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第28章 催甜甜找事

書名: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作者:萌兔 本章字數:314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5日 19:47


“哪裡。”阮向北道,“剛剛路上堵車耽誤了,真是抱歉。”

莫輝笑道:“我看不是路上堵車耽誤了,是被美人耽誤了吧。”

眾人聽到莫輝的話都笑了。

阮向北輕輕一笑,不置可否,倒是夏然羞紅了臉,心想這個人是怎麼看出來的。

“遲到了可是要罰酒的。”莫輝道。

說著他倒了一杯紅酒遞給阮向北,又遞了一杯酒給夏然。

夏然光聞著酒味就知道這是度數高的紅葡萄酒,她皺著眉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喝掉這杯酒。

阮向北喝完自己的酒轉而把夏然手中的酒杯拿了過去:“莫總,她不會喝酒,我來吧。”

說完便一飲而盡。

莫輝指著阮向北笑著對眾人說道:“真沒看出來啊,阮少你還是個知道憐香惜玉的人。”

眾人再次被莫輝的話逗笑,阮向北笑笑不說話。

“好了,酒也罰了,阮少您入座吧,我要切蛋糕了。”莫輝說道。

阮向北和夏然找了近處的座位坐下,感覺到眾人的目光從自己的身上移開,夏然才感覺放鬆了許多。

她坐的這一桌人,夏然都不認識,阮向北剛一坐下,旁邊的一名帶著金絲眼鏡框,五十歲左右的大爺就遞上了自己的名片:“阮少您好,我是GF公司旗下的代理,很高興認識您。”

阮向北結果名片點了點頭。

莫輝在舞臺上切蛋糕,夏然偷偷打量著周圍的人,只見齊楓和催甜甜正坐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

夏然看過去的時候齊楓正好向這邊看過來,四目相對,夏然連忙躲開他的目光,低下了頭。

感覺到夏然的不對勁,阮向北一隻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低低在她耳邊說道:“別怕。”

這一聲別怕是告訴夏然不要害怕面對過去,一切有他在,只要有他在,齊楓和催甜甜定不能欺負她。

夏然看向阮向北,本來想對他說一聲沒事,只是剛一抬頭就看到了阮向北領口的口紅漬,還有一些沾到了脖子上,像是種在脖子上的草莓。

夏然突然知道為什麼莫輝說阮向北是因為美人才遲到了的。

“別動。”夏然一隻手壓住阮向北的肩膀,一隻手拿紙巾。

“怎麼了?”阮向北問道。

夏然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口紅沾到你襯衣上了。”

夏然想擦掉口紅印,最起碼淡一點也好,沒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越擦面積越大,夏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向北,好像越擦越明顯了。”

阮向北倒是不介意:“沒事,就這樣吧。”

夏然只好把他脖子上的口紅印擦掉。

兩個人此時靠的很近,彼此能夠感受到彼此的呼吸,阮向北正陶醉在這樣的氣氛中的時候,莫輝宣佈舞會開始。

所有人都向舞池中央走去,夏然放開阮向北。

“你要去跳舞嗎?”阮向北問夏然。

夏然捂著自己的肚子:“我餓了。”

“那就先吃點東西。”阮向北在椅子上坐正喝了一口酒。

“您好,能給我倒一杯熱水嗎?”有服務員經過,夏然說道。

“好的,您稍等。”服務員說道。

阮向北從一邊的桌子上給夏然拿了一瓶罐裝的果汁:“渴了就喝這個。”

“飲料不健康。”夏然拒絕道。

阮向北也沒有逼她,只是說道:“不喝也行,一會兒出事了別找我。”

“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夏然噘嘴道,有時候她就是感覺阮向北這個人太過謹慎了。

阮向北倒也不反駁,正想和夏然說什麼,剛剛那名自稱是GF公司代理的大爺走了過來:“阮少,可否借一步說話。”

阮向北起身。兩個人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似乎是在商量什麼事情。

夏然坐在座位上吃東西,看著在舞池中跳舞的人,只想一會兒趕快回家。

夏然的手上戴著很大一塊鑽戒,由周圍的小鑽石簇擁著,形成一個類似於鳳凰尾巴的形狀,夏然摸了摸手上的鑽戒,果然女人對首飾毫無抵抗力,雖然花的是阮向北的錢,但是她也心疼,只是如果現在要她摘了戒指退回去,她依舊是很心疼。

女人就是如此矛盾的生物。

坐在不遠處的催甜甜自然看到了夏然手上的戒指,她低頭摸了摸自己的婚戒,十克拉的鑽夾她本來還引以為傲,現在和夏然的一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夏然此時全然不知催甜甜心中的想法,只是看著手上的戒指,心想到底

是誰設計出來的這麼好看的戒指。

這時,有一名女子向夏然走了過來:“您好。”

她輕輕說了一聲。

夏然抬頭看向她,只見她穿了一件黑色的連衣裙,一絲不苟的梳著馬尾辮,鼻子上架了一副黑框眼鏡。

夏然看向她,忙咽了口中的食物。

“您好,我是千里鵝毛禮品公司的銷售代理,”女人說著,遞給了夏然一張名片,“我看您剛才是跟阮少一起來的,是這樣的,我有一些合作項目想要跟阮少談談,不知道您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下。”

說完女人推了推眼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夏然低頭看了一眼名片,上面寫著她的名字:“姚德?”

“嗯。是我。”女人點頭道。

夏然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阮向北,只見他和那名老大爺相談甚歡:“你直接去找他好了,他估計一會兒就談完了。”

夏然不是不想幫她,只是她對這個姚德並不瞭解,也不能冒然引薦。

“我只是一個代理,阮少他未必會理我,可是我真的是有項目要和阮少談,而且我們公司如果和阮少合作的話,對他公司也一定有很大的幫助。”姚德繼續勸說道。

“對不起,我不瞭解你們公司,你還是直接找他談比較好。”夏然說著就要將名片遞回去卻被人半路攔了下來,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催甜甜。

“老師,您連這個公司都不認識,是沒有人送給您禮物嗎?”催甜甜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拿著姚德的名片,“千里鵝毛,我國第一個高檔禮品生產公司,更是一家跨國企業。”

催甜甜說著看向姚德:“姚代理是吧,她沒見識,沒有聽說過您的公司,那是她不識貨,您何必委屈了自己,不如和我們齊氏合作,我們齊氏可是熱烈歡迎呢。”

姚德驚喜的看向催甜甜:“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實在是太謝謝您了。”

催甜甜得意的看著坐在座位上的夏然:“有些人就是裝的高貴,可是無論她穿的再好,都掩蓋不了她卑微的事實。”

催甜甜指桑駡槐了一番,夏然手裡緊緊握著筷子,指尖泛白。

阮向北真的是說對了,她想井水不犯河水,可是架不住催甜甜想主動找事。

她搶了自己的老公,逼得她家破人亡,現在還不依不饒的每次見到她就挑事。

既然她想挑事,那就比比誰鬥得過誰。

夏然讓下手中的筷子,雙手抱胸道:“我雖然卑微,但好歹還有件衣服,有珠寶掩蓋一下,不像某些人,不僅卑微,想找些東西裝一下高貴都沒有。”

催甜甜聽到夏然的話,猛然轉身:“夏然,你在這裡指桑駡槐的說誰呢。”

夏然向周圍看了看一臉的無辜:“這裡就我們三個人,我跟姚小姐剛認識,你說我說誰呢。”

“你……”催甜甜氣急,挺著大肚子上來就要打夏然。

夏然眼疾手快,伸手抓住了催甜甜的手腕,催甜甜見打不著夏然,便端起桌上的一杯紅酒,潑到了夏然的臉上。

“夏然,我警告你,這是你自找的。”

夏然睜開眼,眼中滿是嘲諷,她伸手一巴掌打到了催甜甜的臉上:“不要以為你是孕婦我就不敢動你,這一巴掌是給你的警告,下次再敢找事情,可就不是一巴掌這麼簡單了。”

催甜甜沒想到一向性格柔弱的夏然為何突然變得如此厲害,她捂著自己的臉,驚訝的看著夏然。

為什麼夏然總是過得比她好,明明他已經得到了夏然之前擁有的一切,明明夏然已經被她逼得走投無路,為什麼偏偏她那麼好命又攤上了阮向北。

“好,夏然,你給我等著。”催甜甜說完便氣衝衝的走了。

姚德為難的看了一眼催甜甜又看了一眼夏然,最後選擇和催甜甜走了。

夏然拿紙巾擦了擦自己的臉,這時服務員端著一杯水走了過來:“您好,您要的水。”

“謝謝。”夏然喝了幾口水去洗手間補妝。

下意識的看向阮向北的方向,只見阮向北此時已經不在沙發上了,看了一圈才找到他,正拿著酒杯在不遠處和幾個中年人說話。

夏然走到洗手間,還好自己的化妝品都是防水的,不然被催甜甜潑了酒,非變成熊貓不可。

簡單的撲了一個粉底,夏然忽然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好熱,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難道是自己發低燒了嗎,只是這大夏天的,她也不可能突然感冒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