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洪荒天尊

第13章

書名:洪荒天尊 作者:鹿飲溪 本章字數:611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7日 19:02


杭州今晚的夜空格外晴朗,遠天的星子閃爍,雖是敵不過繁華都市的霓燈,但密密地點綴夜幕,倒是叫夜看起來不那麼孤寂。

  這是城市的中心,四方的繁華如同前來朝聖的拜禮者,心甘情願地、滿帶喜悅地向此處靠攏。車來車往、川流不息,交錯的車流像是交錯的光束,毫無顧惜地撕碎了夜的幕布。

  被撕碎的夜向四處躥逃,然後悄悄地凝聚。在最耀眼的光芒中孕育出最濃郁的黑暗,在這最奢靡的繁華之後,隱藏的,卻是最為貧瘠的冷淡。

  那些昂貴、精美的菜肴,給匆匆夾了幾箸後,就給無情地掃出,然後毫無顧惜地傾倒於此處。

  隱藏在黑暗中祟動的精靈,給那些奢靡的香氣所吸引,看著那些深藍色的制服離去,便是不顧一切地朝著那些珍饈狂奔。

  它們很愉悅,放肆地發著““吱吱”的聲響,竟是連步步逼近的危險也是毫無察覺。

  那只黃白條紋的大花貓,遠遠就盯上了這幾隻不知死活的耗子,腳下的肉墊叫它走路時悄無聲息,它走的很穩,同時也走的很快。是慢慢地逼近!

  老鼠們正享受著一場盛宴,而花貓也將在不久後享受另一場盛宴。

  一隻灰色的老鼠正啃咬著半隻龍蝦,而另一隻黑亮的老鼠則是叼著一塊完整的鮑魚,享受著這饕餮盛宴。而花貓已經在不遠處了,它認為時機已然成熟,後腿猛的一蹬,便是向前撲去。沒有一絲的停滯與猶豫,仿佛是一隻殺戮百次的雄獅。或許,在這個小世界裡,這只花貓就是一頭威武的雄獅。

  “喵!”叫聲劃破了城市喧囂中的寧靜。

  花貓的嘴裡緊緊咬著那只灰色的老鼠,咬的很用力,似乎可以聽見老鼠身上骨頭破碎的聲響。

  照理來說,貓在捕到老鼠後不會馬上弄死,而是會好好戲耍一番。此刻這只花貓之所以會如此用力地去咬合,只是因為它此刻身上很痛!鑽心剔骨般的痛,就像是肢體給生生斬去一般!

  它轉過頭,看見的卻是自己那孤零零躺在地上的下半身。

  也在那一刻,什麼疼痛都已經消失了。

  殘餘的半身,連同嘴裡的那只斷氣多時的老鼠,一同墜落於地,在死亡的沉寂中甚至不發出一絲聲響。花貓的眼睛沒有閉上,生命馬上就要終結,但就在生命的彌留之際,它聽到的是一陣尖銳又急促的鶴唳,響徹雲霄!

  廳堂之內,觥籌交錯,各色菜式被接連不斷地送上來,眾人飲酒吃菜,很是快活。只不過今日到場的多是修行人士,一應菜品倒都是素菜,不過好在天鋒酒店的廚師手藝高超,這素菜的滋味卻是堪比葷腥。

  郭老伸筷,夾了一朵上湯白靈菇,這上湯白靈菇湯若蜜色,菇色雪白,這黃與白這間是極大地勾起了人的食欲。剛要將其放到嘴裡,卻是突然止住了。見郭老將那朵白靈菇輕輕放進座前的白瓷碗中,抬起頭看著桌上的其他人,似笑非笑。

  戴老爺子正在給郭老斟酒,這醇香的果酒剛是倒出便是香氣四溢,不過酒還未倒滿,郭老卻是放下了筷子,戴老爺子見狀,也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默默地放下了酒杯。

  與此同時,廣寒仙子、沈老先生、楊騎老人……這一桌,甚至是其他幾桌,一個人,兩個人,無數的人,不約而同地停止了自己現有的動作,靜靜地,在聆聽。

  那是一道尖銳急促的鶴唳,一閃而過,無跡可尋!

  “這道是恒衛的符意吧!”郭老輕輕說道,“今晚似乎有點不太平哦。”

  戴大一直立侍於一旁,此刻輕輕應了一聲“雪曦已經去了。”

  郭老點了點頭,面稍帶笑意,又是舉起了那雙烏木鑲銀筷,夾起碗中已經涼透的白靈菇,放入嘴中細細嚼起來。

  待其慢慢咽下了口中已經嚼成爛泥的白靈菇,郭老的目光又是向北面放去。

  那是一堵牆。

  一堵牆,可以遮住許多,同樣也遮不住許多。

  牆後是一間靜室,而薛得就躺在那個靜室之中。沈章裁已經離去久矣,只是臨走前那句“混沌”卻仍在迴響,悠悠蕩進了郭老的耳裡。

  “戴雪曦、沈章裁……這都是一些了不起的年輕人啊!”

  ……

  “你很了不起啊!”一個青年看著地上那給一劍斬成兩截的花貓,心中淡淡有些痛惜,“掃地勿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你斬殺了一隻花貓,卻又是要造就了多少業果啊!”

  青年站在亮處,明亮的燈光將他完全暴露,而在他對面的卻是披戴著夜幕的黑衣客,十數個!

  青年已經追趕這些黑衣人許久了,從城東到城西,從老城區又到市中心。他們從這天鋒酒店裡逃出,此刻卻又是給追回到了天鋒酒店。

  途中沒有人動手!一個都沒有!

  然而就在剛剛的一劍,一聲鶴唳便響徹了杭城!

  所以黑衣人們不打算逃跑了,他們要反殺回去!

  青年集中精力,盯著身前的那些黑衣人,他們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修煉功法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就是他們精妙的境界,以及一身的皂黑!

  剛剛那一劍,倘若自己沒有躲開,恐怕被腰斬的就是自己了!

  為首的黑衣人提著一把漆黑無光的長劍,面容由一黑色紗布遮去大半,只留下一對滿帶煞氣的墨色雙目。

  “你就是戴家大公子,戴雪曦?”黑衣人的聲音很是沙啞,就像是砂石在摩擦,很是粗糙,根本不像是由人口所發出的,“明明是七尺男兒,竟取一個這般可笑的名字。”

  青年面容微變,但不至於失色,向那黑衣人行了一禮,緩緩說道“先生說笑了,當年家母懷著我,於昆侖三聖雪山前見曙光初現,天地一白,心裡大受感召,故給我取名雪曦,倒無他意。”

  那對漆黑的瞳孔直勾勾地看著戴雪曦,眼中煞氣漸濃。

  “今日無意打擾前輩雅興,晚輩先行告退了!”戴雪曦怎麼會看不出那黑衣人眼中凝聚的殺意,故此以退為進。

  “哼~”

  一聲冷哼,戴雪曦本以為黑衣人要說什麼,哪知道回應他的竟是一道來勢洶洶的劍意。

  而那冷哼也不是什麼不屑,卻是一道命令!

  全部都上,滅了這小子!

  戴雪曦後躍三尺,避開了一身材肥碩的黑衣人手中的重錘。又上躍半丈,躲開了一道掃來的軟鞭。

  右手迎上一計重拳,將那黑衣人擊退十數米,而自己也連退三四步。那黑衣人的拳勢剛猛,竟然是五臺山清涼寺的羅漢伏虎拳!

  左手迎上一掌,戴雪曦的掌中暗現風雷,而那個高瘦的黑衣人掌中卻大放火光。而這黑衣人的一掌居然是華山飛天宗的火雲掌!

  戴雪曦沒有廣袖,但他仍可以大袖一揮,掃去漫天飛來的鐵薐、鋼針、蝴蝶鏢。

  而那一把最為強勢的一劍,才剛剛靠近戴雪曦的胸口。

  雙手合十,像是童子禮觀音,緊緊夾住了那一劍。

  黑衣人的面色不變,只是劍中的劍勢又多了幾分。

  先前那些黑衣人多是啟受境、理開境甚至是理開境巔峰的強者,而這劍的主人卻已經穩穩的步入了治國境。

  好一個治國境強者!恐怕整個中國不過幾位吧!

  黑衣人的眉心四枚靈核極速運轉,附近的天地靈息盡數湧進他的丹田靈源之中,轉化為無限靈力,就要在下一刻,刺穿戴雪曦的身體!

  夾住那道劍的雙手之上皮膚已經開始皸裂,那柄劍也是一點點地深入。

  下一刻就要刺進戴雪曦的胸膛了。

  然而,戴雪曦笑了,不是臨死前的苦笑,而是一道勝利的微笑。

  劍靠近戴雪曦的身體,同時靠近的還有那操劍的人。

  那人已經靠的夠近了!

  戴雪曦眉心的靈核也開始劇烈的運轉,體內的靈力在經絡中流淌,整棵扶桑樹在這一刻明亮了起來。

  戴雪曦身上出現了淡淡的白光,這是天地靈息!

  或者說是佛息。

 

 戴雪曦張開口,很是溫柔地說了句“唵。”

  這是佛教的六字真言,從戴雪曦口中吐出的是無上的佛息。

  黑衣人猛然發現,戴雪曦的靈核居然也是四枚,他居然也是治國境!

  他才多大?他是治國境!

  時間太短了,行動已經難以跟上思考。那道佛息準確無誤地集中了黑衣人的下丹田。

  一口鮮血噴出,將黑紗染的更黑!

  其餘人才反應過來這變化,各樣的兵器不由分說盡數擊向了戴雪曦。

  先前的佛息還未散盡,戴雪曦身上還閃爍著螢光,不過下一刻從他身上散出的卻是一道純正的道家氣息。

  雙手上本已經皸裂的皮膚在佛光照耀下已經治癒,此刻變得比羊脂玉還要瑩潤。掐了一個紫薇咒印,眉心的靈核再次運轉,大喝一聲“疾!”

  手心之中生二炁,指掌之間運風雷。

  采雲布雨蔽日月,令箭能號九重天!

  黑衣人們只覺一片烏雲壓來,將星月遮蔽,尚未深思,一道驚雷卻已經劃破夜空。

  “馬上退去,不然我這[采雲引雷訣]就不客氣了!”

  最開始持劍的那個黑衣人由幾個人扶著,雙目之中殺意盡散,在雷光之下更襯得面色慘白。

  “撤!”

  可惜他這聲撤還未出口就給人打斷了。

  “十三供奉辛苦了,接下來就交給本長老吧!”

  一個同樣身著黑衣的人不知何時已經立於暗處的一矮牆之上。與其他不同,他所穿的並非的緊身的夜行衣,卻是一件寬鬆的黑袍,後面連著兜帽,此刻兜帽戴在頭上,根本看不清其面容。

  而他的左手上卻是抱著一個繈褓,在繈褓之中則是一個未滿三朝的嬰兒。

  那位“十三供奉”也是看到了那個繈褓及嬰兒,突然神情變得亢奮起來。

  “大長老,這就是……”

  牆上的黑衣人點了點頭,突然大喊一聲“聖女在此,諸位聖徒還不跪拜恭迎!”

  “恭迎聖女大人降世!”剛剛還在[采雲引雷訣]面前恐懼戰慄的眾黑衣人,此刻竟全數伏於地上,朝著那“大長老”,朝著那“聖女”跪拜。

  “迎聖女歸聖殿!”

  戴雪曦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這般變化,這些人此刻竟然如同癲狂了一樣,竟然毫不顧忌自己的雷訣,全心思放在那個什麼“聖女”之上。

  “你們是什麼人?”戴雪曦靈核顫動,天空之中頓時雷聲陣陣。

  沒有人理會他,都自顧離去。

  倘若今天放走他們,今後要有什麼問題,自己可擔當不起啊!

  “諸位請留步!”一道水桶粗細的天雷從高空擊下,戴雪曦沒有要傷人的意思,只是想攔住他們的去路。

  只是這道雷電還未靠近,卻是連同那一片的烏雲盡數消散了。

  浮雲盡散!

  “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有人在身後!

  猛一轉頭,卻看見那個“大長老”此刻竟悄無聲息的站在自己後面。

  戴雪曦心中大驚,但還不至於慌亂。右手聚力,猛一下劈向“大長老”,掌中閃動風雷,夾帶的也是風雷之勢。

  不過那位“大長老”卻是沒有絲毫動容,別說閃避,就連一個輕蔑的笑容都不屑給予。

  戴氏的風雷雲動掌,擬的就是天意四象。所謂疾如風、厲如雷、廣如雲、不絕如春雨。這掌法求的是速度、是力量,同時也要求准和穩。

  這一招叫做[風馳電掣],是風雷雲動掌中最快的一掌!

  有時候速度也是代表著力量,這掌內所蘊藏的是雷霆萬鈞的力道!

  只是“大長老”沒有絲毫反應,似乎在等待著這一掌。

  所以下一刻這一掌就應該印在“大長老”胸口了吧!

  已經近了!

  不過與此同時,戴雪曦的眉心靈核無意識地微顫了一下。

  微微的顫動足以震撼神識,戴雪曦則是給驚醒了!

  是醒悟了!

  難道就允許自己以身體為誘餌,引“十三供奉”近身?

  “大長老”也是在等待,等待一個機會,一個戴雪曦近身時的機會!

  危矣!

  戴雪曦連忙卸去掌上的力,也顧不得掌力反噬的痛苦,此刻他只能顧著自己向後逃去。

  可惜已經遲了!

  繈褓裡的那個嬰兒突然笑了起來,很天真、很無邪、也很傷人!

  戴雪曦只覺自己胸口一陣氣血翻騰,但這翻騰卻此刻還不知道是因為風雷雲動掌力的反噬,還是因為那個未滿三朝的嬰兒的一個微笑。

  好在他胸口雖是一陣氣血翻騰,腳步卻還是踏實,一腳踩中實地,借風起雲湧之勢便可退出百米。

  如果戴雪曦此時沒有去看那嬰兒的眼睛,也許他可以逃脫。

  只是沒有如果!

  他在就在踩中的那一瞬間,朝“大長老”看了一眼,回應他的不是“大長老”的目光,而是一雙清澈的雙眼。

  清澈得像水,但在這水中卻是不見底的深邃。

  比潭水更加深邃,比天星更加明亮,比夜空更加悠遠。

  這是什麼?

  眉心的靈核停止了一切的行動,像是蒙了一層厚厚的塵,仿佛已死去許久。

  經絡裡的靈力盡數淤塞、停滯,甚至將經絡膨脹,仿佛在下一刻就要將其撐爆。

  而扶桑的葉子也漸漸黃了……

  那一刻戴雪曦體內的扶桑居然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只是因為那嬰兒的一眼!

  “你是一個了不起的年輕人!”“大長老”突然讚歎道。

  是贊,是誇獎。

  是歎,是惋惜。

  你很了不起,我們很欣賞你,但是你已經要死了!

  舉起空閒的右手,揮了揮。像是在驅逐討厭的飛蟲,又像是在告別,在揮別。

  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這一告別,便是來生再見!

  一道淩厲的劍意從那手中出現,然後擊上了戴雪曦的胸口。

  “這是什麼劍,居然比[浩然正氣劍]還要犀利!”

  “他又是什麼人,為什麼在劍道上比沈老先生還要精湛!”

  先前的一眼,已經叫戴雪曦失去了所有的行動,而此刻這一劍卻是叫一切都回了來了。

  靈核回來了,靈力回來了,周身扶桑也回來了。

  而戴雪曦卻是已經無力反抗了,口中噴吐出鮮紅的血液,而身子更是脫離地的吸引,快速地向後面飛去。

  撞到了那矮牆,便是看見了石灰、紅磚以及血液。

  “哈哈哈。”這是一聲純真而清脆的笑聲,如同銀鈴一般。

  看到戴雪曦的樣子,“大長老”有些滿意,但又有些不忍,所以他不是很開心,自然也不會發笑。

  於是那笑聲便是來自那個未滿三朝的幼嬰。

  那嬰兒給包裹于繈褓之中,平靜地躺臥在“大長老”的懷裡,燈光雖是昏暗,但也將其面容照得清晰,稚嫩的臉上洋溢著開懷的笑容,看上去很是天真,很是純潔。

  同時又很是殘忍,很是冷酷。

  戴雪曦靠在矮牆之上,頭髮、衣物都已經給散落的石灰染成灰白,身子緊緊貼著的是已經裸露的、破碎的紅磚。

  稍稍抬頭看天,看見在都市的繁華下漸顯黯淡的星空。雙目折射著星光,但這折射在瞳孔中的星光又是在瞳孔中漸漸黯淡。

  戴雪曦的雙目漸行迷離,他的目光漸行黯淡。

  仿佛下一刻就會消逝,失去了所有的光芒。

  “大長老”看見了那道黯淡,他知道一顆尚未明亮的天星就要墜落了。

  於是真有一顆星辰墜落,在天際擦過一道流火。

  流火點亮了夜空,也點亮了戴雪曦的眼睛。

  兜帽掩去了“大長老”的面容,但此刻誰也無法否定其臉上閃爍的是一道驚訝。

  那是什麼?

  流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