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錯愛定情:恰好遇見你

第8章 夢醒時分

書名:錯愛定情:恰好遇見你 作者:大白鵝 本章字數:430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0:23


“我是國貿(3)班的許樹。”幾乎是整個校園瞬間沸騰,反是廣播室外,顧淮南正熱火朝天的和原本的兩位女主持談人生談理想,完全把廣播室騰給了許樹。

  “幾個月前,臨床(1)班的孟一喬曾在這裡向我表白。”許樹說得很自然,像是娓娓道來,既誘起人的好奇,又不覺得突兀,“今天,我想通過廣播告訴她,孟一喬,我很喜歡你。”

  哄鬧四起,孟一喬正從圖書館走出來,廣播裡許樹的聲音清晰地傳進她的耳朵裡,猝不及防。很多人紛紛扭頭打量她,讓她不知所措,抱著書幾乎是跑向活動中心。

  她一路迎接了無數注目禮,跑到大門口,正好見許樹下樓。他面上是濃濃的笑意,又有奸計得逞的快意。

  “有這麼多人都聽到了,都能為你作證,現在信了?”她雙頰緋紅,不知是害羞還是凍的,一雙大手捂著她的臉,像是給她取暖,動作極是親昵。

  她點頭,當下心底一片崩裂般的錯覺,震得她說不出話。倒是和女主持依依惜別後走下來的顧淮南,看著門口頗為溫情的一幕,忍不住又要和孟一喬鬥上幾句。

  “還真被你歪打正著了。”語帶不屑。孟一喬當下完全沉浸在幸福中,哪有空和他抬杠。他進她不理睬自己,又拍了拍許樹的肩膀,“剛剛聊了一會兒天,就有兩個人願意給我織圍巾,比你脖子上這條好看得多。”說著還用手甩了甩圍巾末端那長短不一的流蘇。

  “顧淮南,你不懂。”許樹也不和他爭執,只是輕描淡寫地丟下一句看似極高深的話,牽著孟一喬往外走,將重色輕友這一句詮釋得很是鮮活。

“許樹,吃午飯了。”學生會正在商議換屆選舉的事情,趁著發放盒飯的午休時間,孟一喬意思意思地敲了敲會議室的大門,腦袋探進來,笑眯眯地捧著飯盒,雙手呈上,姿態謙卑,頗有舉案齊眉的意思。

  許樹有些反應不過來,小丫頭這幾天天天喊著忙,下了課就直奔實驗室,他幾次三番也約不到人。

  手上接過保溫罐子,裡面一層層有四層之多。三菜一湯還有一大碗米飯,香氣瞬間充盈了會議室。

  眾人看了看許樹的保溫罐子,再瞧一瞧自己手上的速食盒,羡慕得眼淚汪汪。往時都是頗有派頭發號施令的各位部長,這一刻卻都怨念迭起,輪番轟炸會長大人,怎麼能訂這麼難吃的盒飯禍害他們!

  孟一喬沉浸在一片豔羨之中,就差爽得放聲大笑。這事還都是起自顧淮南,那廝嘲笑孟一喬是指不沾陽春水,拿她和之前倒追許樹的女生比,光手藝這一項,就完全將她貶進了塵埃。

  若是別人,孟一喬或是會不好意思地承認自己是家務無能,可現在是顧淮南嘲笑她,哪裡咽得下這口氣,消失一周,在許樹千呼萬喚,險些淚流成河之後,捧著保溫瓶強勢回歸。

  顧淮南也在開會的一眾幹部之列。這只流氓,竟然是學生會的學習部長,孟一喬初時聽到這個消息,實在是接受不了。

  此人從來是一副不務正業的痞子模樣,竟然年年都是專業第一,還和孟一喬這個五好良民一樣拿著最高獎學金。

  橄欖桌對面的顧淮南,正挑剔地撥著飯盒裡的菜,面色嫌棄的表情一覽無餘。本以為孟一喬是肥著膽子來獻醜,可一聞這香味……顧淮南蹙眉,有些不太相信,不過是幾天功夫,難道真的能廢柴變巧婦?

  “快點嘗嘗看。”孟一喬避開顧淮南探究的目光,在許樹面前諂媚地遞上筷子,眼睛一下一下眨得很快,試圖掩去眼底的一片心虛。

  在眾人鐳射似的眼神下,許樹夾了一筷子蛋,瞬間舒展了眉眼:“很好吃。”周邊想起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和三三兩兩咽口水的聲響。

  “你做的?”許樹不理睬身旁那些渴望蹭飯孩子卑微哀求的目光,溫柔地看著孟一喬。孟一喬雙頰微顫,表情極不自然,拉著許樹往外走了兩步。

  眾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紛紛將罪惡的筷子伸向了許樹的保溫罐子,吃一口,幸福得淚流滿面,尋思著再來一口。

  “是媽媽給我做的。”她說得很小聲,一面揉著鼻子,言語間很是愧疚,“我實在是燒不好,就只好借花獻佛了。”她就是一塊朽木,顧淮南的話,極難得這樣有道理。

  許樹突然覺得方才那一口雞蛋也不是太美味,見孟一喬十個手指九個纏了創可貼,傷情可見一斑,當下心疼不已:“怎麼弄的?”

  “刀劍無眼唄。”孟一喬頗為感歎,這九個手指,都是為了提升廚藝而犧牲的,誰知最後是白白地流了血,她一點長進都沒有……

  十指連心,這該是有多疼……許樹抓起她的手,一下一下地摩擦:“喬喬,下次不准再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孟一喬越加不好意思,做飯也算是危險的事情麼?或許對於她還真是……

  “誰讓顧淮南嘲笑我!”她撅著嘴,很是不忿,接著表情一轉,垮下來,“我好像……真的很沒有天賦。”

  低著一顆小腦袋,糾結半晌,才終是問出口:“許樹,你會不會嫌棄我?” 聲音很輕,大眼睛閃著水靈靈的光。

  “我找的是女朋友,不是保姆,會不會做飯,我一點也不在乎。”或是看出她眸子裡的喪氣,許樹出言安慰,將她肩上的馬尾撩到腦後,動作溫柔。

  既然不是孟一喬親自下廚的結果,就算是山珍海味他吃著也沒有勁道,許樹大手一揮,便宜了會議室裡饞到吐血的那一群豺狼虎豹。

  國貿專業無論是大一大二還是大三大四,向來以許樹作為風向標,他看的書都被定格成專業輔導書,可靠度甚至遠超過老師推薦的一些參考書。前面三年還都挺准的,可是……

  傳說許樹畢業在即,卻改變了看書的口味,從之前專業的經濟類書籍跨專業跳入……烹飪美食類,

讓人大跌眼鏡。

  學生會換屆選舉在學生活動中心一層的大劇場舉行。即將卸任的幹部都坐在第一排,方便待會兒上臺講話。

  許樹腿上攤著一本書,他一手支在靠椅的扶手上,托著腮,一手翻著書頁。姿勢很優雅,神色也是全情投入,認真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顧淮南就坐在他旁邊,低下頭只見封面上——美食一百道五個大字。隨手翻了翻他的包,裡面還有幾本,清一色的美食大全。

  “你到底要幹嘛?” 一時有些不能理解他這幾天抽風似的行徑,忍不住開口,問出了眾人的心聲,第二排不少人湊過腦袋來聽一聽八卦。

  “學做菜。”許樹不以為然,搪塞一句,他正糾結在一勺糖到底是大勺還是小勺,深勺或是淺勺裡。

  左側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體育部長頓悟。一定是孟一喬手藝太好,許樹自卑了,決定奮發圖強了!這人向來要強,就是檢討也要比別人多寫幾百字。

  “孟一喬不是很能麼?”顧淮南一提孟一喬,立刻就語氣不善,眉頭一挑,半點也聽不出誇獎的意思。

  “做飯這麼危險的事情,不太適合喬喬。”許樹再次強調了做飯的巨大風險性。一字一句都是極力地呵護著孟一喬,不經意透露出來的寵愛,酸歪了一眾人的小白牙。

霍一安已臨時也找不到合適的護工,時間越來越晚,想來想去,霍一安只能又硬著頭皮給霍錦年打電話。

  霍錦年離開宴席,來到醫院的時候,霍一安還趴在孟一喬床前,一隻手緊緊地握著床上的人。

  看到霍錦年來了,霍一安眼中一亮,“小叔!”

  這一聲比平時親近許多。

  霍一安看向霍錦年身後,“你怎麼會來?張嫂也來了嗎?”

  “張嫂家裡有事,早上回老家了。”霍錦年把外套搭在病房裡的沙發上,他看著霍一安的手實在是礙眼。

  “那……”你為什麼會從壽宴上來。霍一安想問。

  霍錦年知道他的意思,率先開口,“壽禮送到,今晚就沒什麼事了。我既然答應了找人照顧孟一喬,就不會食言的。別的做不了,替你看一晚人我還能做得到。”

  霍一安有些不敢相信,再次看向霍錦年身後確認,霍錦年確實是一個人來的。

  霍錦年是要自己照顧孟一喬嗎?不參加爺爺的壽宴了嗎?

  他這位小叔金尊玉貴,從沒有這樣伺候過誰,更別說照顧一個昏迷的小姑娘。

  小叔也沒想到這些嗎?霍一安悄悄看了一眼霍錦年冷峻的側臉,心裡覺得不妥當。可他又低頭看表,壽宴快開始了,待不得他多想。

  霍一安匆匆交代:“小叔,喬喬就拜託你了”霍一安頓了頓,“要是有不方便的地方,就叫值班的護士…”

  霍一安說著,余光發現霍錦年依舊冷峻的面容,才發覺自己似乎逾越了,立刻噤聲。

  走時霍一安鬆開握著孟一喬的手,卻發現孟一喬抓的比他還要緊。掙了幾下也沒有掙脫,喚了好幾聲,也不見孟一喬有反應,無法,霍錦年只得幫他拉住孟一喬的手。

只是這一來,霍一安的手掙脫了,霍錦年的手卻又被握住了。

病房溫度開得很高,霍錦年想脫了外套,孟一喬卻完全沒有鬆開他手的意思,真不知道那麼纖細的手腕哪來那麼大力氣。

霍錦年掙了幾下,就看見孟一喬睡夢中的眉頭皺起來,那眉毛並不濃,形狀卻生的好看極了。霍錦年不動,那眉毛又漸漸舒展開來。是個極其漂亮的孩子,霍錦年心中輕歎。

孟一喬的手觸感是冰冰涼涼的,霍錦年索性也懶得再掙開,呼了一口氣,靠在椅子上休息。其實他也工作了一整天,只是靠在椅子上才感覺到累了。

眼簾一閉,便有了些睡意。只是椅子太硬,睡的並不安穩。

……

半夜,霍錦年是被哭聲驚醒的。

他的睡眠一向極淺,稍微一點聲音便立馬睜開了眼睛。

一睜眼,就看到床上的小姑娘閉眼低聲哽咽,那啜泣在夢中也是隱忍的,她似乎並沒有意識,眼淚卻不自覺從眼角流出來。

嘴巴微動了幾下,霍錦年也是貼近了,才發現她叫的是許樹。

黑壓壓的睫毛上也全是濕潤的。

霍錦年算不上是個善良的人,但一遇上孟一喬,那心就軟的不像樣子,他愛憐的伸手覆蓋在孟一喬額頭上才發現燙極了,趕緊按了床頭的鈴叫來護士。

因為才打過退燒針沒多久,只能採用物理降溫,護士先是用冰塊敷在額頭,又用酒精給孟一喬擦手心,脖子,腋窩,雙腿。孟一喬穿的是棉布裙子,四肢還好說,只是要擦其他地方不免要脫了裙子。

護士以為他是親屬,脫裙子便沒有提前通知他,霍錦年猝不及防看到那纖瘦的裸背,又想起那一晚來,他只好趕緊走出了病房。

等一陣兵荒馬亂的降溫過後,病房裡安靜下來。這次霍錦年不再睡了,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看文件。

好在後半夜沒再出什麼狀況,等到黎明時候,孟一喬的溫度才降下來。

孟一喬醒過來時候,霍錦年正好梳洗完要去公司。他此生還沒在誰的病床前這樣守過,這個小東西倒也是榮幸。

孟一喬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病房裡站著個男人。

男人的身材高大挺拔,極其硬朗清俊。

孟一喬瞪大眼睛,眼裡滿是戒備,語氣十分不善,“你怎麼在這兒?”

霍錦年懶得在意孟一喬的警惕與戒備,他卻覺得孟一喬的眼睛流光溢彩,就算瞪人,也像兩顆漂亮的琉璃珠子。

但霍錦年的自製力一向很好,他只是看了一瞬,就低頭去拿搭在椅子上的外套,語氣不善,“許樹就那麼好?看他和宋思棠郎情妾意,你也不在乎?”

孟一喬水眸閃動,瞬間勾了霍錦年的三魂七魄,瞬間讓他將即將出口的話生生忍住,但是他也沒忘記,昨晚是誰發著燒還一直喊著許樹的名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