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誅天記

第23章 樹欲靜,風不止

書名:誅天記 作者:苟且餘生 本章字數:273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23:07


三日後,楚墨白頂著一張通紅的臉,齜牙咧嘴的走出了不枯林。

他身後,月無蕸,柳魅兒,以及一眾敕天院弟子跟在他身後,看向他的目光,隱帶不善。

重歸‘平淡’的月無蕸,看他的眼神更是奇寒無比。

就連一直回護他的柳魅兒都一臉憤憤,時不時對著他張牙舞爪,宛如一隻齜牙的小老虎。

經過烈焰焚衣一事,他的名聲算是臭大街了,本來他就因為嘴臭而不受敕天院弟子的待見,尤其是那些女弟子。

現在,因為看了不該看的東西直接引起了眾怒,連帶著小丫頭都生氣了悶氣,雖然那位雞大神一再強調這是必不可免的一幕,可她心裡還是不怎麼舒服。

有對自家師姐被人玷污而對楚墨白升起的怨氣,也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辛酸難受,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的東西被別人搶走了一樣,雖然嚴格意義上來說,這不能一概而論,但固執的她就是這麼認為的。

連帶的,她看向月無蕸的目光也有了一些不對。

至於那些男弟子,純屬是羡慕嫉妒。

因為即便是‘平板如地’的身軀,也是他們渴望而不可及的東西。

更何況,還是樣貌絕美的大師姐。

唯有楚墨白一臉不忿的嘀咕著好人沒好報,下次再做這種蠢事老子就是你們養的云云,一個人生悶氣。

可惜,他的不滿被眾人自動忽略了。

這讓楚墨白的心裡愈加不平衡,接連三天都沒跟她們說一句話。

而對方也沒有跟他緩和搭訕的意思。

就這樣,他們悶聲不語,又涇渭分明的走出了不枯林。

只是,在走出不枯林的那一刻,楚墨白突然駐足回眸,凝望著那鬱鬱蔥蔥的密林,目光閃爍,不知在想些什麼。

其腳下,亦步亦趨的土雞亦然,目光與之相比,更加複雜。

這一幕被眾人看在眼裡,不自覺的,他們也停下了腳步,沒有人開口,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眼神複雜。

其中,月無蕸最濃。

埋怨歸埋怨,但她清楚,這一行如果沒有這個男人,她們之中也許有人能出來,但一定沒有自己。

所以,看著眼前這個神秘而強大的男人,失神了。

猶自記得,在血霧低谷中,對方失控的時候,對方的神態跟語氣是多麼的冷冽,多麼的霸道,多麼的讓人迷醉與震動。

如此想著,看著眼前這道不知怎麼微僂起來的背影,她不自覺的癡了。

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不止是她,在場所有人看向楚墨白的目光,都帶上了濃濃的猜疑。

他,到底經歷過什麼?

可惜,無人敢問,也無人可問。

唯有楚墨白靜靜的站在眾人面前,看著身後密林竹海,目光深邃,雙拳緊握,一動不動。

臉上那鮮紅的巴掌印,在天邊朝陽的印射下顯得無比刺目……

氣氛,一時沉澱了下來。

至此,不枯林的事算是結束了。

但,僅對他們而言。

因為對於整個神州來說,這裡的事,才剛剛開始。

神州北境,神都。

這是一座浮湖而立的水上巨城,立世千年,占面極廣,對整個神州而言,此地不僅是神州第一勢力神冕皇朝的國都,也是神州北境的定海神針。

其下,則是享譽內外的神州第一內湖,碧海蓮天。

說是湖,實則與海不遑多讓,每到夜間,萬家燈火便會在湖面的印射下逆燃夜空,將神都所在之地印射一片璀璨。

故而,神都又名不夜都,乃是神州除淩虛山外頂尖聖地,吸引著無數人來此滯留。

此時,夜,神都中心,人皇宮。

“父皇。”

走過纏星落櫻的長廊,步入琉燈璀璨的前殿,楚風站在了帝宮正殿。

盤龍柱,登天臺,鎏金椅,纏龍幔,鏤鳳屏,入目所見,莊嚴而壓抑。

站在殿內中心,看著那道

靜坐在金色鳳屏前的身影,他的眼底閃過了一抹敬畏,不自覺的,彎腰躬身,垂目而聽。

龍座上,則坐著一個深沉而內斂的男人,面容白皙,劍眉鷹鼻,一身雕星鏤月的銀月長袍,乍一看,年歲比楚風還略小,但細細凝眸,卻可以發現那幽眸內不經意掠過的深邃,讓人無法輕視。

北境霸主,神州人皇,楚逍河。

“回來了。”

低沉的詢問響起,帶著一股無言的威壓彌漫開來,楚風心中一緊,身體不自覺的更加低微。

“嗯。”

“怎麼說。”

對於他的緊張,龍座上的男人視若無睹,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後,開口詢問。

楚風則定了定神,良久才沉聲道:“經查,不枯林內確實出現了一處血煞之地,其內血煞之力幾乎凝結成瘴,化為了更高一級的陰煞,而在那煞氣聚集之地外部,更是被煞氣影響,心智不堅者入內,要不了多久就會被煞氣影響,變得暴躁易怒,難以自控。”

“而由於那陰煞之地的煞氣太過濃厚,孩兒擔心意外,便未曾涉足入內,情況不明。孩兒未能盡人事查明其內緣由,不到之處,還請父皇責罰。”

“嗯,一會兒去妖門內潛修吧,為期不限……”

話落,低語起,不帶一絲感情,淡漠而又冰冷,楚風聞言,臉皮不自覺的抽了抽,眼中閃過一抹苦澀後,彎腰道:“是!”

隨後,此間便沉默了下來。

良久,垂頭靜立的楚風突然感覺身體一沉,一股無形的壓力凝聚在了自己的脊骨間,那讓人窒息的威壓,讓他情不自禁的開始彎腰躬身,慢慢的,一股股冷汗從他的發隙中流出,墜在地面,不一會兒便凝成一灘水漬,映出了他那蒼白的臉龐。

“父皇……”

終於,他支撐不住了,開口低語,而話一落,籠罩在他身上的威壓便刹那消散。

心頭一松,噗通一聲,他不由的軟倒在了地上,冰涼的觸感從掌心湧入體內,將他顫抖的心魂微微激醒。

“孩……孩兒想問一個物事。”

“說。”

“是這樣的,孩兒在不枯林中,遇到了一個奇怪的人,那人乍一看,無靈無力,只是一個普通的修士,可若將他激怒,他體內就會彌漫出一種恐怖的黑紋,氣勢陰冷邪惡,與陰煞之力極為相似,而孩兒從偶遇的冥獄中人對話中瞭解到,他體內,似乎有一個名叫幽煞珠的東西……”

心魂顫慄下,他有些語無倫次,為了能清晰的表達出自己的意思,一心想著組織語言,卻沒注意到頭頂端坐的人在他開口道出幽煞珠三個字的時候就已經變了臉色,那狹長而微立的劍眸慢慢獰厲猩紅,射出駭人的獰光,將他面前的虛空絞碎崩裂,漏出其內漆黑的虛空,宛如擇人而噬的厲鬼,無比可怖。

“……所以,孩兒想知道,這個幽煞珠,是……額,嗯哼!”

“噗!”

猶自散說的楚風不經意間的抬頭,發現了這一幕,猛地一愣,心頭大寒下,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股凶戾而激蕩的氣息當頭而下,心魂一震,隨即便聽轟的一聲,再回神,自己已經跪在了地面。

身下,那鋪設的森白玉磚四散碎裂,如蛛網般彌漫,一時動彈不得。

“他在哪兒!!!”

哢哢哢,嘭!

一聲竭斯底裡的嘶吼,地面本就碎散的玉磚被震碎,化為一片齏粉消散于空,楚風駭然的看著暴怒中的人影,臉憋的一片漲紫,咬牙低吼。

“父,父皇……”

“說!!!”

“不,不知道……不過,他跟敕,敕天院的人在,在一起……咳咳,噗!”

磕磕絆絆的勉強道出一句嘶吼,他便雙眼一番,軟軟癱倒在了地上。

龍座上,楚逍河死死的盯著昏厥過去的楚風,深邃的墨瞳獰芒閃爍間,漸漸眯起。

“敕,天,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