷,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王道說道這裡頓了頓

“把雪麗·普拉多科毫髮無損的帶回星海學院。”王道的眼中散發出了前所未有的神采,難道他要春風得意的來,屁滾尿流的回去?開什麼玩笑?敵人還沒看見呢!就要落荒而逃?

“額...王道你不要激動,我們正在考慮該怎麼完成任務,你這麼激動我們的思想無法集中啊。”狄安娜說道。

“哈?”王道楞了楞。

“你們不是害怕打退堂鼓了?”王道詫異的問道。

“我只是在想又要重新寫作戰計畫了,好累。”寒曦說道。

“我是在想指揮的事情肯定又要靠我,腦細胞又要死一大片了,好不想指揮。”狄安娜伸了個懶腰說道。

王道抽搐著臉看向了蘭斯洛特

“我只是在想這個墨西哥雞肉卷好像鹽放多了。”蘭斯洛特指了指盤子裡的雞肉卷說道。

(這群傢伙的神經回路跟正常人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啊!)

————————————————————————————————

十月三日早上八點鐘

紐約市區的一家麥當勞餐廳內

四名身著校服的少年少女在吃著早飯,看著他們那充滿活力的樣子,每個來到麥當勞購買早餐的上班族都情不自禁的追憶起了自己高中的身活。

“你確定接頭的人是在這?你不會記錯了吧?”王道看著桌面上已經被蘭斯洛特堆成三角小山的可樂紙杯問道

“當然在這,我怎麼可能會記錯呢?”狄安娜有些色厲內荏的說道。

(當然不能說記錯了,不然的話寒曦肯定又要嘲笑我是個見習的特工了。)狄安娜瞟了一眼寒曦,心裡這樣想到。

寒曦倒是沒有注意到狄安娜的小動作,她不斷的攪拌著面前的咖啡,其實即溶咖啡也沒什麼好攪拌的。但她不知道再想什麼,直到她感覺口渴喝了一口才發先現,面前的咖啡已經涼了。

“請問...是狄安娜學姐嗎?”一個略顯稚嫩的聲音傳來。

“是小蓋倫嗎?我已經等你很久了。”狄安娜親切的與那個孩子交談了起來,就好像她是一個美國的守法好學生一樣。

而王道聽到蓋倫這個名字後,一口可樂就吸進了肺裡,咳嗽個不停。

兩分鐘後....

“學姐,老師讓我把這些講義帶給你。”小男孩將一打厚厚的A4紙從書包裡掏了出來。

“那真是謝謝了”狄安娜笑著接過了這些檔,然後從桌上拿了一杯可口可樂送給了這個小男孩。

“謝謝學姐,那我去上學了”小男孩高興的說道,然後朝著狄安娜擺了擺手就離開了麥當勞。

“你們克格勃還雇傭童工?”王道看著小男孩的背影問道。

“你要這麼說也不是不對,不過那個孩子可不知道自己被雇傭了。”

“什麼...意思?”

“我們該走了。”寒曦打斷了二人的對話。

“去哪?“王道問道。

“我想我們需要一輛車和一身晚禮服”寒曦指了指桌上放著的那本《紐約逛街攻略》說道。

——————————————————————————————————“老虎一號,二號和山虎一號,猛虎一號的簽證好像被海關判定為偽造的簽證,原因不明,山鷹一號請示總部是否繼續任務。”黃臉中年人在衛星電話裡說道。

電話的那頭靜悄悄的,要不是還有著輕微的喘息聲,山鷹一號還以為通信已經被切斷了。他知道這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還沒有行動就失去四名隊員,這把所有的計畫全都打亂了。要不是沒有辦法,他也不會冒著會暴露的風險來向總部通話。

亞倫有些迷糊了,他的計畫幾乎是天衣無縫,無論哪個方面他都考慮過了。甚至挑選特工時他都是按照‘不求最好,但求最穩。’的方針來挑選的。而簽證護照方面更是不用說,這次挑選的特工裡他們的簽證和護照全都是幾個月前就辦好的,是不可能出錯的。

除非是有人故意針對這次行動,是美國政府嗎?還是別的什麼人?如果是美國政府的話就要放棄這次行動了,但如果是美國政府的話為什麼普拉多科家族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難道美國那邊要放長線釣大魚?亞倫的眼神有些陰晴不定。

“山鷹一號,現在目標怎麼樣了?”

“沒有特殊情況。”

“那白宮那邊呢?”、

“沒有任何動靜。”

“和平常一樣?你確定?”

“獵鷹和我們的內線天天都在盯著,不會出錯的。”

亞倫聞言不由得一喜,這麼說簽證的事情完全就是一場意外。既然如此的話只要修改一下計畫就可以了。

“計畫將要做出臨時調整,計畫書我兩個小時後用傳真發到臨時據點。”說完亞倫就掛掉了電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