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駭客的青春日記

第一卷 星海之門 那些年我們遇到過的奇葩舍友

書名:駭客的青春日記 作者:半醒的狐狸 本章字數:454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48


一個看起來大約有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坐在教導處主任法蘭克的對面,他翹著二郎腿,嘴裡哼著不知道是什麼名字的小曲,翻看著一本裝訂整齊的文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眼睛的顏色居然是淡淡的金色就好像獅子身上的鬃毛,不經意間散發出攝人的光芒。他身著黑色的唐裝,衣服上還繡著雲朵形狀的紋路,紋路間隱隱還有巨龍升騰,一看衣服便是出自名家之手,只是在這個充滿校服和西裝的學院裡顯得格格不入,感覺更像一個從中國來的家長正在翻看自己孩子的學習成績單。

“看來那幾個小傢伙的運氣並不怎麼好啊,他們從那邊回來多長時間了?”身穿黑色唐裝的男人問道。

所有的老師全部離開了這間辦公室,現在整個教導處只有法蘭克老師與這個身穿黑色唐裝的男人,奇怪的是教導主任好像跟這個男人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目光灼灼地盯著他。

“回來有三天了。”

“是嘛。”那個男人的語氣很平淡,連神色也沒什麼波動。

“你不擔心?”法蘭克老師有些沉不住氣了,他強壓下心頭的怒火問道。

“你都沉得住氣,那說明事情應該不怎麼嚴重,跟何況…我相信我的學生。”

“相信?你知不知道這次的事情有多危險。”法蘭克老師再也忍不住了,他從坐位上站了起來盯著男人的眼睛。

“這我知道,報告書寫的很清楚,更何況他們不是安全的回來了嘛。不過這任務報告書寫的真不錯,無論是語言的組織還是排版,就算是美軍軍部的文書也寫不出來這樣的報告書,真不愧是我挑出來的學生會長。”那男人嘖嘖稱讚道。

“真像她的父親。”他歎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

法蘭克老師坐了下來,人的確是安全回來了,他沒有任何理由發火,更何況面前的這個人還是星海學院的締造者。

“我不明白,為什麼關於學生會成員的事情你會這麼執著?本校的學生也是很優秀的,他們每個人都足以擔當學生會的重任。”

“你我無論以前是幹什麼的都不重要了,我們現在是教育工作者。”

“這個我知道。”法蘭克老師皺起了眉頭,校長說的話有些答非所問。

“你要是知道就不會有這種疑問了,既然是教育工作者你清楚你的學生嗎?“

“我自然是清楚,我知道現在全校有936人,見到每一個學生我都能叫出他們的名字,這還不算清楚嗎?”法蘭克老師頗有些自豪的說道。

“這樣還不夠,你不清楚你自己的學生有多優秀,不瞭解他們有什麼壞習慣,不知道他們的過往經歷與家庭情況,所以你就不清楚他們的心中所想,不知道他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更不明白他們到底該成為什麼樣的人。“校長搖了搖頭似乎是有些 “恨其不爭”意思。

校長把自己的手交叉放在了辦公桌上看著法蘭克老師,法蘭克知道,校長每當認真說事情的時候總會表現出這一副樣子。

“我很清楚,我的每一個學生都很優秀,他們是一群還沒有長大的獅子,遲早有一天是要被放出去咆哮天下的,而能帶領獅子的必須是獅子,比他們還要優秀強壯的獅子。老師的作用終究只是引導與保護,至於路怎麼走?往哪走?靠的都是學生們,所以學生會成員的挑選更是重中之重,所以我一定是要最好。”

“好吧,對於尋找優秀的學生我並不反對,但在這麼危險的幾天身為這所學院的校長你居然不在學校,我覺得作為教導主任我有義務知道校長你的行蹤。”法蘭克老師似乎被校長的理由說服了也就不再追究尋找學生這件事情了。

“我去哪這並不重要吧?再說了,小傢伙們做的不是挺好的嘛!至少交給他們的兩項任務已經完成了一項,其中的一項雖然失敗了,但至少救了條人命不是。”

“別扯開話題,不然我就辭職。”法蘭克老師終於祭出了自己的殺手鐧。

“我就回趟中國去過個國慶日嘛,我好歹是個校長總不能連農民工也不如啊,再說了這些都是不可抗力事件,老實說我也想不到小傢伙們會遇到這麼多困難。”校長似乎遇到了剋星一樣,立馬擺出一副賤兮兮的樣子。

“你說的也太輕快了,你知道嗎?如果那個羅什福爾家的小丫頭的計畫出了一點紕漏或是那些恐怖份子準備的再充分一點的話,他們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帝國大廈會有多少人被牽連進去?”

“問題是他們成功了,而且做的很好,你不得不承認經歷這件事情後他們將要得到在校園裡無論如何也學不到的東西。”

校長從辦公桌上拿起了一個保溫杯,也不知道是哪個老師留下的,校長也不嫌棄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

“智慧,勇氣,合作,信任,這是他們在紐約裡展現出的品質,這些東西他們將要受用一生,按照你以前的話來說‘這是一樁賺大了的買賣’”校長慫了慫肩說道。

“從結果上看你是對的,但我希望你不要做出任何讓學生受到傷害的事情了。”

“法蘭克,星海學院是我一手締造的,所有的老師都是我跑遍了整個世界才找來的,包括你,學生更是如此。我們都是志同道合的教育工作者,在我眼裡所有的學生都和過去的你我一樣,你會忍心傷害鏡子裡的自己嗎?”

“好吧,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讓學生跑到學校外邊去了,雖然這次他們收穫很多,表現的很出色。但他們太年輕了,他們這個年紀應該呆在學校裡。“

“我知道了,再說了接下來的事情應該有的他們忙的了。”“對了,羅什福爾家的小丫頭真的沒問題嗎?聽她的班主任說她最近的狀態很不好,情緒似乎有些低落。”

“她不允許自己放棄任何人,做錯任何事情,大概是受她父親的影響吧,這是她最大的優點也是她最大的缺點。”校長歎了一口氣道。

——————————————————————————————分割線

“咯吱咯吱——”一陣木床搖動的聲音響起。

王道翻了個身,用被子把自己的頭裹得更緊。

“咯吱咯吱——”

王道終於受不了了,他從自己的床上翻了起來,然後把自己的耳朵貼在牆上。

大約等了有兩分多鐘

“碰!”

“叮!”

聲沉悶的敲擊聲中還夾雜著一絲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

王道安心的躺在了床上,很快進入了夢鄉。

至於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我們先回到三天前的晚上。

回到了學校的蘭斯洛特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搞到了一套健身雜誌,從此就開始了學生會所有成員的噩夢。每天晚上的睡覺時間,蘭斯洛特的房間裡總是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王道總感覺這種聲音像是某種奇怪的床上運動,雖然蘭斯洛特只是在床上做俯臥撐,而且聲音的確很小。但是這若有若無的聲音在王道的耳朵裡卻好像他就在蘭斯洛特的床底下聽一樣清楚。王道想讓寒曦去管管蘭斯洛特,但是寒曦這幾天總是魂不守舍,當第二天的早上王道頂著淡淡的黑眼圈問道寒曦

“那個…昨天晚上你…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嗎?”

“嗯?額….你說什麼?我剛才沒聽見,你可以再說一遍嗎?”寒曦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我是說你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有嗎?我什麼聲音都沒聽到。”

“是嗎?”王道覺得也是,人家的確弄出的聲音很小,連住在隔壁的寒曦都聽不見,說不定是自己的聽覺太敏感了。

至於狄安娜只是默默的看了蘭斯洛特一眼沒有說話。

直到第二天的晚上,蘭斯洛特的又開始了日常的健身,咯吱咯吱的聲音又降臨了。不過今天晚上似乎持續的聲音似乎並沒有多長時間,當王道聽到 “碰!”的一聲,咯吱咯吱的聲音就停止了,隨之而來的是一聲木頭的斷裂聲。

“難道是床被那傢伙搖壞了?”王道心想道。

緊接著又傳來了一聲悶響,貌似是什麼東西磕到地上的聲音。

“法克!”對面穿來了蘭斯洛特的慘叫聲和呻吟聲。

“活該,摔死你個半夜擾民的王八蛋。”王道無比歡樂的閉上了眼睛,他覺得今天晚上肯定會做個好夢。但是王道覺得很不對勁,他覺得之前的那‘碰’的一聲好像是什麼東西撞到木門的聲音。

“不行,我得去看看,他喵的這聲音有些不太對勁啊。”

王道光著腳丫子跳下了床,他偷偷的朝著門外瞄了一眼,不知道什麼時候廚房裡的菜刀 明晃晃的插在了蘭斯洛特的門上,菜刀插的很深,至少刀身的一半都沒入了實木的門中,王道估計蘭斯洛特應該已經被嚇傻了(你半夜在床上做俯臥撐的時候忽然一把刀紮在你門上你淡定個試試?)王道趕緊把自己的門關上,躺到床上閉著眼睛生怕發出一點聲音,如果他沒記錯的話,貌似蘭斯洛特的對面住的是狄安娜吧?尼瑪,我說怎麼今天做菜的時候發現菜刀沒了。

王道忽然很慶倖自己半夜玩手機的時候有戴耳機的好習慣,不然的話今天門上被紮菜刀的就是他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蘭斯洛特才怒氣衝衝的從自己的房間裡沖了出來。

“俄國佬,你看你做的的好事。”蘭斯洛特將菜刀拍到了餐桌上。

“怎麼了?騎士大人連尊重女性的貴族禮儀都忘記了嗎?”狄安娜好像什麼也不知道一樣,面帶笑容看著蘭斯洛特。

“我只對那些真正的女性保持應有的尊重,我可從沒有見過哪位女性會把菜刀扔到別人臥室的大門上。”他一臉冷笑的說道,

這種事情就算脾氣一向很好的蘭斯洛特也終於忍不下去了,他昨天晚上被狄安娜這突如其來的一刀嚇的不輕,導致他的右手一用力把床腳給弄斷了,毫無準備的騎士大人從床上滾了下來,他的門牙跟地板來了個親密接觸,不過萬幸的是騎士大人的牙口不錯,除了兩顆門牙有些鬆動外加口腔內壁有些輕微的破裂出血,總體上來說是沒事的。

順帶一提,蘭斯洛特的嘴唇貌似有些紅腫,好像塗了一層厚厚的劣質口紅。

“我也從來沒有見過會深夜擾民的騎士。”狄安娜同樣不讓,將原話還了回去。

“其它人都沒說吵,就你說吵了,這是什麼道理?只要你把門關緊就不會聽到任何聲音吧?”

“抱歉,你知不知道在中國有一個故事叫掩耳盜鈴,自以為聲音很小,其實你吵得人睡不著覺。”

“真的如此嗎?我看是你無理取鬧吧!”

“我看根本就是你不講道理。”

“王道(王道同學)你說是誰不講理。”

“那個…我其實一靠枕頭就睡著了,不太清楚。”王道一臉訕笑的說道。

“寒曦,你好歹是宿舍長吧,趕緊阻止他們啊,看樣子這兩人要打起來了。“

不知道怎麼回是,今天寒曦的心情似乎特別好。她好像看舞臺劇一樣看著兩人互相爭吵,然後當她看到蘭斯洛特那厚厚的嘴唇時差點笑的把剛放進嘴裡的煎蛋吐出來。

“去吧。”寒曦忽然說出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話,說著她不著痕跡的拿出口袋裡的手帕擦了擦嘴邊的蛋黃液,她剛才真是太失態了,居然笑了出來。

三人同時看向了他們的宿舍長。“我說你們如果要打架的話出去打,別把東西打壞就好。”

“如果他要打的話我沒有意見。”狄安娜輕蔑的掃了一眼蘭斯洛特說道。

王道看著爭鋒相對的兩人就像兩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偏偏寒曦還往上邊澆了桶汽油,王道連吃早飯的心情也沒有了。

“哼!”蘭斯洛特握著玻璃杯的手都在顫抖,他將杯中的牛奶一飲而盡,將杯中往桌上重重的一放就走了。

後來王道在他的日記中這樣寫到

我當時只認為那是一個小小的衝突,這在學校很正常,一般來說頂多三天兩人就會和好如初,但我實在想不到這兩個奇葩會打持久戰,那天早餐之後蘭斯洛特怒氣衝天的離開了宿舍,這天晚上他的宿舍門就換了,和原來的一模一樣,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狄安娜的菜刀再也不能像第一天晚上那樣將半截菜刀送入蘭斯洛特的房間的門板了,據說他的新門板的夾層里加裝了五毫米厚的鋼板,從此狄安娜就跟蘭斯洛特的門板較上勁了,我覺得想要知道我們在學校裡呆了多長時間,只要數一下蘭斯洛特的門板上有多少道菜刀的痕跡就能明白,說起來兩人好像說好了似得,即使他們已經和好了,但是每天晚上總要搞出點么蛾子來,我覺得以後我會每天伴隨著菜刀砍到門板的聲音睡著,說真的有這樣的舍友不知道是我是該高興還是該悲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