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庶女輕狂:邪王請賜教

第二十一章 搜院

書名:庶女輕狂:邪王請賜教 作者:白如夢 本章字數:295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6日 23:11


此刻青鶯已經請來了薛老夫人。

柳媽媽小心翼翼的攙扶著薛老夫人,身後跟著青鶯還有幾個丫頭,來到了綠萍院。

人還未進屋內,就聽薛老夫人呵斥道:“這大晚上的都不休息,都在幹什麼?”

大夫人一聽是老夫人的聲音,迅速回身,急促走向前,福了福身,“老夫人您怎麼來了?”

“我怎麼來了?!淺兒身邊伺候的丫頭哭哭啼啼的過來尋我,說她家小姐被人冤枉,再不來人就不一定怎麼了。”

柳媽媽攙扶著老夫人走到案榻旁,老夫人便坐了下來。

薛老夫人怒斥道:“什麼事情,大晚上的,又吵又鬧的,成何體統,還不快鬆開大小姐。”

幾個抓著韓夙淺的婆子,見老夫人動怒,瞄了一眼大夫人,大夫人點頭示意先鬆開韓夙淺,幾人這才松了手。

薛老夫人問道:“究竟怎麼回事?淺兒你說。”

韓夙淺蓮步微移,不緊不慢的道:“回稟祖母,孫女正在房內看書,也不知怎麼了母親帶著人就來了,說孫女與外院的家丁私通,上來便要拿孫女,還要處置孫女,孫女冤枉啊。”

薛老夫人一聽,黛眉一蹙,心底念道,私通,這可是大事,更何況說小姐與男丁私通。

薛老夫人視線轉到大夫人身上,說道:“你說到底怎麼回事?”

大夫人回應了一聲,便把事情的原委講了出來。

薛老夫人一聽,眉心緊皺,目光盯向了韓夙淺。

大夫人余光瞄向了一旁的韓夙淺,心底暗自笑道“小賤人,私通的罪名是逃不掉了,這次還不至你於死地。”

韓夙淺緩緩說道:“母親,您可以搜,看我房內是否有您說的家丁,我這院子小,房間也也小,我看不用搜便一眼可見了吧。”

她接著說道:“說道我與人私通,不如我們去看看二妹妹的院內吧。”

韓夙淺此話一出,大夫人一臉茫然,不明說的什麼意思。

薛老夫人一聽同是如此,便問道:“此此話怎講?”

韓夙淺不慌不忙的說道:“用完晚飯,孫女閑來無事,看外面下著雪,便想出去走走,不知不覺走到了二妹妹的院外,聽到有人男人在說話,說什麼二小姐今天如何如何漂亮,孫女一時好奇心便起,進湊近院內看一番,只見一男人,摸著二妹妹的香肩,兩人衣衫不整的呢!”

韓夙淺冷眸睨了一眼此刻聽得咋舌的大夫人,心底暗笑。

接著有道:“似乎聽到了外面有人,只見那男人快速的走了呢。”

薛老夫人一聽,眉心更是緊了緊,雙眸瞅像一臉茫然的譚氏,說道:“譚氏,你說淺兒與人私通,又沒有人贓俱獲,淺兒又說看到仙兒與男人做苟且之事,你看是不是我們該到寒梅院去看一番呢?”

大夫人聽還未緩過神來,一旁的憐月拽了拽大夫人的衣襟,著才回過神來,“不可能,韓夙淺你在說謊。”

韓夙淺嘴角一挑,“女兒說沒說謊一去便知。”

老夫人起身,柳媽媽上前攙扶,“走吧,那寒梅院瞧一瞧便知了。”

薛老夫人走在最前,眾人緊隨其後,須臾,一乾等人便道了寒梅院。

西暖閣之中,韓如仙的貼身丫頭佩兒正在伺候韓如仙洗漱,準備躺下歇息,就聽外面有細碎的腳步聲,便吩咐道:“去瞧瞧是何人?”

佩兒答應道,便出門去瞧了,出門一看,老夫人,大夫人等人在門外,便福身。

老夫人問道:“你家小姐呢?”

“小姐正要洗漱準備躺下,奴婢這就去喚小姐出來。”

“不用了,”老夫人和眾人便直徑進入房內,柳媽媽的攙扶下,老夫人坐了下來。

此時韓如仙一縷薄衫,一頭長髮披散著,看著進來的老夫人和自己的母親,還有其它等人,欠身一福道:“老夫人,母親,這麼晚了,你們怎麼來了?”

老夫人見此時的韓如仙,環顧了一下四周道:“這才幾時怎麼這麼早就要躺下了,難不成是累著了。”

韓如仙並沒明白老夫人的話意,回答道:“祖母孫女今日身體不適,便想早些躺下歇息了。”

與韓夙淺的院子相比,韓如仙的院落和暖閣

都是要比韓夙淺的要大,還要寬敞,不論是屋內擺放的傢俱,還是院中,都是不能相比的。

老夫人沒有回應,只是吩咐了一聲:“給我裡裡外外搜。”

隨即,就見柳媽媽帶著幾個婆子,屋裡院內的開始搜了起來。

韓如仙一臉茫然的望向母親,蓮步微移到大夫人身旁,小聲的問道:“母親這是怎麼了,為何搜女兒的院子?”

……

柳媽媽拿著一件男子的衣服,和幾個婆子們回到了屋內,柳媽媽走到老夫人跟前,將手中拿的衣物呈給老夫人瞧,又從衣袖之中拿出一枚帕子,上面娟秀著一隻蘭花,蘭花上面有著一對蝴蝶,這帕子正是韓如仙的。

韓夙淺看到帕子,心中先是一愣,只是讓青鶯將衣服找個地方放下,怎麼還會有枚帕子,餘光瞥了一眼身邊的白芷與青鶯,白芷也是一臉茫然,在看青鶯,臉上滿是得意的笑容,韓夙淺頓時明白了,一定是這丫頭放衣服的時候,順手牽羊拿了韓仙兒的帕子了,沒想到這丫頭倒是機靈,心中暗自嘖舌。

大夫人此刻冷面眉霜,難看到極致,而一旁的韓夙淺眉宇之間滿是得意,滿臉一種看好戲的架勢,大夫人心中暗歎不妙,怕是又著了這小賤人得道。

老夫人見此,頓時惱怒,怒斥道:“譚氏這就是你教導出的好女兒,竟幹出這等好事,竟與下人私通,物證都在此,還有話可說?”

私通?!

韓仙兒聽到和兩字頓時明白了一切,想來母親之前說的對付韓夙淺大概就想冤枉韓夙淺與人私通,可為什麼卻到了我的院子,又說她與人私通,難道這其中有什麼差錯。

大夫人面色一凝,連忙說道:“老夫人不可能,一定是有人要陷害仙兒,仙兒是大家閨秀,除了親戚朋友的宴請,更是足不出戶,定不會做出這等事來,老夫人您要明鑒啊。”

“仙兒是大家閨秀,那淺兒就不是了嗎?剛才你是怎麼說淺兒的,怎麼到了自己女兒身上就又是一番話了。”

大夫人頓時語塞,不知說些什麼。

韓仙兒見事態不妙,連忙跪道老夫人身前,“祖母,這種事情不能冤枉孫女啊,只憑一件衣服和一枚帕子就斷定孫女與人私通,孫女冤枉啊。”

老夫人蹙眉,看著眼前的韓仙兒,這是一張何等精緻美漂亮的臉蛋,一直都覺得這個孫女美得有些過分,必定是個禍水,現在年紀也成,難免會耐不住而……

但也不能與一個下人私通啊,有辱門楣。

韓夙淺見事態發展到這時,老夫人還未發話處置韓仙兒和譚氏,是時候添些油加些醋了,便蓮步微移,來到老夫人身前,欠身一禮,“祖母既然搜到了衣服,還有二妹妹的帕子,想來定是那家韓成落下的,不然一個男丁的衣物還有妹妹的帕子怎會在一起?想必是走的時候太匆忙不小心遺落的吧,至於帕子,大概是二妹妹送給韓成的定情信物了。”

韓夙淺說完,餘光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韓仙兒,嘴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想陷害我,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我不找你們,你們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的麻煩。

聞言,韓仙兒頓時怒喝,“你休想冤枉我,只不過是搜到一件衣服和我的帕子而已,你怎麼就確定我私通了,就算私通我也不會去找一個家丁。”

“哦,就算私通……二妹妹你這是在不打自招麼?”

只聽韓夙淺與韓仙兒,你一言我一語的,屋內就像炸了鍋一番。

韓仙兒現在被氣的說話已經語無倫次,大夫人見狀不好,看著跪在地上的寶貝女兒,連忙走到老夫人身前,急促的說道:“老夫人,仙兒是一時不知所措,說錯了話,您不要往心裡去。”

此刻老夫人被兩人的吵語弄得心神不寧,怒斥道:“都不要吵了,柳媽媽,你帶人去外院,將韓成給我帶來,對峙一番便知。”

大夫人一聽,心中算是落了一塊石頭,叫韓成來對峙最好,不但洗清了仙兒的冤,還訂了韓夙淺的私通之罪。

韓夙淺輕撫雲髻,心中暗自笑道,韓成,韓成早已凍死在井中,還去哪裡找人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