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小邪醫

第45章 父母之死

書名:都市小邪醫 作者:獅子歌歌 本章字數:325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27日 19:07


楚天費勁九牛二虎之力趕來,等來的,卻只是楚靈兒的一句,“請節哀!”

  

  楚天愣住了,他呆呆的看著那床上瘦弱枯槁般的男子,他那張滿是褶皺的臉上,依稀可以辨認出那昔日的模樣!二叔老了,真的老了!

  

  二叔!

  

  二叔!!

  

  二叔!!!

  

  楚天沒有哭,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前去,認真的打量著那個給予自己生命的男子。

  

  他靜靜的躺在那裡,像是睡著了,他為了自己,都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此時他睡著了,睡得如此安詳。

  

  楚天放慢了腳步,深怕吵醒熟睡中的二叔。

  

  他走到床邊,蹲了下來,輕輕地握住他那慢慢冰冷的手,然後將手貼在了自己的臉上!

  

  正是這雙手,正是這雙手,為自己擦拭了四年身體,給自己一個溫暖的家,給自己一個嶄新的生命。

  

  楚天輕輕的把他的手放下,緩緩起身,然後靜靜注視著自己世上唯一的親人。

  

  還是沒趕得上,還是沒趕得上!

  

  雖然卿昕極力抑制著,可她還是忍不住的哭了出來,可她沒敢大聲的哭,拼命的壓制著,因為那個比她痛苦一萬倍的人沒有哭!

  

  “老大,想哭的話,就哭出來吧!”

  

  胖子擦了擦眼淚,對楚天道。

  

  楚天沒有哭,沒有哭,從四歲後,他便不再哭泣!他輕輕的走到兩個孩子身邊,緩緩彎下腰,將兩個孩子攬入懷中,“不哭不哭,我是楚天哥哥!”

  

  楚天拿臉蹭著兩個孩子,試圖安慰他們。

  

  胖子從來沒有想到楚天會有如此柔情的一面,就連哭泣的卿昕看到這裡,也是忍不住的停止了哭泣。

  

  這個男人來的太過突然,以至於看景的人們都不知道這個人是誰。

  

  楚天?老人們覺得這個名字在哪裡聽過,而更多的人,則已經忘記了這個人!健忘,是每個富有的確的特點。

  

  “楚天哥哥,這個是爸爸留給你的!”

  

  大點的姐姐,從抽屜裡拿出一個信封,交給了楚天。

  

  楚天從信封裡抽出一張紙,緩緩的展開,裡面是一行小字,“親愛的侄子,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請不要悲傷,不要難過,帶上這封信,像往常一樣快樂的生活!”而下面,是一首詩歌,題目名為:“假如你是我兒子”。

  

  楚天沒有讀,而是交給了卿昕,示意讓她念出來:

  

  楚天

  

  假如你是我兒子,親愛的,

  

  你的名字,將是

  

  我一生中寫過的

  

  最美麗的詩

  

  假如你是我兒子

  

  我將放棄關心

  

  政客們,吃飯一樣準時地

  

  趴在電視螢屏的餐桌上

  

  高尚而閃光的嘴臉

  

  我甚至將放棄關心

  

  莎士比亞用詞語壘成的

  

  明亮的小屋

  

  我只作你的童話詩人

  

  用閃光的愛

  

  修建快樂王子的城堡

  

  假如你是我兒子

  

  我將應許你恣意的瘋狂

  

  哪怕在打架中受傷

  

  兒子的淚水,都會流入

  

  父親乾旱的眼睛

  

  我甚至允許你,在青春的雨季

  

  脾氣的泥石流

  

  擁堵溝通的道路

  

  父親的沉默是兒子

  

  壞心情,最實用的雨傘

  

  但是,我不允許

  

  這個泥沼一樣骯髒的世界

  

  給你透明閃耀的心靈

  

  留下任何一滴污點

  

  一個父親將用生命捍衛

  

  兒子陽光一樣的純潔

  

  哪怕深陷泥潭

  

  也要讓你在我舉起的手掌中

  

  在那指紋修建成的

  

  命運的花園裡

  

  乾淨地,生活

  

  將會有一天

  

  孫子在我懷裡撒嬌

  

  鬧我再講一遍

  

  你童年的故事

  

  我會眯著眼睛,幸福地

  

  回憶一遍

  

  仿佛又經歷了一場:

  

  又一次把你養大,

  

  又一次成為你的父親

  

  當我老去的那一天

  

  不要哭泣

  

  不然會把我的葬禮搞砸

  

  不要向我背誦

  

  我青年時的詩句

  

  只要帶著你的名字

  

  像出遠門的少年

  

  帶著裹滿乾糧的包袱

  

  那我就是死者中

  

  最偉大的,最富有的

  

  詩人!

  

  詩歌的署名日期是十四年前,也就是楚天離開之後!楚連德那敏感而細膩的感情都在詩中自然的流露出來,他的自後一句,本來寫的是“父親”,最後又劃掉,改成“詩人”,卿昕明白,即便是楚天如此,二叔還是愛楚天的,深深的愛著這個小侄子,猶如父親一般!他把楚天當做了自己的孩子,當做了自己的兒子,所以這首詩的名字叫做“假如你是我兒子!”

  

  讀罷這首詩,所有的人眼睛都濕潤了,不少人拿出了手帕,擦拭著低落的淚水。

  

  “噗通~!”就在人們為楚連德的父愛感動的無以復加的時候,楚天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眼淚再也抑制不住,恣意的流了出來,楚天咬著牙,努力不讓自己苦出聲來,對著那安靜躺著的二叔喊了一聲:“爸~”

  

  所有人再一次動容。

  

  而就在這時,早已死去的楚連德動了。

  

  那平靜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率先看到這一幕的楚天第一個沖上去,可二叔真的死了,他的天元之氣已經徹底消散了。

  

  也許,二叔等待的,便是這楚天的這一聲,“爸~!”

  

  就在楚連德為了保住自己,向相鄰下跪的那一刻,楚天便明白了一個道理,楚家膝下無黃金!有的,只是一個愛字!

  

  二叔走了,真的走了。

  

  楚天從房間裡端來盆子,為楚連德擦拭那因為許久沒洗澡而變得發臭的身體。

  

  一遍一遍,一次一次,楚天小心翼翼的為楚連德擦拭著身體的每一寸軀體。

  

  就像小時候,二叔為自己擦拭一樣。

  

  圍觀的人群走了又來,來了又走。

  

  而楚天這一擦,竟然就是一下午,從中午,一直擦到了下午。

  

  中午,六點鐘的時候,楚天終於站起身來,來到人群前面,目光如電般的盯著眾人道:“告訴我,我二叔是被誰害的?”

  

  一聽這話,l立馬有人轉身離開。顯然,這個話題,在楚家埠是一個禁忌。

  

  而就在人們紛紛離開的時候,一個老者卻擠了進來,盯著楚天看了足足十幾秒,才歎息道:“作孽啊,作孽!我們楚家埠欠你們一家的!你的身世,還有你叔叔的事情,就有我告訴你好了,反正我這把老骨頭也活不了幾天了!”

  

  楚天盯著老者,等待他的下文,楚天知道,二叔不是正常死亡,因為他擦拭二叔身體的時候,發現他的身體遭受過許多的傷害!顯然,有人謀害過二叔!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