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洪荒天尊

第23章

書名:洪荒天尊 作者:鹿飲溪 本章字數:4092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4日 19:01


“局長,枯木副局長他們到了。”

  透過半掩的門隱約可以看見房間內的裝潢。

  很簡樸,很老舊。

  也許這間大樓已經建立許久,所以整幢大樓乃至每間房間的樣式,都很是老氣。

  上個世紀最為普遍的寫字樓的樣式,透著滿滿的時間的滄桑。

  粉得雪白的牆,雖然沒有水漬,但也已經稍稍泛黃。

  靠牆放著一個書櫃,靠窗橫著一張長桌,都是頂尋常、頂普通的木料。

  而在長桌前應該是坐著一個身材高大的人。

  那人明明身材高大,那人明明相隔不遠,但卻是看不清他的容顏。

  只是隱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發自骨髓的戰慄!

  “進來!”聲音乾脆俐落,沒有一絲的泥滯。

  就在薛得要跟在枯木身後,進入這間房間的時候,又一道聲音從屋內傳出

  “那些小輩就不用進來了!”

  薛得只覺全身一激,宛若一道霹靂在耳畔響起,身體不自覺向後退去,也就在退去的那一刻,他終是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黝黑的皮膚如同日頭下辛勤勞作的老農,也好像沙場上浴血奮戰的將軍。只是那鼻、那眉、那唇,若刀削斧割,不是長得有多端正,卻是那般剛毅,那般堅定,也是那般的無情。

  無情不是不講人情,而是在這不怒而威的面容前根本容不得一絲的人情。

  如果如果真要拿什麼來形容這張臉,薛得最先想到的就是軍法!

  軍法,軍紀,軍律!

  這個人分明就是一個軍人,身上散發的是睥睨天下的霸氣。

  這般的霸氣,薛得只在三個人身上見到過。

  一個是自己的父親薛籌殤。

  一個是杭城的戴老爺子。

  還有就是眼前這個人。

  可以說,薛籌殤是一匹野狼,戴老爺子是一頭雄獅,那這個人就是一隻猛虎。

  猛虎下山,勢不可擋,哪怕是野狼也得躲回於夜色,哪怕是雄獅也得暫避其鋒芒。

  枯木和諸葛已經進入了那間房間。

  客人已到,那麼自是應當閉門談事。

  門,如同它的主人一樣,乾脆俐落,毫無滯泥,就這般關了上。

  將薛得與柳霏雪關在了門外。

  不知為什麼,薛得竟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自己是不願意見到那個人的。

  “那是國安部副部長,特別行動局局長,上官旌旗先生。”柳霏雪又在一旁解釋道,“也是[龍組]的創始人之一。”

  龍組?

  是什麼?

  “跟過來!”

  “啊?”

  門的那邊柳霏雪與薛得已然離去,但門的這邊,三人的談話還未開始。

  送茶遞煙,這是敬客之道,這是現在卻是沒有客。

  他們是袍澤,來此也不是為做客而來的,卻是為談事而來。

  事關重大!

  “同天館……”枯木開口欲言,卻給上官旌旗止住,卻聽上官旌旗說道“同天館事情錯綜複雜,非隻言片語可以說的清。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應該是去調查它,而更應該去保護它。”

  “局長!”說話的是諸葛先生,這諸葛先生複姓諸葛,名未末,乃華山飛天宗長老,也是特別行動局的最高顧問。平日裡足智多謀,是特別行動局的智囊,只是此刻他卻是很無法理解上官旌旗的做法。

  上官旌旗長歎一口氣道“同天館牽扯甚多,已經由上面的人接受了。”

  “這……”

  “同天館乃聖賢之所,此刻現世,必有聖人出。

  只是,這時的中國,還需要聖人嗎?”

  這話說得很平靜,很無奈,也是很不甘。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吧!”

  說罷,又將桌上一卷案宗遞到二人面前。

  “這是杭州送來的,那一夜,龍組死了二十五個人。”

  枯木看著案宗上如蠅頭大的小字,面色愈發凝重起來。

  案宗上記載的最早的日期,是自己還在杭州的時候。

  那夜,是戴老爺子的壽辰!

  龍組在杭州截下了一批黑衣人,結果卻是給黑衣人反殺。

  那一群黑衣人極為詭異,雖然高矮胖瘦各有不同,但唯一相同的是高深莫測他們的境界!

  全是啟受以上的實力,光是理開境就不下五人,甚至還有治國境的強者。

  他們的功法各異,所用的武器也大不相同,其中甚至有五臺山清涼寺的羅漢伏虎拳、華山飛天宗的火雲掌以及青劍門的九覺劍。

  五臺山是文殊菩薩的道場,清涼寺更是由文殊聖跡“清涼石”而得名。清涼寺佛法玄妙,功法高深。其羅漢伏虎拳更是以剛猛為稱,只是這些人怎麼會這般功法?

  而飛天宗……

  諸葛未末的面色有點不好看起來,飛天宗是練氣大宗,雖是儒道參半,但也可謂是玄門正宗,而火雲掌更是門派絕學,甚至有人詩雲“太華九霄火雲來,吞吐山河攬霞天。”贊的就是飛天宗的火雲掌等絕技。

  諸葛未末畢竟境界頗高,一瞬便平下氣來,看著上官旌旗說道“局長,此事……”

  上官旌旗搖了搖頭,又遞上了一份檔,說道“這是戴家給我發來的,裡面說到,這是一個極為神秘的組織。成員各異,但似

乎有著很堅定的共同信念。”

  “或是說是信仰……”

  “這,應該是一個邪教組織!”

  上官旌旗看著已經滿面驚色的二人,神情變得愈發凝重起來“剛剛我接到青劍門的消息,一位元境界極為高深的劍堂長老

  昨夜叛逃出山門,還重傷了數名長老。”

  “這……”

  相對與其他消息,枯木對這個消息發出的表現更為激烈。

  因為,這是……

  青劍門!

  如今世界,天地靈氣極其潰散,人類修行變得更為困難,一千個修士中只可能出二十個理開境,而一萬個修士中也不見得可以出一個治國境。

  門派的實力,看得就是你門內弟子的實力。

  青劍門,有著數個理開境的長老,不計其數的尚文境弟子,甚至還有幾個治國境的先代長老。

  劍堂叛逃的那位長老,就是治國境的大強者。

  最重要的是,青劍門是龍組的創始者之一!

  青劍門、玄穀觀、空靈寺、上官家,聯合中國數十個大小宗派和家族,為維護在現世背景下的正常修行者秩序,在數十年前成立了龍組。

  青劍門是龍組的實力背景,更是龍組的實力組成,龍組裡甚至有四成的成員是青劍門弟子。

  雖然先前也出現過青劍門弟子作惡的事情,但今日卻是不同。

  這是一名治國境的大強者。

  先不說龍組願意不願意去收拾他,且論龍組有沒有這個能力去收拾他。

  如果,背叛的不單單是這個長老呢?

  如果要背叛的是整個青劍門呢?

  “呵,禍起蕭牆?”上官旌旗淡淡笑道,“在混沌之下,袁通還沒有這麼大膽!”

  “局長!”枯木突然喊到,“我還有事要講!”

  說著,一封尺素就給輕彈到了上官旌旗手中。

  上官旌旗解封,抽出信紙,細細打量許久,嘴角慢慢露出了一個怪異的笑容。

  “好個沈行征!好個不語書生!”

  “局長,還有一事!”

  “……”

  話語剛落便有一陣微風撫起,將那句話輾個粉碎,再輕輕送到上官旌旗與諸葛未末耳邊。

  “嗡~”

  這是警報響起的聲響,也是空氣在扭曲中發出的呻吟。

  兩股極為強大的氣息突然在屋內升起,在這般氣息亂流下,就連枯木都不禁連退幾步。

  上官旌旗和諸葛未末才緩過神來,連忙收斂氣息,看著枯木的眼神居然都變得熾熱起來。

  是什麼資訊,竟叫兩大強者一時不能自己。

  二人發出的氣息甚至觸到了警報,激發了陣法。刺耳的警報聲響徹了這山中世界,而那懸浮於天頂的空明珠也發出來更為耀眼的光芒。

  “局長!”

  房間的門給毫無憐惜地踢開,幾個人湧了進來,一個個面帶殺氣,並且還是一臉警惕,只恐看見房間內有什麼意外。

  為首的是那個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婦女,平日握筆的手中正緊緊握著一把袖珍手槍。

  幾人中也數她殺意最旺,就連那把看似秀氣的修真手槍上都洋溢著一股肅殺之氣。

  “局長!”中年婦女剛一進門就大呼道,唯恐上官旌旗有什麼三長兩短。

  這些最先湧上來的人一個個都境界微妙,並且都以為上官局長有什麼意外,故而極速趕來,並且將周身靈力運轉開來,此刻散出的威壓,就連枯木道人這般理開境巔峰都不免有些支持不消。

  但當這些強者破門而入時看見的卻是是~上官旌旗、諸葛未末、枯木三人安然無恙,甚至還是談笑風生。

  為首的那個中年婦女名叫朱燕,是特別行動局秘書部部首,同時也是上官旌旗的特助,所以她最有資格來詢問事情緣由。

  “局長,你們……”不知道是因為跑得太急,還是心中有了怒意,此刻朱燕的面色有點泛紅。

  “呵呵,朱部首不要生氣啦,剛剛只是上官局長和諸葛先生比較一下手腳,不小心忘記收斂氣息,故而驚動了警報。”枯木道人一臉笑意,本就皺巴巴的臉此刻笑得和朵老菊花似的,更是有意無意加深了幾分朱燕的怒意。

  “堂堂一局之長怎麼能這般胡鬧!你們不會不知道你們這樣一鬧要耽誤局裡多少工作嗎?”朱燕語氣慢慢變得強硬起來,語句裡也都了些責備。

  確實,當大家感知到警報是從局長辦公室裡傳出時都是大為一驚,除去保衛部的幹事,就連其他部門的首、幹事都一併趕來。光說剛剛進屋的幾位,那面白無須、頭頂無發的老先生是後勤部的部首,那身材高瘦、面皮泛黃的是監察部部首,加上朱燕是秘書部部首。部首臨時離開,雖已經有了安排,但多少還是會影響到應有的工作效率,也難怪朱燕會這般氣憤。

  就在朱燕還想開口指責這幾人的時候,上官旌旗開口了。

  “就到這裡吧。都回去做自己該做的工作!”

  明明是極為淡然的語氣,但其中卻是有一種不可忤逆的霸氣。

  其他人都沒有言語,開始自顧離去。

  “局……”朱燕還想說什麼,但還是忍住了,轉身就要離去。

  “對了,你們走到時候順便把那兩個孩子叫過來。”

  “就是枯木帶來的那倆個孩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