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洪荒天尊

第15章

書名:洪荒天尊 作者:鹿飲溪 本章字數:610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8日 19:01


從前有個人,鑄了一把劍。

  從前有個人,看了一把劍。

  從前有個人,用了一把劍。

  從前一個人,丟了一把劍。

  從前有個人,找了一把劍。

  找劍的卻找不著劍,最後給一個老人家撿到了。

  那個人叫歐冶子,叫薛燭,叫專諸,叫闔閭,叫嬴政。

  鑄劍大師歐冶子曾為越王勾踐鑄了五把劍,相劍大師薛燭看來其中一把說“逆理不順,不可服也,臣以殺君,子以殺父。”說那劍是用來殺父弑君的勇絕之劍。被送到吳國,由專諸魚腹藏劍殺死了吳王僚。公子光闔閭做了吳王卻不敢用這劍,最終與這劍葬在一起。秦始皇嬴政為了得到這劍,不惜將山鑿空,卻仍是空手而歸。直到兩千多年後,一位姓黃的老先生找到了這把劍,又悄悄將這劍送回了歐冶子的後人手上。

  一把劍,牽扯太多因果。被冥冥之中的大能隱藏了千年,今日終是重開他往日的鋒銳!

  他的名字叫蟠鋼,他的名字叫松文,他還有一個名字,叫做魚腸!

  這就是魚腸劍!

  因為給人喚出了名號,不甘這千年來的寂寞,那柄短劍在歐莫寧的手中開始劇烈顫動起來,宛若一條游龍,仿佛在下一刻就要天空飛去。

  過了許久,魚腸劍才慢慢平息下來,回歸原初的模樣。

  歐莫寧的傷勢很重,不時發出幾聲咳嗽。沈章裁於一旁關切問道“無礙?”

  歐莫寧笑著擺了擺手,道“無礙,只是有點餓了。”說罷不知從何處掏出幾個肥碩的粽子,剝開粽葉便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歐莫寧吃得很是香甜,旁若無人般地狼吞虎嚥。看得戴雪曦不禁微微皺眉,道“涼粽不利腸胃,且狼吞虎嚥也不助消化。”

  歐莫寧卻是不以為然,自顧享受,吃了三四個粽子後才慢慢停止。

  “這粽子份量很足,且滋味可口。米飯軟糯,肉餡酥爛,肥瘦適宜,實在是頂好的粽子!”歐莫寧吃得興起,不禁開口贊到。

  一兩滴液體從歐莫寧的面龐滴落,落到粽葉上,再慢慢滑落到地面上,漸漸變多,不時便匯成一窪水泊。

  這也許是因嘴饞而流出的涎水;也有可能是方才受傷而流出的血水;也有可能是悲到極處而流下的淚水。

  一個八尺男兒,突然涕泗橫流,不一會兒便哭成淚人。

  男兒泣淚,實在感人心腸。看到此處不禁想起杜甫詩曰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月下,一叢月季暗暗垂露。樹上,幾隻寒鴉啼悲。

  柳霏雪天生慧心,多少估摸出什麼。問道“那個女孩是你妹妹?”

  歐莫寧止了哭,搖了搖頭,說道“那是老闆娘的女兒。”

  大道三千,唯順心意。世間千千萬萬的修行者,自然也有千萬種修行法門。有人以劍入道,有人以刀入道,有人以符入道,還有人以觀書入道,或以本心入道,或以殺戮入道,更有甚者以食入道。

  有言曰一簞食,一豆羹,得之則生,弗得則死。

  人生不過在於飲食之間,一啄一飲皆顯人生大道。

  有一少年,妄以吃食入道,故告別父母親族,一人品吃悟道。端午前後,途徑杭城,因身上金銀耗盡,無奈投靠一粥鋪,為人幫工以謀生計。老闆古道熱腸,對其照顧有加,此間種種,暫且不表。直至一日,忽現一黑袍怪人,強奪老闆幼女,少年悲怒交加,誓奪回嬰兒。此後種種,卻已曉之。

  這個名叫歐莫甯的少年,此刻正蹲坐在水泥地面上,看著半殘的粽葉,心中淒淒切切。

  “人算不如天算。”沈章裁輕輕歎道,微風吹起鵝黃的髮絲,露出有些疲憊的星眸。

  些許一些安慰此刻倒是可以緩解歐莫寧心中的悲痛。

  但是,真正能祛除苦痛的卻不僅僅是安慰便夠了。

  “但人算卻是可以堪比天算!”不是自誇,也不是自傲,平平淡淡地,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了沈章裁的身上,都想知道沈章裁要說出什麼下文。

  “所謂天法地,地法人,人法道,道法自然。我既知曉大道,自然可以洞徹天數!”這話很狂,很傲,很霸氣。但卻絲毫不符合沈章裁的性格,因為這根本就不是沈章裁的話。

  柳霏雪眉頭一皺,暗暗沉思,突然低喚一聲“神算子!”

  這話確實不是沈章裁的話,不過是轉述一位大人物的話罷了。

  南國有神人,非聖亦周成。

  傳聞百來年前,在江南有一個奇人,人稱鐵卦仙,又叫神算子。此人自幼精讀《周易》,精通子平命理、六壬神術、梅花易數,可謂是鐵口直斷、了算如神。這神算子以天心推演,自成一派,不同於旁人的算術,自稱天算,還寫了一本書名曰《天算爻變》。不過其門派人脈稀薄,這天演算法卻是不曾聽說有留傳下來。

  “你看過《天算爻變》?”柳霏雪問到,一雙柳葉眉微皺,神色很是懷疑。

  沈章裁淡淡一笑,道“我沈家其他倒是沒有,只是書稍有些多。”聽著謙虛,卻很是狂妄!

  柳霏雪雙眉微微舒展,清澈的目光後卻不知隱藏著些許什麼,只是輕聲地說了句“將來若有機會,定要到貴府好生借閱一番。”

  沈章裁輕笑,道“自當恭迎。”

  “你要做什麼?”歐莫寧的聲音居然有些顫抖,他不知道此刻自己心中是有怎樣的波動。仿佛一個乾渴許久的人,此刻終於得到了一杯液體,只不過他在無法壓抑自身興奮的同時,還要去揣摩這液體到底是甘甜滋潤的甘霖,還是見血封喉的毒酒。

  沈章裁笑而不語,望著佈滿天空卻不顯明亮的繁星,深深吸了一口氣,又輕輕呼出。平靜地取出簽籌,開始在地上進行推演。

  其餘的人靜靜看著沈章裁的動作,戴雪曦雖是面色漸露不喜,但終究沒有說話,先前他也受了不輕的傷,此刻自然還是應當運氣調息。

  歐莫寧受傷更重,若不是有執念支撐,恐怕早已昏厥,此刻見沈章裁願意演卦來助自己,執念一散,頓時跌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唯獨柳霏雪直直看著沈章裁,眉頭卻是又微微皺起。

  她師承玄谷觀枯葉道姑,這枯葉道姑在卜卦一道頗有研究,故柳霏雪也多少有些瞭解。

  不過此刻瞧見沈章裁手法,不禁有些疑惑。所謂天演算法,其中數算浩如煙海,自然需要天心推演,柳霏雪以觀書入道,且天賦異稟,五感通天,是天生慧心,當屬天心一種。而沈章裁則是自幼以浩然正氣濯心,修得本心,亦是天心的一種。不過就算是天心推演,在起卦方式上也應該與其他無異,但沈章裁此刻實在有些奇怪。縱然《天算爻變》裡有什麼精妙法門,但也不應該如此大相徑庭。

  見沈章裁已經運用了梅花易數、河洛理數、六壬神算等九種起卦手法,其中又穿插《皇極經世書》、《古三世書》的解卦方式。這麼多事物一同交融,仿佛一鍋大雜燴,怎會不叫柳霏雪看得皺眉?

  沈章裁的面色漸顯蒼白,一旁調息結束的戴雪曦實在看不下去,開口說道“你靈力盡失,此刻以心神推演,又何必如此急功求成?若是傷了泥丸宮卻如何是好!”

  沈章裁卻是不加理會,自顧推演,不時還在地上寫下些許什麼。

  戴雪曦見此,只能無奈歎了口氣,又見歐莫寧傷勢過重,忙是取出丹藥給其服下,又以靈力推拿歐莫寧周身經絡。許久,歐莫寧才悠悠醒來。

  就在歐莫寧醒來的同時,沈章裁也停了演卦,看著自己方才記錄下的文字,若有所思。

  見其面容極其憔悴,面色甚為慘白,一刹竟露出一抹微笑。

  立吟詩一首,曰

  十年斑駁兩茫茫,四荒八極尋無方。

  悠悠蕩蕩知何路,應有仙人遙指望。

  歐莫寧聽聞後精神一振,竟半伏於地,朗聲說道“請賜教。”

  沈章裁卻是笑著搖了搖頭“脫卻卦衣登高樓,望盡

山南五十州。”

  此言一出,四下皆驚。這句詩可不是隨隨便便念出口的,在這背後卻是有著一個故事。

  傳說在南方有一個封王,坐擁五十個州的封地,人稱山南王。山南王有一個獨女,是他心頭所愛的,一日不知緣故竟得了不治之症,生命垂危。許多醫術精湛的郎中看了都無濟於事,眼看愛女就要長辭人世,山南王悲痛欲絕,竟放言出去,誰可以救愛女一命,那人就可坐享五十州的封地。倒是又招來了不少人,不過也都是不了了之,直至一日,來了一個相士。相士看了這女孩的面相,說這是給城北一座荒廟裡的山精野怪下了咒術。山南王當即派人去城北尋得這一座荒廟,放火燒之。不日,少女便是痊癒。山南王倒也不食言,真將五十州的封土盡數送給了相士,故此後就流傳著這麼一首詩

  脫卻卦衣登高樓,望盡山南五十州。

  萬里封地非皇土,還道布衣執牛首。

  後世也用這詩來形容相士的卦象精准,且一卦千金。

  而更有相士以吟詠此詩向人索要卦金,被列為無德之輩

  此刻沈章裁卻是何意?

  “你要什麼?”歐莫寧的神情突然變得奇怪起來,只是卻沒有顯於外在。

  “大道三千,維順心意。”沈章裁笑意不減,慢慢說道。

  歐莫寧不語,思索片刻才說道“我敬你,不願以外物損你。你既是願意,我也無可奈何。金銀之物我沒有,就算有,也配不上你。只能將我所有之物給你。”

  說罷,取出一個巴掌大的皮囊。這皮囊看似小巧,實則能藏乾坤。見歐莫寧從皮囊中掏出刀、槍、劍、戟諸般武器,又有各樣精金,各樣寶石,各樣美玉,林林總總,不下百樣,任沈章裁挑選。

  沈章裁笑而不取,道“歐家果真是鑄器煉兵大家,這底蘊實在豐厚。可惜此間種種,非我所欲。”

  歐莫寧神色再變,但還是強忍,問道“沈兄所欲何物?”

  沈章裁此刻卻是笑而不語,只是目光漸漸瞥向歐莫寧的右手。

  從剛才到現在,那右手還沒有鬆開過,只因為在那手中正緊緊握著一柄短劍。

  一柄古樸的青銅短劍——魚腸劍

  “你!”歐莫寧終是不能忍耐,怒氣上騰,直沖發冠,不過周身傷口也因此一扯,到又是一番劇痛。

  “此天演算法這世上,恐怕只有我一人會用。歐兄不考慮一下嗎?”沈章裁看出了歐莫寧的怒氣,不過眉宇間流露的還是一片淡然。

  “考慮你妹!”歐莫寧怒不可遏,卻又不敢發作,此刻卻是大吼一聲。

  魚腸劍是家族至寶,其中價值不可估量。而那女孩卻是恩人之後,其中恩德亦無法測度。舍家族至寶於他人,是謂不孝。棄恩人之女于不顧,是謂不義。此間道德抉擇,還在於歐莫寧舍與不舍。

  捨得,捨得,有舍有得。

  家中長輩常說,此魚腸劍是秉天命而現世,此間關係利害,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只需記得這魚腸劍是萬萬不可丟失的。

  想到此處,歐莫寧不由將手中的魚腸劍握的更緊幾分。

  劍柄也是有青銅鑄成,握在手中冰冰涼涼,上面似乎還有些許花紋,可觸到微微的凸起。這觸感宛若一道閃電,一刹從歐莫寧的腦中劃過,只感覺一激,無數畫面從腦海中閃過。

  老闆和善的笑容,老闆娘靦著個肚子在慢走,或是一籠剛剛出爐的小籠包,又或是散發著嫋嫋熱氣的大肉粽……

  好像是夢魘一般,一時間將歐莫寧籠罩,無處可躲。或者,他也不想再躲。

  太史公曰一飯之恩不忘,睚呲之仇必報。

  此間恩恩怨怨,若不能了算清楚,今後定是心魔!

  不由多思,那柄比性命還要珍貴千萬倍的魚腸劍,居然離開了手的掌握,朝不遠處飛拋而去。

  這是要砸向沈章裁?

  戴雪曦眼疾手快,反手便是擒住了這宛若魚躍龍門一般的短劍。不禁大歎道“善哉,善哉。大毅力,大慈悲!”

  這飛出去的劍自然不是為了砸向沈章裁,卻是一個表示,表示著一場交易。

  見此飛向自己的魚腸劍,沈章裁還是不變先前的淡笑,且加之吟道;“白虎歸山龍入海,玄龜獨登朱雀台。”

  歐莫寧雙眉緊緊皺起,問道“何解?”

  答曰“白虎,西方聖獸也。五行屬金,司殺伐。于時為秋,夫秋之入山林,其色慘澹,煙霏雲斂;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氣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蕭條,山川寂寥。故草木零落,萬物肅殺,不復存者。夫青龍,為東方之獸也,主生長,遇水而盛,且冬春輾轉,復蘇之象也。玄龜命理,交錯複雜,難順其理。夫龜,壽者也,命元不盡,綿綿不絕。朱雀,大盛之象,祛戾煞,兆祥吉,廣而無延,居天南也!故曰此行雖是艱難,苦痛叢生,然絕處逢生,此間關係,交錯複雜,非一時可堪,然則此天行之術,非人力可逆,終得大善也。四象之數,運轉輪回,取天之正數,非三輪而不可,十二載光陰,彈指而逝。而今當圖南!”

  “十二載光陰?此言當真?”歐莫寧似信似疑,多有思索,不禁歎然。

  沈章裁解說侃侃,其中心不過兩句話。

  十二年

  向南走

  不過其代價卻是一把無價可估的魚腸劍。此間價值代換,卻只有經歷者才有領悟。

  沈章裁又是笑而不語,取出一枚丹藥,遞與歐莫寧,道“此玉佛血淚,為純正天地靈息所凝,可醫諸般內傷,不過卻是不利於今後修行。”

  歐莫寧取過丹藥,捏碎其外的封蠟,見一瑩潤透明的丹藥,散發出淡淡幽香,這丹藥通透明亮,其間還暗藏縷縷血絲,顯露無限生機。剛一入口,便化為津水,流入腹中,不時便轉化為純正靈息,充斥于周身形骸之內。

  歐莫寧已經感覺到了身上各處內傷都在慢慢恢復,外傷也在此渲染之下漸行平和。

  “告辭。”歐莫寧朝眾人行了一禮,又看了眼戴雪曦手中所握的那柄短劍,眼中還是暗閃不舍,不過在下一刻就變得堅定起來。

  說吧,便是自顧轉身離去。

  朗聲歌曰

  濃霧重重暗

  是男兒劍柄按

  是女兒真情伴

  明知險山惡水

  早知深澗危灘

  濃霧不散心不甘

  不甘不甘

  誰想衣襟斑斑血

  只見君去不見君還

  不時消失于杭城鬧市之中,卻又聽聞汽車鳴笛聲,行人嘲笑聲,還有路人歎惋聲。

  在諸般聲音中,沈章裁看來眼戴雪曦手中的那柄魚腸劍,戴雪曦卻如持熱鐵一般,急於將手中短劍塞在沈章裁手中。

  “拿去拿去,你拿命換來的!”

  沈章裁接過劍,在手中細細觀摩一下,歎了一口氣,卻將這劍遞與了柳霏雪。

  柳霏雪不解,故不接劍。

  沈章裁卻笑道“方才薛得小友向我索要賠禮,我給他頌詠《枕壟經》,不料他竟有些許犯困,不知能聽得多少。這魚腸劍雖是老舊,但也是一寶物,就送與薛得小友了。”

  柳霏雪大嚇,竟沒想到薛得這般無知,連號稱“智者聖訓”的《枕壟經》也不放在心上,不過這沈章裁到底是不是情商為零,就這麼想將各樣寶物送與他人。

  柳霏雪取劍,謝禮。沈章裁還禮。柳霏雪告辭,沈章裁持禮恭送。

  就在柳霏雪漸行漸遠的時候,沈章裁突然說道

  “我不知道枯木道長要做什麼,但請轉告道長,

  混沌之下終歸混沌,這世界終究是我們的世界。”

  柳霏雪突然一震,但也不曾停留,快步離去了。

  戴雪曦歎道“何故至於斯?”

  沈章裁望著遠處的星空,不知思索什麼,良久才回過神來,答到“命也!”

  郭老笑著酌了一杯果酒,飲了半盞殘茶。望著一桌的好似不曾動用過的酒菜,道“該是散宴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