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第47章 秦雪來鬧

書名:一世婚寵:傲嬌總裁輕點虐 作者:萌兔 本章字數:212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2日 19:02


就在夏然胡思亂想的時候,她聽到病房的門被人打開,接著是陳逸然從沙發上站起來的聲音。

“老大。”她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

然後是聽到一個男人應答的聲音。

夏然知道這個人就是阮向北,她閉上眼睛裝睡,反正現在是暫時性失明,睜眼或者閉眼對她來說都沒有什麼區別。

“她醒過了嗎?”阮向北問。

“夏小姐已經醒了,她能聽見說話了。”

阮向北坐到夏然床邊,輕聲喚道:“然然,然然。”

他的聲音中帶著難掩的喜悅,偏偏夏然沒有聽出來。

“嗯。”夏然淡淡的應了一聲背對著阮向北躺著。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身上有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夏然依舊是惜字如金,其實她現在小腹疼得厲害,只是不想說,她怕是因為秦雪給她灌的藥引起的。

思前想後,夏然還是決定問阮向北一個問題,否則她憋的真的是難受。

“向北。”她喊了一聲,伸出手在空氣中亂抓。

阮向北很快握住夏然的手:“我在這裡。”

“我想和你說件事。”

夏然話裡的意思阮向北自然聽得出來,他遞給屋子裡的陳逸然一個眼神,陳逸然識相的出去了。

“什麼事?”阮向北問。

夏然猶豫了一下,雖然難以啟齒,但是她一定要問,否則她能憋死。

“你找到我的時候,我是什麼情況?我又沒有……有沒有被……”夏然說著,沒有勇氣再說下去。

“沒有……沒有。”阮向北自然知道夏然想要表達什麼意思,他將她抱在懷裡,“我趕到的時候你正好撞到牆上昏了過去。”

聽了阮向北的回答,夏然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來了。

此時阮向北緊緊的抱著夏然,沒有了剛剛那樁心事,夏然聞到了自己身上有一股異味。

她掙扎著從阮向北身上離開。

阮向北不解的問:“然然怎麼了?”

明明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之間就要離開呢?

“向北,你別抱我。”夏然將自己裹進被窩裡,只漏了一根頭髮死在外面。

“為什麼?”

“我好久沒洗澡了,我身上好髒。”

“沒關係的,我不嫌棄你。”阮向北拉著夏然的被子,想要把她從被窩子拽出來。

他可是好久都沒有抱她了,現在想念的很。

“我嫌棄我自己。”

夏然的聲音從被窩裡傳來,有些悶。

阮向北也沒有辦法,只是一臉寵溺的看著被窩裡的夏然。

夏然忽然就掀開了被子去抓阮向北的手。

阮向北連忙伸手抓住她。

夏然道:“向北,我不想在醫院裡住,我想回家,我想洗澡。”

“然然,不要鬧,你現在眼睛還沒有恢復,不能回家。”

“可是我身上好髒。”夏然說話的聲音委屈,“我想洗澡。”

“然然你聽我說,你現在身上有傷口,不能沾水,你要是想洗頭髮,我帶你去洗。”

夏然點頭,既然身上有傷口,

洗頭還是不錯的。

阮向北帶夏然去了理髮店,讓理髮師給她洗了頭髮。

夏然才感覺自己乾淨了一點。

“向北,我的眼睛什麼時候能好?”夏然坐在病床上,雙眼空洞的盯著前方,她看不見任何的事物,每天就像是在過黑夜,那種孤單無助的感覺真的很難受。

“放心,很快就會好的,醫生說只是暫時性失明,需要恢復一段時間。”

“你不會是為了安慰我才這麼說的吧,”夏然說道,“你跟我說實話,我的眼睛是不是恢復不了了,我的耳朵都回復了,為什麼眼睛還沒有恢復?”

“然然,你這麼想就錯了,”阮向北將一瓣橘子塞到夏然嘴裡,“你應該這麼想,既然你的耳朵都能恢復,眼睛也一定能恢復。”

看到夏然仍舊是半信半疑的樣子,阮向北又補充道:“然然,相信我,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夏然撇撇嘴,心想,你騙我的時候還少嗎?

阮向北抱著夏然吃橘子,夏然在心裡盤算著一定要找機會問問醫生她的眼睛到底怎麼回事。

這時,只聽見病房的門被人用力推開,發出“哐當”一聲巨響,將夏然嚇了一跳。

夏然看不到進來的人,只聽到一名女聲帶著泣音,淒厲的喊道:“向北哥哥,我知道錯了,我求求你,不要把我送到歐洲好不好,我想要呆在你身邊,我不要去歐洲。”

夏然自然聽得出那是秦雪的聲音,她下意識的想要離開阮向北的懷抱,卻被阮向北僅僅扣住了肩膀。

阮向北沒有理會秦雪,而是拿起手機打電話。

“趕緊過來。”阮向北只說了四個字,就掛掉了電話。

一分鐘後陳逸然趕到了病房,之所以說是趕到的是因為夏然能夠明顯的聽到她極速呼吸的聲音。

“把她帶走。”阮向北對陳逸然說道。

陳逸然不知道秦雪什麼時候竟然跑來了這裡,她上前想要抓住秦雪的胳膊,卻被秦雪一下甩開。

秦雪跑到阮向北身前,蹲到地上,將手放到阮向北的膝蓋上:“向北哥哥,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知道我做的不對……我求求你不要送我走……不要。”

“雪兒,你該知道我的性格的,我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向北哥哥,我已經知道錯了,我可以向她道歉,”秦雪說著,看向了阮向北懷裡的夏然,“夏小姐,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我當時只是鬼迷心竅了,我求求你原諒我好不好。我一定不會再打擾你,一定不會,請你原諒我,真的對不起。”

不等夏然說話,阮向北對陳逸然使了個顏色,陳逸然上前拉住秦雪的手腕,要帶她走。

“我不走,我不走,”秦雪像是瘋了一般,使勁掙脫陳逸然的鉗制,好不容易陳逸然把她拉到了門口,秦雪自己又跑了回來:“向北哥哥,你答應過我母親的,要好好照顧我的,我之所以成了孤兒,都是因為你母親呀,向北哥哥,你難道忘了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