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第31章 突然轉變

書名: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作者:萌兔 本章字數:211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6日 19:49


“剛剛雪兒說的話,你不要當真。”阮向北道。

“嗯。”夏然點點頭。

夏然想要讓阮向北不再憂心,便主動給他夾了一片菜葉:“我又不是傻子,怎麼會那麼輕易相信別人的話,你多吃一點菜,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你輕易相信別人的話,那連我的話都不相信嗎?”阮向北反問。

“沒有啊,我什麼時候不相信你說的話了。”

阮向北用筷子那頭敲了敲夏然的腦袋:“昨晚,我明明告訴你喝飲料,是誰不聽我的話偏偏要去喝水的,還說我有被害妄想症。”

夏然摸摸自己的腦袋:“我哪裡能想到這麼巧。”

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夏然指著阮向北道:“偏偏在這次宴會上你提醒我只喝飲料,不會這些都是你設計好的吧。”

阮向北被夏然的話氣到皺眉,他伸手捏了捏夏然的臉頰:“你想像力真是豐富,我給你下藥然後來賓館救你嗎?”

“說不準你就是想用這種方法來讓我和你上床。”夏然想都沒想便脫口而出,她心裡不是這麼想的,只是嘴上逞能。

只見阮向北臉色立馬變得陰沉:“在你心裡,我就是這麼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人?我要是想要你,才不屑用這種下三濫的招式,”說著他緩緩貼近夏然的耳邊,輕輕道:“你信不信,就算你沒被下藥,我要是想要你,你就爬不出我的床。”

夏然想罵他自大狂,只是迫於某人的淫威,不敢說出口,只是和他眼神對峙。

“沒想到你是個這麼沒良心的人,我昨天好心好意的救你,你今天卻來反咬我一口,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你不知道你昨天有多能鬧,我到現在還腰疼呢。”阮向北自己便笑了。

夏然不好意思的擰了一下阮向北的胳膊,看到他笑了,她也嘴角帶上了笑意。只是經阮向北這麼一說,她想像自己昨天晚上的樣子,真的是能害羞死個人。

回到家,夏然抱起嬌嬌,明明是一晚上沒有見到自己的女兒,夏然卻是想念的不行,在嬌嬌的臉上親了親,嬌嬌看到站在夏然身後的阮向北後,伸出手要去找阮向北。

夏然無語的轉過身,不讓嬌嬌看阮向北,明明是自己親生的女兒,怎麼那麼喜歡阮向北呢。

阮向北脫下外套,換了一身居家的常服,從夏然的懷裡抱過嬌嬌:“嬌嬌是喜歡我的對不對。”

嬌嬌在阮向北懷裡咯咯笑個不停,夏然真的嚴重懷疑,阮向北是不是給嬌嬌灌了什麼迷魂湯,怎麼一見到他就笑的那麼開心。

一直在家呆了將近一個月,阮向北終於要夏然和他一起去公司了。

阮向北交給她的工作依舊只是簡單的錄個表格什麼的,很簡單。

夏然坐了一下午,去一樓的茶水間倒了杯水,又去後面的花園逛了逛,感覺放鬆了一點後才回到辦公室。

只是推門而進,就看到阮向北和秦雪坐在沙發上,阮向北抓著秦雪的手。

夏然只覺得

呼吸一窒,她在原地站了好久,直到看著阮向北將創可貼小心翼翼的沾到秦雪的手上,她才反應過來,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只是屁股剛一坐下,只聽到秦雪緩緩開口道:“夏秘書,我的手不方便,你能不能替我把地上的碎茶杯處理了,向北哥哥他愛乾淨,謝謝了。”

秦雪聲音溫柔,讓夏然差點以為她是鬼上身了。

秦雪也算是想明白了,和夏然強來隻會讓阮向北覺得她無理取鬧,倒不如溫柔一點,才能和夏然鬥。

夏然點點頭,木然的去拿笤帚將地掃乾淨。

一下午,秦雪就來了三次,和阮向北討論方案什麼的。

夏然裝作聽不見,只是心裡亂了,連資料都錄錯了好多。

晚上,阮向北關了電腦走到夏然身邊:“晚上想吃什麼?”

夏然沒有看他,也關了電腦:“去超市買點兒菜吧。”

超市里,夏然推著購物車走在前面挑著食物,完全不理身後的阮向北,從下班之後到超市,夏然自始至終都沒有和阮向北說過一句話。

阮向北見夏然這樣無視自己,上前一步攬住她的肩膀:“怎麼?生我氣了?”

夏然掙開他的手臂道:“沒有。”

阮向北看著夏然的身影,笑了笑,這個女人吃醋的方式原來是不理人。

夏然自然也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似乎有些反常,她努力平息自己心底升起的異樣的感覺,回到家後依舊跟阮向北說說笑笑。

晚上,阮向北抱著嬌嬌哄她睡覺,阮向北輕手輕腳的剛把嬌嬌放到床上,突然他的手機鈴聲響起,把嬌嬌嚇裡一跳,立馬大聲哭了起來。

夏然抱起嬌嬌哄她,阮向北皺著眉接了電話,夏然看到,那電話是秦雪打來的。

夏然只聽到阮向北說了一聲“好”便掛掉了電話。

他去臥室換了衣服,對著夏然道:“我出去一趟。”

“哦。”夏然抱著嬌嬌低頭應了一聲,沒有再多問。

阮向北似乎也沒有想到夏然的態度如此漠然,站在原地看了他一眼便走了。

夏然哄睡嬌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心中煩悶。

那電話是秦雪打來的,到底是有什麼天大的事情,要這麼晚出去。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在一起,想起阮向北曾經對她做過的事情,又聯想到秦雪,夏然將手中的抱枕扔到地上。

想起那天夏然在酒店對她說的話,不會真的是阮向北完全是出於好心才收留她的吧,會不會他和秦雪之間才是真愛,自己完全就是一個闖入者。

一個人呆著總是愛胡思亂想,尤其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尤其是女人。

夏然不想回房間睡覺,她坐在沙發上無聊的看著《動物世界》,她倒要看看阮向北到底什麼時候回來。

直到時鐘的指標指向十二點,阮向北依舊是沒有回來,然後是一點,兩點,三點,四點,五點。

夏然在沙發上足足坐了一夜,一夜只睡了一小會兒,大部分時間都是清醒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