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錯愛定情:恰好遇見你

第7章 告白往事(三)

書名:錯愛定情:恰好遇見你 作者:大白鵝 本章字數:425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0:02


“她是孟一喬。”許樹給她介紹。“很漂亮。”男人稱讚,眼神黑漆漆的瞧不見底,面上的表情看不出到底是真話還是玩笑。“謝謝。”孟一喬微微彎起唇畔,顯得很得體。

  “漂亮?”顧淮南語帶譏誚,“老陸,你不知道,這丫頭的臉皮,比城牆還要厚。”剛剛包間黑,他瞧著是個玲瓏的身材,便猜出是女人,現在看清孟一喬的面目,態度也差了。兩人因著許樹,見面數回,每見必爭,而他又是每爭必輸……

  “許樹說我這不是厚臉皮,是堅韌不拔。”孟一喬撲閃著一雙美眸,表情看著格外的天真,卻又不顯得傻,將單純刻畫得恰到好處。

  眾人有意無意地望向許樹,他只是輕輕一笑,不置可否。但在多數人眼裡,這種態度卻更像是……默認。

  許樹在對著蛋糕許願的時候,抬頭望了孟一喬一眼,眼底湧動著意味深長,看似不經意的一個動作,卻讓孟一喬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茉莉,你不是說有禮物要送個我們的壽星公嗎?”顧淮南不懷好意地出聲。茉莉是包間裡唯一沒有男伴的那名女子,包間裡暖氣很足,她只穿著豔紅的抹胸,皮短裙將腿束得很緊,白皙的大腿被漁網絲襪襯得越發性感撩人。

  茉莉本是許樹的女伴,只是許樹不喜歡身邊坐著女人,她便落了單,本還能偶爾靠近許樹撒嬌賣乖,只是後來進來了一個孟一喬,身邊的位置被她搶了,就真的只能獨坐在角落了。

  “許少。”茉莉聲線尖細,隨便喊了一聲便是嗲得人酥了骨頭,穿著高跟鞋卻依舊只到許樹的下巴,手往許樹的肩膀上一按,踮起腳湊到許樹臉上。

  許樹不防,被她豔紅的唇在面頰上落下一記曖昧的符號,伸手將她推開,下意識抬頭望向矮幾對面的孟一喬。

  孟一喬就是在茉莉那一聲許少的時候抬的頭,自然將一切看在眼裡,和許樹的目光觸碰瞬間,垂下頭小口小口地吃著碟子裡的蛋糕。

  許樹面上的笑已經斂得乾乾淨淨,眼神更可謂目露凶光:“我不喜歡別人碰我。”像是申明,又像是警告。

  茉莉方才不穩摔坐在地上,也不敢抱怨,只是對孟一喬投來的視線有些挑釁地揚了揚紋得極細極長的眉。

 孟一喬丟掉手裡的叉子,甚至沒有用紙巾擦去嘴角掛著的一抹奶油,一步一步地往許樹的方向走過來。

  眾人想著她該是哭得梨花帶雨地指責茉莉呢,還是出手給許樹兩拳以示自己的不滿。真正是吸引了全部的視線。

  孟一喬在離他還有一拳的地方停下來,兩人靠得極近,誰知她許久卻沒有半點動作,只是垂著頭像是在思考,兩側的雙手握成拳又像是在掙扎。

  半晌,她突然仰起小臉,纖細的手一把揪住許樹襯衣的領子,將他往下拉,另一隻手穿過他的脖子摟住,踮起雙腳,四唇相貼的一瞬,兩人都懵了。

  她睜著一雙眼,第一次見許樹將眼睛張得這麼大,褐色的珠子盛滿了不可思議,卻只是很短的一瞬,待他反應過來,依舊是伸手將她推開,只是動作並不太明顯,一隻手還攬著她的肩頭,眾人也看不出許樹的拒絕。

  可是孟一喬卻能清晰地感覺到他手上不可抗拒的力量,看著自己嘴角的奶油沾黏在他的唇上,突然眼眶裡湧上一陣暖流,襯得眸子晶瑩,酸澀從眼眶一路向下,浸染了每一處器官。

  “這是送給你的,寢室的門禁快到了,我要先回去了。”她撇撇嘴,極勉強地掛著笑,想要看上去不在意一些。

  到底還是控制不住地渾身顫抖,走到門邊,對他揮揮手,沒有回頭,只是不想讓他看到臉頰上蔓延開的淚水:“再見。”瘦弱的背影消失在門口的一瞬間,他心裡翻滾著莫名的情愫,許樹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

  許樹逕自出神,身旁的男人推了他一把,自從孟一喬離開,他便也顯得心不在焉。“你好像……挺喜歡剛剛那個丫頭?”男人將手裡的酒遞給他。

  “喜歡?喜歡是怎麼樣的感覺?”許樹搖頭,嘴上劃開的弧度像是苦笑,“我不懂。”“想不想去追?”看著他將杯子裡的就一飲而盡,男人問了一句。

  “想。”很輕的一聲,許樹像是做了極大的心理鬥爭,最後閉上眼。“光想有什麼用?”冷冽的面上有了一抹笑,將許樹手裡又倒滿酒的酒杯按住。

  許樹似有所悟,猛地起身,三兩步出了包間,一眾人還回不過神。

  顧淮南正和身邊的女人情歌對唱,對這一驚人的變故反應不及。“老陸,許樹幹嘛去?”“做大事。”男人奪下他手裡的麥克風丟到一邊,“別唱了,想要我的命嗎?”

  顧淮南猛地站起身,將極悶騷的深粉色襯衣捋起袖子:“打架是不是?”“好。”男人絞著雙手,冷冷地拋下一個字。

  顧淮南面上泛起一朵花,一手搭上男人的脖子:“老陸,多少年的兄弟了,打什麼架,要打也是打球,花式的玩兩杆。晉安,你都發了一晚上呆了,回神回神,打球去。”丟下房間裡的女人面面相覷。

  許樹直到翻遍了手機才發現,孟一喬幾次給了他手機號碼,他都沒有上心記過,現在沒有電話,只能去她的寢室。

  舍管阿姨撥了寢室內線,寢室電話沒有人接。許樹看著冬季一片沉鬱濃黑的天空,心裡有些緊張,方才的舉動,或許真的有些傷人,孟一喬再堅韌,到底也是女孩子。

  他突然發現一直都是孟一喬跟在他身後,他甚至從來沒有主動地關心過她的一切,簡單到她不高興會去哪裡,也絲毫沒有頭緒。

  他從圖書館尋起,一個人幾乎尋遍了他和她曾經見面的所有地方,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冬天的風太冷,刮在臉上帶著疼。他摸出孟一喬袋子裡的圍巾

,一圈一圈地過在脖子上,忽然就覺得暖了。

  手機震了一下,是顧淮南的短信,語帶調侃地問他這一晚上,大事辦得怎麼樣了。他哪裡有空理睬,卻發現收件箱裡還有一條短信,是個陌生的號碼,懷著一份希望打開,收件人後面跟著的名字,赫然是孟一喬三個字。

  短信的內容很簡單,五點之前,她在活動中心頂層等他,如果他不願意去,或許明天就見不到她了……

  許樹的心跳得越來越快,地點挑在最高的一幢樓,又是淩晨五點的時候,見不到她……一連串的意思拼在一起,是不是她要……抬手看了看表,已經四點過半。

許樹連樓道上的燈也來不及開,沿著漆黑的臺階一路奔上樓頂,天臺的門半掩,他扶著門把喘了口氣,寒風罩面,用手擋了擋,跨進天臺。

  天臺的邊緣上,坐著一個嬌小的身影,天太黑,只能辨清一個模糊的輪廓。他放輕腳步,一點一點挪到她的身後,突然出手摟在她的腰間,將她從沿口抱進來。

  孟一喬嚇得尖叫,空蕩蕩地迴響在天空,在寂靜的冬夜顯得格外突兀。“孟一喬,是我。”許樹將她放在平地上,氣息還不是很穩。

  “許……許樹?”孟一喬捂著胸口,閉著眼狠狠地吐了一口氣。“這麼害怕還一個人呆在這裡。”許樹的口氣像是責怪,卻更像是關心。

  “不是為了等你麼。”孟一喬的聲音弱下去,充滿了委屈,一雙杏眸在一片漆黑裡依舊閃爍著光亮,微微抬高了聲音,帶著幾分驚喜,有些不信,“你真的來了。”

  “如果我不來,你……”許樹想起她短信上的話,仍舊有些後怕。“堂姐結婚,我坐今天八點的車回家,如果你不來,就要下週一才能見到我了。”孟一喬嘴一咧,眼睛撲閃,許樹恍然,竟被她擺了一道,無奈之餘倒是輕鬆不少。

  “這裡冷,回去吧。”許樹能明顯感覺的孟一喬有些顫抖的身體,解下脖子上的圍巾,卻發現孟一喬眼神忽然暗淡下來。

  他將圍巾在她脖子上繞了兩圈,見她幾乎將頭垂到胸口,笑著打了個結:“只是借給你戴,要還的。”她的眼睛倏地就又明亮了,襯著稍稍露白的天空,比星辰更加璀璨。

  “其實,我就是想騙你來……陪我看日出的。”許樹本是牽著她要下樓,被她拉住。“好。”他看了她一眼,又瞧了瞧天際的一點點光亮,點點頭。

  許樹與孟一喬並排坐在沿上,兩人本是保持著半米的距離,許樹不動聲色地朝著她的方向動了動,不知不覺間就已經挨在一起。

  “冷不冷?”他將她的小手牽起,用大掌罩著她的手背,捂進大衣的口袋。孟一喬仿佛受了驚嚇,愣愣地看著他。

  “太陽出來了。”許樹示意她看天,遠處漸漸露出白色的邊沿,從一個輪廓慢慢變厚,直到半個圓,天空已經亮透,薄雲染上一圈金黃。

  “許樹,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煩人。”孟一喬眼裡映著一片光華,卻擋不住不斷湧上來的失落。許樹被她的眼神攪亂了心,一時無言。

  “我沒有考慮過你的感受。”孟一喬聽不到否認的回答,情緒越加低迷,“如果你真的覺得我很煩人,現在就告訴我,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去煩你。”孟一喬說得斷斷續續,面上的笑早已持續不住,像是忍著痛楚。

  “不會。”許樹看著她顫動的睫毛,手掌蓋住她的發頂,力道很輕,帶著難以忽視的溫柔。

  “既然這樣,那我以後還會一直跟著你。”孟一喬麵上的失落一掃而光,快得許樹以為方才那一刻不過是他的錯覺,面前的小丫頭又是笑眼盈盈,唇邊的梨渦陷得很深,好似盛滿了快樂。

  “不用。”許樹的手指摩挲著她放在他大衣口袋裡的手心。孟一喬有些懵,他一會兒說不會一會兒又說不用,一雙眼裡終是有了疑惑。

  “孟一喬,做我的女朋友,你願意嗎?”他的手扶在她的肩膀上。許樹知道孟一喬很喜歡他,可是,他不敢肯定孟一喬會不會立刻答應,還是……故作矜持或者有意為難而拒絕一兩次。他有些害怕聽到孟一喬嘴裡說出不願意三個字。

  “真……真的嗎?”孟一喬已將雙眸瞪到極致,裡面傾瀉而出的全是不敢置信。“真的,我為什麼要騙你。”許樹笑,她此時的樣子很可愛,比之平時的端莊秀雅可愛得多。

  “願意,當然願意。”她迫不及待地答應,哪裡還管擺譜和矜持,甚至蹙起眉頭,有些警告和威脅的意思,“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

  “我們拉鉤。”孟一喬想了想,還是不太放心。許樹全然被孟一喬孩子氣的舉動感染,竟真的伸出手指勾住孟一喬的小指,拇指按在一起的瞬間,這句再簡單不過的話,便成了一個誓言。

  許樹這個男朋友……也不知道是泡妞經驗豐富或是有軍師指導,又或是太聰明能無師自通,在一般男朋友的任務上勤勤懇懇,方方面面竟是做得很周全。

  週末晚上孟一喬從家裡坐車回來,他故作不經意地問了時間,等在車站門口。孟一喬的驚喜在所難免,撲進他懷裡,弄得淚光閃爍。

  “怎麼辦,我還是不太相信,許樹竟然是我的男朋友?”褪去方才幾乎癡狂的激動,孟一喬揪著他的外套,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愁著一張臉,圓圓的眼睛耷拉下來,可憐兮兮地望著許樹。

  許樹見她這樣的愁容,幾乎失笑,反問道:“還是不信?”孟一喬老實地點頭,許樹捏了捏她的臉蛋:“不信拉倒。”孟一喬鼓著腮幫子,有些喪氣。

  “下午好。”簡介的言語,廣播裡清朗的聲音有著獨特的魅力,吸引不少人駐足聆聽。更有不少熟悉的人已經在猜測這個聲音到底是不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