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第25章 夜總會

書名: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作者:萌兔 本章字數:317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4日 19:47


“嗯。”阮向北回答的波瀾不驚,似乎對這個答案漠不關心。

“你早就知道了?”夏然問他。

“昨天就知道了。”阮向北說道。

夏然既費解又驚訝:“你說這個阿富,看起來膽子挺小的,沒想到還有膽子想出這種辦法來害人!”

“人被逼急了,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莫氏公司做假藥害了不少人,這也是他應有的下場。”

“可是也沒有新聞報導出莫氏公司生產假藥啊,就算是真的,也是莫氏公司總裁的事,關CEO什麼事?”

阮向北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總裁再有能力也是一個人一雙手,他需要有人來替他辦事,那替他辦事的人就是從犯,也應當受到懲罰,至於莫氏公司做假藥這件事,紙是包不住火的,總有一天會被發現的。”

夏然看著阮向北,忽然覺得這幾天發生的一切事情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似乎對每一件發生的事情都不感到驚訝,甚至表現十分平淡。

“向北,我怎麼感覺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似乎你都不感到驚訝,好像都在你的意料之中?”夏然忍不住試探性的問他。

阮向北坐起來寵溺的刮了一下夏然的鼻樑:“你當我是你呀,心裡面想的什麼全部都表現在臉上。”

夏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著阮向北微笑的臉不置可否。

阮向北重新躺回到床上:“然然,我先睡一會兒,晚上帶你出去玩。”

阮向北所說的帶夏然出去玩實際上就是去當地最大的一家夜總會元初夜都。

下車到了夜總會門口,看著金色霓虹燈照射下的,像城堡一樣宏大的夜總會,進進出出的穿著裸漏的女子,夏然拉著阮向北的手再也不肯向前走一步。

“怎麼了?”阮向北問。

夏然站在車門前不肯向前走一步:“向北,你自己去吧,我還是回家吧。”

阮向北走到夏然身邊抱住她的腰:“早上還問我昨天晚上去哪裡了,然然,我知道你擔心我。以後不管我有什麼應酬都帶上你,不好嗎?”

夏然心想她什麼時候說過擔心他了,嘴上說道:“我也不知道你是來這種地方,我不想去。”

“你怕了?”阮向北問夏然,“你告訴我你怕什麼?”

“我不是怕,”夏然道,“我只是不喜歡去這種地方。”

她原先是老師,本身就有一種保守的思想在腦子裡,總覺得夜總會這種地方不是什麼好地方。

“別怕,有我在,你怕什麼?”阮向北耐心的哄著夏然道,“而且我今天只帶了你一個人來,你要是回去了,萬一我喝醉了,誰送我回家。”

夏然為難的看了一眼阮向北點了點頭。

與夏然的想像不同,元初夜都裡面並沒有像她想像的一樣紙醉金迷,反而很安靜,只是時不時的有穿著性感的女人走來走去。

阮向北牽著夏然的手直接去了五樓。

樓道裡燈光並不充足,裝飾著花草樹木,阮向北牽著夏然走在前面,透過每個包廂的玻璃,夏然可以看到裡面的情形。

大部分都是美女作伴,飲酒作樂和唱歌。

夏然想起了上次齊楓將她送給莫耀南的那次,也是在這樣的包廂,她被莫耀南欺負,還是阮向北挺身出救了她。

覺察到身後的夏然有些不對勁,阮向北回頭問她:“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夏然搖搖頭:“沒有,就是想起了一些事。”

阮向北似乎是猜到了夏然心中所想,停住腳步將她緊緊抱在懷裡:“沒事的,不是有我在嗎,什麼都不用怕。”

溫暖的胸膛貼著自己,夏然感到莫名的安心。剛一進包廂,夏然就看到一名男子摟著一個穿著暴露的女人坐在包廂內喝酒,男子手不安分的在女人腿上亂摸。

夏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頭,阮向北將夏然摟在懷裡。

“阮少!你來了,快請坐,快請坐!”男人站起來和阮向北握手,夏然坐到阮向北身旁。

阮向北給夏然開了一瓶可樂放到她面前,剛剛那名坐在男子身邊的女子拿起話筒去點歌。

夏然就坐在阮向北身邊有一下沒一下的喝著可樂,每次阮向北都以秘書的身份帶她出來,可是她偏偏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秘書。

接下來又來了三個男人,叫了四個陪酒的小姐,好在包廂很大,並不顯得擁擠,夏然坐在挨著牆的一邊,旁邊是阮向北,那些陪酒的小姐看到阮向北身邊坐著女伴,倒也沒過來勸酒。

來的這些男人

有一個讓夏然印象深刻,阮向北叫他迢哥,頭上有一道顏色很深的刀疤,脖子上戴著一個大金鏈子,看起來就像是平常電視裡面演的黑幫老大。

陪酒的女子唱了一首歌,歌聲婉轉動聽,眾人拍手叫好,包廂裡面的氣氛仿佛一時間到達了高潮。

迢哥笑的聲音最大,不住的拍手叫好,然後一把將女子摟進了懷中。

突然迢哥的手機響起,他也沒有避諱眾人,直接當著大家的面接了電話。

只是簡單的說了兩句話他便掛了電話。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一會兒我給大家看個人。”迢哥的聲音爽朗,聽得出此時他應該很開心。

不一會兒,兩名身穿黑色緊身衣,黑色褲子戴著黑色墨鏡的兩名肌肉壯碩的男子將一個用黑布遮著臉的人帶了進來。

迢哥一甩手,兩個年輕人把中間那名男子臉上的黑布摘掉,包廂裡的燈光並不明亮,男子被摘掉黑布後,夏然依稀可以看到他的臉上似乎是有傷痕。

夏然只覺得這個人面熟,仔細想了想後忽然想起裡這個人似乎是莫耀南公司的員工,因為齊楓和莫耀南時常有商務往來,所以夏然經常跟著齊楓去參加莫耀南主持的大大小小的聚會,這個王部長她倒是有印象。

“王部長,好久不見啊。”迢哥似笑非笑和王連打招呼。

王連冷哼一聲:“哼,阮向北、緬起,我就知道是你們。”

阮向北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王連,只要你老老實實說實話,我們不為難你。”

王連像是瘋了一般大吼道:“我告訴你們,你們這是非法囚禁,是觸犯法律的,我要去法庭上告你們去。”

“媽的,吼什麼吼。”迢哥是黑道上的人,平時幹的就是幫你討債抓人的活,最忌諱別人在他面前提員警,王連大聲嚷嚷要去派出所告他們,迢哥自然不再有耐心和他周旋。

現在王連兩邊的年輕人看到王連把自己的老大惹急了,其中一個人踢了他一腳,沒想到王連就順勢躺在地上耍起無賴來。

“哎呀,你們這是非法囚禁,有私自打我,咱們國家是法治社會,豈能容你們這群社會敗類胡來,你們再不放過我,我的家人一定會找我的,到時候出動警力,一旦查出來,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王連躺在地上撒潑,全然沒有了當初身為部長光鮮亮麗的形象,夏然輕笑,還真是三年河東三年河西,人生就是這樣奇妙,你永遠都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或者自己會處於什麼樣的境地。

阮向北倒是十分淡定的坐在那裡,攬住夏然,好心情的突然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道:“王連,如果你乖乖向我們說出關於莫家的一些秘密,我們倒是可以給你一筆錢,讓你去國外生活,但是如果你執意報警的話,你自己之前所做過得那些醜事,可是足夠你一輩子都待在牢裡。”

王連從地上做起來,看著阮向北道:“什麼醜事?”

意識到自己反應似乎有些大,王連別過頭去:“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沒有什麼醜事,倒是你們,非法拘留,故意傷害,我要到法院告你們去。”

“沒有醜事?王連,你可真是有勇氣說這些話,”坐在沙發上的人中,一名帶著金絲眼鏡框,長相白淨約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冷冷說道,“你可還記得富德?”

聽到這個名字,王連瞬間抖如篩糠,他伸手擦了擦頭上的冷汗:“不,我不知道?”

帶眼鏡的男子冷笑一聲:“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好心給你提個醒,這個人曾是南方一帶有名的毒品大亨,三年前因事情敗露逃往美國,王連,現在你該想起來了吧?”

王連低著頭,目光閃爍,許久才說道:“我求你們不要問我了,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們要想知道關於莫家的消息,你們可以直接去問莫耀南呀,你們問我一個外人做什麼?”

阮向北開口道:“莫氏公司曾經做過毒品生意,而你,就是這其中的負責人之一。”

阮向北一語中的,王連從地上跳起來,指著阮向北道:“你……你胡說,我沒有,我沒有。”

這時他看到了坐在阮向北身邊的夏然,一下子就認出來了她,手指顫抖著,指著夏然道:“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你不是齊楓的老婆嗎,怎麼現在又和阮向北搞在一起了,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阮向北派在齊楓身邊的臥底對不對,專門通過齊楓來調查莫家的,對不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