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鄉野小村民

第86章 最後一搏

書名:鄉野小村民 作者:奧利奧少校 本章字數:258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0:53


第二天早上,天剛濛濛亮,高維雄帶著他的老婆,拖著大大的行李箱從樓上走下來。

當高維雄看到樓梯道裡睡著了兩個像死豬一般的人的時候,他一丁點也不感到奇怪,大抵是因為他早就知道李風會在這裡守著自己呢吧。

腳步聲將李風吵醒了,李風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哆嗦,如今已是初冬,天氣一天比一天寒冷,昨天中午來的時候,李風就穿了一件襯衫,白天時候還沒覺得冷,可是到了晚上,寒風嗖嗖的從身體上穿過,凍得李風要死要活的。

他也想過直接去小旅館美美的睡上一覺,可是條件不允許,從高維雄這邊一天拿不到欠下的錢,李風一天便不甘休,這筆錢關乎著李風今後的走向!

也關乎著白家村將來以後的發展,倘若李風真的能夠成為三隊長,白家村從此便可飛黃騰達,這一點李風絕對不帶吹噓的。

高維雄將大包小包的扔到了後備箱,然後跟他妻子大聲的說道:“你媽的身體不太好,這幾天你就回娘家住去吧,我有時間再去接你。”

這句話不是說給他老婆聽的,而是說給李風聽的,很明擺的意思就是說,老子不在這裡住了,什麼時候再回來,那就看心情吧,反正,你別想跟老子耗下去。

高維雄算是搬回來一局,至少他已經從李風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無奈之色,是的,李風現在很無奈,守在高維雄家門口,是李風所能想出的最後一個要錢的辦法了。

死皮賴臉的辦法都耗盡了,卻還是拿高維雄沒有任何的辦法,李風不絕望那是不可能的。

高維雄走了,坐在暖烘烘的空調車上,踩著油門將老婆送跑了,李風拍了拍凍得跟個孫子似得錢如海:“醒醒兄弟,這兒太冷了,回去睡吧!”

錢如海趴在樓道中睡了一夜,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蠶繭一般,被李風拍了一下, 又如同是解開了他的穴道一樣,錢如海“啊”的一聲,從寒冷中蘇醒了過來,他仰在樓道上,一雙眼睛眼巴巴的望著天空, “酒,我要喝酒,我要喝好多好多的酒!”

白酒,現在恐怕是錢如海存活下來的唯一信念了,多虧了昨天晚上李風沒有讓錢如海把酒喝光,從兜裡掏出來一個巴掌大的酒瓶子,李風晃了晃,酒瓶的底部大概還有半個小酒杯這麼多的酒。

錢如海一把搶過來,像普通人喝飲料一般,“咕咚咕咚”兩口,便將瓶子裡的酒全喝光了,感覺喉嚨一陣灼熱,心口一陣暖和,他緩緩的輸了一口氣,有氣無力的問道:“大哥,咱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要回來錢啊!我怕我再這麼折騰下去的話,我會死在要債的路上!”

這些天,風裡來雨裡去的,錢如海和李風為了要債的事情連一個踏實覺都沒有睡過,每天睡醒覺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樓下買個包子吃,而是騎著摩托車去海金灣守著高維雄。

什麼時候高維雄吃飽了喝足了,李風他們才敢開始吃。

就拿昨天晚上的事情來說,他們兩個足足的流亡了一夜,高維雄叫來的那幫人,似乎已經很有經驗了,知道李風他們還會再回來,就專門在社區裡留了四個人。

多虧了錢如海反應迅速,開車穩當,硬是從四個人的夾縫之中逃了出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逃出去的李風為了給予高維雄最大的壓力,又不得不在半夜三更繼續回來守在這裡。

別說高維雄精神受到折磨了,李風和錢如海自己的精神都是飽

受折磨的。

錢如海難得叫一聲苦,李風心裡也過意不去,扶他起來之後,便將他拽到摩托車上去,然後跟他說:“對不住了兄弟,事關將來的發展,真的馬虎不得,這樣吧,回去之後,你好好的睡上一覺,咱們下午再去一趟海金灣,行還是不行的,咱就這一次了!”

李風已經想好了,如果這次還沒成功的話,那他乾脆什麼也不做了,直接從自己的銀行卡中取出來二十萬塊錢,充當是從石橋村要來的錢,送到高愛民的手中。

窩囊是窩囊了點兒,但是李風也實在是沒有任何一點辦法了,總不能為了五十萬塊錢而坐牢去吧。

再瞧瞧錢如海那疲倦的樣子,李風也不忍心看著他受罪,錢如海雖被自己買斷了,但再怎麼說,人家也是有人——權的。

不能像對待動物一樣對待他。

把錢如海安頓在小旅館之後,李風自己卻沒敢合眼,他要做的事情永遠要比錢如海多的多。

正好今天早上有個集市,李風跑到集市上買了一隻小雞,又去附近的藥店買了兩個指套,買了兩卷紗布,又去超市給錢如海買了兩瓶好酒,然後帶回了小旅館,定好鬧鐘,李風便和衣而睡。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鐘了,天很快就黑下來,李風起床一看,錢如海正蹲在飯桌前,一邊喝著酒,一邊啃著昨天吃剩下了的雞腿,雞腿上還有些沒啃光的肉,現在成了錢如海最好的下酒菜了。

李風起身檢查了一下買來的兩瓶酒,發現其中一瓶已經空了,另外一瓶剛剛打開,也喝了有半杯了,這兩瓶酒都是三百五十毫升的烈酒,錢如海就這麼一聲不吭的喝了一瓶多了,李風不知道該佩服錢如海,還是該說錢如海兩句。

錢如海喝完酒之後,氣色果然比早上的時候精神多了,他見李風起來,便拿著杯子給他也倒上滿滿一杯,“大哥,喝兩口,暖和!”

李風喝了兩口之後,旋即將杯子放下,有些不滿的說道:“幹喝有什麼意思,你收拾收拾,跟我出去搓一頓去!”

錢如海不確定李風說的這個“搓一頓”是去哪裡搓,到底是去麵條館搓還是去海金灣搓。

不過錢如海更偏向於前者,畢竟,海金灣已經去不得了,有過上次那丟人的經歷之後,高維雄必然會對海金灣加強防守,搞不好,可能就是有來無回了。

李風卻給了錢如海一個異常堅定的目光,“我說的搓一頓,當然是去海金灣搓一頓了,別的地方能搓得起來嗎?走!跟我去海金灣!”

錢如海趕緊攔住了他,問他是不是去送死,還說萬一海金灣裡面有埋伏怎麼辦,李風就說,“那你順路買把菜刀吧,菜刀一定要亮,一定要那種開過刃的,快去快回,我在海金灣的門口等你!”

錢如海可以確定李風並沒有喝多,也可以確定李風的精神十分的正常,可是這樣的一個人,卻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一個這樣的要求,連錢如海都嚇得不輕。

再三確認了兩遍之後,錢如海還是買了一把菜刀,別在褲子裡,晃晃悠悠的往海金灣大飯店趕去。

李風早早的在海金灣…的一個草叢裡等著他了,大晚上的,李風的視力卻極好,一看到錢如海,便在草叢裡跟他招手:“兄弟,這裡來!”

完全搞不懂李風這是唱的哪一出,錢如海著實有些哭笑不得,跳進草叢之後,錢如海就問李風到底想幹什麼,李風說來一個苦肉計,苦中帶甜的苦肉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