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良緣花好:將軍夫人喜種田

第四十章 賣花

書名:良緣花好:將軍夫人喜種田 作者:雲酒音 本章字數:211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4日 19:38


時已入秋,相較于前段日子,天氣已經不再悶熱,反而是晴朗時候仍有一兩絲涼爽秋意在,倒是個舒適的日子。

且說前幾日王映柔在趙文軒的勸說之下,高價買下了蘭村的蘭花,今日依數都已經送過來了。王員外就只有王映柔這麼一個女兒,疼她疼得緊,就算這買蘭花的費用高昂得嚇人,他也咬牙給結清了。

但是賬確實結清了,肉還疼呢,這百來盆蘭花的價錢,比他賣布的價錢都還貴,王員外歎著氣,待外人都走開了,便捂著胸口說疼。

心疼銀子呢。

王映柔連忙把自己父親,迎上笑臉,自在必得似的神情:“爹爹,您就放心吧,這蘭花女兒是在文軒哥哥的督促下買的,文軒哥哥那是什麼人啊,將來要做舉人的,他讀過那麼多書,胸有筆墨,咱們必不可能虧本兒。”

王映柔的話說在王員外心坎上了,他也知道趙文軒是個什麼人,方圓十裡頗有名的人物,都說他才高八斗,以後是要做舉人的,正是因為這樣,王員外才會想著把自己唯一的女兒嫁過去。

可是不知怎的,仍有一份不安在,畢竟他忙活了大半輩子的生意,也就買賣過布匹田地,哪裡知道那蘭花的價值,在他眼裡,什麼名貴花朵都跟雜草沒有什麼兩樣。

“文軒賢侄,你有把握嗎?”

趙文軒此時就在邊兒上,他的心裡在打鼓,若說以當初戚若蘭與那裡正談定的價格買花,那他肯定能毫不猶豫的說自己有十足把握不會虧本兒,偏偏不是,當時王映柔為了爭那一口氣,把原本的價格提了多少倍去,趙文軒當時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他沒有把握,他不敢說。

王員外是個什麼人,這片裡最有錢的人之一,那是寒窗苦讀的趙文軒想都不敢想的人物,好不容易能攀上這高枝,他怎麼能夠讓自己的形象毀滅。

於是他咬了咬牙,把不確定硬是說成了有把握。

“爹爹你應該不認識戚若蘭,當時她一盆蘭花在街上擺賣,一盆就賣了兩百銀子,我們買的蘭花呀,就是從她手裡面給截胡買下來的,肯定不會虧本!”

王員外雖然沒見過戚若蘭,也不認識她,但是自己在大街上被辱的事情他知道,罪魁禍首就是戚若蘭,王員外當時都快氣炸了,後來聽下人說是自家女兒先去招惹的人家,明知道人家家境貧寒還非要讓她拿出來一百兩銀子,還扣下人在街上賣花。

這事兒說大可大,說可小,但要是真鬧起來,肯定是他們家沒有理,所以王員外後來就沒有讓人專門去找戚家人的麻煩。

王員外瞧見自己女兒信誓旦旦的模樣,便也不在說什麼,擺了擺手,讓他們自己處置蘭花,隨後便快步走了。

王映柔轉頭去瞧那蘭花,笑得見牙不見眼,忽然又想起趙文軒還在,便收斂笑容裝作溫文爾雅的模樣。

“我看今天就很不錯,來街上趕集的人肯定不會少,不如讓底下人今天就把蘭

花擺出去賣掉,文軒哥哥你看怎麼樣?”

趙文軒點點頭,正要說話,王映柔又開了口:“既然要賣花,那肯定也得定個價錢。”

她不認識什麼花花草草,她只知道戚若蘭一盆蘭花賣了兩百兩銀子,便笑著定下數目,說這蘭花賣出去,也要兩百兩銀子。

趙文軒聽了她的話,差點暈倒在地:“這蘭花與蘭花不一樣的啊,怎麼能按著她的價錢來賣呢?”

王映柔聽了他的話有點不高興,撇撇嘴,斜眼看他。

趙文軒怕她價格定的高了,以後自己難看,勸解道:“你也算半個生意人,俗話說商人買賣,物依稀為貴,你瞧我們買了這麼多蘭花在這兒,就不能說是稀罕了,向戚若蘭那樣高的價錢,肯定不能行的。”

仔細想來,王映柔覺得他說得也有道理,腦袋一轉,便有了主意:“那我慢慢賣,一盆兩盆的賣掉,就算得上是物依稀為貴了。”

“這也不可行,咱們家是做布料生意起家的,又不是那花農,家裡沒有人會照料蘭花,倘若慢慢賣掉,我們還得高價請人來家裡打理這些蘭花,這豈不是要虧本兒?”

一聽要虧本,王映柔便有些慌了,趙文軒給她出主意,說是降價賣掉,想來那戚若蘭能看得上這蘭花,其中肯定有什麼玄妙之處,既然如此他們高價往外賣掉,肯定能賣得出去。

當即兩個人便敲定了價格,然後喊來家奴,把那蘭花拉到花鳥市場賣去了。

本來王映柔也想跟著一同前去,但是趙文軒攔下了她。

在趙文軒眼中,那抛頭露面是極不雅致的事情,當他未來的妻子,肯定要溫柔賢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專心要在家裡操持家事的。

在王映柔微蹙眉投來的目光中,趙文軒磕磕巴巴的解釋說:“妹妹你還未出閨閣,四處總是不好,容易惹來街頭巷尾那些多嘴夫人的閒言碎語,還是安靜待在家裡,等候消息吧。”

王映柔想想也是,自己從小跟在父親身邊四處走動談論生意的事情,但那是小時候的事情了,現在自己畢竟是個快出嫁的姑娘家了,抛頭露面總是不好的。

王映柔讓下人自己去總不大放心,就是怕底下人手腳不乾淨會貪她家的銀子,便想讓趙文軒代替自己去照看蘭花買賣的生意。

趙文軒嘴上答應得很是爽快,心裡千萬般不情願。

自己是個書生,以後要當舉人,要在朝廷當官的,當街賣花,這要是讓熟人看見了,丟臉得丟到十裡之外去!

跟趙家的下人一同踏出了趙家的大門,趙文軒就說自己家裡老母生病,匆匆忙忙的走了。

王映柔在家裡苦苦等了一天,終於等到下人回到家裡,滿臉的欣喜和下人垂頭喪氣的表情對比鮮明。

王映柔的心跳一急,皺緊了眉頭:“你這表情是怎麼回事兒?”

下人就像是霜打的白菜,壓根提不起精神來:“小姐,我們家的蘭花,一盆都沒有賣出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