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駭客的青春日記

第二卷 校園日常 家族會議

書名:駭客的青春日記 作者:半醒的狐狸 本章字數:457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45


整個宿舍散發著一股濃郁的泡面味,王道心疼的望著角落裡的紙箱子,原本他一個月的夜宵現在變成了一堆空罐頭和紙殼了。

(你們是豬嗎?這些夠我吃一個月的呀,被你們一頓飯就吃了。)王道幽怨的想到。

“現在我來給你介紹一下。”寒曦走到狄安娜的椅子後面說道。

“她叫狄安娜,是個見習的特工。至於全名嘛“寒曦想了半天,有些懊惱的扯了扯自己的頭髮說“額…..狄安娜你叫什麼來著。”

“狄安娜·格奧爾基耶維奇·普勒斯頓,名字有點長,不過叫我狄安娜就好啦。”狄安娜似乎很喜歡雪麗,她握住雪麗的手說道。(該死的戰鬥民族,吃了我三碗泡面,一個沙丁魚發罐頭。)

雪麗的臉頰兩邊通紅通紅的,不知道是高興還是剛才吃魚罐頭被辣的。

“這個是我的表弟,蘭斯洛特·布洛德,是不列顛皇室冊封的騎士,他可是很厲害的喲。”(英格蘭吃貨,蠢豬,就是他餓死鬼投胎,吃了我幾乎三分之二的存貨。)

“你好,普拉多科同學。”蘭斯洛特站了起來向雪麗伸出了手。

然而雪麗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好像沒有注意到蘭斯洛特朝她伸出了手,蘭斯洛特滿臉尷尬的準備把手收回來。

“你…”雪麗張了張嘴但最後還是沒有說出來。

“抱歉,剛才走神了。”雪麗握手說道。

“沒關係。”蘭斯洛特倒是沒有計較,偶爾會發呆的妹子也是很可愛的。

“這個冒失鬼是王道,中國人,別看他冒冒失失的樣子,其實是個駭客哦。”

王道尷尬的朝雪麗笑了笑沒有說話。(念在我把你撞倒的份上,我就不計較你吃我夜宵的罪過了。)

“王道”雪麗輕聲的重複了一遍,然後走到王道的面前說“這就是你的名字嗎?”她靠的是如此的近,王道幾乎都可以看清楚她那微微顫抖的睫毛。

“你可以離我遠一點嗎?”王道滿臉通紅的向後退了一步。

“王道,這是你的名字嗎?”雪麗又朝著王道的位置逼進了一步,還重複著一樣的話。

“這個…會長剛才應該說過了吧。“說著王道偷偷的朝著雪麗身後掃了一眼看看能不能搬救兵,可是那幾個傢伙不知道這時候跑到哪裡去了,王道心中暗暗叫苦。

“狄安娜你不能讓讓?這麼大一個視窗就你一人獨佔。”

“你現在的工作是去倒垃圾。”

蘭斯洛特立馬就不說話了,他忽然很想扇自己的臉(我讓你和別人賭棋。)

狄安娜依然霸佔著視窗,她的手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攝像機,她將攝像頭對準了視窗,忽然她有些興奮的說“來了來了,看樣子王道同學好像很被動啊,已經被雪麗逼到牆角了。寒曦你快來看看啊,按照腐女們的說法他這個樣子應該怎麼說來著?是小受對吧?”

“嗯,或許是。”寒曦坐在門口的臺階上含糊著答應道,她怔怔地看著庭院裡的水窪,裡面泛著淡淡的銀光。

“王道,是你的名字嗎?”

“是。”王道把自己的臉偏了過去。

“很好聽,我不討厭。”雪麗的眼內終於閃過一絲愉悅的神色,嘴角勾勒出了一個微不可察的弧度。小的只有她自己才能察覺的到,她的笑容就好像冬天陽光一樣,雖然不怎麼強烈卻也給人帶來了點點的溫暖。

雪麗忽然靠到了王道的耳邊,王道想要逃跑,可已經無處可逃了。他想退,可後面是牆怎麼退?可如果前進的話王道估計會有兩個結果:

一.他把雪麗撞倒

二.雪麗的嘴唇會和他鼻子以下,下巴以上的任意部位來個零距離接觸。

無論哪個結果,他都會被定義為欺負女性的變態吧?(這下子完了,老子就是跳進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謝謝。”雪麗靠在王道的耳邊輕聲說道。

———————————————————————————— 分割線

“董事長先生,為什麼到現在我都沒有見到普拉多科小姐呢?”在會議中一位董事站起來問道。

(還是被發現了嗎?這些傢伙的耳目還真是靈通啊。)

“這是鄙人的家事,與您貌似沒有關係吧?”董事長先生看了他一眼說道。

“好奇而已,沒什麼。”那位董事似乎早就料到董事長會這麼說,也沒有在意董事長陰沉的眼神就坐下來了。

“聽鮑倫斯先生這麼一說,我的確好久沒有看見雪麗了,她可是家族的天才,是不是那次宴會上受了什麼傷?”一個打扮頗為時髦的老頭說道。

“沒有什麼事,多謝您的掛念了。”翻譯:(那是我家孩子,不用你來關心。)

“怎麼能不掛念呢?于私作為家族的長輩我禮當去探望一下,於公她為集團帶來了很多的訂單,是集團的功臣,作為集團的董事我也當去看望一下。”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笑著說道。翻譯:(我就要關心,你能拿我怎麼樣?)

“是啊是啊。”四座的董事齊聲附和道。

“小女的習慣諸位也不是不知道,她不太喜歡出門,更不喜歡見一些陌生人,更何況那天的事情對她也造成了一些不小的影響。”董事長很快就收回了他那陰沉的眼神,多年與這些傢伙的明爭暗鬥早已練就了一門“心有驚濤駭浪,面若波瀾不驚”的本事。

“哦?是嗎?那這些東西你怎麼解釋?”那老者將一份文件丟到了董事長的面前。

不用看董事長都知道這裡面的東西是什麼,不過他們肯定是不知道雪麗去了哪才會在這裡和他扯皮。

董事長笑著將文件翻開看了一會兒便說道:“我的肚子有些疼,失陪一會兒。”不到五分鐘董事長先生便笑著回來了。“真的很抱歉,廁所的紙不夠用了,所以就拿檔將就一下。”

“林恩!你到底要瞞我們到什麼時候!“那個老者面色鐵青,厲聲說道。

“您雖然是家族的長輩,但還沒有資格對我直呼其名,您應該叫我林恩·普拉多科。“普拉多科董事長很高興,就算賺了三百億美金他也沒這麼高興過。這些老不死的終於沉不住氣了,他松了松自己的西裝領帶,他不由得對自己那天晚上的決定有些得意,就算不是為了自己的女兒而是為了氣氣這些以老賣老的老東西們也值了。

“林恩,我和你父親擴張家族產業的時候你還在墨西哥的某個農場裡玩踢石頭呢!

”翻譯:(就算你是家族的領袖那又怎麼樣?大爺我跟你爹提槍縱馬的時候你還穿著開襠褲玩勺子呢。)

“是啊,墨西哥的雞肉卷很好吃的,您要嘗嘗嗎?哦,差點忘了您的牙口已經啃不動那種食物了吧?我知道有一家私人醫院的醫生技術很好,換假牙很便宜的,說是我介紹過去的說不定還給您打八折。”林恩冷笑著說道,他早就準備好和家族的這些老東西們撕破臉皮了,這些老傢伙們已經失去了當年為家族開疆拓土的勇氣,現在這些傢伙就是吸食家族血液的寄生蟲。

站在普拉多科董事長身後的秘書小姐的身體都在顫抖,她那鮮豔的紅唇幾乎都要扭曲成了S型,看的出來她忍的很辛苦。

至於幾個年輕的董事則是低著頭裝作看檔的樣子,但他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誰都能看的出來他們忍的很辛苦。終於有一個董事再也忍不住了,他放聲大笑了起來,而整個會議室的年輕董事幾乎全部笑了起來,林恩是家族少壯派的領袖,家族的年輕人大都支持林恩,現在守舊派的老東西們落入下風自然要痛打落水狗。

有一個董事更為誇張,他拿著一張衛生紙蓋在他的鼻子上。他的鼻子不停的發出悶哼的聲音,據說這位老兄最近有些感冒,鼻子有些不通氣。會議後這位仁兄激動的握著董事長大人的手說董事長真是神醫再世,困擾他三天的鼻炎因為董事長大人的一個笑話治好了云云。

“好啦。”坐在角落裡的一個老頭清了清嗓子,聲音像一隻快要死的老山羊讓人提不起任何尊重,他打著玫瑰色的蝴蝶結,穿著黑色的馬甲,不只是聲音就是連衣著都讓人以為是七十年代的酒館侍應生,土的掉渣。

然而整個會議室的笑聲卻因為他那含糊不清的聲音夏然而止。

少壯派的年輕董事們暗道不妙,現在的局勢對於他們來說是稍占上風,可要是這位要支持那些老傢伙的話,勝利的天平恐怕會立刻向那些老傢伙們倒去。只要是普拉多科家族的成員幾乎沒有不認識這位元老者的,他並不姓普拉多科,也不是家族的女婿,可他已經輔佐了連續三代普拉多科家族的領袖了,他和林恩的爺爺是同一時代的人。

在中國古代,他這種人被稱為:三朝元老。如果是這樣還不值得董事們如此,可在林恩爺爺那時候普拉多科家族已經沒落到只剩一家小公司苦苦維持,直到這位出任總經理後,家族才走向了復興之路。

“您有什麼事嗎?”林恩恭敬的走到這個老頭的面前俯下身子說道。

所有的人全部自覺的走出了會議室,包括那些桀驁不遜的老傢伙們,他們雖然是林恩的長輩,但還不是普拉多科家族的家主。就好像中國古代的皇帝,無論地方諸侯的權利再大也沒有資格和皇帝一樣在天壇祭祀上天。

“小林恩啊,我們第一次認識是在什麼時候?”

“是在秋天,那時候我送給您一個柳橙。”

“是嘛,我太老了很多事情都記不起來了。”

“您怎麼會老。”

“是人都會老的,我現在就是一部老舊的皮卡車,不斷的修修補補才能繼續運行,總有一天會散架的。”

林恩端詳著這位慈祥的老人,轉眼間三十年就過去了,原來那個能夠與野獸搏鬥的英雄變成了一個蹲坐在輪椅上的小老頭,這是林恩不敢想像的。是的,林恩從沒想過他會老,也不會認為他會老。你會認為孫悟空會有一天老的揮不動金箍棒嗎?顯然不會,童年的英雄總不會老的,即使他沒有獲得什麼不死不滅的神通。因為他超強啊,一個跟頭十萬八千里,火眼金睛,七十二變,從南天門一路打到玉皇大帝老家的美猴王何止不老不死啊,簡直是永世長存啊。

而在林恩記憶裡他就是童年的英雄,記得那時候秋天林恩跑到農場的果園裡去偷柳橙。小孩子嘛總是頑皮的,然而那一天他的頑皮差點使他喪命。果園的隔壁是個圍獵場,總有些刺蝟之類的小動物從圍欄下滾過來造訪這座果園,然而那天晚上造訪果園的是一頭餓狼。林恩至今還記得,那天晚上他趴在樹上,看著那只獨眼的餓狼不斷的朝著樹上跳躍,即使時隔多年林恩依然記得那頭餓狼口中所散發的腥臭味,和那只綠油油的眼睛。他當時趴在樹上不斷的祈禱著上帝會派天使大人來拯救他。而那天晚上因為家族受到金融危機而愁眉不展的艾文正在莊園散步,他聽到了孩子的呼救聲,由於時間倉促他顧不得拿武器,就慌忙地跑向了橙園,他一腳就把狼給踢飛了兩米多遠,由於他並沒有帶武器,就用隨身的鋼筆當做匕首,乘著狼被踢的暈頭轉向的時候,他一個箭步沖上去對著狼鼻子又是一腳,接著他將鋼筆狠狠的從餓狼唯一的眼珠內捅了進去,狼瘋狂的在地上滾動嚎叫,他拿起了放在樹旁的鋤頭將狼頭骨敲的粉碎!那一刻起,這個男人在他的印象中就是上帝派來拯救自己的天使。即使他長大了,有了妻子和女兒他還是如此的堅信,他是拯救我的天使。

“你是上帝派來拯救我的嗎?”林恩從樹上跳了下來,將一個柳橙遞給了艾文。

艾文驚訝于這個孩子的膽色,別的孩子這時候應該已經嚇哭了吧?而他此時的樣子卻是像一個落難的王,在感謝臣子的救駕之功。

“不是上帝,是我聽到了你的祈禱。”艾文接過了柳丁摸了摸林恩的頭笑道。後來在艾文的支持下,林恩由一個不受待見的私生子變成了家主的指定繼承人。

“林恩啊。”

“您說,我聽著呢。”

“我一直都認為你是一個優秀的領袖,你一定能帶領家族走向輝煌。“

“您言重了,我怎麼值得您如此的誇獎。“林恩惶恐的說道。

“想做什麼就去做吧,放開手去做,普拉多科家的領袖不應該束手束腳。”說到這裡老艾文歇了口氣說“領袖決定的事,錯的也是對的。”

林恩站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像一個聆聽老師教導的學生說道:“是。”

【白銀了,所以結束了自己的休假,開始更新!】

ps:家裡的人很反對我寫小說,不得已,狐狸最近找了一份輕鬆的工作每天上班四小時,寫文轉入地下。以後更新可能要變慢了,雖然原來也很慢。不過每個月五萬字還會保證的,現實的怪物真的很強大,真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