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第27章 挑選禮服

書名: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作者:萌兔 本章字數:318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5日 19:48


“那你告訴我,這次你是受誰的邀請的?你帶我去有什麼目的?”夏然坦白問他。

阮向北捏捏嬌嬌的小臉:“這次是莫輝邀請的,帶著你一起去是因為舞會上到處都是鶯鶯燕燕,實在是煩人,有你跟我一起去就不會有人再來煩我了,這個解釋你可滿意?”

“自戀。”夏然小聲嘀咕了一句。

兩個字一字不落的落入了阮向北耳中,阮向北道:“你要是認為我是自戀,我也沒有辦法,聽說這次宴會盛大,各地的權勢大亨都會來,要是我宴會上一不小心喝多了,犯了什麼美麗的錯誤,到時候受害的還不是你。”

“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

“怎麼與你無關?”阮向北繼續道,“你現在住在我家裡,人家肯定會認為你是我的女朋友,到時候人家給你找事的時候,你可別怪我。”

“你……”夏然指著阮向北,心裡生氣卻說不出話來。

“下午我跟你去挑禮服。”阮向北丟下這一句話,低頭去逗弄懷裡的嬌嬌。

夏然雖然百般不願意,但是迫于阮向北的威脅,也只能去。

對於所謂的奢侈品牌,或者是什麼高級定制,夏然不太瞭解,但是從門店裝飾的豪華程度,夏然能看出阮向北帶她去選禮服的地方,一定是某個國外的奢侈品牌。

“歡迎光臨。”站在一樓的服務員貼心的幫兩個人把門打開。

阮向北從懷中掏出一張金色的卡片:“我找你們清珊設計師。”

服務員接過卡片,微微有些驚訝的看向阮向北,這張卡片是他們品牌特地為最高級的貴賓定制的,拿著這張卡片的人,可以直接找每個店的設計師,讓設計師親自為自己挑選衣服和珠寶。

她來這裡工作這麼長時間,只是在培訓中店長說過這張卡,今天還是第一見到。

“好……好的,您稍等。”服務員的聲音有些結巴,連忙拿著客片上樓去了。

不一會兒服務員就下來了,後面跟著一名四十歲左右的女人,穿著一件白色的連衣裙,腰間系著一根黑色的腰帶,很瘦很幹練的模樣,雖然臉上有了歲月的痕跡,但是也難掩她自身的氣質。

“你好,阮少,好久不見。”清珊上前跟阮向北客氣的握手,她看向阮向北身後的夏然,微笑著問道,“請問您是要定做禮服嗎?”

“不,我需要挑一套禮服給她。”阮向北牽起夏然的手,將站在他身後的夏然拉倒自己身旁。

訂制一套禮服至少需要一兩個月的時間,而莫輝的舞會是在一周之後。

清珊保持著標準的微笑看了看夏然,然後側身做出一個請的手勢:“請跟我上樓吧。”

二樓是設計室,有一些半成品的禮服,也有做好的。

清珊走到一排衣櫃前面,裡面掛著大約二十多件不同的禮服。

“阮少,這些是高定款,只此一件,”說著她從其中拿出一件粉色的禮服,“我看這位小姐膚色很白,身材也好。不如試試這件。”

清珊拿了一件粉色的禮服,看起來倒是十分的飄逸。

夏然看了看阮向北。

“試試去吧。”阮向北道。

夏然由清珊領著去了試衣間,清珊的眼光確實不錯,一身粉色的裙子襯的夏然不僅美,更是多了一分仙氣。

“這是今天剛到的新款項鍊和戒指,”清珊捧著一隻盒子走到夏然面前給她戴上,足足有半個手掌那麼大的鑽石吊墜在燈光下閃耀著光彩,再加上同款的華麗的戒指,確實是將華麗和清雅融合的淋漓盡致。

又試了幾件禮服,都不如第一件好看,夏然只覺得清珊真不愧是設計師,知道什麼樣的衣服適合什麼樣的人。

只是最後結帳的時候那價格著實將夏然嚇到了,看著足足有六位數的帳單,夏然咽了口唾沫道:“阮向北,要不我們還是租禮服吧,這也太貴了。”

“怎麼?這麼心疼我的錢嗎?”阮向北挑眉問道。

“當然!”夏然道,“之前在齊家,齊楓雖然有自己的公司,但終究只是一個小公司,而且齊楓的錢向來都是他自己管,夏然只是花著自己當老師的那點死工資,這一件衣服,一副珠寶,夠她掙好久的了。

“要不然只要這件禮服,珠寶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不用退,給你買的你就拿著。”阮向北霸氣的說道。

夏然看著盒子中的珠寶,即使是在車裡沒有燈光的條件下,鑽石依舊是閃閃發光,這可是貨真價實的鑽石呀,夏然摸著,

總覺得是像在做夢一樣。

莫輝舉行的宴會是在崴瑤酒店,夜幕剛剛降臨,酒店的宴會廳就想起了優雅的鋼琴聲,金色的燈光從宴會廳射到室外,只讓人覺得裡面豪華奢靡。

一輛一輛的高級轎車駛進酒店的宴會廳門口,有站在門口的服務員幫忙開車門,穿著西裝或是穿著禮服的男男女女從車裡下來,要麼光彩照人,要麼形態高傲。

今天的阮向北穿了一件黑色的西裝和皮鞋,整個人看起來帥氣有精神。

夏然看著她笑道:“你要是不想招蜂引蝶,可以不用帶我去,直接不洗臉,不刷牙,不刮鬍子,別穿的這麼正式,我保證不會有姑娘想會主動接近你。”

說完夏然看著他有些無語的臉色偷笑。

阮向北忽然轉身拉住她的手臂將她抱在懷裡,然後抱著她向後倒去,後面是阮向北的床,夏然就這樣被迫壓在了阮向北的身上。

“阮向北,你幹什麼,快放開我。”夏然掙扎著,想要將手腕從阮向北的手中抽出。

“就不放,誰讓你剛才亂給我出餿主意。”

“我是在為你著想好不好。”夏然嘴硬道。

“為我著想?你確定?不過你說的方法確實不錯,我先拿你試驗試驗,然後再出去實踐一下,你說怎麼樣?”

“不怎麼樣!”夏然立刻反駁道。

阮向北一個翻身將夏然壓到身下,看著她眼紅的小嘴,白皙精緻的臉龐,因為生氣而不住上下起伏的胸部,一個沒忍住便捏著夏然的下巴親了下去。

夏然看出了他的想法,忙別過頭去:“向北,我剛畫得口紅,剛化的妝。”

阮向北這一親不要緊,恐怕得吃掉她嘴上大部分的口紅,而且她有的補妝。

“沒事,你一會兒再畫不就好了。”阮向北不依不饒。

“向北,我們該出發了,而且我一補妝,又要半個多小時,宴會就耽誤了。”

“沒關係。”阮向北說著就親了下去。

這不能怪他把持不住,只怪今天的夏然實在是光彩照人,佳人在懷豈有輕易放開的道理。

夏然這一補妝果然是半個小時,眼看時間馬上就要開始了,阮向北也不著急,只是坐在旁邊看著她,時不時地問她塗得是什麼東西。

等夏然化好妝,正好是宴會開始的時間,夏然看了一眼手機,叫了一聲:“糟了,我們要遲到了,向北,你怎麼不提醒我。”

夏然跑著去換鞋,阮向北慢悠悠的從房間走出來:“沒關係,最重要的人總是壓軸出場不是?”

夏然拉起他的手急忙向外走:“好了,快走了,遲到了總是不禮貌的事情。”

阮向北微笑的看著夏然拉著自己,連夏然自己都沒有發覺,其實不知不覺中,和他親密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

阮向北開車帶著夏然到達宴會廳的時候裡面已經是歌聲嫋嫋了。宴會廳外空無一人,夏然他們是最後到的。

本來已經遲到了,再加上路上花費的時間,足足遲到了有半個多小時。

宴會廳內,莫輝站在舞臺上,在他旁邊放著一個四層的蛋糕,因為今天是他四十歲的生日。

他拿著話筒,微笑著看著坐在下麵的人:“非常感謝大家能夠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今天來的人都是我的親朋好友,我在這裡先敬大家一杯。”

莫輝說完,便將手中高腳杯內的紅葡萄酒一飲而盡。

宴會廳內響起一陣掌聲。

莫輝笑的開心,一張胖臉漲成了豬肝色,他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停止鼓掌。

“好了,好了,今天實在是十分開心……”莫輝還想說什麼,只聽見吱呀一聲,宴會廳的大門被打開,阮向北牽著夏然走了進來,莫輝看著大門的方向,不再說話,眾人自然也看向大門的方向。

夏然一聲粉色禮服,白皙的皮膚,宛若仙女下凡,脖子上的鑽石項鍊在燈光的照射下璀璨奪目,阮向北身形清俊,牽著夏然走進來,好一對俊男靚女。

夏然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覺得渾身不自在,阮向北倒是神色自如,牽著夏然一步一步向前走。

夏然的裙擺微微向後擺動,一舉一動宛若一幅風景。

莫輝笑著拿起桌子上的紅酒,又拿了兩個乾淨的酒杯他笑著迎過去:“阮少好大的面子,這會兒才肯過來,是不是看不起我莫某人呀。”

莫輝本來以為阮向北是想給他一個下馬威所以才故意遲到的,可是看到他襯衣領子上的口紅漬,再看到夏然的嘴唇,一切就在不言中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