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駭客的青春日記

第一卷 星海之門 宅女出逃記

書名:駭客的青春日記 作者:半醒的狐狸 本章字數:495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48


“我要去學校。”

“可以,我立刻給你安排。”父親爽快的答應道。

“我說的是‘那個’學校”雪麗看著父親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

父親搖了搖頭說道:“現在是非常時期,家族不可能允許你跑到那種地方去的。”

雪麗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沒有進行任何的爭執,她很清楚家族裡的那群人,他們可不會考慮她一個小姑娘的感受, 無論她秉持的理由是多麼的正確,在那群人的眼裡只能被稱為無理取鬧吧?對於他們來說正不正確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多費唇舌呢?雪麗躺在床上,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似乎是下定了什麼決心。

雪麗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她看了一眼放在床頭的的鬧鐘,鬧鐘的時刻表上散發著綠色的螢光,淩晨三點鐘,時間剛剛好。

雪麗從床上一躍而起,半夜的涼氣讓她打了個哆嗦,同時也驅趕走了她渾身的倦意。

她摸著黑從自己的衣櫃裡拿出了一套駝色的風衣隨便的套在了身上,然後穿上了放在床底的平底馬丁靴,接著她摸了摸風衣的口袋,一個冰涼的觸感告訴她‘一切順利’。雪麗將放在桌上的手機揣到了自己的口袋裡,做完這一切後她看了一眼她的房間,馬上她就要和這個地方說再見啦。

雪麗小心的打開自己的門,偷偷的朝著外面瞄了一眼。

很好,外面黑漆漆的什麼人都沒有。

無論是家裡的女僕還是院落裡巡邏的保安,這個點都應該沉寂在夢鄉中了。她踮起腳尖,像一隻靈敏的小貓一樣用自己的腳掌心走路,生怕發出一點聲音驚動了宅邸中的女僕,她花了大約比平時要慢三倍的時間才堪堪走到別墅的門口。

雪麗輕輕的將門關上,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緊張的心情,眼睛四下打量著四周以免被還沒有入睡的保安發現。

警衛亭的保安站了一夜的崗已經倚在牆面上睡著了,雪麗松了一口氣,看來又過了一關。

雪麗像一個夜行的女俠,偷偷的摸到了莊園的後門,這裡是她逃出去唯一的機會,莊園的正門是電動門,警衛亭的保安能隨時覺察到電動門的開啟。只有後門是用老式的鐵鎖門,雪麗掏出了風衣口袋裡的鑰匙將它插入了已經鏽跡斑斑的鐵鎖內,隨著一聲清脆的機括聲,鐵鎖應聲而開。

雪麗慢慢的把已經上鏽的鐵門推開一道可以容她嬌小的身體通過的縫隙,或許是因為已經上鏽了的原因,鐵門發出了刺耳的咯吱聲。雪麗不敢多停留,她趕緊跑向東邊的大路,在那裡有一輛她早已預約好的計程車。

普拉多科夫人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凝視著已經消失在夜幕中的身影說道:

“一路小心啊!”

一股淡淡的煙草香味忽然襲來,普拉多科夫人沒有回頭,淡淡的月光照在她的臉上猶如月下的維納斯,她輕聲說道:

“你就這麼放心?她可是第一次出遠門。”

“呆在這裡她才是危險的,孩子沒有你想像的那麼脆弱,她會自己保護自己的。”普拉多科夫人身後的那個聲音的主人似乎並沒有什麼擔憂,甚至還帶著一絲如釋重負的口氣說道。

“那裡真的那麼安全嗎?畢竟只是一座學院。”普拉多科夫人還是放心不下,但是已經有些半信半疑了。

“如果那裡都不安全,天下就沒有安全的地方了。”

“叮!”

隨著一聲清脆的打火機翻蓋的聲音響起,明黃色的火焰照亮了那道身影的眼睛,他的眼睛中反射出了寧人堅信不疑的目光。

“畢竟…他可是被稱為亞歐之獅的男人啊!”他吐出一道煙霧沉聲道。

——————————————————————————————分割線

“這次行動計畫我沒有明確的強調一定要攜帶夜視儀與光源,導致了黑熊小隊全部被俘,都是我的錯誤,這次行動的責任我一力承擔。”亞倫脫下自己的軍帽低著頭站在男人的辦公桌前說道。

“這些都是黑熊小隊的人過於狂妄的原因,參謀長不要太過於自責了,你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計畫的臨時改變我都看了,你做的滴水不漏,是我們的情報洩露了才導致這樣的後果。還多虧了參謀長的及時提醒,才讓我們及時轉移安插在紐約的據點,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可是….”

“下面的事情我會處理的,參謀長已經兩天兩夜沒有休息了吧?快回家休息一下吧,艾薇兒應該也想你了吧。”坐在辦公桌上的男人笑著說道。

“那還請司令對情報處的人寬大處理。”

“我累了” 男人並沒有給出答覆,他擺了擺手說道。

亞倫輕輕的歎了一口氣離開了辦公室,他知道這個責任一定是要有人背的,他也只能做這麼多了。

想著想著亞倫已經走到了樓下,早有一輛軍用的吉普車在樓下等著他。

“開車吧,等到了叫我。”亞倫登上車,對著前面的黑人司機說完這句話後就雙眼一眯睡著了,他實在太困了,連續兩天兩夜不眠不休的工作已經讓這個十八歲的少年累壞了,要不是他強撐著,他靠在牆上就能睡著了。

“參謀長,醒一醒。”

亞倫沒有任何反應,他睡的太死了。

“參謀長,已經到了。”黑人司機再次說道並且還輕輕地推了推他。

“嗯?”亞倫終於有了一絲反應,他含糊不輕的嗯了一聲。

“參謀長,已經到啦。”司機說道。

“到了嗎?”亞倫終於聽到了司機說的話,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問道。

“是的,已經到了。”黑人司機恭敬的說道。“那真是辛苦你了,亞伯特。”

“您真是太客氣了,我能有現在的工作都是托了您的福。”黑人司機有些受寵若驚的說道。

黑人司機叫亞伯特·比爾,他原來是運輸部隊的卡車司機,在一次運輸任務中不小心被炸斷了兩根手指,多虧了亞倫的收留他才能繼續留在部隊裡工作,不然的話他一個殘疾人恐怕沒什麼地方會留他工作的。

“開了這麼遠的路你應該渴了吧,要進來喝杯咖啡嗎?”亞倫溫和地笑著說道。

“不了,參謀長還是快點進去吧。艾薇兒小姐已經兩天沒看見您了,我喝這個就行了。”

黑人司機舉了舉手上的可口可樂說道。

“那好吧。”亞倫將軍裝外套搭在自己的肩上,快步向別墅走去,別墅從外表看並不大,甚至可以說只能算是一個略大一點的兩層平房,這是亞倫特別要求的,他的軍銜與地位雖然僅次於司令官,但他的住宅卻是最簡陋的,甚至連某些少尉級別的軍官都不如。雖然司令多次想要賞賜給他一個大一點的房子,但都被他拒絕了。房子嘛,就是睡覺用的地方,要那麼大幹嘛?亞倫就是這麼認為,也是這麼容易滿足。

“主人,歡迎回來。”當亞倫打開門,身穿

白色女僕裝的少女用著甜美的聲音說道。

“薇薇安你看起來氣色好多了,感冒好了嗎?”

“那是三天前的事情啦,自然是好了。”薇薇安將亞倫的軍裝外套掛在門旁的衣架上。

“是嗎?”亞倫尷尬的撓了撓頭,他都忘了上次回來家是三天前的事情了。

“對了,艾薇兒現在怎麼樣了?”

“小姐她現在正在二樓和客人喝茶。”

“我去看看。”亞倫聞言登上了二樓。

“哥哥。”當亞倫來到了二樓的客廳時候,一個身穿白色裙子的少女撲到了亞倫的懷裡大哭了起來。

“你可回來了,你個大騙子明明說好每天都回來的。”女孩已經微微隆起的胸部蹭的亞倫的臉不禁一紅,一股屬於女孩子的體香不斷的刺激著他的身體,亞倫忽然意識到,原來艾薇兒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只會跟在他屁股後面哭鼻子的小女孩了。

“好啦好啦,我工作太忙啦,是我錯了行了吧?以後哪怕天上下刀子,我也會每天晚上回來看我的寶貝妹妹的,好嗎?”

“真的?”

“真的。”

“不騙人?”

“我亞倫·拜爾大人怎麼可能撒謊呢?”亞倫手掐著腰,把頭高高的揚起說道。

“算啦,還有客人呢。”艾薇兒看著亞倫趾高氣揚的樣子,破涕為笑道。

“參謀長!”坐在客廳沙發上的黃臉中年人站起來,有些緊張的說道。

“坐吧,找我有事嗎?”

“這個,給您。”黃臉中年人似乎是有些緊張,他拿出了一個包裝精緻的禮盒捧在手上。

“你這是什麼意思?”亞倫皺起了眉頭,似乎是有些不高興。

“您不要誤會,我知道您從不接受別人送給您的禮物,但我這也是萬不得已,請您一定要在將軍面前替我多多美言,不然的話我恐怕一家老小都性命難保。”

“山鷹少校,你要真的是清白的話,司令官閣下自然不會怪罪與你,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你何必拿這些東西來侮辱我呢?”

“參謀長您是知道的,這次行動的失敗真的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啊。”

“薇薇安。”亞倫皺著眉頭叫道。

“主人,您有什麼吩咐?”

“送客!”亞倫的語氣強硬,就好像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就連一向不太通曉人情事故的艾薇兒都知道亞倫要生氣了。

“可是….”山鷹少校還想說什麼。

亞倫轉過身去看著窗戶,向身後擺了擺手示意他該離開了。

“告辭。”山鷹無力的垂下了手臂,跟著薇薇安離開了亞倫的家。

“您不用擔心,主人其實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當薇薇安將山鷹少校送到門口的時候說道。

“薇薇安小姐,您是說…”山鷹少校的臉上不由得閃過一絲驚喜。

“主人雖然沒有接受您的禮物,但如果真的和您沒有關係的話,主人一定會竭力替您辯護的。”

“那真是多虧了薇薇安小姐的提點了,小小禮物不成敬意。”山鷹少校將那個精緻的禮盒塞到了她的手裡,然後腳步輕快的跑向了他停在路邊的敞篷車。

禮盒入手很沉,薇薇安打開一看。

天哪,居然是用翡翠打造的一隻天使雕像。

薇薇安趕緊追了上去,將禮盒丟到了敞篷車裡然後頭也不回的逃回了別墅裡,那麼貴重的禮物她可不敢收。

“哥哥你真是的,山鷹少校其實是好人呢。”艾薇兒看著坐在沙發的亞倫說道。

“我當然知道,而且我還知道他家就靠他一個人養活,如果他上了軍事法庭,他們一家人恐怕都會餓死。”

“那哥哥為什麼還…”

“為什麼還當面拒絕他的請求對嗎?”

艾薇兒點了點頭。

“因為我要幫助他就必須要當面拒絕他。”

“為什麼?直接答應他不好嗎?”

“如果我直接答應他,就必須接受他的禮物了。”

“那樣不是更好嗎?幫助了別人還有禮物拿,山鷹少校給我看過了,那個禮物很漂亮呢。”

“這個你不懂,這是大人的事情。”

“切~~你也只比我大兩歲而已。”艾薇兒氣鼓鼓的鼓起了兩邊的臉頰,紅彤彤的甚為可愛。

(我要是收了禮物替人辦事那是收受賄賂,不收禮物替人辦事那是拉幫結派,兩者都是司令官最忌諱的事情,我當面拒絕他那叫秉公辦事,只有這樣才能既保護別人又保護我們自己啊,你這個小傻瓜怎麼可能懂呢?)亞倫笑著搖了搖頭,這些事情還是不要和妹妹講了,免得她到時候胡思亂想。

“雖然我不是很明白,但我知道,哥哥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呢。”艾薇兒忽然抱著亞倫的手臂笑著說道。

“或許吧。”亞倫摸了摸艾薇兒的腦袋說道。

(笨妹妹喲,我可不是什麼溫柔的人呢,我只是一個傻瓜。)

————————————————————————————

“嗡——!”

隨著一聲高亢的汽笛聲響起,在港口工作的工人們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海面,今天又不知道有多少船要停泊在這個港口了。

印尼 蘇門答臘省 瓜拉丹絨港又迎來了一批貨輪,貨輪的甲板上站著十個身穿藍色迷彩作戰服的人,他們手持著AK-47在甲板上走來走去,即使船已經靠岸了他們也不敢有任何的鬆懈。對於港口的工人來說這種情況不是什麼值得奇怪的事情,麻六甲海峽經常有海盜出沒,來往的貨船如果沒有幾個雇傭兵鎮鎮場子的話很容易被海盜所打劫,他們也沒有多看,雖然這夥雇傭兵看起來和別的雇傭有些不同,但對他們來說根本無所謂,所以工人們只是多看了一眼這些人之後就繼續他們的工作了。但他們沒有注意到,這些雇傭兵都會時不時的抬頭帶著崇敬的目光看向同一個地方,他們之所以還在船上轉來轉去不是為了保護這些貨物,而是保護一個人。

“上一次是什麼時候了?”中年男人坐在貨輪的最高處看著面前的報紙,略帶有一絲鹹味的海風將他黑色的長風衣吹的呼呼作響,他的眼抬都沒有抬一下似乎是在向空氣發問。

“大概是五年前的事了。”站在中年男人身後一個身穿黑色管家服的老人恭敬的說道。

“都過去這麼久了嗎?”男人撫摸著報紙上那鮮血淋漓的漢字有些懷念的說道。

“您....”老人似乎有什麼話要說。

“再等等吧,如果我連他都不相信,我還能相信誰呢?”男人打斷了老人的話,他小心翼翼的從風衣的口袋裡捏出了一張有些泛黃的相片,他用自己右手的手掌罩住這張有些泛黃的相片像是在保護什麼珍貴易碎的文物一樣。相片上的兩個少年將手中的學士帽高高地拋向了空中,可笑的是其中的一名少年的臉上還沾著一道白粉,看起來是拍照之前不小心把臉刮到牆上去的。

“雷奧哈德你這傢伙,還好嗎?”男人摸著照片上少年的臉龐似乎帶著一絲微笑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