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嬌妻天降:神秘老公萬萬睡

正文 第十六章: 她是小玉兒

書名:嬌妻天降:神秘老公萬萬睡 作者:許我恩澤 本章字數:220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23


楚驍心底如巨浪翻湧,該來的還是來了,他望著蘇念北神色漸漸幽冷下來,冷的如同冰椎一樣的目光注視著那張看似天真無邪的臉。

楚驍回復:給我查清楚,背後指使的人是不是龍少,關注動向。

武城:好。

楚驍下床,窸窣地聲音吵醒了蘇念北。

她睜開眼睛,看到楚驍半跪在地鋪前發怔,蘇念北微微一笑,清晨少女那種特有的魅惑如化學份子一樣在空氣中散開,“早,楚驍!”

昨夜的催眠很簡單,她只是和他一起數羊,後來發生了什麼她不太知道,但想來他昨晚應該睡的很好。

看到楚驍臉色不明,她伸手想扯開遮光的窗簾,剛剛伸手,就被楚驍握死。

“怎麼了?”蘇念北腦子裡一片空白,昨夜的氣氛很好,好到他說可以直接稱呼他的名字,但今天……

楚驍一把拉起蘇念北,眸光陰厲地盯著她,幾乎要活活用目光吞噬她一樣。

他逼近她,待蘇念北雙手往在他胸口推拒的時候,他幾乎推到她壓在床上,一邊撕裂她的衣服,一邊責問,“傷害別人,是不是很好玩?”

“我沒有!”蘇念北的肩膀裸露在外,接著是心口,接著……

“你想知道什麼,完全可以問我,亦或是龍少想知道什麼?”楚驍質問,暴怒的如同獅子一樣,既然你是這樣的一個女人,既然你如此忠於龍少,那我為什麼要信守諾言?

蘇念北,你偽裝的真好,比張以姍有過之而無不及。

楚驍心痛不已,他痛恨這樣的偽裝,恨極了。

“你不是想知道南玉是誰?我現在就告訴你……”楚驍發洩似的扣住她的雙手,一手扯下鏈子放在蘇念北的面前,吼道,“這戒指上刻了名字的那個人,是我的……”

“驍……驍,你起床了嗎?我進來了哦。”張以姍敲了幾次門沒有應,順手推門,進來就看到楚驍壓著蘇念北,兩人的動作曖昧,張以姍先是一愣,接著關好門,“驍,已經是九點半了,早飯做好了,下來吃!”

親眼看到兩人在床上的事情,張以姍心中才確定下來。

楚驍的確是愛這個蘇念北,否則他不會帶她回家,不會讓她上床,更不會……

看來,這一次他是動真格的了。

張以姍在門外站了一會,才默然轉身下樓去了。

蘇念北的眼裡有霧氣,她推開楚驍,扯好自己淩亂的睡衣,默默起身,“楚先生,我想我不適合留在這裡!”

“又來,該死的,你要敢離開這裡,我絕對不會甘休!”

蘇念北氣極,轉身看著楚驍,“要怎麼樣呢?要我的命嗎?你們有多少本事,儘管沖著我來,我不怕你!”

四目相對,楚驍眸子裡全是被人背叛的痛恨,而蘇念北眼裡,全是對強者反抗無所畏懼的倔強,她是不怕他,山窮水盡他能奈何得了她?

楚驍一把扯開窗簾,是陰天,天空的陰雲沉沉下著大地,平息半天,楚驍才說,“下去吃飯,我還有會議,今天你去邊婷那邊報導,晚上我們再談這件事情!”

“你怎麼確定,我會回來?

“蘇念北……”楚驍正要說話,卻看到蘇念北轉身頭也不回地離去,從小到大,除了父母從來沒有人敢拒絕他,蘇念北你是確定我離不開你麼。

蘇念北下樓,走到一半,看到張以姍背著自己正在做什麼。

她駐足,留心看,發現張以姍正在往牛奶裡添一種粉末。

蘇念北有些疑心,但轉念又打消了那種不安。

“早,張夫人。”蘇念北故意抬高聲音,提醒張以姍自己下樓了,張以姍急忙把什麼東西揉進手心,將牛奶放好,回頭報以微笑,“早,念北!”

這時候楚驍穿戴整齊也下樓了,此時他雖然神色陰沉,但沒有剛才的那種狠戾。

“驍,吃早飯!”

“不吃了,你們吃,我趕會議。”

張以姍端起那杯牛奶送到楚驍面前,“那也該把牛奶喝了,要不然胃空著,會鬧胃病的,這麼大了還不知道照顧自己。”

楚驍接過牛奶,一飲而盡,蘇念北微微有些緊張,但看著他面色不改地離開,才松了一口氣。

房間裡,只有張以姍和蘇念北兩人。

張以姍先拉開椅子坐定,“你一定好奇,剛才我做了什麼。”

蘇念北沒有落座,“沒有,我什麼也沒看見。”

“那只是普通的維他命,讓他吃藥,他是不會吃的,就如這些年他失眠,從來不會服用安眠藥一樣。”張以姍以一種母親式的無奈說話,讓蘇念北感覺,楚驍就是那個叛逆的孩子,而張以姍恰是那個略感無奈,但滿心全是母愛的母親。

“哦。”蘇念北應了一聲,轉身要離開,聽到張以姍在身後說,“既然驍要了你,那就認定了你,以後你好地待他,楚家不會虧待你的。”

母子兩一樣的自以為是,他們以為,能猜到天下眾人心?

A市處於周邊省市的樞紐,所以交通特別的擁堵。

車子在路上緩慢蠕動,車上雖有空調,但蘇念北還是急出了一身汗。

好不容易得到的釋一丹大師督導的心理課,她可不想錯過。

“念北!”坐在一旁的邊婷開口,蘇念北有些赧然,邊婷得知自己的票是楚驍給的,笑得十分神秘。

畢竟,連邊老師也是自己通過朋友才買到的釋一丹的票,可是她卻輕而易舉得到了。

“邊老師,我和楚先生真的沒什麼……”

“念北,即便有什麼,也不是我能管的,你現在身處困境,做什麼事情老師都理解。”

……蘇念北徹底懵了,越描越黑。

“只是楚驍內心有許多的傷痛,希望你能好好善待他。”邊婷看著不解其意的蘇念北,繼續說,“他經歷過很多事,和母親的感情不好,失眠,壓力大。八歲那年,有一位女士為救他被洪水沖走,這成了他埋在心底永遠的陰影,他認為是他害了那位女士。”

“那位女士叫南玉?”

“是叫南玉,你怎麼知道的?”邊婷詫異,這些話本不該說,但念北是她看著成長起來的,現在又是她助手,適當提點,也是作為老師的本份。

蘇念北回憶起過去的點滴,突然心生愧疚,這是多大的誤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