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第24章 事情真相

書名: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作者:萌兔 本章字數:207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4日 19:48


可是當員警問到兩人關係時,阮向北回答女朋友,員警向阮向北投來詫異的目光。

“沒結婚就生孩子,孩子算是黑戶,要罰款的,明天記得去生計局一趟,還有趕快把結婚證辦下來。”

夏然見員警似乎是說的沒完了,便打岔道:“孩子是我和前夫的,我們已經離婚了。”

員警看了兩個人一眼,便沒再說什麼。

員警問什麼,夏然和阮向北便老老實實的答什麼,一直到傍晚,員警才走。

送走了員警,夏然回頭看到阮向北癱在沙發上,她走過去,坐到他身邊質問道:“剛剛員警說,莫氏公司的CEO是因為喝了那碗蓮子粥中的毒,可是我也喝了,我卻沒有事。”

“那是因為你體質好。”阮向北道。

“你看見我喝了,知道裡面有毒,所以才讓我喝那杯帶油的酒的對不對,讓我把所有吃的東西全部都吐了出來。”夏然不依不饒的問道。

阮向北伸手敲了敲夏然的腦袋:“看來你也不算笨嘛。”

夏然驚訝的捂住嘴巴:“毒是你下的?!”

阮向北將夏然抱到懷裡:“當然不是,怎麼可能是我。”

“那你怎麼知道裡面有毒?”

“我看到了。”阮向北淡淡道。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他?”夏然不解道,“那可是一條人命啊。”

阮向北看著電視道:“然然,等過幾天你就知道我為什麼不救他了。”

夏然聽不懂阮向北的話,他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她實在是看不懂。

“既然你知道那粥裡有毒,那你一定看到是誰下的了,你剛才為什麼不告訴員警?”

阮向北搖搖頭:“我不知道是誰下的毒。”

“那你怎麼知道裡面有毒?”

“松鶴延年的餐具都是定制的,每個餐具邊都是鑲銀的,就是為了防止發生食物中毒,那碗粥端上來的時候,有一點濺到了盆邊,銀邊變黑了,我就知道有毒。”阮向北低頭似是嘲笑一般,“德卿把餐具有銀邊這個事情寫在功能表上,可是真正仔細看功能表的,又能有幾個人。”

“德卿?德卿是誰?”夏然不禁好奇的問道。

“松鶴延年的老闆。”阮向北道。

夏然一直在家等著案件的進展,好在飯店裡面有攝像頭,所以案件調查的還算順利, 只是最後的結果讓夏然大吃一驚。

根據員警提供的攝像錄影,服務員端著粥去包廂的時候,有一名男子端著一杯水和服務員碰了一下,水不小心撒了一點到粥裡,根據那名男子的口供,那杯水裡正是鉛汞混合物。

而那名男子正是那天在檯球廳調戲夏然的黃髮男子——阿富。

根據阿富交代,他平常經常去檯球廳打檯球,所以跟老闆老肉很熟,前幾天他聽老肉說起莫氏公司CEO要請他去松鶴延年吃飯,所以就萌生了下毒的想法。

他之所以想殺莫氏公司CEO是因為莫氏集團製

造假藥,害死了他的母親。

當然,新聞上報導的這一切夏然一個字都不相信,她只想聽聽阮向北怎麼說。

只是阮向北從早上就出去了,也沒有讓夏然跟著去公司,一直等到晚上十點,阮向北都沒有回來,夏然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著看著便抱著枕頭睡著了。

阮向北回來的時候已經到了淩晨一點,聽到有人按門鈴,夏然猛然從夢中驚醒,起身開門,只見顧小白扶著爛醉如泥的阮向北站在門口。

“他這是怎麼了?”夏然很少能夠看到阮向北喝醉。

“嫂子,先別說了,讓我扶阮少進去。”

顧小白將阮向北扶到臥室的床上,轉了轉有些酸痛的肩膀,顧小白道:“嫂子,阮少喝了好多酒,你今晚好好照顧他,我先走了。”

“嗯。”夏然忙著給阮向北蓋被子,慌亂的應了一聲。

阮向北身上有很大的酒氣,襯衣前面都濕了,夏然將她的上衣脫掉,給他換上了睡衣,又將他的鞋和襪子脫掉用濕毛巾給他擦臉。

看到被自己丟在一旁的襯衣上殘留的口紅印,夏然心裡莫名的不爽。

他是別人口中的阮少,今天一定是出去應酬了,因為有這些鶯鶯燕燕,所以才沒有叫上自己,在他心裡,或許自己真的只是個照顧他的秘書。

將襯衣扔進洗衣機中,夏然回到臥室,看到阮向北從床上坐起。

“我這是在哪?”

夏然走過去扶住他:“向北,這是在家裡。”

“家裡?然然?”

夏然握住他的手:“嗯,是我。”

阮向北抱住她的腰,夏然一個沒站穩,倒在了他的身上。

“一起睡。”阮向北說完,一條腿壓在夏然的腰上,一隻胳膊攬住她的腰,便沉沉的睡去,

阮向北睡的很沉,幾乎全身所有的力量都壓在了夏然身上,夏然推不開他只好作罷。

早上,他是被嬌嬌的哭聲吵醒的,阮向北側著身子睡在另一側,夏然起身去抱嬌嬌喂她吃奶。

阮向北直到中午才睡醒,夏然看到他換上了一身傢俱常服,揉著太陽穴出來,就知道他一定是因為昨晚喝酒太多頭疼了。

“吃點藥吧,吃完了頭就不疼了。”夏然將藥和一杯熱水放到阮向北面前,這藥還是她今早到樓下去買的,為的就是防止阮向北早上起來頭疼。

阮向北草草吃了一點東西,喝了藥,就又回房間睡覺去了。

這次不用阮向北威逼利誘,夏然主動走到阮向北房間,坐到他的床邊:“你昨晚去哪裡了,怎麼喝那麼多酒?”

阮向北看著她笑,握住她的手:“怎麼?擔心我了?別生氣,以後我出去喝酒都帶上你。”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阮向北反問道。

“你昨天有沒有看新聞,謀害莫氏公司CEO的殺人犯找到了,竟然是那天在檯球廳的那個黃頭髮的男的!你還記得嗎?”夏然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