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錯愛定情:恰好遇見你

第31章 擇日不如撞日

書名:錯愛定情:恰好遇見你 作者:大白鵝 本章字數:427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6日 00:07


“小朋友,你爸爸是誰?”霍錦城突然問,太過震驚,雄霸商場多年的他竟然控制不住顫抖的聲音。

“老爺爺,你遇見一個陌生人,都會問他爸爸是誰嗎?”小白一邊咬著保姆阿姨剛剛給他買的棒棒糖,一邊用稚嫩的嗓音問道。

霍錦城呼吸一窒,倏地電話響了,他接過。

保姆一看對面的男人一身的富貴氣,怕小白的話惹他不高興,趁他接電話的時候,拉上小白就走了。

霍錦城抿唇,轉而苦笑,也許,只是巧合罷了,霍錦年又怎麼會和這種平民百姓扯上關係?

但是隨即沉吟一下,用眼神示意保鏢,“跟上去看看。”

晚上,霍錦年去醫院接上孟一喬,說是顧明霆組織了個局,就當是為了上次的事道歉,還希望她能賞臉。

他們到的時候,一屋子男男女女嘻嘻哈哈的笑著,顧明霆揚揚下巴向霍錦年示意,眼底是不懷好意的笑容,“錦年,許家的太子爺許樹,幾年前也見過,不知道你還有沒有印象?”

霍錦年的視線往左移動了幾分,點頭致意,“許公子,你好。”

許樹嘴角彎起,“霍總,你好。”

看似波瀾不驚的對話,卻讓孟一喬感受到了對話深處的驚濤駭浪。一屋子人說說笑笑,氣氛融洽,唯獨孟一喬如坐針氈,她感覺到對面有雙眼睛總是若有若無的看過來。霍錦年他們正邊抽煙邊討論最近的經濟趨勢,幾個女人則在討論最近流行什麼,她偶爾微笑點頭,表示自己在聽,但是腦子裡卻亂成一團。

六年的時間過去了,宋思棠比那個時候更漂亮了,氣質也更出眾了。一襲淡紫色的長裙襯得皮膚白皙剔透,柳眉杏目,一顰一笑間大家閨秀的氣質油然而生。

原來周家需要的是這樣的媳婦,孟一喬心裡默默地想。

孟一喬正低頭奮鬥碟子中的排骨,忽然碟子的前方出現一碗湯,她剛抬頭霍錦年已經靠了過來,湊在她耳邊用著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這道海鮮湯是他們的招牌菜,味道很不錯,嘗嘗。”

還沒等孟一喬有什麼反應,他已經坐回原位,很自然的接過上一個人的話題,“那塊地是不錯,不過政府的態度很明確,恐怕……”

孟一喬拿起湯匙嘗了一口,湯入口中,鮮味十足,眼睛微微眯著彎起,味道確實不錯。

許樹眉目不動的看著對面的女人,只是六年的時間而已,她真的不一樣了,可是有些小習慣還是沒有改變,吃到美味的東西的時候總是一臉滿足。坐下來這麼久,她始終沒看他一眼。和旁邊的那個男人沒有任何親昵的動作,但是舉手投足間透著默契,站在一起的時候竟然會讓他產生很般配的感覺,儘管他不願意承認。

孟一喬解決了湯,又喝了口水潤了潤嗓子,終於抬頭看著對面那個男人,臉上帶著禮貌地微笑,“看夠了沒有?”

許樹沒回答,反倒是把一盤南瓜餅轉到她面前,帶著一貫溫和的笑,“我記得你以前最愛吃這個了。”

一句話激起千層浪,孟一喬恨不得把盤子扣到他臉上,她很想這麼做,但是生生的忍住了,咬牙切齒的笑,“謝謝,我早就不吃了。”

那邊霍錦年一個發小看過來,很驚奇地問,“哎,你們認識的嗎?”

孟一喬立刻回答,“大學校友而已。”

“是嗎,那還真是巧,那算起來你們認識了很多年了。”一旁的付方淮聽到他們的對話,不懷好意的說道。

不知道付方淮是有心還是無意,或者是孟一喬心裡有鬼,她很想讓他閉嘴,指桑駡槐的說,“付總,有些人就是認識在多年,你也和他不熟,或者說根本不想再見到他,就比如說,你。”

“喲,我什麼時候得罪你了,孟一喬,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多傷我的心啊。”

“那器官你有嗎?”

“……”

孟一喬和付方淮你來我往的鬥嘴,霍錦年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不參與不幫忙不發表任何意見。

回去的路上霍錦年開車,兩人都沒說話,車內很安靜。孟一喬靠在椅背上覺得很累,心累。

她曾經以為,這一輩子,再也不會見到許樹了,她以為,六年的時間足以讓她心底的傷痊癒,她以為,她早就忘了這個人,忘了那段時光,她以為,她對許樹,對那段回憶再也沒有一絲留戀了。

霍錦年轉頭看了眼身邊的女人,她歪著頭看著窗外,明顯在神遊,到了這麼久都沒反應。孟一喬回神的時候正好撞到他審視的目光,她心裡一驚,“怎麼了?”

霍錦年不鹹不淡的看著她,孟一喬最怕他這麼看著她,他已經關了車燈,只有樓前的昏黃路燈照過來,他眼底的墨色濃得好像化不開,就要看到人的心裡去。她眼神躲閃著剛想說話,霍錦年忽然轉過頭,俐落的開門下了車。

孟一喬跟在他身後走進電梯,一直到進了家門,霍錦年都沒說一句話,然後兩個人各自洗澡。

孟一喬泡在浴缸裡,腦子裡亂成一團。她閉上眼睛一動不想動,一直到涼意襲滿全身,她才起身,慢騰騰擦乾身體穿上睡衣,剛打開浴室的門,就看到霍錦年半敞著浴袍靠在門旁的牆上,手裡托著個酒杯,杯裡搖曳著暗紅色的液體,剛洗過的頭髮微濕蓬鬆,深邃的眼睛藏在額前的幾縷頭髮後面,襯得五官線條越發清晰俊朗。

孟一喬嚇了一跳,“你站在這裡幹什麼?”

霍錦年嘴邊帶著一抹嘲諷的笑,沒有看她,“我在想這麼長時間你都沒出來,我要不要進去救你。”

孟一喬白他一眼,繞過他往臥室走,“神經病。”

沒走幾步就聽到身後的輕笑聲,她轉頭卻沒在霍錦年的臉上看到任何笑意,下巴上的線條異常冷毅, “你說得對,我就是神經病。”

霍錦年這個人就是這樣,把自己的情緒控制得很好,從不暴露自己內心的想法。孟一喬跟著他參加過幾次他應酬,在人前他總是帶著淺淺的笑,有時候明明笑得很開心,但是在回

去的路上目無表情嘴唇抿得緊緊的,車速極快。付方淮曾經對孟一喬說過,霍錦年笑得越開心往往心情越差,這個時候千萬不要惹他。總之,孟一喬從來沒看懂過這個男人,從最開始認識到後來朝夕相處的這幾年,她一直不知道和自己有著最親密關係的男人心裡在想什麼。

關上燈,屋內一絲光亮都沒有,更何況是夜晚。

霍錦年一直有神經衰弱,直到現在,孟一喬才發現他確實淺眠,一絲光亮,一點動靜都會把他吵醒。但是他的睡眠品質又好像很好,每次不管多累,睡了一覺之後,馬上神清氣爽。

孟一喬躺在床上,睜著眼睛卻什麼都看不見。耳邊是霍錦年平穩有律的呼吸聲,好像已經睡著了。她忽然有些嫉妒他能這麼快入睡,很大聲地清咳,然後字正腔圓的問了一句,“你睡著了嗎?”

旁邊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

孟一喬索性伸手打開床頭燈,將光亮調至最大,轉過頭看他。

伴隨著燈光的亮起,他的眉頭很快皺起,呼吸也亂了,但是很快又調整平穩,閉著眼睛動作未變。

孟一喬躺回枕頭上,拿腳踢踢他,“別裝了,我知道你醒著呢。”

“霍錦年,我們說說話吧。”

旁邊飄來有些喑啞的聲音,“可以,先把燈關了。”

“不行,那會讓我感覺我在自言自語,多奇怪。”

這次的聲音帶著無可奈何,“你想說什麼?”

孟一喬轉過頭瞄了他一眼,霍錦年依舊閉著眼睛,她才裝模作樣的開口,“說點什麼好呢,算了,不說了。”

霍錦年忽然翻身壓過來,看著她的眼睛,臉上似笑非笑,“不說了?難道你不想問許樹和宋思棠的事?我怎麼也算是許樹曾經的表姐夫吧。”

孟一喬被揭穿心裡所想,有些警惕的看著他,“你這是什麼意思?”

霍錦年又忽然翻身下來,閉著眼睛,陰陽怪氣的說,“沒什麼意思,你和他不是校友嗎,關心一下不是很正常嗎?你這麼緊張幹什麼?”

緊接著沒有給孟一喬任何反駁的機會,聲音恢復波瀾無驚,“如果討論這麼無聊的話題還不如睡覺,我明天早上有晨會。”

孟一喬當然也無力反駁,她忽然很後悔,她不該開燈的,也許在黑暗裡,她的心思才不會被看透。

她不知道她和許樹的事,霍錦年到底知道多少,他從沒問過,她也沒主動提起過。她不是想隱瞞,只是有些事情一旦過了最佳的時間,就再也說不出口了。更何況霍錦年也並沒有向她交代過,她就不相信他的歷史就那麼清白。

她的腦子裡一片混亂,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著,睡的並不安穩,好像做了一個夢,夢裡都是幾年前的事情,她好像知道自己在做夢,可是怎麼都醒不過來。後來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她掙扎了一下,又昏睡過去。

等她醒來的時候,床的另一半已經空了。她感覺很累,她知道自己做了夢,但是卻不記得夢的內容,只是渾身無力。拿過手機一看時間,立馬掀開被子飛奔進浴室,洗漱穿衣然後飛奔至醫院。

霍錦年一早就來公司了,他昨晚胡思亂想了一晚,整個人神情都不好,就在這時,手機響起來。

他拿過,看著螢幕皺眉。

“大哥,什麼事?”

“錦年,今晚回家吃飯”霍錦城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過來,帶著不容置疑的語氣,說完也不等霍錦年回話,就掛掉了電話。

一個月內請了半個月假,孟一喬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自動取消假期加班,就連馮主任讓她去坐一個星期的門診她也滿口答應。

一上午過去,病人並不算多,她在醫院旁邊的小餐館裡隨意吃了點返回醫院去自己的門診時,手機響起,她掃了眼手機,臉上表情有些凝重。

下了班,霍錦年那輛顯眼的邁巴赫已經停在了路邊,上了車,正要問他晚上去哪裡慶祝,卻聽他說:“我們回一趟祖宅吧,小白那邊我已經和小陳聯繫過,一切都很好,你就放心吧。”

“這樣是不是太快了?”孟一喬有些憂心忡忡的樣子,自從中午收到了他的短信,她就有些坐立不安。“再說了,去你家,我空手去合適嗎?”

霍錦年一邊開車,一邊安慰她,“我不是說過了嗎,有我在,你怕什麼?還有,我父母早逝,家裡就只有大哥大嫂在,不用那麼客氣。”

“你不想去?”霍錦年她一眼,問。

“你未婚妻都還在,我去算什麼?”

她吃味的口吻讓霍錦年莞爾:“是我大哥聽說了咱們的事,讓我帶你回去吃個飯,我想擇日不如撞日。”

聽他這麼說,孟一喬只能點頭。

“今天上班怎樣?”霍錦年岔開話題轉移她的注意力。

“還好,和往常一樣。”孟一喬神情懨懨的。

一進家門,霍錦年眉頭一皺,而孟一喬也看到了霍錦城身邊坐著一直住在霍家沒有離開的秦景藍,見了他立即迎上來。

“錦年,你不要怪大哥大嫂,是你一直不肯接我電話,又不回家,所以他們才用這個法子騙你回來的。”

霍錦年甩開她纏上來的手,冷峻的面容掠過一抹厭惡。“你怎麼還在這裡?”

秦景藍臉色一白,眼眶迅速湧上一層水霧。

霍錦年卻不為所動,聲音冷若冰霜,“那日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你我婚約解除,已經沒有任何關係,若作為世伯的女兒你來我家玩,我毫無意見,只是希望你接受現實,不要執迷不悟。”

“錦年,你怎麼這樣對小景?”霍錦城不滿的訓斥他,“小景這麼體貼明事理,都願意不計較你說的那些傷人的話了,你怎麼還這樣對她?”

“我不需要!”霍錦年冷聲回應,“大哥,這樣的話我不想再重複一次。”

他看向霍錦城,“如果不想我退出公司,就不要再干涉我的私生活。”

霍錦城像是料到他會這樣說,雖然心裡還是有些氣,卻並沒和以前一樣大發雷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