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洪荒天尊

第22章

書名:洪荒天尊 作者:鹿飲溪 本章字數:4123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3日 19:01


萬籟此俱寂,但余鐘磬音。

  咚~咚~咚

  鐘聲愈發響亮,傳播甚遠,引來數人側耳傾聽。

  且不論遠處那些耳力猶佳的老者,就連不遠處那個勞形於案牘之中的中年男子,也不由停下手中工作,細細聽上許久。

  果真是動聽悅耳!

  枯木道人的雙目越發清明,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燦爛。見他緩緩走到那鐘前,輕輕拭去其上的灰塵,將其上的字漸漸暴露出來。

  薛得雖站得遠,但五寸見方的大字,還是可以看得清楚的。

  上曰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

  薛得似乎忽然看見一個老者,寬袍廣袖,靜靜立在滾滾江邊。見他舉頭觀望一輪皎月,低頭俯看滾滾江水,有感而發,不由歎道“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等薛得回過神來時,卻見到枯木仍在細細撫摸著那口大鐘,口中不禁喃喃道“可謂後世師!可謂後世師!”

  “這是先代大賢,黃蒼宇老先生的府邸,沒想到玄穀觀後院的霎時門居然會通到此處!”柳霏雪在一旁解釋道,“這府邸明明就隱藏在帝都鬧市之中,但因為有陣法加持,旁人尋不得,今日算是它的一次重生吧!”

  門外各樣聲音愈發響亮,枯木道人也終是停止了動作。

  “居然果真來到帝都,天意難違啊……”枯木道人望著那依舊不太明朗的天,長噓一聲。

  這是一個院子,倘若四面都是牆,豈不太顯憋屈?院子,總是有門的。

  門就在那裡,可只有待此刻陣法散去,才可叫人看得清楚。

  “我們走!”枯木道人大袖一揮,拂去了大鐘上最後的一點浮灰。

  走,自然是上路走。

  去,自然是出門去。

  門是漆木門。

  路是青板路。

  門與路,就是走出一個世界。

  漆木門大開,看見門外是一個不小的巷子。不遠處就連著大道,行人往來,商販叫賣,好生熱鬧!

  “蘿蔔賽梨甜!”

  “白菜賣呦,有白菜賣喲!”

  “糖葫蘆!冰糖葫蘆!”

  薛得慢慢從門裡走出,走進人群,驚訝地看著這一切。雖然他已經知曉了霎時門的神效,但此刻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相對于薛得,那些人群就顯得淡然許多。也許對於他們來說這門一直都在,這門也是時常打開,這門還會經常走出一個面帶痞氣的少年。

  甚至還有一個賣菜的大娘舉著還帶著泥土的大蔥,一臉笑意地說道“呦!小夥子,來瞧瞧今兒個的京蔥,可新鮮了!”

  薛得沒有理會老大娘的熱情推銷,他的目光一直停在不遠處的一棵枯樹下。

  這枯樹不知是李樹還是柿子樹,只是無論是什麼,此刻都僅是一柄枯枝。

  在枯樹之下,是一個人。

  黑衣黑褲,黑鞋黑襪,還有一副純黑色的墨鏡。

  莫名有一種黑色恐怖。

  那人是剛剛出現,又仿佛存在久矣。

  薛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放慢了腳步。

  那個人也發覺了薛得,並沒有什麼神色變化,只是開始向這裡走來。

  朝薛得走來。

  或是說朝枯木走來。

  “枯木道長。”黑衣人行了一禮,只是神色還是很淡然。

  枯木道人微笑,道“上官局長居然已經知道了。”

  黑衣人沒有說話。

  就連世界也變得安靜許多。

  一輛黑色的紅旗汽車慢慢駛進巷口,最終停在了那扇門口。

  黑衣人上前拉開車門,一個身著灰黑色中山裝的灰發老者從車上走出。

  枯木笑意不改,對著那個老者作了一揖,笑道“諸葛先生可安好?”

  老者還禮,道“尚好,有勞道長關心了。”

  枯木放聲朗笑道“你我本就袍澤,幾日不見卻是陌生了!”

  又道“這些晚輩還不見過諸葛先生!”

  柳霏雪、薛得皆上前執弟子禮行禮,老者也一一還禮。

  老者笑道“今日有幸得見蒼宇大師府邸,卻不知道長為何在此?”

  枯木道人答到“玄穀觀裡有一霎時門,許久不用,今日開啟,卻不想竟是連於此處。誤打誤撞,竟開了此府邸。”

  老者側過身,看了眼那半掩的漆木門,眼中是無限憧憬之情,但在這憧憬之後卻是一片清明,強壓下心中的情緒,把目光又移了回來。

  “此事關係利害之大,非我等二人可當擔。上官局長在發現此事之後也是第一時間就喚我來此處,不求甚解,只盼能瞭解大概。此刻既已聽道長敘述,自然還是先回報局長,再做安排。”老者慢慢說道,枯木也是點頭贊同。

  又聽老者說道“這幾月雖是道長的假期,但此事關係重大,還請道長隨我回局裡一趟。”

  枯木道“正好有事要前往局裡,就一併去吧。”

  此紅旗汽車內極為寬闊,雖有老者、枯木、薛得、柳霏雪以及一個司機,但也不至顯得擁擠。

  汽車慢慢地駛,卻是快快地行。

  這速度不是人所能言語的。

  所以不多時,就漸近目的地。

  此處是北平北處的一片山,因景色較好,已開發為風景區。每逢節假日常會有人前去遊玩,雖不至於人山人海,但不能說是偏僻。

  正值暑假,理當有不少人前

來遊玩。雖說暑氣正旺,但遊人還是無所畏懼,故而一路上不少見來來往往的遊客。

  只是汽車行駛不停,慢慢可見人流漸稀,然後變成零星幾人,最後便是不見一人。

  這是群山之中一處尚未開發的荒地,遍地草木橫生,雖看上去很是有生機,但卻不免顯得有一絲荒涼。

  車終於停在了一處山谷,卻見四處盡是荒蕪,不見絲毫人煙,卻不知車為何停在此處。

  老者與枯木先後下車,薛得與柳霏雪也是緊隨其後。

  緊緊跟隨在枯木等人身後,薛得此刻可不想在這裡走迷了路。

  枯木慢慢地走,薛得快快地隨。

  “咳。”

  枯木似乎嗓子有點不適,輕咳一聲。

  “咳咳咳咳。”

  只是這撕心裂肺的咳嗽卻是發自薛得之口。

  不知為何,突然一種莫名的壓力頓生,從四面八方湧來,宛若一隻大手緊緊抓著薛得的心肺。

  胸口四塊玉牌發出淡淡的溫度,略略舒緩著薛得的不適,只是這輕微的舒緩似乎並沒有什麼過大的幫助,薛得那撕心裂肺的咳聲沒有得到絲毫的緩解。

  “媽的,又要丟老子的臉!”枯木見薛得這般囧相,不禁怒聲罵道,同時伸出右手重重撫摸著薛得的脊背。

  只是這真是只是撫摸嗎?

  不過這如同捶打的撫摸,倒真叫薛得得到了不小的緩解。

  因劇烈的咳嗽,薛得甚至眼中都有了些淚水,透過朦朧的淚眼薛得看見在不遠處有著一塊石碑。

  其上大字刻著國家重地,擅入著死

  這裡是哪?

  “不要做聲,我們現在要去的國家特別行動局,就在此處山中!”

  柳霏雪在薛得耳邊輕輕說道,生恐這個師弟再出什麼洋相。

  國家特別行動局?在山裡?

  薛得雖是滿腹疑惑,卻是不敢發聲,只能靜靜跟在這些人身後。

  “枯木副局長,諸葛先生。”

  兩個不知從何處而來的人慢慢走近,開始很是警惕,見是枯木等人後又忙是上去恭敬行禮。

  那兩個人年歲不大,估摸三十上下,一個面白無須,另一個滿臉胡渣,二人都是一身軍綠色,赫然軍人打扮。在他們手上各提著一柄機槍,其上閃爍的除了金屬的光澤外還有一種莫名的亮光。

  這槍讓薛得感知到一種莫名的危險,不單單在於意識中領悟到這是一柄機槍,更在於一種莫名的威壓。

  “我們在!”枯木繞過這兩個哨兵,朝更裡面走去。

  只是裡面還有路嗎?

  枯木伸出右手,按在堅硬的山岩之上。

  一瞬間,山石、沙礫、泥土,皆如冰雪般消融。片刻,一個可容一個成年男子通行的入口赫然顯在眼前。

  原來真的在山裡!

  此處沒有霎時門,故而只有穿過極長極長的隧道才可進入這山內,才能進入這神秘的特別行動局。

  這隧道中有五道崗,每一個崗都有兩個哨兵。

  每一個哨兵手中都有那怪異的機槍。

  穿過這悠長的隧道,是叫薛得的身心俱疲。

  而四面八方而來的壓力,也愈發凝重。

  “到了!”枯木輕歎一聲,卻不知是要和誰說道。

  在眼前的是一個極為廣闊的廣場,一望無際。

  薛得眯著眼,細細打量著這個廣場,這個建在山中的廣場。

  眯著眼是因為驚歎,也是因為這裡的光線太亮!

  四周明明沒有燈光,一切的光都來自上頭的那個光體。

  只有光芒,沒有溫度。

  那是什麼?

  “那是空靈寺的至寶,空明珠!”柳霏雪看出了薛得眼中的疑惑,開口解釋道。

  世間真的有這般法寶,明亮宛若太陽?

  在這般光芒之下,也是瞳孔適應了這般怪異的光芒,薛得也j看清了廣場周邊的事物。

  在山中建廣場,雖是駭人聽聞,但也並非毫無可能。只消得將山中挖出一片空地,然後再慢慢鋪平即可。

  但是從未見過,也從未聽過,甚至從未想過,在山中蓋大樓!

  一幢幢十來層高的大樓,鱗次櫛比、井然有序地排列在廣場周邊。

  這是要將山完全掏空,然後在一磚一瓦地在山中建蓋。

  這麼大的工程要耗去多大的人力財力,要花費多少的時間精力,又是如何瞞去世人的眼睛。

  “枯木副局長,諸葛先生,上官局長有請。”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女子慢慢走近,面色嚴肅,一絲不苟。

  不遠外的大樓某處,一個中年男子細細閱讀著一卷案宗。

  許久後才萬分不甘地放下案宗,端起搪瓷杯,飲了一口了濃茶,不滿地說道“關於同天館的資料只有這些?”

  身邊是一個身穿紅裙的女子,聞聲後想了片刻,然後認真地點了點頭“同天館當年關係甚廣,有許多的資料都有意無意給銷毀了......”

  “或許,水山先生知道些......”

  “是嗎?大兄此刻隱居于終南山下,辛苦你了。”

  一朵紅雲飄過,風自無而生,輕輕吹動桌上案卷。

  中年男子又飲了一口茶,望著半掩著慢慢要關起的木門,道“枯木他們要來,就不必關門了。”

  門突然停住,依舊半掩,不再關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