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第30章 酒店鬧事

書名: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作者:萌兔 本章字數:213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6日 19:46


夏然抬頭看向阮向北:“謝謝。”

夏然想去洗個澡,只是自己現在身體未著寸縷,她看向阮向北,有些害羞地說道:“你……你閉上眼睛,我穿衣服。”

阮向北壞壞一笑,反而抱住了夏然,兩個人的肌膚碰到一起,阮向北在夏然耳邊輕輕道:“還害什麼羞,該看的都看了,不該看的也都看了。”

夏然害羞的用手肘碰了一下阮向北:“你……你快放開我。”

“不放,不放,就不放。”阮向北撒嬌道。

夏然滿頭黑線,這個阮向北什麼時候也學會撒嬌了。

“那你這樣抱著我坐著幹什麼?向北,我現在身上都是汗,你不嫌髒嗎?我去洗個澡。”夏然耐心的勸說他。

“我們一起去洗。”阮向北說著放開夏然,牽起她的手就要往洗澡間走。

夏然捂住胸前的被子努力不讓自己春光乍泄:“不要,我自己去洗。”

阮向北不說話,直接伸手要抱被子裡的夏然,夏然連忙向後躲:“阮向北你不要鬧了,要洗澡你自己去洗,我不要和你一起去。”

阮向北見夏然激烈的反抗,便不再逼她,只是上前貼著她的耳朵,緩緩道:“然然啊,你昨晚剛把我睡了,今天就不認帳了。真是個善變的女人。”

夏然看向他,氣憤道:“什麼叫我把你睡了?!”

“昨晚是你主動的,我是被迫的,自然是你睡了我。”

“你睡我一次,我睡你一次,我們扯平了。”夏然道。

“那正好,我們對對方負責。”阮向北道。

夏然不知道阮向北從哪裡來的這些話,扭過頭不再理他,

阮向北坐回到床上,拿起襯衫穿上:“好了,不逗你了,餓嗎,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

“我們不回家嗎?”夏然問。

阮向北寵溺的刮了刮她的鼻樑:“吃飽才有力氣回家啊。”

“你隨便買吧,我都行。”夏然低頭道。

阮向北走後,夏然起身去洗澡,只是剛剛站起來便腳上一軟跌倒在地上。

阮向北說的真對,不吃飯她真的回不到家。

身體下面有黏膩的液體流出來,夏然心想一會兒一定要買避孕藥吃,否則會出大事的。

她現在還不能容許自己懷上阮向北的孩子。

阮向北不一會兒便提著食物回來了,夏然走出洗澡間,剛剛洗完澡頭髮還是濕的,渾身散發著沐浴液好聞的香味,沒有了濃妝豔抹,一張臉顯得清雅別致。

看著阮向北提著食物走進來,夏然剛想和他打招呼,只見在阮向北身後,有一名女子沖了進來,正是那天在松鶴延年見到的那名女子,似乎是叫秦雪。

“向北哥哥,真的是你!”秦雪驚訝道。

夏然和阮向北兩個人看著站在門口,一臉驚訝的秦雪,阮向北先開口道:“你怎麼在這裡?”

秦雪沒有回答阮向北的問題,轉而看向夏然,指著夏然道:“又是你!”

夏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和阮向北同時在賓館,而且她此時穿著浴袍,只

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來他們兩個人做了什麼。

30情敵

“向北哥哥,你答應過我的,不會再找這個女人的,那天晚上你明明跟我說好的!”秦雪皺著眉頭委屈的喊道。

“雪兒,那天你喝醉了。”阮向北轉身向屋內走。

“沒有,我沒有,”秦雪道,“那天我沒有喝醉,向北哥哥,你一向說話算數,怎麼現在出爾反爾了。”

阮向北不說話,夏然坐到賓館的床上看著情緒激動的秦雪。

“你明明跟我說的,你是因為見這個女人可憐,所以才幫助她的,你對她,完完全全就只是好心而已,不是嗎?”秦雪見兩個人不說話,繼續說道。

夏然驚訝的看向阮向北,想看阮向北怎麼說,這真的是他心裡的想法嗎。夏然只覺得胸口突然之間像是壓了一塊千金巨石,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阮向北點了一支煙:“我有沒有說過這些話,還是這些話是你和醉酒之後臆想出來的,你自己最清楚,我早就跟你說過,我的事情你不要管。”

秦雪見阮向北說話的聲音冰冷,知道他已經在憤怒的邊緣了,她和阮向北自小一起長大,他的脾氣她是最清楚不過了,惹急了阮向北她照樣沒有好果子吃。

秦雪轉而看向坐在一旁的夏然,纖瘦的身材,光是看起來就嬌小可人,讓人有一種忍不住想要保護的衝動。微濕的頭髮又為她增添了幾分性感,這樣的女人呆在阮向北身邊,是她最大的敵人。

夏然看到秦雪看向她,就知道秦雪將憤怒對準了自己。

她起身不理會秦雪的目光,自顧自的去吃東西,阮向北坐在沙發上抽煙。看到夏然過來拿東西吃,將煙叼在嘴裡,貼心的幫夏然把袋子打開。

兩個人的動作如此自然,看起來就像是一對生活了很久的夫妻,秦雪站在屋子裡顯得那麼多餘。

夏然心想,如果她此時說一句:“秦姑娘,過來一起吃飯。”不知道秦雪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秦雪尷尬地站在屋子裡,看著眼前的一對璧人,眼淚不住流了下來:“向北哥哥,為了她你就這麼對我對不對,沒有她出現,你明明最喜歡的是我,你答應過我母親要好好照顧我的,向北哥哥,你難道都忘了嗎?”

“我會履行我的諾言,”阮向北道,“我會讓你生活的很好,不會不管你,但是我的私事,你最好不要管。”

秦雪深吸一口氣,看著天花板道:“媽,沒想到你走後,向北哥哥就變了,他再也不是之前那個向北哥哥了。”

說完便哭著跑出去了。

夏然能夠感覺到阮向北似乎有些煩躁,他接連抽了兩根煙,再抽到第三根的時候,夏然將煙從他的手裡抽了出來。

“別抽了,吃飯吧。”夏然道。

阮向北伸手將夏然抱在懷裡,深深地吐了一口氣,過了好久才緩緩道:“吃飯吧。”

夏然猜到他似乎是在為剛才秦雪的事煩惱,聽秦雪說的話,阮向北似乎和她並沒有血緣關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