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小邪醫

第54章 血債血償

書名:都市小邪醫 作者:獅子歌歌 本章字數:269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1日 19:06


淩晨五點鐘,東方的天際露出一絲魚肚白。

  

  “溝~溝~溝~”

  

  新的一天,在一陣陣公雞的啼鳴中到來,晨曦中的楚家埠顯得如此的寧靜而祥和。

  

  五點十分,陸續有村民從家中走了出來,不過一個個卻蔫了吧唧的,臉上都頂著一道道黑眼圈,顯然是沒有睡好!其實,何止是沒睡好啊,可以說,這一夜,楚家埠,無一人入睡!

  

  那個被叫做“小歪脖”的詩人死了,而那個被視為不祥之人的楚天來了!

  

  而且,他一來,便震懾住了楚家埠所有的人!如果說秦川叫楚天老大是震驚的話,那楚天的下跪就是震動,巨大棺材的抬出是震撼!那一棺材的錢被揮灑,則是震懾!然而,

  

  這都不是最震撼的,最震撼的是,楚天竟然將鎮長與縣長捉了回來,而且,被關進了豬籠!被關進了豬籠!被關進了豬籠!

  

  人們被震暈了,麻木的看著被關在籠子裡的鎮長與縣長,人們感覺一切都是好夢幻!仿佛一切都是假的,而如果對於這件事情用一個詞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地震!

  

  楚天製造了一次地震,人們心中的地震,楚連德與楚連雲那瘦弱好欺的形象垮了,而楚天那模糊的形象,卻在人們升了起來!高高的升了起來!在人們心中,成了神一般的存在,或許,用神不恰當,他是撒旦,是惡魔!

  

  敢囚禁鎮長與縣長的惡魔。

  

  晚上十一點鐘的時候,車隊回到了楚家埠,100輛車變成了98輛,車少了,人卻多了!因為徐有利跟孫田崗被關在籠子裡帶了回來。

  

  人們看著那被關在籠子裡的兩人,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這個時候,仿佛所有人都是“皇帝新裝裡”的居民,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一切,假的,一定是假的!騙人的,怎麼可能有這事,睡一覺,一切都過去了。

  

  12點鐘,所有居民被秦川派人趕回了家中。

  

  可是,這一夜,楚家埠所有的村民都是輾轉反側!就算想睡,也睡不著,因為村子裡不時傳來鏟子與鐵鍬的碰擊聲!似乎有人在外面挖東西。楚家埠所有的狗,都在狂吠著,而且籠子裡的徐有利跟孫田崗更是時不時的呻吟兩聲,這一切都在提醒著,外面有人,外面有人,一切,都是真的。

  

  五點鐘的時候,有人穿好衣服,小心翼翼的出了門,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夢!

  

  只不過,令他們失望了,當他們走上大街,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輛輛鋼鐵巨獸。

  

  那一排排悍馬一個挨著一個,緊湊的排在一起,一直延伸到路的盡頭!隨著太陽的升起,光線變得越來越強烈,這群鋼鐵怪獸,也露出了本來的面貌,悍馬車立馬展現出他作為軍用車的彪悍風姿!

  

  拉風的造型,厚重的外觀,彪悍的氣息,當接近一百輛這樣的車排在一起,那不是一般的彪悍!這也難怪華麗的寶馬與賓士都會哆嗦的靠在路邊,因為這樣彪悍氣息的悍馬車,就好像一隻滿嘴獠牙的鋼鐵巨獸,會吞噬一切阻擋在他面前的人或物!

  

  七點鐘的時候,楚家埠的村民全部都集中在了馬路上,但是村子卻不像以前那樣的喧囂,沒有人吵鬧,也沒有人大聲的議論,人們在等,等楚天的出現,看楚

天究竟要如何處理兩人。

  

  報復?這是必須的,然而,如果如此明目張膽的殺掉兩人,事情,就鬧大了!就算神仙也保不住楚天。他會殺掉兩人麼?會麼?人們手心裡都捏著一把汗,所有罵過、欺負過楚連德兄弟倆的,心裡都在發虛!

  

  七點半,楚天緩緩從楚連德的院子裡走了出來,一身的白色的喪服,手裡抱著二叔的靈位,而楚連德的兩個孩子,則站在楚天的旁邊,而楚天後面,是那口巨大的金絲楠木棺材。

  

  楚天抱著靈位緩緩的走出大門,而所有開寶馬車的司機,則統統整齊的站在大門的兩邊,臉上帶著墨鏡,胸口佩戴白色的菊花,一臉的肅穆!靈位經過時,雙雙彎腰鞠躬!無比的謙恭與尊敬。

  

  楚天走完了由五十多人組成佇列,那佇列中的人便自動散開,跟在了楚天身後,然後坐上自己的悍馬車。

  

  就這樣,佇列又一次緩緩動了!

  

  人們不知道楚天要去哪裡,就包括秦川都不知道。

  

  身著白色喪服的楚天緩緩的走在前面,而楚天的後面,是負責撒錢的白髮老者,再後面,是十六人抬的巨大金絲楠木棺!再後面,是兩輛悍馬拉乘的豬籠!最後面,是浩浩蕩蕩的悍馬隊伍。

  

  楚天的步子緩慢而沉重,而後面的隊伍也是緩之又緩,就仿佛這個隊伍是靜止的一般,只有那空中飄飛的鈔票,才為這凝重的氛圍裡增加一點活躍。

  

  人們沒有上去搶,因為人們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邁不動腿!他們不敢,不敢。

  

  隊伍以一種極為緩慢的方式行走著,然而這一走,就是兩個小時,沿著楚家埠周邊,轉了一遭!所有的村民都站在路邊上,靜靜的觀望,他們看到鎮長的時候,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采,然而他們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將驚呼聲喊出來!這這樣一種氛圍下,沒有人敢上去搶錢,沒有人敢說話。

  

  這樣的氣氛,實在太過壓抑,就仿佛空氣都凝固了一般,壓抑的讓人們喘不過氣來!有孩子被嚇哭了,然而他的母親卻死死的捂住他的嘴巴,不讓孩子哭出聲。

  

  “放我們出去,放我們出去!”

  

  徐有利跟孫田崗的呻吟聲不時的響起,在這沉悶的氛圍裡,顯得格外的刺耳,顯得格外的淒慘!但人們沒人敢上前,沒人敢說話,甚至想拍照的人都不敢拿出相機。

  

  終於,隊伍又一次走進了楚家埠,繞了一大圈,來到最南面的村口,那個村子最大的入口!那個二叔背著自己站了三天的村口!

  

  而當人們繞了一圈來到這裡時,一個個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因為這裡,已經被砌好了一個墓坑!這個楚天,竟然打算把楚連德葬在這裡!

  

  葬在村口,那個楚家埠每個人每天都需要經過的地方!

  

  所有人都震驚了,他,到底要做什麼?

  

  然而,令人更加驚訝的還在後面,而在這個墓碑旁邊,卻放著一副挽聯,一副讓人莫名其妙,摸不著頭腦的挽聯。

  

  因為上面分明寫著:

  

  上聯:早死早超生。

  

  下聯:我為你超度。

  

  頷聯:死不足惜!

  

  人們呆了,這是給二叔的挽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