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洪荒天尊

第26章

書名:洪荒天尊 作者:鹿飲溪 本章字數:4340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5日 19:01


“局長,人帶到了。”

  朱燕雖是秘書部的部長,但她還是兼任上官旌旗的特助,有些事情還是得親力親為。

  “晚輩柳霏雪見過上官局長。”柳霏雪雖然平日傲氣十足,但在那些真正有實力與威嚴的長輩面前,也不得不低下頭來,認真行禮。

  在柳霏雪的暗示下,薛得也反應過來,跟著柳霏雪朝上官旌旗行禮。

  上官旌旗朗聲笑道“二人皆是人中龍鳳,枯木道長實在好福氣。”

  枯木和上官旌旗交友許久,怎麼會聽不出上官旌旗口中的語氣,這般由衷的讚歎雖然讓枯木有些不解,但還是不免有點沾沾自喜的。畢竟上官旌旗可不是一個會說客套話的人。

  “方才在局中行走,可有什麼不解之處?”上官旌旗看著二人,眼中閃爍精光,卻不知在思索什麼。

  柳霏雪先前也是多次來過此處的,所以上官旌旗此刻真正要問的還是薛得。

  只是剛剛薛得二人只是在四處隨意走走,不曾觀看什麼,縱有什麼不解,也是不解為何山中會有此建築!

  看二人都不言語,上官旌旗也不會繼續逼問,反是看了眼窗外,窗外的空明珠在空中微微起伏,散發著無限光明,只是不知為何,上官旌旗輕歎一口氣,道“那就隨我去看看吧!”

  說罷,竟然縱身一躍,從窗口跳了出去。

  這裡,可是足有十幾樓的高層建築,就這般跳出去?

  枯木道人臉上的笑意有了點凝固,不是他意外上官旌旗從窗子跳出,而是他方才明顯地感覺到了這山在輕輕搖晃。

  輕輕、略略地搖晃,甚至連最為敏感的預警機關都不曾有絲毫反應。

  正是這般地輕微才叫人害怕!

  人會在意一頭碩壯的雄獅,但不會在意一隻微小的病菌。

  於是世上有許多人死在這病菌上,但卻只有極少數的人喪命獅口。

  “走吧!”如朵青雲飄來,枯木的大袖揮動,一陣罡風就卷住了薛得和柳霏雪。

  不容他們有絲毫反抗,就這樣把他們從窗子上扔了出去。

  然後也是縱身一躍,與諸葛未末一同赴了上官旌旗的腳蹤。

  跳窗,本就不是為了刺激,而是因為真的很需要抓緊時間!

  這是一股極為古老且強大的氣息!

  “何方妖孽敢在此造次!”上官旌旗一向是一個很穩重的人,所以他說的話,他做的事,都是無法逆轉的。

  他說有妖孽,就是有妖孽!

  他說這人是妖孽,那這個人就是妖孽!

  這個被數個保衛人員畢恭畢敬地帶領進來,甚至還有保衛部副部長親自相伴一旁的人,在上官旌旗眼中就是一個妖孽!

  上官旌旗的意志就是整個特別行動局的意志。

  就是局裡每一個人的意志!

  本來還極其友善擁護身旁的人,此刻都不約而同地舉起了手中的槍。

  毫不猶豫地將槍口再一次對上那二人!

  只是這槍,卻沒有開槍。

  是根本沒有機會開槍。

  上官旌旗的拳頭已經到了!

  比槍更快,甚至比那槍更為強大!

  仿佛燃燒的一個太陽!

  一個拳頭竟會如此耀眼,如同一輪烈日。

  日光斜照集靈台,紅樹花迎曉露開。

  旭日初現,光輝烈烈!

  這拳頭中到底凝聚了多少力量,為什麼好似可以輕鬆擊碎一座小山,但又好似彈不去花上的一滴垂露。

  這拳,近了!

  據肌膚只有最後一厘!

  倘若這拳擊到人身上,這力道可以將人轟成粉末,而這光熱則可以將那些粉末燃成灰燼!

  只是這拳頭沒有如願轟擊到那具身軀之上。

  因為在中間還有一柄劍。

  沒有形態的劍,比紙張還要薄,比微塵還要輕,卻能擋下這一拳。

  只是,很不輕鬆。

  一聲巨響,是劍與拳碰撞所發出的聲音。

  伴隨這聲巨響的還有一股氣浪。

  周邊的人,無論境界有多高,都不得不連退幾步,以卸去這氣浪加在身上的力道。

  警報聲再一次在這山中世界響徹,空明珠卻是沒有了什麼變化。

  無數境界微妙的高手,無論在什麼崗位上忙碌的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從局裡的四面八方往這裡奔來。

  這是真正的預警!

  只是真正的戰鬥卻還是在那劍與拳之間。

  這拳頭仿佛一輪烈日,其中蘊含著無限霸道的光與熱,甚至還暗藏著超越一切的強大力量。

  而那把劍則好像一片青雲,輕輕飄飄、悠悠蕩蕩,緩緩飄來就可遮天蔽日,哪怕再光烈的日頭,也一霎不可看見。

  短短幾秒鐘,這劍與拳就交手數十次,叮叮噹當,好像是鐵匠的大錘不斷捶打一塊燒的通紅的黑鐵。

  日頭終是要燒透這一片的青雲!

  承受如此多的光熱,這青雲也開始沸騰。

  鋪天蓋地而來的,是蕭颯淩厲的劍意。

  光明正大、淩厲蕭颯!

  劃出的劍光,居然比這日頭還要透亮,比星光還要清明!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

  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此浩然正氣劍也!

  這青雲落到地上,便化作一片碧海,海浪汐潮、此起彼伏。

  面對這一片碧海,上官旌旗的拳頭卻沒有絲毫停滯,甚至更加炙熱、火烈!

  日頭垂入大海,不是宣告著敗落。

  也許是要將這片海一併燃燒!

  漫天金光!

  在這金光中不知為何竟長出一棵枯竹,從遠天也飄來一朵火雲。

  枯木道人和諸葛未末來到了。

  “二位快停手!”

  這一聲呼喊中暗藏靈力,震盪開來,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畔。

  那株枯竹攔住那翻滾的海潮,那朵火雲也籠罩那燃燒的烈日。

  “這位是不語書生,沈行征先生,局長不要誤會!”枯木的枯木散枝手雖然靈巧,但要擋住如此厲害的浩然正氣劍,也實在吃力,此刻面色十分慘白,額上盡是豆大汗珠!

  諸葛未末此刻也好不到哪裡去,面色通紅、如飲醇酒,看來也是受了不輕的傷!

  “在下沈行征,不知上官局長可有什麼誤會。”沈行征方才以非常手段進入山內,一行人跟隨一旁也算客氣,卻不想剛進入這山中廣場,就見了上官旌旗這來勢洶洶的一拳,不由分說,便打鬥開來,此刻面色也顯得不怎麼好看。

  上官旌旗收拳於側,眼中有一抹叫人難以察覺的倦意,但這倦意卻是難以掩蓋其犀利的目光。

  雙目如炬、目光如刃。

  他說道“沈家的浩然正氣劍我自然認得,我與不語書生沈先生雖不曾見過面,但也是神交許久,也算是半個好友,又怎麼會不認得呢?”

  “但是……”

  上官旌旗語鋒一轉,身上的肅殺之意也不再掩飾,盡數暴露出來,叫身旁之人都打了個冷顫。

  他看著沈行征,放於身側的拳頭悄悄提起,厲聲問道“卻不知沈先生為何要阻我降妖除魔!”

  旭日東昇、光照天南!

  一輪烈日,再次升上高空。

  然後直接從空中跌落。

  這日頭,就是上官旌旗的拳頭!

  沈行征練的是浩然道,習的是孔孟之禮,自然可以泰山崩於前而面不色改。

  所以,他很淡定地朝那日頭揮出了一劍。

  雖然只是隨隨便便的一劍,但其中所蘊藏的浩然正氣劍氣,卻是如海潮般澎湃,如星月般明亮。

  只是,上官旌旗避開了這一劍。

  或者,他本來就沒有打算要迎上這一劍。

  他的拳頭,始終都是朝沈行征的右側攻去的。

  因為有個人,一直在沈行征的右側。

  那人名叫張開明!

  這古老的氣息,如洪荒巨獸般的威壓,叫上官旌旗回想起了一段不好的往事,那是一段血色的回憶。

  這血色,留給回憶就好了,不應該再留給將來。

  所以這一拳是上官旌旗此刻最強的實力,毫無保留,哪怕身側馬上就會收到浩然正氣劍的反擊!

  張開明只是隨同沈行征進來,觀看沈行征和上官旌旗兩大高手過招,心中洋溢的除了對強者的崇敬之情,還有一種莫名的懼意。

  而此刻,他終於知道自己的懼意來自何處了!

  這是上官旌旗最為強大的一拳,哪怕是張天師,哪怕是沈行征這般的大強者都不容易接下。

  張開明該怎麼辦?

  他的手一直在撫摸著劍鞘,而另一隻手也從未離開過劍柄。

  劍鞘是上好的木料做成的,用了數百年,已經如玉石般潤滑、光亮,手在其上撫摸,觸感極佳!

  劍柄也是用同樣的木料製成的,不過為了防滑,在上面又多加了些東西。

  劍鞘裡,自然藏著劍身!

  身上所剩無幾的靈力根本無力拔出這把劍,但在生死之間,張開明也無法選擇死亡。

  本來面對這一拳,張開明連拔劍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好在上官旌旗也不得不先避開沈行征的那一劍。

  所以張開明多了很多時間!

  體內的扶桑枝繁葉茂,額前的靈核也此起彼伏。

  怎麼會有人如此狠心,硬生生將一顆靈核打回丹田,將它輾成光塵!

  光塵附著在扶桑樹上,暫態燃起了一片枝椏。

  當日沈章裁是燃燒起整棵扶桑樹,以大光明點亮靈核。

  而今天張開明則是以墮境方式,逆經脈使靈核點燃扶桑。

  不管怎麼樣,這都是在拼命!

  不管怎麼樣,這才能有極大的能力!

  拼命才能活命!

  點燃的扶桑朝四周極速吸收天地靈息,繼而轉化為純正的靈力。以正一道法運轉這些靈力,張開明的目的只有一個!

  拔出那把劍!

  一聲龍吟響徹這山中,在山壁裡回蕩。

  空明珠突然發出前所未有的光亮,極其強大的威壓從四面八方湧來。

  空明珠內更是發出陣陣梵唱,好似要壓過那道龍吟。

  那灑落的不再是照明的光。

  而是佛光!

  一道道佛家氣息升起,結成極為強大的佛門大陣。

  這是要鎮壓!

  鎮壓那條不知從何處而來的神龍!

  只不過這條神龍的真正對手不是這佛門大陣,而是那個比佛光更明亮的拳頭!

  龍騰起,與那個拳頭有了一個親密接觸!

  龍吟、梵唱大作,好似要將人的耳膜震破。

  “原來是這個!”

  煙霧彌漫之中,上官旌旗衣衫襤褸,但雙目卻是炯炯有神,只不過這炯炯有神之後卻是有些歉意。

  他的手中握著一柄劍,不是像握著刀劍一般的握,而更像是抓住一條青蛇。

  或是說抓住一條神龍!

  “居然能將神龍的精魄注入到劍中,龍虎山果然有些本事!”

  “看來真是我誤會了……”

  真的是誤會嗎?

  只有上官旌旗嘴角那叫人難以察覺的笑意才能暗暗地宣告,這一切都不是誤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