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第26章 計畫

書名: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作者:萌兔 本章字數:312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5日 19:45


夏然真是佩服王連的想像力,只說道:“我沒有。”

王連當然不相信夏然的話,大笑道:“你們別白費力氣了,我什麼都不知道,要殺要剮,給個痛快。”

阮向北一行人倒是沒說什麼,迢哥先急了,一拍桌子狠狠道:“我看你就是嘴硬,不給點顏色瞧瞧,你當我們不敢動你?”

說完他便使了一個眼色,站在王連身邊的年輕男子從口袋中掏出一把小刀。

“你……你要幹什麼?”王連聲音顫抖的更加厲害。

坐在沙發上陪酒的小姐,有膽子比較小的,已經嚇得花枝亂顫,迢哥生氣道:“害怕都給老子滾出去,找些膽子大的過來。”

有兩個姑娘拿起包走了,剩下的都是面不改色,看來是經歷過事情的。

夏然自然是被這陣勢下了一跳,她扭頭看向阮向北,只見他正好低頭看向自己:“怕嗎?”

夏然別過頭,忽略王連的叫聲,將頭抵在阮向北的懷裡搖了搖頭。

阮向北很滿意夏然的舉動,抱緊了她:“我剛發現,然然你是屬貓的啊。”

夏然沒有說話,耳邊此時全是王連殺豬般的慘叫聲。

“我的手!我的手!”王連的聲音顫抖,甚至有些有氣無力。

她不敢抬頭,她怕一抬頭就看到什麼血腥的場景。

“問你什麼就說什麼得了,何必逼我呢?”迢哥道,“只要你把知道的乖乖說出來,我現在就帶你看醫生。”

王連緊緊的捂著自己的手,一根小指被切掉落在地上,他痛的滿頭都是冷汗,咬著牙死活都不說話。

阮向北用手將夏然的側臉捂住,將她抱在懷裡對著王連說道:“王連,就算是也不說出莫家和毒品交易有關這件事不就是篤定我們拿不出證據,不敢將你怎麼樣嗎?你不在乎你自己的性命,可是你那十七歲的女兒的性命呢,你也不在意嗎?”

王連驚訝的睜大了眼睛,看著阮向北一臉的難以置信。

“是不是很驚訝,我竟然能找到你的女兒?”阮向北道。

王連此時也不喊痛了,只是低下頭,努力想要背對著阮向北:“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哪裡來的女兒?”

阮向北輕笑:“這麼快就六親不認了,你在馬來西亞買的私人別墅,可真的是不錯,只可惜只有你女兒和母親在那裡住,你的母親可是天天盼著你回家看她呢。”

王連看向阮向北的眼神都驚訝轉為憤怒,再到心如死灰,最後,他頹敗的跪到地上:“你是怎麼找到她們的?”

阮向北端起酒杯:“你每個月都會往一個國外帳戶上打一大筆錢,雖然借的是進貨的名義,可是我還是查了出來。”

第一次,王連覺得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如此恐怖。

“我告訴你,你能放過他們嗎?”許久王連開口道。

“我保證,只要你願意說出你所知道的事情,我保證不打擾他們的生活。”

阮向北皺著眉,痛苦的捂著自己的手掌:“我的手好痛,能不能先給我包紮一下?”

迢哥看了阮向北一眼,阮向北點點頭,迢哥讓王連身邊其中一名男子去請醫生。

“你最好別耍什麼花樣。”那名帶著金絲眼鏡的男子說道。

“我母親和女兒都在你們手中,我還能怎麼樣?!”王連憤怒的吼道。

金絲眼鏡男還想說什麼,被他旁邊的男子阻攔住了。。

醫生很快到了,看到包廂裡面的情形,醫生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專心給王連包紮完便走了。

“好了,現在你可以說了嗎?”迢哥道。

王連咽了一口口水,說道:“說,我都說,我曾經其實並不在莫耀南手下辦事,而是在莫家老爺手下辦事……”

王連剛說了幾句,只聽到外面一陣嘈雜聲傳來?

有迢哥在外面把手的手下跑進來道:“大哥,有員警來了,現在正在上樓。”

“媽的!”迢哥將酒杯狠狠地砸到桌子上,上前揪住王連的領子:“是不是你搞的鬼。”

“不……不是我……不是。”王連搖頭否認。

“迢哥,帶著人先走。”阮向北站起來道。

迢哥回頭看了一眼幾個人,讓手下拖著王連便急忙離開了。

“你們都先走,這裡我來。”阮向北說道。

其他人也一哄而散,包廂裡此時只剩下夏然和阮向北兩個人。

員警的腳步聲和開包廂的聲音越來越近,阮向北低頭看向懷裡的夏然:

“然然,一會兒不要亂說話,記住了。”

夏然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說,下一秒,阮向北便低頭問了下來。

他將她鉗制在懷裡,夏然抱著他的脖子,不明白他為什麼不走,為什麼留在這裡。

阮向北將西裝外套脫掉扔在一旁,又將領帶打開,深深地吻著夏然,卻沒有上下其手,只是抱著她的腰。

當員警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香豔的場景,聽到聲音,阮向北放開夏然,坐在沙發上。

被員警盤問了一番後夏然才知道原來是有人舉報夜總會裡面有人嫖娼,員警查了那麼多包廂都沒有查到什麼,終於查到了阮向北和夏然,便將兩人帶回了警局。

夏然廢了好大的勁才和員警解釋清楚自己和阮向北是正當關係,員警雖然將信將疑,但是夏然有證據,員警也不好說什麼,便將兩個人放了。

阮向北開車帶夏然回家,自始至終阮向北都是一副淡淡的模樣,夏然不禁問:“阮向北,這是不是又是你計畫的。”

阮向北看著夏然笑了笑:“你猜呀?”

夏然別過頭不想理他,看他自始至終一副淡定的樣子,她就知道這一切可能都有他的意料之中,這個人還真的是心思深沉。

不,是老謀深算!夏然心裡想道。

……

嬌嬌剛出生的時候又黑又瘦,現在長了幾天,白白胖胖的,一雙大眼睛,明亮又閃爍,從小就有明顯的雙眼皮,眼睫毛又長又密,可愛又漂亮。

夏然給嬌嬌換了一身粉色的小裙子,讓她在客廳爬,客廳鋪了白色的毛毯,是阮向北特地為嬌嬌買的。

阮向北走過來,嬌嬌爬過去,抱著他的腳指頭就要啃。

“小傢伙,那個不能吃的。”阮向北把嬌嬌從地上抱起,用口水巾給她擦了擦口水。

嬌嬌的皮膚又白又嫩,兩個小臉蛋肥嘟嘟的,阮向北在嬌嬌臉上親了一口,嬌嬌看著阮向北,咯咯笑個不停。

夏然端著一小碗水給嬌嬌喂水喝,沒想到小傢伙抓著阮向北,怎麼也不肯鬆開。

“嬌嬌!”夏然叫了她一聲,語氣裡有警告的意味。

夏然把碗放到桌子上,伸手從阮向北手機接過嬌嬌,沒想到剛一抱她,嬌嬌的腿還沒離開阮向北的身體,就一撇嘴哭了起來,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啪嗒啪嗒掉個不停。

“好了,不哭了。”夏然抱著她輕生哄她。

嬌嬌不聽夏然的話,仍舊是哭個不停,阮向北伸手將嬌嬌抱過去,沒想到小傢伙一下子就不哭了,等著一雙澄澈分明的大眼睛看著他。

阮向北得意的笑道:“嬌嬌還是喜歡我,不喜歡你媽媽對的不對。”

阮向北抱著嬌嬌舉高高,嬌嬌咯咯笑個不停,夏然感覺無語。

這麼小的孩子就喜歡帥哥是嗎。

“好了,喝水了。”夏然不再抱嬌嬌,就讓她在阮向北的懷裡待著。

阮向北抱著嬌嬌看電視,依舊是新聞頻道,他似乎很愛看新聞,或者說十分關注新聞消息。

不過仔細想想也是應該,畢竟他是商人,關注新聞也是應該。

夏然洗好了水果做了水果沙拉給阮向北吃,然後便開始做家務。

“一會兒我帶你出去買件衣服去。”阮向北一邊逗弄著懷裡的嬌嬌,一邊說道。

夏然那些拖把看向他:“我衣服夠穿,不用買了。”

上次阮向北帶她買了很多衣服。她都還沒有輪著穿完呢。

“不是普通的衣服。是禮服,過兩天,跟我去參加宴會去。”

“不去。”夏然想都沒想便說道。

“怎麼了?”

夏然那些拖把,邊拖地邊說道:“每次跟你出去都被你套路,我才不要去。”

“我什麼時候套路過你了?”阮向北著實委屈。

“反正每次跟你出去,要麼就是你計畫好的,拿我當棋子,咱們就是別人計畫好的,你自己知道,卻把我蒙在鼓裡,心累,不想去。”夏然埋怨道。

每次和阮向北一起參加聚會什麼的,她都有一種眾人皆醒她獨醉的感覺。

“好吧,你不願意去就別去了,我帶著嬌嬌去,對吧嬌嬌。”阮向北撓著嬌嬌的小肚子,嬌嬌癢得咯咯大笑。

“你休想。”夏然看著他,“你瘋了帶著嬌嬌去。”

“你不跟著我去,我只好帶著嬌嬌去嘍,到時候我給嬌嬌好好打扮,一定是最漂亮的寶寶。”

夏然看著阮向北認真的模樣,確定他不是在開玩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