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洪荒天尊

第19章

書名:洪荒天尊 作者:鹿飲溪 本章字數:6304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2日 19:01


薛得在玄穀觀已經生活一個月了,先前的厭惡漸漸轉變成了麻木,繼而只成了夜半無人時的一聲輕歎。

  每天要幹粗活,老子忍了!

  每天只吃“豬食”,老子也忍了!

  每天給枯木痛斥,老子還是忍了!

  但唯獨不能忍的是,這個鬼地方居然連抽水馬桶都沒有!每天屏住呼吸,在那個骯髒到不能言語的糞桶里拉屎撒尿也就罷了,何必還要將屎尿挑出,變作有機肥去灌溉花花草草呢!

  好在玄穀觀裡有一個年老僕役,有些髒活、累活都由他去做了。觀裡還有幾個道童,什麼放羊、擇菜的小事也由他們做了。但枯木、枯葉、柳霏雪三個卻是實實在在雙手不沾陽春水的主,只見枯木大臂一揮,便是很輕鬆自然地給薛得分配了工作。

  喂馬、劈柴、周遊世界?

  得了,觀裡只有羊,且喂羊的活也由那些小道童包了。

  不夠卻是實實在在有劈柴!

  這個村後有小山,山上到也有幾棵樹。薛得要每天清晨或是傍晚,隨著老僕役進到山裡,撿些枯乾的樹枝,再挑下山來,由他一人用一把滿是鏽跡的柴刀將樹枝劈成三指寬、一臂長的柴火棒。

  再就是挑水,院子裡有一口井,怕羊群汙了淨水,就在周邊壘起了半人高的井欄。每天薛得要用一個小木桶打起滿滿數缸的井水。這些水不單是要供全觀的人的吃用,還得夠羊群飲用,以及觀外一片小菜地澆灌使用。

  薛得每日辛勞,苦不堪言,卻是沒有忘記自己來玄穀觀的目的。

  自己來可不是幹苦力的!老子可是來學仙術的!

  可恨那個枯木每次都是說時候未到,便是對修道之事隻字不提,也就每天夜裡,在大殿之中給薛得講一段《太上感應篇》。可惜大殿油燈昏暗,且薛得勞苦一天,早就昏昏欲睡,哪還有心思來聽這《太上感應篇》,只是隱隱約約記得“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僅此而已。

  “此子根骨極好,但經脈不順、竅穴不通。雖有幸受高人指點開了靈源,但周身靈力無法運轉,該教他什麼,實在叫人頭疼!”

  是夜,大殿之中燃著幾盞昏暗的油燈,薛得卻是已經早早的回屋睡去,但此刻的大殿裡卻是聚了許多人。

  枯木道人剛剛如是說到,在一旁的枯葉道姑卻是眉頭緊皺,一改先前對枯木道人的不恭,反倒極為嚴肅地說道“師兄,此關係到師門存亡,倘若混……”

  枯葉尚未說完,就是給枯木揮手止住。枯木持禮,對那不遠處端坐在蒲團上的人恭恭敬敬行了一禮,道“還請老先生賜教。”

  所謂賜教,其表意就是賜下點指教,而後又是有與人爭鬥所用的開場白。此刻枯木之意當是前者。

  如果此刻薛得在場,定會十分震驚。這個叫枯木、枯葉都如此恭敬的人物,居然不是旁人,就是那個每天和他一起幹粗活、累活的老年僕役。

  “當年我既然自願給尊師囚禁此處,那就算不得是什麼修道之人了。這些事,尤其是關於這個的事,我是不會再理會了!”這位年老僕役的語氣很淡,但是其中的語意卻是很明確且堅定,旁人是改變不得了。

  說話的時候老僕役所提到的“這個”是什麼,沒有人清楚,但是枯木卻是清楚地看見他的目光曾悄然瞥過香案,也是瞥過了木牌,瞥過了木牌上的兩個墨色大字。

  “這小子既然根骨不錯,那就再多幹些活吧!”老僕役沉思一會,突然說道,“看他幹活的樣子,倒是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的!嘖嘖嘖,有錢家的小少爺……”

  “這事可不是開玩笑,粗活、細活、髒活、累活一起上,最好給他到村外找一個短工幹幹,怎可浪費了這麼好的根骨!”

  枯木表情突然變得更加恭敬,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禮,似笑非笑道“既是老先生要求,晚輩自當遵行。”

  老僕役看著枯木,笑而不語……

  唯獨薛得不知道,就在這麼一個頂尋常的夜裡,就有幾個老不休的策劃好了他的一生,辛勞不堪的一生!

  夜已經極深,再明亮的燭火終是敵不過渾天的夜幕,無奈顯得昏暗,但在這如墨的夜色中,卻是依舊炫目刺眼。

  中國.臺灣

  這位皓首蒼髯的老者,終於是停下了手中湖筆。在這昏暗的燭光下,顯得異常疲憊,這些疲憊是隱藏老者滿面的褶皺之中,最終又彙聚於那雙混濁的雙目。

  這間屋子明明點滿了香燭,但至終匯在老者身上的卻只有一點點的光塵。其餘光芒

  都盡數灑在了跪了一地的道人身上。

  這些道人都身著杏黃色道袍,挽個道髻,頭上又帶著九梁巾,個個表情肅重,神色悲淒。

  為首的是一個留著山羊胡的中年道人,身材瘦小,表情木納,但是也唯獨他所流露而出的悲情最為真實,甚至連肢體都因為過度的悲傷而微微抽搐。

  在這道人右側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道姑,這道姑其餘五官倒還算是端正,卻可惜生了個三角眼,眼珠在三角眼中不停溜動,似在計算著什麼。

  屋內寂靜了很久,每個人都在暗暗思索著什麼,卻又是不敢開口。最後,終是由那個木納的山羊胡道人打破了這般寂靜。只見他恭恭敬敬地對那個老者行了一禮,柔聲問道“師傅,可要用茶?”

  老者抬頭,看了道人一眼,然後滿面的皺紋開始扭曲,最終幻化出一個猙獰的笑容,答曰“善。”

  話音剛落,就有數名道人突然起身,搶忙著倒水、沏茶、端茶,看上去很是勤奮。

  老者呡了口這碧綠的茶湯,只是潤了潤乾裂的雙唇便將茶杯顫顫巍巍地放回案上。

  “開明……去大陸了?”老者的聲音很輕,但卻可以清晰地傳進每一個人的耳內。在那些跪著的道人聽來,這一句話很輕很柔,很和藹可親,但是其中卻是夾雜著莫名的威壓,甚至還有一絲絲難以察覺的憤怒,道人們不敢發聲,只是跪的愈發恭敬。

  因為沒有人敢發聲,自然就沒有人回答,因為沒有人回答,整個屋子就又回歸了先前的寂靜,寂靜得散發這一股死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般木納而有的無懼,那個山羊胡道人見眾人都不回答老者問題,莫名有一種憤恨,突然大聲回答道“回師傅的話,開明他已經去了數日了。”

  此處的“去了”自然不是去世的雅稱,而是真真切切的“去了”的意思。

  就在眾道人在心中暗暗嘲笑自家師兄這般呆傻無腦的時候,一身久久的長歎傳進了他們的耳中,此歎聲淒切,竟是一刹撼動了所有人的心腸,眾人也都莫名散出一股淒切之情。

  老者毫無掩飾心中的悲痛,滿面的皺紋都紮在一起,甚至在眼角還淌下幾滴混濁的淚。

  “開明孩兒,至死也不能見他回來了!”

  此話一出,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驟然出現,一瞬間就攪動屋內的天地靈息,陣陣大風無故而生,吹得筆墨、桌椅、香燭等各樣事物,又是將其盡數絞成齏粉,在這風中甚至還可以聽得聲聲虎嘯龍吟。

  諸道人這下不敢再無所動作,周身靈力盡數散開,只求自己的身軀不會像那些物件一樣,化作灰灰。

  “師傅!”就在諸道人設法自保的時候,山羊胡道人突然大聲喊到。其餘人才回過神來,朝老者看去。

  此刻的老者雙目十分清明,哪有先前的一絲混濁,甚至連臉上的皺紋都少了數條,在額上還隱隱約約閃爍著一抹金光。

  見他朝著窗外望去,眼中是前所未有的欣慰與滿足,嘴角甚且還帶著一個滿意的微笑,道

  “北國風光,何其絢爛!”

  說罷,雙目便慢慢合上,不再睜開……

  屋內,又回歸一片寂靜……

  不知從誰先開始,好似壓抑了許久,哭嚎聲瞬息爆發開來。

  “師傅……”

  “恩師!恩師!”

  “師傅啊~”

  山羊胡道人神情依舊木納,雙目通紅卻是沒有一點淚色。他靜靜跪在老者身前,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然後默默地念了《道教往生咒》。等九遍《道教往生咒》結束了,又開始念起了《長生經》。

  漸漸的,有些道人也加入了他,最後人越來越多,直至

在場的所以人都神色嚴肅,表情恭敬,一絲不苟地頌詠著《長生經》。

  ……

  故善精思者,內視不瞬,內聽不昧。

  使欲者不欲,不欲者欲,

  以陽化陰,以和化心。

  心和黑靜,陰弱神正。

  神正則精專,精專則影滅,

  影滅則形忘,形忘則神應,

  神應則和同

  ……

  原先沸騰的天地靈息慢慢平靜下來,又在經文的頌詠下開始漸漸圍繞著山羊胡道人律動。天地靈息轉化成數道琉璃金光,有形有質,在屋內照耀閃爍,哪怕此刻屋內已經沒有一盞燭火,卻依舊明亮如白晝。

  只聽山羊胡道人頌道

  三清上境,太乙元真,

  布和法化,開光度人,

  煉魂日官,校魄月輪,

  天帝總黑,地官飛塵,

  千二百靈,萬二千神,

  合成仙宅,立為真身。

  無數道琉璃金光如受大道感召,齊齊向山羊胡道人湧來,沒有絲毫停滯,盡數湧進了道人的下丹田之中。丹田之中靈力運轉,將這些琉璃金光皆都碾成齏粉,一刹便散入奇經八脈、周身形骸之中。全身如浴金光,盡化耀金色彩,宛若凝化金身。

  山羊胡道人感知周邊變化,卻是不敢有絲毫分神。雙目緊閉,口中頌聲不斷

  真身之中,七政九宮,

  心光朗耀,照玄明宮,

  明空大神,和氣心真,

  內清五藏,外召五神,

  精思不窮,開光度人,

  老者反壯,故者還新,

  飲食六甲,三景同春,

  十二吏兵,保衛爾身,

  日誦千遍,上朝元君。

  眉心三枚靈核極速顫動,靈力由下丹田靈源起,貫通周身奇經八脈,充斥形骸之內,最終止於眉心靈核。那灌入眉心的靈力愈發濃郁,眉心之中靈核就顫動得愈發激烈。

  山羊胡道人此刻面上佈滿汗珠,臉色也愈發痛苦,但還是咬緊牙,繼續頌詠著《長生經》。其餘道人多有發覺不對,匆匆止了頌詠,見山羊胡道人模樣,知曉是有心魔擾神,不敢多加打擾,端坐一旁,齊頌起《清靜經》來。

  這間屋子本就那位皓首老者參修道法的房間,其間多少有些道法殘餘,加上數名道人加持《清靜經》,山羊胡道人的面色慢慢變得平和起來。道人的面色越是平和一分,其眉心的靈力就越是濃郁一分。直到他的面色變得完全與平日無兩樣,那靈力的濃度也達到了極點。

  只見道人突然睜開雙目,大喝一聲“此時不凝,更待何時!”

  語罷,一道金光從其下丹田只湧上眉心,暫態凝化一顆耀金色的靈核,與先前三顆交相輝映。

  一股強大的氣息頓時從山羊胡道人身上散發出來,不一會便將在場的所有人籠罩。

  其餘道人或是興奮,或是嫉妒,或是不屑,或是憤恨,但此刻都是一臉或真或假的欣喜,朝著山羊胡道人持禮贊到

  “恭喜大師兄凝得道果,參修治國之境!”

  山羊胡道人表情還是有些木納,只是端端正正地給諸師弟回了禮,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位與山羊胡道人交好的道人曉得山羊胡道人的木納,有些事還消得旁人代口。

  見他環視四周師兄弟一眼,朗聲說道“諸師兄弟請聽!今日師傅悟得了無上大道,羽化而去,實屬大喜之事。但師傅既為我教之尊,此時他已仙去,卻是叫我等群龍無首。今日我們又見得大師兄凝得道果,達到治國之境,實屬我教之福。何不如叫大師兄來做我們新一代掌教?”

  此言一出,便是就有幾個和山羊胡道人較親的道士高呼同意。而反對者也不是沒有,不過也是寥寥之數,不足為道。

  但在反對者中,卻是有一個厲害人物,叫人不得不再仔細掂量一番。

  “我教屬龍虎山正一道天師門正宗,怎麼能學北宗那些道口魔心的敗類一樣,妄立外家為天師正統?”講話的不是旁人,而是那個生著一對三角眼的高大女人。

  見她走出人群,轉身盯著先前那些高呼同意的道士們,大聲呵斥道“你等妄立外族接天師正統,是謂何等居心!”

  這道姑可不是一般角色,乃是實打實的理開境巔峰的強者,就算比以山羊胡道人,也不過相差半步,此刻一喊,暗夾靈力,頓時叫數個境界稍低的道人全身一顫,更有甚者暫態面色蒼白,直直跌坐在地上。

  “雲霞師姐所言極是,我天師正統不但是要本家嫡系,更要上任天師親授符籙,再傳寶劍、玉印,方算完成。今日,就算是大師兄,也無可拜為掌教!”聽這道姑威嚴漸散,其餘反對者也聲勢漸強起來。

  一時間,反對派與贊成派便開始吵鬧起來。

  “上士不爭,下士好爭!諸位師兄弟還且止住!”山羊胡道人見此混亂場景,不禁長歎一聲,又是好聲勸道。

  山羊胡道人畢竟是大師兄,且這治國境的實力在那裡,其餘人還是慢慢止了爭吵。

  又聽他說道“這掌教天師之位,老師自是願意傳個開明的……”

  此言一出四下皆靜,就連先前呼聲最凶的雲霞道姑,也是一言不語,沒有贊成也沒有反對。

  突然一個道人說道“開明師侄此刻遠在大陸,且有要事在身,十年之內不得歸回。那我天師正統豈非在這十年之內群龍無首了?”

  山羊胡道人聞到,輕輕歎了口氣,道“我既為掌教首席弟子,此十年自當代理教務……”

  “無恥之徒,其心可誅!”雲霞道姑不等山羊胡道人說完,便已經是三屍神急跳,張口大罵道“劉木言!你不過是入贅張家的外姓,竟敢在此妄想奪天師正統!

  父親他雖已仙逝,我張家正統就算是男丁衰微,但開明他既是我先兄獨子,那他自然是我正一道天師。就算他此刻不在此處,你也沒有資格來覬覦這代掌教之位!”

  縱是山羊胡道人再如何木納,再聽到這樣的言語的時候,也不免臉色微變,道“我有先師所賜龍虎玉印,自有權利代受掌教!”

  說著,便是舉起一塊乳白色的玉印,此印剛一拿出,便有大風陣陣,虎嘯聲聲,果真是不得了的掌教至寶!

  “天丹在南宗,正一道劍在開明手中,此刻諸師弟見此玉印如見掌教!”

  一股無形的威壓散出,修為較淺者都不主地連退數步,才緩過氣來。

  雲霞道姑眉頭緊皺,但強顏擠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問道“不知師兄已經受了幾道正一符籙了?”

  山羊胡道人面色大變,竟是露出怒色,大呼道“你……你……”

  只見道姑的笑容越發詭異,一本藏青色書皮的線裝書被道姑緊緊握在手中,隱隱約約可以看見書上封皮——正一寶籙

  “此《正一寶籙》是先父數十日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手寫而成。內有我正一道八部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又有一千三百位神名,夾雜正一符籙三萬九千張,乃歷代天師口耳相傳的至寶。先父既是將其記為書卷,當是要傳與開明的,突然今日再苦苦糾纏,就別怪我玉石俱焚了!”

  一縷道火從道姑的眉心迸發,只要道姑神識一動,此道火就會飛至那《正一寶籙》之上,將其化作灰灰。

  “你敢!”山羊胡道人給氣的三屍神直跳,從其口鼻中更是迸濺出三昧真火,可見是怒氣極甚。

  “即日起由我與雲霞師妹代掌正一道南宗事物,直至開明徒兒回歸,主掌天師之位!”山羊胡道人強行壓回三昧真火,無奈只好妥協。

  雲霞道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那縷道火也自行散去。

  一道金光從《正一寶籙》中飛射而出,同樣一道白光從龍虎玉印中散出,兩道光芒相互交匯,一刹騰上天空,在空中消散開來。

  兩道金光夾帶二人的神識以及正一道最純正的道家氣息,向四周傳播著老天師仙去的噩耗,以及這二人共掌教務的消息。

  ……

  杭州

  郭老飲了茶壺裡最後的一杯殘茶,卻還是有點餘味不足,淡淡地歎了口氣。

  又有一位那夜的見證者回歸了大地之氣,真實地擁抱了那夜所見的天命!

  只是,有點可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