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駭客的青春日記

第二卷 校園日常 師父的信

書名:駭客的青春日記 作者:半醒的狐狸 本章字數:425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45


十月十日 天氣晴

或許,在還沒有夢想的年紀裡…我們只能昂首前進。

王道猶豫了好久才在日記本上寫下了這一行字,本來他有千言萬語想要寫在日記本上,可當他提起筆卻只寫了連自己都覺得蹩腳的一句話,他歎了一口氣合上了日記本。掃了一眼坐在他旁邊的蘭斯洛特,他正和狄安娜下國際象棋,不過看他那副氣急敗壞的樣子就知道他已經輸了好多局了,現在棋盤上的棋子又被狄安娜吃的只剩下國王了。

“再來一局!”蘭斯洛特狠狠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說道。

“你已經輸給我兩個月了,再來就得翻倍了。”狄安娜將白色骨瓷杯裡的紅茶添滿說道,

“這次我賭一個學期,我已經找到對付你的辦法了,你敢嗎?”蘭斯洛特一臉挑釁的說道。

“無所謂,只要你到時候不要後悔,賭多少我都奉陪。”狄安娜抿了一口紅茶說道。

十分鐘後…

“這就是你所謂對付我的方法?”狄安娜看著又只剩下王棋的蘭斯洛特說道。

“再來,這次我賭一個學年。”

據說蘭斯洛特和狄安娜因為太過於無聊兩人開了一個賭局,輸了的人要幫贏了的人做值日,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蘭斯洛特應該會承包狄安娜在學校這三年內的所有值日了。

王道扭頭看了一眼懸掛在學生會室牆壁上的鐘錶,已經是下午六點鐘了。寒曦一放學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只是發了條短信說是讓所有成員在學生會室集合,可是現在已經等了大約一個小時了,再過半個小時社團活動的時間就要結束了,所有的學生都得回到宿舍裡了,她到底想幹什麼?把人叫來自己卻跑的沒影了,王道皺了皺眉頭,如果從詞典裡挑一個他最討厭的詞語那就是 “等待”。所以他守時不僅僅是因為他覺得作為一個守時的男人很帥,還因為他最討厭的就是等人了,特別是這種意義不明的等待。居然什麼原因也沒說就讓人坐在這裡乾等上一個小時,王道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想給自己找點事情做做免得太過於無聊。

(還是找本書看看吧)王道走到書架旁隨意的抽出了一本書看看。可他卻感覺到自己的口袋裡貌似有什麼硬硬的東西硌得他很不舒服,他掏出來一看是一個白色的信封。

(這好像是校長上午給我的吧?)王道想了半天才想起來這回事,或許是校長當時說的話給他的衝擊太大,他迷迷糊糊的離開了校長的辦公室也沒有拿出來看。

(不過校長叫我去辦公室就是為了把這封信交給我吧。)王道疑惑的端詳著這封奇怪的信件,白色的信封上沒有郵票也沒有寫寄件人和寄件地址,更沒有什麼郵戳,除了在背面的封口處有一個微黃色的封蠟。

王道小心的將信封撕開一道口子將裡面的信紙取了出來,一個熟悉的字體映入王道的眼簾。

我的學生王道:

很倉促給你寫了一封信,不知道怎麼開頭,我也忘記了寫信的格式,就寫些我想對你說的一些話吧。

我回國後雖然不知道你過的怎麼樣,不過我一直非常擔心你,雖然我一直要你叫我老師,可你一直叫我師父,我學習漢語大約已經有十年了,但我一直不知道所謂的師父與老師有什麼區別。但有一天我看到了一句話,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從那時候我才知道為什麼在我見你第一面的時候我就決心收你為徒。

記得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你站在遠離市中心的一個球場上,那時候你不知道什麼原因你一個人在那散步。可能是你長的太過瘦弱的原因,那時候有三個染髮的不良青年將你堵在球場的圍欄上準備欺負你,你那時候力氣很小被三個人推到在地上,他們對你踢了幾腳然後往你的臉上吐口水,我當時候並沒有在意,也沒有出手相救的意思。這種事情很常有,強者欺負弱者,強大的國家侵略弱小的國家,弱肉強食是自然法則,誰也沒有辦法反抗。可你當時卻站了起來,嘴裡不知道發出了什麼樣的聲音,對著其中的一個人就撲了過去,你那時候像一隻瘋狗一樣對著其中一個不良青年的胳膊就咬了上去,他們三個人使勁的對著你的身上踢打,可你卻咬的越來越緊血撒的滿地都是,當你鬆開口時你的眼睛裡散發著狼一樣目光好像要擇人而噬,配上你當時那滿臉淤青的臉和滿嘴的血小混混們都被你嚇呆了,我當時就在想,你到底是怎樣的人啊?所以當小混混都被你嚇跑後我送你去了醫院,或許你已經忘了當時的話了,但我還記得當時你問我為什要幫助你。

我回答說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明明乖乖聽話,倒在地上就可以免受皮肉之苦。可你卻要反抗。你當時跟一個中二病的重度患者一樣,一直嚷嚷著什麼不反抗就永遠看不到希望,黑暗是光明的火種。

我當時像一個心理醫生一樣和你聊了一整晚,最後我對你說:你既然這麼渴望改變世界,但是如果沒有力量,無論你多麼努力就算把性命都壓上也會像小丑一樣可笑。

“你能給我力量嗎?”你愣了愣,低頭盯著自己的手掌心看了半天問道。

“或許能。”這是我當時的回答。“從那時候我就住進了你家,記得你跟我講過你的父母都離異了,他們只留下了這座房子和每個月寄來的生活費,我本來以為我要照顧你的生活,但沒想到你是如此的頑強,不會做飯就照著食譜去做,居然做的也很好吃,為了跟我學習程式設計,你熬夜學習了你最討厭的英語,記得我剛來的時候你的英語成績好像是不及格吧?半年後你已經能完全能看懂程式設計的語言了。說實話我見過的天才並不少,我也一直堅信天賦比努力要重要,對於那些自以為努力就能成功的人我往往都不屑一顧,如果努力就有用的話還要天才幹什麼?可你是個笨蛋,真的。但你又是跟我很像的笨蛋,人們總是喜歡和自

己很像的人吧?所以我願意當你的師父。

如果說別人的天賦是靈感的話,你的天賦就是努力了,不顧性命的努力,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那麼拼命,但你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吧?

我回國那天開始算大約有一年了吧?現在你也有了力量了,世界因你的力量而改變了嗎?

本來我只是打算寫一些勉勵的話語,可一提起筆就寫了很多廢話。你是個孤獨的孩子,我從來沒有見過你和我提起過學校的事情,你放學的時候也常常是一個人走,所以我看得出來父母的離異對你的打擊很大,但你每天任然保持微笑好像你對於父母離異這件事情根本不在乎,可你瞞不過我,我永遠記得你每當雨天的時候總是將自己鎖在房間裡,即使吃飯也是滿面的憂傷,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父母在法庭上決定離婚的那一天就是雨天。但你的路很長,有些事情我猶豫應不應該告訴你,或許你還不應該背負那麼大的責任,所以我煩躁的拿著水筆在信紙上塗畫了好久。艾爾斯是個優秀的教育家,我相信在他的教育理念下所創立的學院也應該是一座不錯的學院。

但願在那裡你能找到你戰鬥的理由。

你的師父。

王道將信紙小心的折了起來將其塞回到信封裡,或許是害怕信件受到折損,王道將信封夾到了書裡。

“我去上個廁所。”王道丟下了這句話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學生會室,王道踉踉蹌蹌的朝著樓下跑去,他現在幾乎連剛學會走路的小孩都不如,剛剛他的不小心踩空了一個臺階差點崴到他的腳。他到底想去哪裡?王道也不清楚,跑就好了,去哪都好,只要那裡沒有人,如果真有天邊那就跑到天的盡頭,只要那裡只有自己一個人。

我哪有什麼戰鬥的理由,我只是覺得駭客很帥氣而已,不要用一副過來人的口吻來說教好不好。

我才沒有什麼悲傷呢,他們愛走就走愛離就離,關我什麼事?

什麼孤不孤獨的,我就是覺得那些人很無聊而已,一個人我很快樂啊。

王道不斷的在自己的內心裡呐喊,他一直在欺騙,一直在欺騙自己,直到有一天他欺騙的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

碰!王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粗糙的水泥路將他的手肘幾乎抹掉了一層皮,校服也被弄的髒兮兮的,血從他的肌膚裡一點一點的滲透出來。

“好痛。”一個讓王道略有些耳熟的聲音響起。王道顧不得看傷口急忙轉頭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一個穿著駝色風衣的女孩抱著頭坐在地上,旁邊還有三個粉紅色的行李箱。

“你是哪個班的?怎麼這麼冒失?”寒曦的手裡拿著兩盒飲料說道。

羅什福爾大小姐很生氣,真是太不像話了,自己就去自動販賣機買個飲料。居然就有人就把她學生會的成員給撞了,肯定是這個男生為了搭訕雪麗才故意這樣做的,接下來肯定是他對雪麗說對不起,然後送雪麗去醫務室,接下來再趁機說什麼道歉請客吃飯什麼的,男生真是噁心。

“對不起,我是...”王道下意識的解釋道。

“咦!?”

——————————————————分割線

下午 學生會宿舍 七點半

“我宣佈,從今天起雪麗就是我們學生會的會計了,所以我決定今天晚上為我們的新成員舉行歡迎儀式。”寒曦拍著雪麗的肩膀大聲說道。

“為什麼我沒有這樣的待遇。”王道小聲嘀咕道。

“第一,你今天撞到別人了。”

“這不能算理由吧。”王道有些心虛的瞄了一眼雪麗的的額頭,現在還鼓起了一個紅紅的小包,雖然他已經道歉了,但還是覺得有些對不住人家。

“第二,那天是誰說自己頭疼要早點休息來著?”

“額...那是我不小心摔倒了,不能算吧?”

“最重要的是這個。”寒曦拿出了宿舍的值日表。

“我們的宿舍終於進入了正統有序的模式,這是開天闢地值得載入史冊的一天,週一至週五就可以輪流排序,再也不會因為值日分配不公的問題發生。”寒曦好像在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一樣,打著官腔說道。

“那週六呢?學校雖然規定週末可以不打掃宿舍的衛生,可是週六怎麼辦。”

“抽籤啊,我決定把這種制度命名為週一週五輪流——週六抽籤制度,不覺得我這種及其公平的制度創舉值得慶祝一下嗎?”

“那個...我有個問題會長。”狄安娜說道。

“什麼問題?”

“那個...好像我們忘記買菜了。”

“那快去買啊。”

“學校七點鐘校門就關了,所以不能到學校外的居民區去買了。”

“那超市呢?”

“據說超市的老闆嫌學校收的租金太貴,罷工抗議。”

“宿舍的冰箱裡沒有存貨我看過了。”蘭斯洛特沒等寒曦開口就說到。

“狄安娜忽然盯著王道說”我知道那裡有食物。““你看我幹嗎?”

“王道,昨天晚上我貌似從你的宿舍裡聞到了沙丁魚的味道。”

“額?有...有嗎?”王道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蘭斯洛特,把他抓住。”寒曦突然說道。

蘭斯洛特一下子將王道的兩隻手抓住,固定在桌子上。

“蘭斯洛特你要幹什麼?騎士不得向沒有武力的平民動武,你騎士的精神呢?”

“王道同學請暫且忍耐一下,我不會取你的性命的。”

“那就是我的命啊!”王道望著狄安娜從他宿舍裡抱出來的紙箱說道。

“什麼嘛,一堆泡面和魚罐頭而已,真小氣。”寒曦看了看狄安娜搬出來的箱子撇了撇嘴說道。

“這是我一個月宅在宿舍的食物啊!你看不起,有種不要吃啊。”

雪麗看著這些人吵吵鬧鬧的樣子不由得一笑,恍若曇花一現。

【因為我們的一位讀者要求今天更新一章,狐狸真的要休息了,三天攢存稿,不然的話品質真心上不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