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第23章 纏綿之夜

書名: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作者:萌兔 本章字數:321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4日 19:47


阮向北放開夏然,躺到床上,雙手枕在頭後:“我倒是無所謂,關鍵是要是這消息不小心被傳播出去,大家都知道我阮向北家裡養了個女人和孩子,一定是以為我隱婚生子,卻又和你分房睡,大家一定會以為我不喜歡你,不知道多少女的想要嫁給我呢,到時候她們一定會視你為眼中釘肉中刺,你還想多幾個催甜甜嗎?”

阮向北的一番話成功阻止了夏然想要開門沖出去的舉動,夏然回頭氣憤的盯著他,卻說不出話來。

“好了,別生氣了,”阮向北拉住夏然的手腕,將她拉到床前,“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那些人欺負你的。”

夏然看著阮向北帶著笑,略微有些真誠的眼神,只好說道:“我困了,想好好睡一覺,晚上你不許動我。”

“好。”阮向北一口答應道。

他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夏然躺過來。

夏然關了燈,躺倒另一側床邊,背對著阮向北,離得他遠遠的,阮向北真的是後悔自己怎麼當時就買了這麼大一張床。

晚上,夏然正睡的香甜,誰知“咚”的一聲,她竟然從床上掉了下去。

她忘了此時是在阮向北的房間睡覺,她還以為是在自己的房間,下意識的想要趴著睡,沒想到撲了個空,一下子摔到了地上,手腕正好碰到了床頭櫃,磕出一片淤青。

夏然睡的正香,一下子摔倒地上叫了一聲睜開眼,看著漆黑的周圍,只感覺手腕很疼,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

倒是阮向北聽到聲音,連忙走到夏然身邊將她從地上抱到了床上。

“嘶——”

夏然的手腕被阮向北碰到,疼得她發出聲音。

阮向北打開床頭燈,查看夏然的手腕,只見青紫了一片。

“我去拿藥。”

阮向北說著走出房間,不一會兒拿著一個藥箱走了進來。

他拿出一瓶活血化瘀的藥油塗到夏然手腕上,動作小心翼翼。

“怎麼睡個覺還能把自己弄傷,你怎麼這麼笨。”

夏然撇撇嘴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掉下床了。”

“還有哪裡摔到了嗎?”

阮向北說著就要檢查夏然的身體。

“沒,沒有了。”夏然連忙用被子捂住自己。

阮向北將藥箱放回去,再進臥室時,夏然已經躺下了。

“過來。”阮向北道,語氣不容置疑。

“我好困,要睡了。”夏然依舊是躺在床的一角,不理會阮向北。

夏然不過來,阮向北便湊了過去,將夏然抱在懷裡。

“阮向北!”夏然作勢就要坐起來。

“你要是往上睡覺不想掉下去的話就別動。”阮向北摟住夏然的腰。

背靠著阮向北結實的胸膛,一股暖意自背後傳來。

“那你往後一點,我過去一點,我快要掉下去了。”夏然道。

阮向北退到床的中央,夏然也退出了床邊,平躺在阮向北身邊。

摸著自已的手腕,夏然沒想到只是輕輕一撞,竟然會有淤青。

“還疼嗎?”阮向北見她摸著自己的手腕,以為自己剛剛可能碰到她的手腕了。

“有一點。”

阮向北抓住夏然的手臂,輕輕地對著夏然的手腕吹氣:“這樣會不會好一點。”

夏然被他孩子氣的舉動逗笑了:“阮向北,我發現你有的時候真的是孩子氣,手腕痛吹一吹就不痛了?”

阮向北看到夏然嘲笑他,伸手在夏然腰間撓她癢癢:“你敢笑我,嗯?”

夏然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別人撓她癢癢,頓時縮成一團,求饒道:“我沒有笑你。”

“晚了,我剛剛都聽到了。”

“好了……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嘲笑你了。”

阮向北知道夏然身上有傷,也沒有過多戲弄她,順勢壓到她的身上:“我看你就是欠吻。”

說完,便捉住夏然的唇吻了下去。

起先,他還溫柔的和夏然纏綿,到後來攻城掠地,仿佛要將夏然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屋子裡的溫度在一點一點上升,孤男寡女兩個人此時在床上纏綿,一不小心就會擦槍走火。

感覺到阮向北的身體越來越燙,夏然雙手撐在他的胸前,示意阮向北放開自己。

阮向北放開夏然的唇,轉而親吻她的勃頸一路下滑,夏然驚呼道:“阮向北,不要。”

“不要?不要什麼?”他的聲音魅惑沙啞,帶著性感和壓抑。

“我困了,我們睡覺好不好。”夏然說著就要往邊上移,試圖離開阮向北的身體,再這樣下去她怕阮向北真的做出什麼來。

可是我不困,”阮向北抓住夏然,重新將她禁錮在自己身下,“大晚上的,你難道就不想做些什麼嗎?”

“不想,”夏然斬釘截鐵道。

“可是我想。”阮向北說著就要親下去。

夏然伸手捂住他的嘴:“阮向北,家裡可是有外人在,我們弄出什麼動靜被人家聽到了可不好。”

阮向北拿開夏然的手,轉而在她手上親了一下:“沒事,你要是怕丟人,你不要叫好了,我反正不怕丟人。”

“我不想要,”智取不行,夏然就來軟的,“我大姨媽來了,不行的。”

“你哄誰呢?”阮向北說著伸手就要向夏然的睡裙底下探去,“讓我看看你月經到底來了沒有。”

阮向北的舉動嚇得夏然連忙夾緊了雙腿:“好了,我騙你的,沒有,沒有。”

“既然沒有,那我們不如開始吧。”

“我不要。”夏然縮著身子,依舊是拒絕。

“為什麼?我們又不是沒做過,你怕什麼?”阮向北在她耳邊輕輕吐氣,弄得的她耳朵癢癢的。

“我們……我們這算什麼,我和嬌嬌住在你家,我晚上和你上床,我這是被包養了嗎?”夏然的話裡有幾分落寞。

不是被包養,就是和妓女沒有什麼區別。

“你要是願意,明天我們就去領證去。”阮向北看著夏然道。

阮向北猝不及防的一句話惹得夏然驚訝的看向他,只見他眼神堅定,一點也不像開玩笑的樣子,夏然的心漏跳了半拍。

只是她還能再相信男人嗎?經歷過齊楓,她早已對所謂的愛情心如死灰。

阮向北也許只是在開玩笑,也許只是想今晚得到她的身體,床上的誓言,有多少是真的?

“我這輩子不會再結婚了。”夏然別過頭,不看阮向北。

此時,嬌嬌的哭聲從隔壁房間傳來,夏然轉身離開了阮向北的懷抱,去了隔壁房間。

渦嫂正在抱著嬌嬌哄她,夏然從渦嫂懷裡接過嬌嬌哄她。

哄完嬌嬌,夏然怎麼也不想回到阮向北房間,轉身便去了書房。

第二天早上醒來時,夏然意外的發現自己竟然在阮向北的床上,這個傢伙,昨晚是什麼時候把自己抱過來的,還是自己夢遊,主動跑到了他的床上。

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裙子,還算整齊,看來阮向北晚上也沒有對她做什麼。

時間還早,阮向北躺在一旁睡的正香,渦嫂已經起來做早飯,嬌嬌還在睡覺。

“阮夫人,你醒了。”渦嫂笑著和夏然打招呼。

“嗯。”夏然點點頭去洗漱。

習慣性的早上打開電視,夏然在廚房幫渦嫂做早餐。

女主持人幹練的聲音播報著當地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件。

“昨晚,莫氏公司CEO在某飯店中毒身亡,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據專業部門檢測,中毒原因為鉛汞中毒,警方已開始對嫌疑人進行調查……”

夏然聽著新聞播報,不知不覺將牛奶倒到了手上。

“阮夫人。”渦嫂叫了一聲夏然。

夏然回過神來,忙放下牛奶擦桌子。

莫氏公司CEO不就是昨天晚上那個人嗎,他中毒死了,當時她和阮向北都在一起和他吃飯,那他們不也就是嫌疑人嗎!

想到這裡,夏然連忙跑到房間內去拉阮向北:“向北,醒醒,出事了!”

似乎睡的正香,被夏然叫醒,他猛然坐起來,看著她:“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嬌嬌又生病了?”

“不是,”夏然皺著眉頭,“昨天那個和我們一起吃飯的莫氏公司的CEO中毒死了!”

“哦。”阮向北淡淡應了一聲,躺回到床上蒙上被子,似乎是又要睡覺。

夏然拉開他懷裡的被子:“昨天我們都在現場,我們兩個都是犯罪嫌疑人!”

阮向北懷裡沒有了被子,轉而抱住夏然的腰,讓她趴到自己懷裡:“你慌什麼又不是你下的毒。”

夏然才反應過來,對呀,又不是她下的毒,她慌什麼。

“可是,我們現在是嫌疑人呀,萬一有人誣陷我們怎麼辦?”

阮向北拍拍她的後背:“放心有我呢。”

因為死的人是莫氏公司的CEO影響力很大,所以警方很是重視這次的案件。

夏然一早上都是心神不寧的,只要沾上和法律有關的事情,她就覺得莫名的害怕。

果然,中午的時候,有員警按門鈴,夏然和阮向北對視一眼,知道員警來了,便打開了門。

阮向北和夏然坐在沙發上,嬌嬌坐在地上玩耍,任誰看,都是一副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樣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