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駭客的青春日記

第二卷 校園日常 運動會ing(二)

書名:駭客的青春日記 作者:半醒的狐狸 本章字數:448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45


叮叮——

學生會的固定電話鈴聲響起。

“什麼事?”寒曦一隻手拿著電話的聽筒,另一隻手還在不停地在一張表格上寫寫畫畫。

“會長,體育館玻璃好像壞了。”

“那就趕緊請校工換玻璃,這點小事不用向我彙報。”寒曦皺著眉頭掛了電話。

叮叮——

“會長。”

“怎麼了?”

“學校掛在體育館的橫幅被打上了奇怪的標誌。”

“你們只管把橫幅掛起來就好了。”寒曦掛了電話,果然在橫幅上打廣告會顯得很奇怪。

叮叮——

“喂,是學生會嗎?”電話的那頭傳來了一個女孩的聲音她哭著說“你們會長在嗎?”

“我就是學生會的會長,你有什麼事?慢慢說,不要急。”

“會長,這裡有色狼在女廁所偷怕。”

“這是風紀會的事情,你打錯電話了。”寒曦無奈的掛掉了電話,雖然她很想幫忙,但學生會的事情的確太忙了,而且這種事情也的確歸風紀會管。

叮叮——

“老闆,給我來份豬扒飯。”

“我….”

“辣椒多放,送到星海學院男生宿舍A樓502號房間。”說完那人便掛掉了電話。

寒曦默默的點開了電子郵箱,寫了一封關於男生宿舍A樓502室某男子有偷窺女廁所嫌疑的檢舉信,寫完後寒曦填上風紀會的郵箱地址,點下了發送鍵。

叮叮——

電話鈴聲再次響起。

“又怎麼了?”

“設備已經全部組裝好了。”電話的那頭傳來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那是學校的校工。

“哦?沒問題嗎?”寒曦舒了口氣,總算聽到了一個好消息了。

“沒問題,供應商派了技術人員來。我們已經做過一次試驗了,設備性能很完美,只是程式…”說道這裡校工大叔不由得有些猶豫。

“程式方面不用擔心,你們負責設備的運行就好了。”

“明白。”

寒曦掛掉了電話看了一眼王道。

“這是個麻煩的事情,所以…”王道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

“所以你昨天熬夜打了一晚上的遊戲?”寒曦一語道破天機。

“沒有。”王道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我沒打遊戲,我沒打遊戲….)王道不停的在心裡自我催眠。

“你打了。”寒曦的語氣變得愈發的堅定了起來,現在她已經用了肯定句了。

“我那是在找靈感,這是個需要靈感的工作。”王道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況且你怎麼知道我打遊戲來著,明明我戴上耳機的。”

“你房間裡的螢幕光已經暴露你了。”狄安娜一邊將表格中的運動員名字錄入電腦一邊說道。

“額…是嗎?”真是失算了,差點忘了電腦螢幕散發的光。

“那麼還有多長時間才能做好?明天晚上就是開幕式了。”寒曦收起了臉上的玩味,一本正經的說道。

“準確的說已經做好了,除了有些細節方面不怎麼令人滿意,明天早上再修改一下就沒什麼問題了。”說著王道將筆記型電腦推到了寒曦的那邊。

雪麗和狄安娜好奇把頭探了過來,十五分鐘後…

“怎麼樣?怎麼樣?”王道小心翼翼語氣裡還帶著一絲期待,就好像在說快來誇獎我吧。

“看起來很不錯誒。”狄安娜驚訝的說道。

“看著的確很不錯,但這真的實用嗎?”寒曦皺著眉頭看著那煙花在螢幕中不斷的閃現,變幻成各種美麗的形狀。

“誒?。”正在得意的王道向寒曦投向了一個不解的目光。

“雖然你做出來的東西挺漂亮的,但你有沒有考慮到實際效果,我們把所有的預算都用來買燃放設備了。”

“這我知道啊,實際效果我也考慮到了,只要有四套煙花設備,呈現出這樣的效果完全不是問題。”

“不,我的意思是我們花光了所有的錢,但只買了兩套。”

“也就是說…”王道張大了嘴巴,有點不敢置信的說道。

“也就是說你做出來的東西根本就沒有用。”寒曦懊惱地扯了扯自己的頭髮,她真因該在他製作程式的時候提醒他或者多找幾個人和他一起做了,這樣的話也能早點發現問題。早知道當時直接跟校長說學生會人手不足就好了,哪用現在這麼苦惱?現在好了,一切都付之東流了。

王道怔怔地看著自己的作品,(我辛苦了這麼久,那麼努力,原來就做出了這麼個華而不實的玩意嗎?果然啊,師父說的沒錯,我果然就是個笨蛋。)他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指甲深深的陷入肉裡。

“好看。”雪麗忽然說道。

王道楞了楞,他看著雪麗那毫無表情臉龐想找到一絲勉強或是鼓勵的眼神,可是他什麼都沒找到。

“可這個東西就是個廢品。”王道自嘲的說道。王道站了起來,他準備離開學生會室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呆一會兒。

“能行的。”雪麗拉住了王道的校服下擺 。

“ 什麼?”王道停住了腳步。

“我相信你。”雪麗抬頭看著王道的眼睛說“你…能行的。”

王道扯了扯自己的上衣下擺想要讓雪麗把手放開,可雪麗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抓得緊緊的怎麼也不放手。

“我出去走走,你放手”王道強壓下頭的煩躁說道。

“能行的。”雪麗知道他是在找藉口,她搖了搖頭依舊說道。

王道打掉了雪麗的手大聲喊道“放手!”他是如此的暴躁不安,像是一頭被逼到牆角的野獸。

“王道!你太過份了。”寒曦看了看雪麗的手,那白嫩的手背都紅了。

王道沒有理會寒曦的叫喊,他把門狠狠的一摔就離開了學生會室。“相信…嗎?”王道揚起了頭,想要把流出來的眼淚留在眼眶裡。多少年過去了,誰對他說過相信這個詞。好像沒有吧?還是過得太久了,我記不得了?他靠在走廊那冰涼的白粉牆上,也不管那蹭的他滿身都是的白灰,只是想要那牆上的冰冷來平靜他那躁動不安的心。你相信我?大小姐你信錯人了啊。我是個騙子誒,連自己都騙的騙子,我這種人還配被說相信這個詞?就因為我救過你一次,你就隨便來找個理由安慰我啊。那也太可笑了吧,其實我當時都想跑的。那種情況誰都可以撲過去的,如果站在你旁邊的是別人,人家也會撲過去救你的

,你根本不欠我什麼,所以請你不要隨便說相信這個詞好不好,我會被你感動的。

他靠著牆緩緩地坐在走廊的地上,烏黑的碎發遮住的他的眼睛,一滴滴渾濁的淚珠悄然滾落。

“請和我一起對抗世界吧!”

“話說王道你當時真是帥呢。”

“王道!你的夢想是什麼?”

“我相信你。”

“喂,臭小子快醒醒。”師父拍了拍王道的臉說“這點程度就想放棄了?”

“我不行的,這些東西我根本看不懂。”

“那想辦法看懂不就行了。”師父的聲音又在王道的耳邊迴響,他仿佛又回到了長安市的那間普通的房子裡,那男人懶洋洋地說道“你要是不好好學,我就等於在你家白吃白住半年誒。”每當那男人說過這話時他總是要摸摸王道的頭說:“所謂放棄就等於否定過去的努力,如果你願意如此的話我立刻就走。”

“真是的,真是太差勁了。”

王道拿自己的臉蹭了蹭自己的領帶,露出了一個堅定的眼神,他站了起來朝著學生會室走過去。開玩笑,他可是在網路上令人聞風喪膽的駭客,美國移民局的安全系統都沒有難倒他,區區一個煙花的燃放程式又算得了什麼?

“對不起。”當王道推開了學生會室的時候,他低著頭把腰微微的屈下說道。

學生會室的眾人驚訝地看著出現在門口的王道,他們沒想到王道這麼快就回來了。

“之前是我耍小性子了,給大家帶來麻煩了。不過沒關係的,重新編輯就是了,現在對這個我也變得熟練了,我一定會在明晚之前把程式編輯完成的。”

“嘖嘖,這就對了嘛,不過王道。”狄安娜閃過了一絲壞笑說“你剛才到底跑到哪裡去了,領帶上的鼻涕眼淚怎麼到處都是啊?”

這個…是水,是水。”王道慌忙解釋道。

“看在你悔恨的都哭了的份上我就原諒你了。”寒曦笑道。

“我哪裡哭了?”

“等你把臉上的灰擦乾淨再狡辯吧。”

“哈哈哈….”學生會室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就連雪麗也勾起了一個美麗的笑容。

伴隨著王道紅著臉慌忙跑向了樓下的洗手間的動作,真像一部輕鬆的校園喜劇。

——————————————————————————分割線

學校觀眾台坐得滿滿的,無論是島上的居民還是學校的學生都沒有說話,操場很是安靜甚至能聽得到居民區的犬吠之聲,太安靜了,靜得連呼吸都讓人覺得困難。隨著一個突如起來的響聲,打破了這寂靜的夜晚。

一道紫色的流光緩緩的升起,照亮了人們的臉龐,那道流光並沒有像普通煙花一樣在天空中綻放出美麗花朵,而是拖出了一道美麗的弧線,這還是煙花嗎?在場的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疑問。這簡直是劃過天空的流星,不,流星太快了,流星的美麗只有一瞬間,而他的美麗卻是永恆。

又是一道紫色的流光出現了,他出現的是那麼的突然就好像是被神靈憑空造出來的一樣。兩道紫色的流光畫出美麗的線,它們互相吸引,靠近。在身後拖出了長長的尾巴,那尾巴是由無數的紫色小顆粒組成的,就好像紫色的螢火蟲。隨著它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它們的顏色也越來越淡,終於,在它們相碰的那一刻,它們化作了漫天的塵埃。

https://image.iqing.in/book/18100/36639/199299/f0df03dc-8af8-4fdf-a258-76a448222b1e.jpg

“我說得沒錯吧?學生們可以把事情做得很好。”校長望著那美麗的煙火笑著說道。

法蘭克老師張了張嘴想反駁校長,但他忽然發現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地方好說的,這種開幕儀式已經是按照奧運會的標準來辦了,根本沒什麼好挑剔的地方了。

“你這老傢伙。”法蘭克端起了白色的骨瓷杯喝了一口。

“噗。”法蘭克主任將杯子裡的紅茶全部吐了出來。

“秋天容易上火,所以我給你加了點冰。”校長得意的看著法蘭克主任說道。

“艾爾斯!”法蘭克主任憤怒的將骨瓷杯砸向了校長。

校長隨手接下了白色的骨瓷杯笑著說道“開個玩笑而已,不要摔杯子嘛杯子很貴的,我現在為了給你們發工資都成窮光蛋了。”

“是啊,某個窮光蛋還剛給學生會批了三千美金的預算。”法蘭克主任沒好氣的說道。

校長忽然皺了皺眉頭,好像在忍受什麼痛苦。

“你怎麼了?”法蘭克主任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沒什麼。”校長擺了擺手。

法蘭克主任終於知道是哪裡不對勁了,校長和他聊到現在居然一直戴著手套。

“把手套拿下來,我看看。”

“果然瞞不過你啊。”校長苦笑著把手套摘了下來,他的手上是一道恐怖的傷口,從他的手碗一直延伸到虎口。如果那道傷口再深一點就能把他的手切掉三分之一。他的傷口處被線縫了起來,密密麻麻大約有十幾針。

“你是怎麼搞得?”法蘭克問道。

“放心,我可沒有去惹事生非,我還等著孩子們畢業的時候,我給他們頒發畢業證書呢。”校長笑著將手套戴了回去。

法蘭克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校長隨即不再說話。

在校長辦公桌的抽屜裡,一顆網球上嵌的一個玻璃碴子閃發出尖銳的光芒。

https://image.iqing.in/book/18100/36639/199299/692fdde4-80c2-464c-90de-b77c2b1f378c.jpg

https://image.iqing.in/book/18100/36639/199299/c6925a84-23d3-4dd7-94c5-04bc37cbf830.jpg

https://image.iqing.in/book/18100/36639/199299/057bcc13-f6e1-4718-b814-a45309890771.jpg

【在網上找到的圖片,大家可以聯想一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