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洪荒天尊

第17章

書名:洪荒天尊 作者:鹿飲溪 本章字數:3935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1日 19:01


清晨時分的霧氣,朦朦朧朧的,像是湯鍋裡嫋嫋升起的熱氣,慢慢凝聚,又是慢慢消散。

  火車站外一個禿頂的老頭,伴隨著他的那個小攤,在綠蔭之下,成了一道絢麗的風景。就好像他盛起的那碗餛飩——白玉色的面皮透著紅粉的肉餡,金黃的蛋皮、油綠的蔥花、烏黑的紫菜、以及暗紫色的榨菜,所構成的也是一幅秀麗的山水畫卷。

  一個高瘦的老道人,穿著一身石青色的道袍,端坐在小攤的矮凳上,看著老頭端來的餛飩,留出孩童般的笑容。

  “道長來這裡是要去上山的吧?”今早並沒有多少顧客,老頭便是和道人聊了起來。

  起初老道只顧吃餛飩,不願和老頭說話,可歎這餛飩實在太燙了,一時難以入口,不得已和老頭扯了起來。

  “來這裡,自然是來拜謁道教祖庭的。”

  其實這裡只是一個小地方,但是火車卻是要特地在此駐站,只是因為這裡是一座山。

  這是一座名山,是道教祖庭——龍虎山!

  餛飩微涼,道人開始狼吞虎嚥,老頭看著道人不禁發笑“我家餛飩味道不錯吧,就連山上出家幾十年的道長,也時不時來這偷鮮解饞啊!”

  ……

  早晨略有露水,山上石階微濕,走起來倒也是多有不便。無奈薛得、柳霏雪二人卻是給枯木早早趕了上來。

  三人本要去北邊的玄穀觀,讓薛得正式拜入師門的,但枯木一想,這薛得既是要入我玄門,又怎麼能不來拜見一下道教祖庭龍虎山呢?故此,三人便是來到了龍虎山。

  剛剛枯木遣二人先上山,自己有大事要做。

  薛得沒有多想什麼,只是看這宛若天梯的石階,心中暗罵枯木。

  而柳霏雪卻是看出了枯木那雙給餛飩完全吸引的目光,笑笑,也沒有多說。

  走了幾步,薛得便覺雙腳酸痛,仿佛連走了數萬公里路。柳霏雪則是沒有什麼感覺,只是覺得薛得越發引人反感。

  “不行了!啊!師姐,我們歇一會吧!”終於,薛得要倒下了。

  柳霏雪自顧前行,頭也不回。

  “前方有一股強大的氣息,你沒有打算去看看嗎?”

  薛得聽柳霏雪如此說道,心中暗想這柳霏雪對氣息很是敏感,前方有強大氣息,上前豈不是送命?

  但一想柳霏雪看向自己的鄙夷的目光,薛得心中更是惱怒。

  一怒之下便是做了後悔莫及的事情。

  快步向上奔跑,卻見柳霏雪已經止住了。

  二人迂回進了一處人跡罕至的樹叢之中。

  “噓,莫要出聲。”不等薛得發問,柳霏雪就先低聲說道。

  薛得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喘,只是靜靜聽著隱隱約約的對話聲。

  聲音傳自那邊的樹林。

  “你受了大造化,此時已經登上了修行之路,但說到底,仍是我對不起你!”

  “又有什麼對得起,對不起的呢,你剛剛不是已經說過大道三千,唯順心意。我既是願意,便也沒有什麼後悔的。”

  “你開了靈源,倒也是啟了靈智,此間諸理得開,世間也鮮有困惑了。”

  “當初就在這龍虎山,我偷偷跟在你身後,卻不料遇到了那只老虎,此刻想來,也是天意。”

  ……

  聽著二人言語,薛得只覺有些熟悉,偷偷探出頭去,透過濃密的樹木枝葉,隱隱約約可以看過大概。

  那是兩個少年郎,估摸十七八歲,面容都顯清秀,只是其中一人,面色蒼白,髮絲鵝黃,這不正是沈章裁嗎?

  只見沈章裁從地上拾起一塊圓潤的黑色的石頭,看著身前那個少年說道“所謂天意,便是早有預定,如同這塊石頭,是混沌初開、鴻蒙初化便已經存在的,它跌落岩漿給熔融,又是噴出地表給凝化,風來吹它,雨來淋它,而今靜靜候於此處,等著你我來發現它。”

  說著,就是將這塊石頭遞與那少年,少年接過笑而不語。

  薛得聽二人對話,覺得沒有什麼趣味,便想著離去,但就當他要起身離去時,一旁的柳霏雪突然說道“不要動!正主來了!”

  薛得甚至連這句話多還沒有聽清楚,就聽到一句

  “無量天尊!”

  這話很輕很柔,像是有人在耳邊輕語,卻又是叫整座山林都為之震顫。

  一個身著杏黃道袍的中年道人飄然而至,朝著沈章裁二人,行了一禮。

  “無量天尊!”

  沈章裁彎腰回禮,細聲道“張天師別來無恙啊。”

  張天師看了一眼沈章裁,以及在沈章裁身旁的白輿,看見了沈章裁體內已經燃盡的扶桑,又看見了白輿眉心微顫的天丹。不禁心中感觸,又是向沈章裁行了一禮“沈小友大德!”

  沈章裁平靜還禮,笑道“張天師繆贊。”

  張天師笑得慈祥,衣裾飄飄,宛若仙人模樣,看著白輿,道“這位小友,前幾日山中猛虎勿將你傷到,好在此刻並無大礙,貧道這裡給你賠禮了。”

  白輿不懂這些禮數,只是任由這位德高望重的張天師給自己鞠躬謝禮,心想,自己就是給你們所害的,你們來道歉

也是應當。

  沈章裁見白輿坦然收著一禮,心中竟有些欣喜,卻見張天師只是陪了一禮,便沒有下文了,心中又是有點不喜。淡淡說了句“賠禮?”

  張天師沒有反應過來,以為自己做得不夠,此時是不知所措。

  沈章裁又是說了句“前幾日,我去給一個人賠禮,給他念了一段《枕隴經》,又是送來他一柄魚腸劍。所以,賠禮。”

  這禮,自然是禮物的禮!

  張天師恍然大悟,心中雖是不解沈章裁明明不是這般無恥之人,怎會提出這般無恥的要求,但自知理虧,還是應道“貧道疏忽了,這樣,既然這位小友體內有我龍虎山的天丹,那麼貧道就收其為我關門弟子,將龍虎山精妙盡傳之!”

  這話說的很明白,你白輿都是靠我龍虎山天丹才活下來的,現在還要什麼賠禮。至於關門弟子,貧道可沒有說是傳你修真法門,還是道經經意哦!

  沈章裁靈台明亮怎麼會看不出這小把戲,聽他輕輕說道“白輿何德何能,能入天師門下?還是此刻傳一個最為淺顯的心法,輔以天丹修煉吧!”

  薛得在旁偷聽,不禁暗笑,原來這沈章裁也是一個多心眼小****,可他又怎麼想到,沈章裁此刻的無恥,有七分是學自自己。

  張天師神色微變,但是作為一任天師,又怎麼能和小輩動怒,把心中怒意轉化成假笑,道“既然如此,那貧道就將我正一道的《龍虎金丹經》贈予小友吧!”

  沈章裁沒有多說,便是表示同意。張天師示意白輿坐下,自己也是盤膝坐下,要做講經模樣,環顧四周,突然大喝道“小輩!爾等要躲藏於何時!”

  薛得暗叫不好,自己竟是已經給發現了,剛想溜之大吉,卻見柳霏雪看了自己一眼示意自己不要說話。

  “這張冬瓜可不厚道,龍虎山是符籙派,卻把自己最浮淺的丹鼎之術來贈人!”

  一個人忽閃而至,卻不興一點微風。來者也是一個道人,長得高瘦,著件石青道袍,正是枯木道人是也。

  枯木想柳霏使了一個眼色,柳霏雪會意,便走出了樹叢,而薛得,只見枯木眉心靈核運轉,[太上感應清神訣]發出,神識籠罩自己與薛得,便是斷了張天師對此處的感知。

  “這龍虎山的丹經雖是算不了什麼,但是你還是聽聽吧!”這是枯木對著薛得說的。

  柳霏雪自幼習[太上感應清神訣],知曉如何隱蔽氣息,又是天賦五感通天,能逆可知為不可知,遂斷去了張天師對自己的感知。方才,張天師在樹叢之後也只感覺到一道氣息,見柳霏雪走出,便也不加深究了。這《龍虎金丹經》雖是正一道的秘傳法門,但也算不上什麼至寶,給旁人聽去,也無傷大雅。

  “正一丹道,弗主練氣。不拘虛實,丹文神名。曰

  三清門戶出無猜,自是凡夫不肯來。

  月魄日魂為道路,虎泉蛇火作梯媒。

  三田勤固元精種,一鼎堅牢後卻開。

  無質自然生有質,真胎能解結靈胎。

  擾擾浮生一夢間,幾人回首鎖三關。

  黃婆壓定分全易,白虎飛來投下難。

  朱雀入爐三畝靜,黑龜伏鼎一生閑。

  昭昭妙理餘知得,只欲藏機隱舊山。

  ……”

  “……

  我身我命與天齊,只得金丹便出迷。

  靈質長來居玉殿,聖胎生就步雲梯。

  蜉蝣世界何須戀,螮蝀衣裳不必攜。

  烹煉雖然勞日月,出塵宜假一刀圭。

  《龍虎金丹經》終。”

  張天師在山林中迴響的聲音漸漸淡去,白輿聽得入迷,一時沒有回過神來,只有一旁的沈章裁向張天師行了一禮,道了句“天師辛苦了。”遞了一封信箋與張天師。

  信封上是端正的楷書張天師親啟,沈行征拜上。

  張天師接過信,卻沒有看,遞與一旁的柳霏雪。

  “你是泰山玄谷觀的弟子吧!這信就轉交給上官局長吧。”

  張天師遞過去的時候,刻意將背面朝上,柳霏雪卻見這背面也有字

  上官局長親啟,沈行征拜上。

  字跡與正面完全一樣。

  柳霏雪不過多問,恭敬接過。

  張天師看了一眼身前三人,淡然一笑,轉身便是離去了。

  柳霏雪又看著身前二人,輕輕說一句“告辭。”便是帶著那信箋也離去了。

  薛得看著張天師離去,又看著柳霏雪離去,看了眼枯木道人。

  枯木笑得很是和藹,柔聲問道“剛剛的丹經,你記住幾成啊?”

  不知怎麼,薛得突然想起金大俠一部小說裡,一位白髮老者傳授一個少年武藝,問他記住幾成,只有當那個少年說自己全忘了的時候,那老者才露出欣慰的笑容。此時不禁也說了句“全忘了!”

  誰知枯木面色大變,狠狠盯著薛得,大罵道“媽的智障!”

  薛得給嚇得夠嗆,就連花花草草也給嚇得瑟瑟發抖,群鳥給驚起,劃過清晨的天空,遠處隱隱有鐘聲,又是夾雜這道士們早課的誦經聲。

  這是早晨,又一天的新起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