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盛世獨寵:權妃傾天下

第6章 雅儀宮來人

書名:盛世獨寵:權妃傾天下 作者:青枝畫眉 本章字數:2306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7日 17:12


  

  

  雲景熙離開欒儀宮後,梁婉茹便遣退殿內宮人,連同小荷也被她支了出去。

  走到殿角,將那半張未曾燃盡的信箋撿起,微皺著秀眉細細觀看一番,便將這半張信箋點火燃為灰燼。

  這張信箋上的字跡與雲景瑞的字跡毫無差別,就算是梁婉茹一開始時也不曾看出端倪,若不是明白雲景瑞方是造反失敗,皇寺內必定是戒備森嚴,斷然沒有雲景瑞派人送信的可能,她倒是真會著了道。

  如今梁婉茹已是明白了,這擺明著是有人在算計她。

  對於這些算計,梁婉茹不想太去理會,因為她明白越是理會,便越是會有麻煩找上門來,只要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她覺得還是待在欒儀宮比較穩妥,如此也會少許多事端。

  午後,小荷滿臉歡喜地跑入殿內。

  “已與你說過了,你這丫頭還是不長記性,如今已不是在梁府了,端莊一些,免得衝撞了哪位貴人給本宮添麻煩。”躺在貴妃椅上悠閒地觀閱著山水遊記的梁婉茹,抬起頭來,有些無奈地說道。

  “娘娘,奴婢聽說三日後皇上要與您成親,聽說陣仗很大,與皇上娶皇后時一般,其她的嬪妃與才人可沒這等福分,奴婢覺得皇上是真的深愛著娘娘呢。”小荷笑眯眯地,就好似沒有聽到梁婉茹的話語,逕自跑到貴妃椅旁,滿臉甜蜜地說著,就好似皇上要娶的那個人是她一般。

  梁婉茹聞言微微一怔,這才過去沒幾個時辰,就傳遍了嗎?

  至於小荷說的雲景熙深愛著她,梁婉茹無話可說,雲景熙若不愛她,就不可能放任著讓雲景瑞有起兵的機會。

  “娘娘,您怎麼了?”見梁婉茹並未因為聽到這個消息而欣喜,與自個心裡所想不一樣,小荷不由疑惑地問道。

  “無事,平日裡沒什麼事的話就不要出去了,好好待在欒儀宮就成。”梁婉茹微微搖頭,歎了口氣說道。

  小荷方是有些迷糊地點頭,便有宮女進來稟報,說是雅儀宮的嬤嬤在殿外求見。

  雅儀宮?那不是賢貴妃居住的宮殿嗎?

  梁婉茹喃喃自語過後,才是看向那名前來通報的宮女說道:“讓她進來吧。”

  嬤嬤已上了年紀,眼角已佈滿褶皺,但步伐依舊穩健,給人一種很健碩的感覺,進來後向梁婉茹恭敬行了禮。

  “嬤嬤無需多禮,方才本宮還在想著該送些什麼恭賀貴妃娘娘,嬤嬤便來了,倒是也好向嬤嬤請教一下,貴妃娘娘比較喜歡哪些物件?”梁婉茹端正了身子後,抬手示意,同時出言問道。

  “憐妃娘娘客氣了,貴妃娘娘一心向佛,除卻吃齋念佛外少有喜歡的物件,若是憐妃娘娘想送些賀禮的話,倒不若送兩本佛經,兩串佛珠,能使得貴妃娘娘心悅。”嬤嬤微頷首,語氣恭敬地回應。

  “多謝嬤嬤指點指點。”梁婉茹含笑點頭。

  “老奴此次前來,是受貴妃娘娘所托,貴妃娘娘命老奴給憐妃娘娘帶一句話。”沉默了一會,見梁婉

茹也沒有什麼再要問的,嬤嬤才是開口說道。

  “嬤嬤請講。”梁婉茹點頭。

  “過眼雲煙。”嬤嬤說道。

  “貴妃娘娘就說了這四字嗎?”梁婉茹不由一愣,細細琢磨一番,才是看向那名嬤嬤問道。

  “僅有這四字,貴妃娘娘說憐妃娘娘會明白的。”嬤嬤點頭道。

  梁婉茹聞言微微點頭,而後命小荷去取些金銀贈予嬤嬤,卻被嬤嬤拒收,行了一禮後,便離開了大殿。

  “真是個怪人,金銀珠寶都不要,不曉得她還會喜歡些什麼。”小荷皺了皺鼻子,嘀咕道。

  “怪人均是聰明人,你若是能成了怪人,本宮也就省心了。”梁婉茹聞言不禁露出笑容,笑看著小荷打趣道。

  交談兩句後,梁婉茹命小荷離宮,前去梁府向梁父將書房內的那本孤本佛經要來,待小荷將佛經帶來後,命人找了禮盒將佛經裝起來,便再次命小荷帶著兩名宮人去了雅儀宮,將佛經送予容貴妃。

  “娘娘,容貴妃很喜歡您送的那本佛經,還讓奴婢帶回了一堆回禮,真不曉得一本破書有什麼好的。”小荷回來後,一臉不解地對梁婉茹說道。

  “切勿以己度人,尤其在這深宮之中,在與人交往時更是如此,多長些心眼,少說些話。”梁婉茹白了小荷一眼,隨即語重心長地說道。

  “曉得了,奴婢定會改正。”小荷訕訕地笑了笑,甜甜地回應道。

  梁婉茹點頭,道了句希望如此,便沒有再理會小荷,再次拿起已看了一半的那本山水遊記,躺在貴妃椅上繼續觀閱起來。

  暮色時分,方是用過晚膳,雲景熙便來到了欒儀宮。

  “皇上可曾用膳了?”行過禮後,梁婉茹注視著雲景熙問道。

  “已用過,朕來是想告訴你一聲,朕已通知了梁尚書,兩日後愛妃會回梁府居住一晚,第三日朕便前往梁府迎娶愛妃。”雲景熙點頭回應,而後拉住梁婉茹的手坐下,柔聲說道。

  “皇上安排妥當了便成,臣妾一切依從。”梁婉茹微微怔了怔神,才是回應道,神色依舊有些恍惚。

  見梁婉茹微微出神,雲景熙明白梁婉茹心底想著什麼,心底歎了口氣,告誡著自己一切需要尋尋漸進,急不得。

  “如此,朕便回寢宮了,愛妃也早些歇息。”拍了拍梁婉茹的手背,說罷,雲景熙便起身向殿外走去。

  望著雲景熙漸漸遠去的背景,梁婉茹覺得很是迷茫,這個人的背影與那個人很像,他們是親兄弟,身上有著太多的相似之處,但梁婉茹明白她愛的是誰,她也清楚她不可能真正放得下那個人。

  貴妃的一句‘過眼雲煙’,看似輕飄飄,實則沉重無比,縱使真的是過眼雲煙,在她這裡,也是揮之不去的情遠,在外人眼中也許還不如幾縷青煙實在,但在她心裡沒有什麼比那些回憶與情愫更加實在與重要。

  她很想哭,卻發現哭不出來,這一刻,她明白了書中為何常說,想哭哭不出時,才是一個人最痛苦無助之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