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洪荒天尊

第20章

書名:洪荒天尊 作者:鹿飲溪 本章字數:3786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2日 19:01


是日,天朗氣清、惠風和暢。薛得剛剛挑了滿滿一缸的清水,又是要開始劈柴。

  一根根枯乾的樹枝,要劈成長短勻稱的木柴。這靠的不單是一身的蠻力,更多還是要靠著手中拿捏的巧勁。

  “枯木……枯葉……柳霏雪……”薛得將這一根根木柴擬作一個個小小的人兒,高高舉起柴刀,再重重地揮下。仿佛借著這在心中暗暗的嘀咕,就可以消去這劈柴帶來勞苦與不喜。

  “薛得師弟……”

  就在薛得又挑出一根枯瘦修長的木柴,擬作是枯木而狠狠劈下的時候,一句輕呼在耳畔響起。

  那樣輕,那樣柔,又是那樣的駭人!

  身子一下子失了平衡,就連柴刀也脫離了手的抓握,朝空中飛了出去。

  然後直直地朝那人掉下來。

  柳霏雪眯著眼,瞧著這半空中向自己墜下的柴刀,不過身子卻是沒有一絲移動的預兆。

  我擦!大姐,我知道你修為高超,但就這樣任由柴刀從天上砸向自己,也太嚇人了吧!

  伸出右手,朝空中一抓,宛若白蓮初綻,很是美麗。

  那刀就這樣給輕輕鬆松握在柳霏雪的手中。

  “這是玄穀觀[枯木散枝手]中的[崖松式],可輕鬆奪人兵器……”

  這種情況下,柳霏雪居然還能一臉平淡地向薛得解說,果真是一位好師姐……

  “師姐可有事?”薛得擦去額上的冷汗,才想起柳霏雪剛剛是在呼喚自己來著。

  可能因為這幾日薛得在玄谷觀做牛做馬,好生伺候著枯木三人,此時柳霏雪對薛得的態度也比之前好上幾分。至少,不會再連一個正眼也不願給予薛得。

  聽她說道“枯木師伯喚你去後院,你且放下手中的活吧!”

  後院?薛得在這玄穀觀生活也快兩個月了,怎麼從未聽說這玄穀觀裡有什麼後院。

  雖是心中疑惑,卻是不敢直說,只能默默跟在柳霏雪身後。

  果然,所謂的後院,不過就是在屋子後與圍牆間一個巴掌大的地方,平日裡不過是堆放些草料、雜物的,又怎麼稱得上是後院?

  不過薛得畢竟在這玄穀觀生活兩個月,對於這個觀裡,乃至整個村子裡人的傲骨還是有些體會。既是他們稱之為院,那麼這裡就是後院。

  枯木道人還是穿著那件石青色的道袍,顯得還是那樣邋遢,絲毫沒有道人應有的仙風道骨,反倒有一種地痞流氓的感覺。

  只是那個虛偽的笑容還是略微顯得有些神聖。

  “師傅。”薛得持弟子禮給枯木恭敬行禮,後者點了點頭,卻是不言語。

  許久才慢慢開口“徒兒,你來。”

  說著,將薛得領到後院的圍牆邊。此刻正值盛夏,牆上爬滿了綠油油的藤類植物,看著綠色一片,很是清涼。

  不過枯木道人卻是沒有對這絲絲的清涼有絲毫顧惜,如枯竹般的手指,在牆面摸索一會後,便開始撕扯起那一片的藤葉。

  枯木的手速很快,一大片的藤葉很快就給清理下去,露出了已經嚴重掉粉的石灰牆面。

  難道枯木這老頭子是想叫我來給這牆翻修粉刷嗎?

  薛得心中暗暗想到,眉頭也微微皺起。

  莫不是真將自己當做免費勞動力了;

  若不是礙于家中的薛籌觴,恐怕薛得在就逃離這個鬼地方了,只是實在難以忍耐了!

  不一會,又有一大片藤葉給清理下來,這時露出的不再是石灰牆,而是一扇老舊的木門。

  那木門明明沒有任何朽壞,但卻可以叫人莫名地覺得這木門年歲悠久……

  看到這木門,枯木才是露出了更為詭異的笑容。

  “徒兒,你入我玄穀觀也差不多有兩月了,感覺如何?”

  感覺如何?當然是極為不好的!自己堂堂杭城薛少,居然在這裡給你們做牛做馬,若不是顧及薛籌觴,恐怕薛得早就跑得不見人影了。但是縱有心中有千般不喜,薛得也不會顯於形色,心中雖是暗暗咒詛著這個玄穀觀裡的數人,但口中卻還是違心地說道“還算是極好的。”

  “真的?”莫說枯木不信,就連薛得自己都無法相信自己這句話,也難怪枯木又是開口問道。

  薛得低下頭來,不過只是枯木,只是輕輕說了句“真的。”

  枯木笑得愈發詭異,道“莫要說假話。”

  “不曾說假。”

  “當真?”

  “當真!”

  “可不要欺騙為師哦。”

  “不敢欺騙師傅。”

  “當真不騙?”

  “當真!”

  ……如此迴圈的對話,漸漸磨去薛得的耐心,心中已暗暗閃爍暴戾之氣。

  就在枯木道人又是一個勁地問“當真?”

  此下,卻是完完全全將薛得激怒了!

  “我艸!老子和你說了多少了!tmd實話告訴你!這裡的日子tmd真的不是人過的,老子天天給你們做

牛做馬,我艸……”薛得回過神來時已經太晚了,心中的怨言居然就這般一吐而出,雖是痛快,但……

  想到此處,薛得不禁看了一下枯木的面色,卻見枯木滿是褶皺的臉上沒有絲毫怒意,反倒一臉笑容,聽他說道“怎麼?日子很苦嗎?”

  “弟子惶恐……”薛得此刻不是在客氣啊,是真真正正惶恐萬分。

  枯木卻是笑臉不減,道“無礙,喜怒哀樂,本就是人天生而有的性情,無需壓抑!既是很苦,那你到是說說何事最苦最累?”

  既然不敬的話已經說出口了,那就直接破罐子破摔吧,薛得也不做作了,道“弟子覺得劈柴挑水最累!”

  “哦?那你覺得劈柴與挑水之間,何者更累?”

  薛得細細一想,自己每日都要劈柴挑水,要足足劈足數斤柴,挑足數缸水。挑水雖是辛苦,但好歹井就在院子裡,但每日要用的柴火卻是要從山裡挑出,再細細劈成粗細勻稱的柴火棒,好像更為辛苦。故曰“劈柴更累!”

  枯木聽後露出一個怪異的笑容,道“善!”指了指先前那扇木門。

  這是什麼門?既是在後院,那麼肯定是連著後山,莫非這門後有一條捷徑可以快速登山,然後每天挑柴就可以不必如此辛苦?

  “拉開它!”枯木說道,在其嘴角暗暗顯露出一個狡猾的笑容。

  門上有一個木把手,看上去和那扇門一般老舊,也不知朽壞了否。

  薛得握住那門把手,害怕過度用力拉壞木門,故而輕輕施力,只是這門卻好似有千斤之重,任憑後來薛得如何用力,也是紋絲不動。

  薛得此刻已經滿身都是汗水,又是沾滿了從牆上脫落的石灰,看上去很是狼狽。

  枯木看薛得這模樣,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搖了搖頭,慢慢走到門邊,也將手放在門把手上。

  慢慢加強手中的力道,卻也和先前薛得一樣,這門也是一動不動,仿佛是鐵水澆築的一般。

  枯木的笑容已然不在,咬緊牙,用盡渾身解數,誓要拉開此木門。

  一道金光從其眉心閃過,眉心的三顆靈核突然猛烈顫動起來,全身的靈力運轉,竟都化作一臂之力,來開這扇木門。

  這門,終是給拉開了一絲的縫隙。

  足矣!

  “去!”只見枯木大袖一揮,一道氣勁卷起薛得,將薛得狠狠地砸向這扇木門。

  嘭!

  一聲巨響,薛得堂堂一個八尺男兒竟就這樣給摔成了齏粉,化作一道濁氣。

  世上最柔的莫過於水,而比水還要柔的,則是氣。

  氣者,無孔不入、無縫不鑽。

  那道濁氣就這樣鑽過了那條拉開的縫隙。

  薛得只是感覺自己的身子突然飄起,然後朝某處極速飛去,仿佛有一個鉤子,鉤在自己的肚臍之上,將自己拉去。而在鉤子的另一段,肯定是一輛快速行駛的磁懸浮列車。

  下一刻,薛得摔在了地面。

  與玄穀觀後院一樣的青石板地面,不過貌似打磨得更為光滑細膩,且沾著厚厚一層灰塵。

  這是是哪?就是玄穀觀那扇木門之後?

  為什麼在玄穀觀後院的門後,會有一個這樣院子?一個京式的四合院?

  玄谷觀位於泰山,是中國山東,雖然和北平同屬北方,在建築上略有相似,但是也不可能會有這樣完整的京式四合院!

  除非,這是有人刻意建造的。

  那是誰?又為什麼要在玄穀觀的後面建這麼一個院子?

  而且……

  薛得此刻位於四合院的天井,他剛剛從屋西的木門出來,一路走來大致將這個院子情況看個大概。

  這個院子的面積不小,天井裡都是用青石板鋪的地面,並且還有老式的排水結構,院子的東西兩側都有花圃,院南擺著數口大陶缸,院北的一個角落裡還放著一個鐘狀的巨大物體……

  只是,青石板上都是厚厚的灰塵,排水道裡盡是乾裂的污泥,花圃內長滿野草,陶缸內積著些許污水,而那口鐘,也是給灰塵完全遮去原先的模樣。

  薛得抬頭看了眼灰濛濛的天,和剛剛明朗的晴空完全不一樣,甚至黑壓壓的仿佛傍晚一般。

  薛得略略感到不安,看著這個荒廢許久的院子,和這灰濛濛的天,心中的不安愈發加強。

  慢慢退回原先來時的那扇門,還是先去問一下枯木是什麼情況再說。

  這下,薛得可以混足了力氣,按著把手,打算一時發力。

  三、二、一

  薛得猛一使勁,果不出其所料,這門就這般給打開了,但薛得也結結實實地摔了一個跟頭。

  這門,怎麼變得這麼好開起來?

  這不由薛得驚訝,而後,更有薛得驚呼的。

  這是哪裡?

  難道自己不是從此處來的嗎?

  那為什麼在門的這邊,會是一個堆放著雜物的小黑屋?

  自己到底到了哪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