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駭客的青春日記

第二卷 校園日常 來自風紀會的委託

書名:駭客的青春日記 作者:半醒的狐狸 本章字數:319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45


哀彌夜把手放在學生會室的桌子上,用自己的手指有規律的敲打著學生會室的桌面,整個房間靜悄悄的,只有噔噔的聲音回蕩在整個房間裡。

王道有些莫名的心慌,隨著哀彌夜敲擊桌子的聲音仿佛自己的心臟也跟隨著那只手指敲擊的旋律而跳動。

“啵。”

隨著一瓶汽水打開的聲音打破了這可怕的敲擊聲,雪麗默默的將易開罐的拉環丟到垃圾桶裡,然後將汽水放在桌子上就繼續研究遊戲攻略去了。

“這確實是風紀會的事情,你說的沒錯。”哀彌夜歎了口氣,隨即停下了敲擊桌子的動作。

寒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後拿起了桌邊的紅茶向著雪麗的方向舉了舉杯好像是在讚賞雪麗剛才的舉動,她擺出了一個勝利笑容說道“你知道就好。”

“那如果我以個人的身份來請求王道同學幫我的忙呢?”哀彌夜走到了王道的面前欠了欠身說“你願意幫助我嗎?”她居高臨下的朝王道伸出了手,好像一個禮賢下士的君王。她只是穿著黑色的皮鞋,可卻不遜於穿著水晶鞋的名媛貴婦;她僅僅是穿著樸素的校服可卻比身著晚禮服的公主還要優雅;所謂真正的王者,即使身穿布衣,有求於人,也是要居高臨下的。

王道被這突如其來的邀請驚得有些不知所措,他現在該說點什麼?立馬跪地磕頭說:臣誠惶誠恐,不勝榮幸?還是學諸葛亮羽扇輕搖,牛逼哄哄地說:道久樂耕鋤,懶于應世,不能奉命。翻譯(我王道就喜歡在學生會裡跟大家撕逼劃水,懶得幫別人忙了,謝謝女王陛下看得起我。)

“理由呢?”在王道猶豫不決的時候寒曦冷笑地說道“你什麼理由都不說就把我的人要走?”

“這是我個人的請求,與學生會無關。”哀彌夜帶著不解的眼神看著寒曦,她不明白寒曦為什麼要這樣刁難她,之前寒曦拒絕她的理由還情有可原,可現在哀彌夜卻覺得寒曦有些強詞奪理了。

“我說的也是個人的事情!與學生會無關。” 幾滴紅茶從骨瓷杯中撒落,這對她來說已經是極大的失態了,她一直都像個卓越的政治家。即使面對再危險的事情她都能從容應對,就算明知道帝國大廈的那場宴會隨時會有殺手出沒她都能和王道談笑風生,可這一刻她再也不能風輕雲淡下去了。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那是我費盡千辛萬苦才找來的同伴,你居然就想這麼輕易的就借走,你以為你是誰?法蘭西的皇帝陛下嗎?不!就算是皇帝那又怎麼樣?如果拿破崙從棺材裡爬出來想要朝我要人,也得經過我的同意。我…已經捨棄的夠多了。)寒曦似乎是觸動了什麼回憶,她的手顫抖的更厲害了,已經有幾滴茶水濺落到她的裙子上,倒映在茶水的那雙眼中流露的是什麼啊?悲傷、憤怒還有不甘。

“什麼意思?”哀彌夜疑惑地看著寒曦說道。

“他的命是我救的,人也是我帶回來的。”直到滾燙的紅茶從裙子滲透到了寒曦的大腿上時她才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她將紅茶放到桌上說道。 “我有權知道你要讓他去幹嘛?”

“原來是這樣。”哀彌夜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個了然的眼神說道,哀彌夜也聽說過學生會的種種事蹟,但她也只是把那種玩意當故事聽聽。畢竟那種爛大街故事的真實性的確很讓人懷疑,比如說身為駭客的王道在大街上被中國的黑幫追殺,在危難之際學生會的成員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會長寒曦開著經過改裝的超級跑車把黑幫的車輛撞得人仰馬翻,然後格鬥社社長狄安娜大發神威一人單挑幾十人。這還是其中比較正常的版本,更離奇的還有什麼馬術社社長蘭斯洛特策馬奔騰,一刀砍爆黑幫的汽車。至於在帝國大廈的那場經歷就更扯淡了,什麼蘭斯洛特變身鋼鐵俠一個導彈秒殺幾百個恐怖份子,狄安娜一槍打爆了恐怖份子的高達什麼的。雖然這些東西很不靠譜,但裡面因該還是有一點真實的東西的,雖然沒那麼誇張但他們應該是經歷了好多事情,甚至生死相隨也不是沒有可能的。而且從寒曦的反應上來看他們很有可能就是那樣的同伴,這樣說來也難怪人家會這麼刁難她了,自己連幫忙的內容都沒說就要把她的生死夥伴借走的確有些說不過去。

“是這樣的,你們看這個。”哀彌夜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小本子封面是普通的黑色革制封面,上面寫著工整的

楷體字看起來本子主人的硬筆書法相當不錯。

“這是什麼?”寒曦接過這個奇怪的小本子疑惑地問道。

“你仔細看看就知道了。”

“這上邊怎麼有我的名字?”寒曦翻開了第一頁剛看了一眼就皺起了眉頭。

“我看看。”狄安娜把本子從桌上拿了過來,看了一會兒狄安娜輕咦了一聲道“這上邊也有我和雪麗的名字誒。”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上面怎麼會有這麼多女生的名字?”寒曦問道。

“這是我從一個男生手裡搜查到的,據他說這是男生們對於女生暗中搞的排名。”

“啪!”杯子被捏碎的聲音響起。

眾人朝著狄安娜投出了不解的目光。

“不要緊,剛才喝茶被燙著了,所以有點激動。”狄安娜笑著把碎片全都丟到垃圾桶說“你們繼續。”

(哪個不長眼的居然把老娘的排在第五十名。)狄安娜心中怒吼道。

“這件事情的確很惡劣,但沒有必要讓王道幫你吧?風紀會的人完全能夠查出來這是哪些人幹得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好了。”她長歎了口氣說“你再看看後邊。”“這怎麼回事?怎麼重複了?”寒曦仔細的看了看又說“不對,這個排名發生變化了。”

“這個排名在筆記本上一共出現了兩次,一個日期是九月十五號,另一個日期是十月十五號。”

“這個排名還會定期更新?”寒曦有些不敢相信。

“不僅如此,你看看後面吧。”哀彌夜搖頭道。

寒曦又翻到了後面的一頁,這一頁就寫的更加詳細了而且還圖文並茂。排名靠前女生的興趣愛好、家庭住址,手機郵箱什麼的都被列印在上面了,更有甚者還附上了入學的照片。

“看來事情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學校的檔案應該是洩露了。”寒曦的眉頭緊皺。

“難道是有小偷去偷學校的檔案嗎?”蘭斯洛特猜測道。

“我問過教導處的老師了,學生們的資料全部都是存在伺服器裡的,根本就沒有紙質的文檔。”

(那麼,就是有人入侵學校的伺服器竊取了學生的個人資料了。)所有的人都這樣想到。

“學校伺服器的安全系統就那麼脆弱?”寒曦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學校的伺服器的安全系統沒有任何問題。”王道說道。

“不可能,不然的話那些資料是從哪裡來的?”哀彌夜斬釘截鐵地說道。

“你聽我說,他只是去看看那些女生的個人資料,對於他來說只要拿到學校伺服器的內部流覽許可權就行了。”

“什麼意思?”哀彌夜被王道這番話給說迷糊了。

“怎麼說好呢?如果把學校的伺服器比作一個景區,那學校的官網論壇就是公共免費場所,誰都可以進來玩。更深一層,就是學生的檔案,那屬於付費場所只要花點小錢就可以進去。”王道停止了搖椅子的動作說“你應該是想讓我查查入侵者到底是誰吧?很可惜,他是走正規程式流覽景區的,我查不到”

“你是說洩露資料的人更本就沒有入侵學校的伺服器?”

“對啊,手段還挺高明的,他應該是盜了某個管理員的帳號流覽檔案的。不過真正的駭客才不會拿著這些東西到處宣揚,估計又是哪個自學的野路子。”王道搖了搖頭說道。說實話,王道懶得管這事情。在他看來對方不過是掌握了點小小的駭客手段就開始向全世界宣佈自己力量了,這種事情在現實中他見得還少嗎?王道對這種事情見得多了,比如在影子地獄的時候,他們隨便公佈出了一些過時的網站攻擊軟體就被一些對駭客抱有憧憬的人拿去攻擊政府的網站了。然後政府的網站被攻擊崩潰後那些人居然還在微博,推特上大肆炫耀自己的豐功偉績,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是駭客似得。結果三天后就被員警抓住了,可笑的是警方居然還以為自己抓到什麼很流弊的駭客。其實呢?是一群連程式都不會寫的中二青年。

王道能不能幫到哀彌夜呢?答案是能,但很麻煩。而王道最討厭的就是麻煩的事情,所以王道現在要找一個委婉的方式來拒絕主席大人。

(額...該用什麼理由拒絕好呢?就說對方的手段太高明我也無能為力好了)

“我同意。”正當王道準備拒絕的時候寒曦說道。

(今天大嫂生孩子,差點不能更新。是個男孩,有八斤重。我多了個侄子,然而還沒有女友的我被老哥強行喂了狗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